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虎嗅蔷薇:宫少的契约宠妻

第94章:化悲愤为食量

    宫尚剑眉一挑:“你是在跟我讲条件吗?你要知道,简成章的事,我可以绕过你,直接跟上面的人打招呼。”

    简瑶生母的死,如真有疑问,也是十几年前的旧案。简瑶并没有正式向警方报案,于瞳调查纯属私下行为。

    她利用公共资源,满足自己私欲,宫尚完全可以投诉。

    这案子,她照样查不下去。

    没有结果,她拿什么向简瑶交待,简瑶的心情自然也就不会再被影响。

    之所肯花宝贵时间找她来,不过是看在她跟简瑶要好的份上,给个面子罢了。

    可不是让她顺着竿子往上爬的。

    “宫先生别误会,我是真诚的想你请帮忙的。就算没有瑶瑶的事情,这个请求我也会找机会说出来。”于瞳道,“因为我真的是穷途末路,无计可施了!”

    宫尚抿了口茶:“是柳华被劫的事吗?”

    “对,柳华被劫,数条人命葬身黑梨,现在被炸得一片焦土,我们翻出一些炸弹碎片,是一种BT型的滑翔弹翼,威力巨猛,而且还是改装过的,根本查不到生产地。也就是说,我们查了近半个月,除此之外没有半点头绪。”

    “你们警方都没头绪,我又能如何?”

    “宫先生真是谦虚。我知道宫先生是能人,做事都有自己的一套手段和方法的。有些门路,受身份所限,我们不能做,你却能做。”

    于瞳这真不是刻意去恭维,宫尚的能力,以及身世背景,圈里难有几个人是不知道的。生意遍布全球,黑白两道通吃。

    只要他肯帮忙,派人打听,一定能有收获。

    “或者宫先生帮我提供一个大概的方位,安排我们进你那个圈子,我们自己查也行!”

    “抱歉,想进圈子当卧底那就不要想了。”行有行规,这是个每个行业生存的法则,他不能带头坏了规矩,老爷子是要过问的。

    宫尚道:“能改装武器的黑组织,这世上没几个,你们逐一排查,也查不到线索吗?”

    于瞳摇头:“那些黑组织随便扔出一个炸弹威力都是毁灭级,这种高端组织,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查起来难度很大!”

    宫尚沉默片刻:“那我给你提一条。黑梨山下有一片藤薇树,那种树对气体很敏感,尤其是汽车,飞机尾气等这种有害气体,沾上一点,叶子便会变黄,甚至枯萎。你摘几片去植物科和物证局去查一查,一定会有意外收获的。”

    于瞳眼睛一亮:“我明白,你想通过直升机排出来的尾气判断它们用的是哪种燃油,然后再顺藤摸瓜,是吗?”

    “于警官的反应能力不错。”宫尚淡淡地夸奖了句。

    于瞳哪会听不出来,这是褒还是贬。

    但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线索给她重新制定了查案方向,让她看到了新的希望。

    “谢了,宫先生,我们警局欠你一个大人情!”

    “不客气。”

    于瞳走后,阿勇忍不住问:“宫总,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们查到的全部告诉于警官呢?”

    柳化逃狱后,宫总就让他在背后着手调查了。

    目前掌握的可不止是燃油这一条蛛丝马迹。

    “我们掌握的也不一定就是对的,而且,我怕他们打草惊蛇!”

    风大惊林,雨大摧山。

    眼睛多了,对方难免会有察觉。

    给个线索,让于瞳慢慢查,他就可以在前面继续隐藏式摸索。

    不然,等对方警觉性高了,谁也查不到。

    顺便考察一下于瞳的能力。

    若是她不过关,他也可以及时将她剔除,自行战斗,免得拖后腿!

    “二哥,你可回来了,你赶紧上楼去看看吧,二嫂又把自己关屋里了。”宫尚一进门,唐禹就赶紧迎了过来。

    沈健也是皱着眉头一脸担忧的样子:“我从小李子那儿拿了你房门钥匙,但是二嫂从里面反锁了。”

    宫尚闻言,急忙上楼。

    钥匙扎进孔里的时候,还没开始转呢,门啪地从里面打开了。

    看到三个大男人齐齐站在外面,简瑶懵了:“怎么了,怎么一个个脸色这么难看?”

    “二嫂,你没事吧?”唐禹小心翼翼地问。

    “瑶瑶,你……”宫尚紧盯着她小脸,没有哭过的痕迹,眼睛也不肿,说明状况还好。

    “我没事啊!”

    “没事干嘛不开门,还反锁?”

    “哦,可能我没听见。我刚刚又补了个觉,可能睡得太觉,听到你们喊门!”

    “那你睡觉就睡觉,干嘛把门反锁,关上不就行了吗?”

    “反锁可能是我下意识动作,本能反应!”简瑶呵呵笑着,去挽宫尚的手,“肚子饿,想吃饭饭了!”

    她这是故意转移话题。

    偏偏她一嘟嘴,娇一撒,宫尚就没辙:“我让厨房做你爱吃的红烧排骨,酱板牛肉。”

    “好!”

    简瑶微笑着靠在他肩头,她强颜欢笑的样子,让宫尚即心疼又无奈。

    两人旁若无人的腻歪下楼。

    唐禹在后面直吐糟:“她下意识反应也得考虑我们的感受啊,害我们白担心一场!”

    生怕她在里面轻生自残干傻事!

    “行了,你少说一句,人没事就是最好。”沈健撞了下他肩膀,“呆会儿说话,你注意点方式,二嫂心情不好,不能问的不要问,不能说的不要说,知道吗?”

    “知道啦,还用你教!”明明他是哥哥,偏沈健老成的跟个老头子似的,常以哥的口吻来教育他,受不了。

    唐禹时常感觉到自己的地位被威胁,斜瞪着沈健道,“到底我老三还是你老三啊,记住你身份,别越界!”

    沈健摇了摇头,笑得很是无奈。

    简瑶连吃了两碗饭一碗汤,不够,还吩咐小李子去切水果来。

    唐禹看得直咋舌:“二嫂,你肚子今天直接开挂啊!”

    吃这么多,都不见饱的。

    宫尚眉头拧着,明明担心,却一脸温柔:“水果是饭后甜点,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再吃?”

    他怕简瑶一口气吃太多,胃受不了。

    “不用,我吃得下。”简瑶摆手,“我要化悲愤为食量,充实自己,为未来战斗!”

    唐禹一拍桌子,一脸赞同:“这就对了,这才是我认识的二嫂。风吹不倒,雨淋不趴,哪怕走到末路也绝不向恶势力低头。来,二嫂,我敬你!”

    说着,唐禹高举青岛向简瑶致敬。

    “来,走一个。”简瑶也端起面前的酒来,打算与他干了的。可还没到嘴边呢,杯子就被人抢走了。

    宫尚瞪着唐禹:“老三,不许怂勇你二嫂喝酒!”

    “啤的有什么关系?”

    宫尚的眼神蓦地更锐利了!

    弄得唐禹赶紧讨饶。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