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东山再起:职场天王之底牌

正文 第1603-1604章

    小说站 .yesehan.com 最快更新东山再起:职场天王之底牌最新章节!

    第1603-1604章

    第1603章 各种姿势

    张小天站在旁边,有意无意地看了林亚茹几眼,没有说话。

    今天阳光明媚,是个拍婚纱照的好日子。

    拍婚纱照真够累人的,要换很多套衣服,还要摆那么多表情,还要走好几个地方,在摄影师的指挥下,我和海珠先是在市区接着又去东湖,折腾了一天,直到天黑才算结束。

    小亲茹一直跑前跑后帮我们拿东西,虽然也挺累,但一直很开心。

    当然,更累的海珠也很开心。

    当然,我一直也做开心状。

    好不容易拍完婚纱照,夜色降临,回酒店的路上,我对海珠说:“哎——就凭拍婚纱照这费事劲儿,我可真不想再结第二次婚了……累死我了。”

    海珠说:“什么话啊,难道你还有其他想法?难道拍婚照如果不累的话你就要有什么新想法?说——”

    我一咧嘴:“木有,木有!我刚才说错了,我收回,我收回我刚才的话。”

    “哼,这还差不多。”海珠抿嘴笑,小亲茹笑得哈哈的。

    “不过,人生拍一次婚纱照还真不行啊……”海珠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说。

    “嘻嘻,我打算了,以后我们每到结婚一个十年的纪念日,都要拍一次婚纱照……这样,我们就会有很多套婚纱照,作为我们每一个结婚十年的纪念……等到我们结婚60年的时候,我们还要再拍一起呢。”海珠脸上带着幸福的憧憬。

    “就这折腾劲儿,到时候我们都八十多岁了,还不把这把老骨头折腾死啊……再说了,都一把老皮老肉了,有什么好拍的,拍了也不好看了。”我说。

    “那也要拍,我就要拍呢。”海珠固执地说。

    “呵呵,那好吧。”我说。

    我此时心里突然想,我还能活到60年后吗?60年后,我还会在这个世界上吗?

    还有,我和海珠能在一起60年吗?别说60年,甚至,我和海珠能迎来第一个结婚10周年纪念吗?

    这样一想,心里突然感到很不安很惆怅起来……

    不由心里就想到了秋桐,感到了一阵巨大的悲凉和苦涩……

    佛语禅心:心有一切有,心空一切空;心迷一切迷,心悟一切悟;心邪一切邪,心正一切正;心乱一切乱,心安一切安;一切为心造,无心自解脱。

    我想无心,但做不到。

    此时,虽然身体很累,但最大的感觉还是心累。

    不由想起浮生若梦说:人只能活一次!千万别活得太累!如果我们能持有一颗平常心,坐看云起云落,花开花谢,一任沧桑,就能获得一份云水悠悠的好心情。做平常事,做平凡人,保持健康的心态,保持平衡的心理,如果我们能以这种最美好的心情来对待每一天,那每一天都会充满阳光,洋溢着希望。

    阳光……希望……

    心里一阵苦笑,似乎,我看不到自己生活的阳光,也看不到什么希望,感觉自己仿佛一具行尸走肉,在没有思想没有感觉中麻木地过着每一天……

    又想起冬儿那晚和我说:我在等一个人,一个可以把我的寂寞故事画上休止符的人;一个可以陪我听遍所有悲伤情歌,却不会让我想哭的人;一个我可以在他身上找出一百个缺点,却还是执意要爱他的人;一个会对我说,我们有坑一起跳、有苦一起尝、有一辈子就一起过的人!其实,我一直都在等你,希望你能知道……

    心又乱了,累而且乱。

    这时,海珠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打完电话说:“亚茹已经接到了孔昆,正在从机场往酒店赶,正好大家一起吃晚饭。”

    我没有说话,看了看手表……

    回到酒店,我们直接去了餐厅的房间,张小天已经等在那里了。

    大家刚坐定一会儿,房间的门开了,孔昆风尘仆仆出现在门口,林亚茹神情淡定地站在她身后。

    看到她们一起出现,张小天的眼皮不由跳了一下。

    看到我正坐在里面,孔昆微微一怔。

    我神态自若地冲孔昆笑了下:“孔总,出差回来了……辛苦多多。”

    “易哥,你什么时候来的啊?”孔昆带着意外的神情看着我,随即也笑着,边走进来。

    “我昨晚来的。”我说。

    “哦……”孔昆点点头,这时海珠招呼她和林亚茹坐下,林亚茹坐在孔昆身边。

    “昨晚从星海来的?”孔昆又问我。

    “是啊。”我说。

    “是……做飞机来的?”孔昆说。

    海珠扑哧笑了:“昆昆,看你问的这个仔细,比我还仔细哈……我哥当然是坐飞机来的了,做火车的话,现在估计还在路上呢……他是昨晚8点多的飞机来的。”

    孔昆的眼神微微一跳,接着就笑起来:“嗯,是……海珠姐说得对。”

    “昨晚8点40的飞机。”我说。

    “嗯……”孔昆点点头。

    “7号登机口。”我又说。

    孔昆眼神微微一怔。

    海珠哈哈一笑:“哥,刚说完孔昆问的仔细,你这会儿回答地更仔细了,又不是公安办案查户口,你回答这么具体干嘛啊,哈哈……”

    小亲茹也跟着哈哈笑起来,觉得很有趣。

    张小天没有笑,看看我,又看看孔昆,接着又看看林亚茹。

    我继续微笑,林亚茹同样带着微笑,孔昆则眼神似乎有些不定。

    “孔昆,你这次去烟台开会了吧?”我说。

    “是的……易哥!”孔昆回过神。

    “来之前我听海珠说了,说你到烟台出差了……我昨晚是突然决定回宁州的,为了今天和海珠拍婚纱照,正好利用周日的时间。”我说:“因为决定做的仓促,差点就没买到机票,我当时甚至打算啊,如果买不到直飞宁州的机票,我就昨晚直飞烟台,和你会合,然后今天一起回来……我还查了下,好像昨晚9点后星海飞烟台的还有三个航班。”

    我是故意说错的,故意说还有三个航班。

    “不是三个,是一个!9点后只有一个航班!”孔昆脱口而出。

    我说:“哦……原来只有一个啊……我以为还有三个呢,那是我差错了……咦,孔昆,你怎么知道地这么清楚啊……”

    孔昆这时似乎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脱口而出,听我这么问,神色有些不安起来。

    我面带微笑看着孔昆。林亚茹眼里闪过一丝冷笑。

    张小天一声不响地坐在那里看着。

    海珠这时说:“哥,这你就不懂了吧,孔昆是旅行社的老总,我们旅行社也是做机票的,很多城市的航线都在她脑子里装着呢,她知道的很清楚,这时很自然的事情。”

    不经意间,海珠又替孔昆解了围。

    “哦……原来如此啊……”我呵呵笑起来。

    孔昆松了口气,也笑起来:“是的,我们旅行社做机票,很多城市的航线我记得很清楚,特别是星海的。”

    “为什么星海的记得特别清楚呢?”我说。

    “因为我们都是从星海来的啊,因为老板娘的老公在星海啊……因为老板娘整天念叨着星海啊……”孔昆这时镇静下来,恢复了常态,开起了玩笑。

    海珠小亲茹都笑起来,我和林亚茹也笑起来,张小天依旧没有笑,安排服务员上菜上酒。

    “易哥……你昨晚……如果买不到飞宁州的机票,真的要打算飞烟台啊?”孔昆又问了我一句。

    孔昆这句话显然问得极其愚蠢,不管从哪方面考虑都很愚蠢。

    我微微一笑:“是的,是这么打算的,第一,和你会合一起回来;第二,顺便逛逛烟台也很好;第三,往南飞一点离宁州就近一步。”

    孔昆轻轻咬了咬嘴唇,似乎她是真的信了我的话,眼里闪过一丝后怕的神情。

    海珠这时说:“哥,你就扯吧,我才不信你会先飞烟台再到宁州呢,烟台飞宁州的航班很少,折扣很少,价格根本不比星海便宜,你这样折腾,图的什么啊……我看啊,你就是逗孔昆玩的,蒙小昆昆的。”

    我呵呵笑起来,孔昆似乎这时听出来了什么,轻轻松了口气,说:“易哥,不带这么蒙人的哈……我刚才差点信了你的话呢。”

    女人有的时候很聪明,但有的时候却很傻很笨。孔昆此时就是这样,或许因为她心里太过紧张有些发挥失常了。

    这时,林亚茹的嘴角露出一丝冷意,张小天则轻轻皱了皱眉头。

    海珠这时举起酒杯:“来,今天大家又凑在一起了,在宁州,在咱们自己家的酒店……昆昆北上出差辛苦多多,我哥南下拍婚纱照同样辛苦,犒劳下二位,给昆昆接个风,同时呢,我哥明天回去,也算是送个行。”

    大家都举起酒杯,海珠说:“干一杯。”

    “干——”

    喝完这杯酒,孔昆看着我:“易哥,你明天就要回去?”

    “是的,明天周一,回去上班!”我说。

    “哦……来去匆匆啊……时间安排真够紧张的。”孔昆说。

    “没办法,身不由己啊,我现在是党的人,自己说了不算。”我说。

    “呵呵,你这次就是专门为了和海珠姐拍婚纱照回来的?”孔昆说。

    “你以为我回来还会有什么事情呢?”我反问孔昆。

    孔昆干笑了下:“我刚回来,我怎么知道。”

    “你希望我还会有别的事情吗?”我说。

    “呵呵,我希望你住下不要走了,天天和海珠姐在一起呢。”孔昆说。

    孔昆的回答很圆滑。

    海珠显然听到这话很高兴,说:“知我者,昆昆也。”

    听了海珠这话,我心里想对她说:害你者,昆昆也……

    海珠对孔昆是丝毫没有设防的,她根本不会想到那么深那么复杂。

    海珠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是不安。

    第1604章 让她筋疲力尽

    我呵呵笑了起来,举起酒杯:“孔昆,来,我们单独喝一杯……这是我们最后的晚餐了。”

    孔昆一愣,看着我:“易哥,你……你说什么?”

    孔昆的神情似乎又有些紧张。

    大家似乎也被我这句话所打动,都看着我。

    我哈哈一笑:“明天就要走了,今晚不是最后的晚餐吗?你们这样看着我干嘛,都想到哪里去了?”

    大家松了口气,都笑起来,林亚茹不经意侧眼看了一下孔昆。

    我这时说:“哎,你们还记得最后的晚餐上耶稣对门徒说的最经典的一句话吗?”

    “记得啊,我记得!”海珠说:“耶稣说这么对门徒说的:你们当中,有一个人出卖了我……”

    海珠惟妙惟肖地模仿起来。

    “呵呵……”大家都笑起来,小亲茹还鼓掌。

    孔昆虽然也在笑,但脸色有些异样,有些发白。

    林亚茹也在笑,但笑得有些发冷。

    张小天边笑边有意无意打量着孔昆和林亚茹。

    我则笑得很苦,我心里知道,这真的是我和孔昆最后的晚餐了,刚才那杯酒,也是我和她的最后一杯酒。

    此时,除了林亚茹,他们谁都不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也包括张小天,他虽然大概会猜到什么,但却无法有明晰的判断。

    孔昆虽然这会儿心里会感到有些不安,但她其实几乎就是完全蒙在鼓里,我刚才和她的那些对话一方面是想侧面继续试探她,另一方面也想先给她打个预防针,让她心里多多少少有点思想准备。

    然后,我又给孔昆喝了一杯酒:“孔昆,来,单独敬你一杯,为你这么久以来对海珠的支持和帮助,为你对海珠的公司作出的突出贡献和业绩……我代表我自己,喝一杯感谢酒!”

    孔昆说:“易哥,你太客气了……海珠 姐对我这么好,我当然应该尽心尽力为海珠姐做事,这不是应该的嘛……虽然我为公司做了一点小小的贡献,但海珠姐给予我的汇报也很多啊,说感谢,就太见外了……大家都是好朋友,好朋友之间,不要这么客套哈……”

    我说:“朋友归朋友,但感谢还是要必须的……这杯酒是一定要喝的。”

    海珠说:“这样,这杯酒我和我哥一起来敬你,小昆昆。”

    孔昆还没来得及说话,我接着就制止了海珠:“阿珠,我和孔昆单独的酒,你不要掺和。”

    海珠一愣,有些困惑地看了我一下,接着就笑着说:“好,好,我不参与你们的酒,来,亚茹,我们一起和张总还有小亲茹喝一杯。”

    林亚茹笑着举起酒杯:“好啊……”

    我继续看着孔昆:“孔总,这杯酒我们还是喝了吧……这是我的一片心意。”

    孔昆笑了笑:“好,那就谢谢易哥了。”

    我们一起喝了第二杯酒。

    然后,我又给孔昆倒上酒,自己也倒满,举起酒杯:“孔昆,今晚我和你单独喝三杯酒,刚才两杯酒,第一杯是给你接风,第二杯是感谢,这第三杯呢,是为你的今后,为所有曾经的过去和现在喝一杯。”

    孔昆怔怔地看着我。

    “咦——哥,你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呢?听起来好像很文艺哦……”海珠说。

    我呵呵一笑:“我玩点文艺不行吗?我当一回文艺青年不可以吗?”

    海珠呵呵笑起来:“行,行啊……嘻嘻……文艺青年,难得你玩一回文艺的。”

    “嘻嘻……看不出,易哥还挺文艺。”小亲茹笑着。

    林亚茹也笑起来,张小天也笑了笑。

    “所有曾经的过去和现在……我其实没大听懂。”孔昆说。

    “以后你会懂的,或许你很快就会懂的。”我笑着说。

    孔昆依然不解地看着我,抿了抿嘴唇。

    张小天的眼神突然有些黯淡,垂下眼皮。

    “可以认为是易哥给我的祝福吗?”孔昆说。

    “可以这么认为!”我说,心里有些苦涩。

    “那……我谢谢易哥的祝福。”孔昆说。

    “来,干——”我一饮而尽,孔昆也干了。

    放下酒杯,林亚茹站起来给我们倒酒,边说:“易哥偏心哦……只和孔总喝酒,怎么不和我还有张总小亲茹喝酒呢,太不公平。”

    “是啊,易哥,你太偏心了,你太不公平了,眼里只有昆昆姐,没有我和亚茹姐还有小天哥……”小亲茹嘟起嘴吧。

    “刚才阿珠不是给你们都喝了,她就代表我了,不要发牢骚嘛。”我说。

    “呵呵……”张小天笑了下,笑得有些干涩。

    然后,我对海珠说:“阿珠,你和孔昆也单独喝一杯吧,你们姊妹俩搭档这么久了,你实在该单独敬孔昆一杯酒的。”

    “好啊,来,小昆昆,我们单喝一杯,给你接风,也为我们姐妹情谊。”海珠笑着举起酒杯。

    孔昆有些茫然地笑了下,也举起酒杯。

    然后,我举起酒杯看着张小天林亚茹小亲茹说:“你们三位,不要有意见了,来,我敬你们。”

    “哼,你和昆昆姐是单独喝,和我们呢,却是一网打尽,这还是不公平。”小亲茹说。

    “不要斤斤计较嘛,我今天拍婚纱照很累的,再单独和你们喝,会喝醉的。”我说。

    “嘻嘻,你是担心喝醉了今晚耽误了和海珠姐的什么好事吧?”小亲茹坏笑着说。

    我一咧嘴。

    刚和孔昆喝完酒的海珠有些脸发红,冲小亲茹一瞪眼,嗔怒地说:“你也鬼丫头,闭上嘴,不许胡说。”

    “哟……嘻嘻……好吧,我不说了……海珠姐,你似乎喝得有点多哦……脸好红哦……明天易哥就要走了,今晚你可不能便宜了他啊……”小亲茹继续打趣海珠。

    海珠脸色更红了,有些害羞,伸手就打小亲茹,两人闹起来。

    孔昆有些傻乎乎地笑起来,眼神继续有些不定。

    张小天呵呵笑起来,眼神不住在孔昆和林亚茹身上扫描……

    林亚茹则意味深长地一笑,又扫了一眼孔昆。

    酒足饭饱,大家各自回去歇息,出房间后,我又冲林亚茹使了个眼色,林亚茹微微点了点头……

    回到海珠宿舍,海珠往沙发上一趟:“哎呀——累死我了,今天可把我累死了……我好累啊……”

    我知道海珠今天很累,我其实也很累。

    虽然我心疼海珠的累,但我知道,今晚,我必须要让她更累,要让她彻底筋疲力尽,只有这样,我才能去实施我的计划。

    我走到海珠跟前,伸手摸了摸她的脸:“累也不行,今晚,我要好好干你一顿,明天我就要走了,今晚我必须要吃饱吃好。”

    海珠咯咯笑起来,笑得很开心:“老公啊,你可真是个种马,昨晚就把我弄地够呛,今天这么劳累,你还行啊……”

    “当然行,今晚我要使劲要过足瘾。”我在她耳边用暧昧的声音说,一只手摸到了她的大腿……

    突然想到了孔昆,想到了今晚我要采取的行动……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作为男人和女人来讲,最不靠谱的就是**的关系,而有时候最靠谱的却恰恰也是这样的关系。这是一个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一件事情。

    记得张爱玲说过一句话:通往女人心灵的道路是阴到。有许多女人会爱上第一个和自己上床的男人,还有少数会爱上强暴自己的人。对于男人,除了性,对其他方面会有更多的关注;而女性,对性的关注远高于男性,女性在得到性满足后,并不很重视生活中经济等等其他因素。

    从这点上说,女性下半身说话的权威更甚。性是动物的先天本能,人是动物,所以男人和女人一样是下半身动物,并不是单单男人是下半生动物……

    这样想着,心里不由叹了口气……

    终于,一切结束了……

    房间内安静下来,我感到很累,海珠当然更累,她几乎就昏厥过去了,躺在床上一点气力都没有了。

    “哥……你真的要把我弄死了……我骨头都散架了……我不行了,我不能动了,一点气力都木有了……我要睡了,别再折腾我了,我要使劲睡……睡觉觉。”**之后的海珠很快就开始进入了极度的疲倦中,迷迷糊糊地喃喃地说着,一会儿竟然真的睡着了。

    “阿珠,阿珠——”我叫了叫她。

    她没有任何反应,呼呼地睡着。

    海珠很累可以睡,我很累却不能睡,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去做。

    我清理战场,然后给海珠盖好被子,接着又叫了海珠几声,她继续呼呼大睡,没有应声。

    海珠终于彻底被累垮了,她现在只需要睡眠,可以确信她一时半刻是不会醒的了。

    我的第一个目的达到了。

    然后,我看了看时间,在床上躺了会儿,抽了一支烟。

    半小时后,我开始穿衣服,穿好衣服,又摇晃了下海珠的身体,叫了她几声,海珠依旧没有反应,睡得很沉很沉。

    我放心了,轻轻打开门,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很安静。

    我直接下楼,去了酒店后门的街道边上的大树下阴影处。

    此时已经是夜里11点多,大街上车辆不多,路灯有些昏暗。

    我摸出手机,将手机关机。然后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可以的迹象。

    抬头看了看酒店副楼方向,二楼张小天的宿舍还亮着灯,不知他在干吗。

    一会儿,一辆黑色的轿车悄无声息开过来,停在我身边,我立刻打开前车门上车,关好车门。

    车子接着就疾驶而去,消失在宁州接近午夜的黑暗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