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正文 第八百四十二章 决胜

    &bp;&bp;&bp;&bp;当蓝牧选择自悟创造算法时,以这一点,又会分裂出其他的时间线。

    会有若干个蓝牧,以自悟创造算法为起点,所开始的时间线,衍变向不同的结果。

    可偏偏,这是个无法琢磨的方法。

    不是个是非题,不是分裂两个或多个可能性那么简单。

    悟不悟得出来,是没有任何一种量化的标准可言的。

    所以单这一项,就会分裂出无穷的可能。

    有什么都悟不出来的,有悟到其他算法的,也有扛不住压力,临时换了办法的哪里有个准数?趋于无穷罢了。

    蓝牧当初在小天地,想悟抹杀,结果几十万年过去,悟出塑形,悟出距离篡改,天差地远!

    信息是无穷的,那么纯靠自悟,结果也是无穷的。

    可换句话说,无穷个蓝牧里,必然有个蓝牧,刚好就悟到创造算法!

    无穷的可能下,再低的几率,都成了必然。

    当已知要想胜利,就是至少和代行者差不多强,从而活到五百天后。

    而得到创造算法,蓝牧言出法随,想创造什么就创造什么,收容物也可以随意创造,这样的立法能力,必然可以活过五百天。

    于是,已知创造算法是生路时。

    这其实又说明了一个问题

    必胜之法的第二个特征,就是这个方法本身,都会分裂出无穷可能。

    很简单的道理。

    信息本身是无穷的,细微的算法也是无穷的,多种细微算法合起来,又是一个大的算法,多种大的算法合起来,又是一个更大的算法。还有本身就包含无数算法的算法。

    创造算法就是这茫茫然无穷算法中的一个,一个本身就包容无数算法的算法。

    看起来,概率低到令人指,乃无穷分之一。

    可实际上,可能性被分成了无穷个,就必然会生。

    或许必胜之法不止一个,但如果一个理论正确的方法,有无数个蓝牧在执行,就等于‘必胜在其中’!

    有些方法会分裂出两个结果,有些方法会分裂出数百个结果,有些则分裂出亿万种结果。

    可不管多少种,只要不是无穷可能,那么选择其他方法的蓝牧,就存在‘全体失败’的结果,因为他们不是无穷个。

    自悟,看起来概率低,其实却必有一个赢。

    蓝牧选择这一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让一切到此为止。

    “我是第一个走到今天,正面对决代行者的蓝牧。”

    “所有以我而分裂出的时间线,那里的蓝牧,会因为某个选择而出现不同的结果,可他们都是我的‘谱系’。”

    别的谱系的蓝牧,可能有不是孤儿的,可能是有老婆的,可能是收服了逆光的,可能是跟奥多尼斯不熟的

    也可能是和贝斯特达成协议,彼此信任,得到万花筒之力,放了贝斯特自由的

    无数种不同过去的蓝牧,自然也有能走到今天,见到代行者的。

    “只不过,我是第一个”

    “理论上,以第一个见到代行者事件为节点。该节点的谱系可能所有的蓝牧都失败。成功者也就落到了‘未来’能见到代行者的蓝牧,那些有着其他经历的谱系之中。可能是第二个,可能是第三个,可能是第个”

    “选择自悟,就不会有那些了。”

    蓝牧已经彻底下定了决心自悟创造算法,这个决心所分裂的蓝牧,全都是‘自悟谱系’。

    数量为无穷个,等于‘自悟谱系’稳稳抓住了一个必胜名额。

    “到此为止吧,或许成为界面管理者的,不是我。但也是有着和我一样心情,一样觉悟,一样思想,一样过去,一样的约定,一样一样的‘我’。”

    蓝牧的这个决定,将胜利留在了和自己完全一样的蓝牧群体中。

    极端的自私,也是极端的无私。

    这种觉悟,不是青峰可以做出来的,哪怕他拥有蓝牧的记忆,这个决意

    也只有蓝牧自己做得出来。

    又是十几日,茫茫然的宇宙一片混乱,宇宙的诸多剧变,对于生命的影响太大了,没有哪个文明站得住。

    这是乎想象的天灾。

    主宇宙,银心人还有菲伏他们,越来越仓皇,非常紧张。

    他们已经感觉到,要大祸临头了!

    因为棋局大势已去,代行者最后一次落子,已经让黑子连拖都拖不下去了,再有一次落子,便要不得不算目。

    其实算都不用算了,黑子已然必输,这是明摆的事情。

    “要输了,也许棋局输了,不代表人就输了”菲伏说道。

    “不知道啊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什么蓝牧要拖?其实几天前,黑子就已经没有继续下的意义了,蓝牧一直这么拖不怪我们悲观”吉格斯苦涩道。

    三十天了,这盘棋一共下了三十来天,而且蓝牧的神情非常不好,从昨天开始,他那古井无波的面貌就变了,表现出痛苦的神情。

    这让菲伏、吉格斯他们担心得要死。

    “喝茶了!又喝茶了!”

    “顶什么用啊?这些天,喝了百来杯了!”

    吉格斯无比悲观,他一开始见两人对决,还觉得高山仰止,喝个茶都以为放大招,落个子还道是不可描述的根源攻击。

    可这些事情看多了,他越来越没信心了,因为代行者太淡定了,而蓝牧这几天表现出痛苦,似乎已是强弩之末。

    “拖不过去了,我有预感,今天就是审判日!”

    “当蓝牧最后一字落下,宇宙的命运,就该被决定了!”

    吉格斯一脸苍茫,屹立在太空中,身后所有银心人排列整齐,他们那双看透维度的眼睛,无比忧伤。

    可紧接着,他们又变得从容。

    “你们”菲伏惊讶地看着银心人。

    只见吉格斯坦然道:“或许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求,可在面对宇宙终结之时,生命应该表现出应有的尊严。”

    “从生命诞生伊始,都是在与自然抗争,无论我们多么渺小,生命存在的意义也始终是征服自然,哪怕我们微不足道。”

    此时此刻的局势,已经表明了生命的卑微。

    菲伏不置可否道:“生命来源于自然,是自然造就了一切,其是伟大的。”

    作为智能生命,他的过去没有与自然的抗争史,反而是与智慧生命抗争,是以其实内心是不太看得起所谓‘征服自然’之说。

    吉格斯笑着说道:“或许吧,生命正是不孝之子。尽管我们也在不断赞扬着自然的伟大,可实际行动中,依旧不可避免地朝着征服自然,探索终极真理的道路上前进。这是一切文明之梦,亦是魔咒。”

    “古往今来,纵观宇宙,何尝有一个文明,不向往着更高处?”

    “这既是生命的本能,智慧的追求。”

    “只因,我们与宇宙中所有的‘碳’都不同!”

    菲伏低头道:“说这么多,也改变不了,卑微的事实。”

    一针见血。

    吉格斯无话可说,哪怕心里有一千种,一万种不甘。

    也到此为止了,每一个宇宙,每一个文明,每一个生命,都是如此。

    永远在追求的路上,而看不到终点。

    他悲伤地看着蓝牧,而对方痛苦的表情却渐渐消失。

    此刻,蓝牧手捧着茶杯,突然说道:“这局棋,下完了。”

    说着,杯具轻轻放在桌面。

    蓝牧指尖钻出一颗微型黑洞,便是那黑子,落在了棋盘上。

    与此同时,代行者抬头,平视着蓝牧。

    吉格斯与菲伏,包括所有残留的高等文明,纷纷看着蓝牧那只手,那颗棋子。

    那是最后一子。

    一直以来,蓝牧都拿不出黑子,全都是以自身的头替代,只因黑洞的存在,违背了当今全能宇宙的自然规律。

    然而现在却变了,所有文明的科技设备都在疯狂地传来资讯。

    在可观测范围内,一切白洞,又变了黑洞!

    大家茫然地看着蓝牧,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生了什么。

    当蓝牧最后一子定在棋盘中时,白子消失了,或者说,全部成了黑子。

    一时间,白子满盘皆输,黑子遍布棋盘!

    那黑子的颜色,正如宇宙一般深邃。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c书盟),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