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东山再起:职场天王之底牌

正文 第1533-1534章

    小说站 .yesehan.com 最快更新东山再起:职场天王之底牌最新章节!

    第1533-1534章

    第1533章 曹丽急不可耐

    曹丽凑近我,”我说……国庆放假,你值完班,我们一起出去玩好不好?我跟你回你老家去……我们难得有这么几天时间 ,海珠又不在,我陪你回老家探亲,看你父母。”

    我愣愣地看着曹丽,似乎,海珠没有告诉曹丽我父母跟随她的团去台湾的事。

    “我们到时候可以住在宁州,你白天回家陪你父母,晚上呢,我们一起玩……我们可以好好地一起做那事……时间很充裕,我保证让你玩个够,怎么玩都可以。”曹丽的声音里带着憧憬和期望,还有几分淫荡的气息。

    我说:“哦,你是这样安排的。”

    “是的,我国庆没事干,自由人,专门陪你,专门让你玩,让你玩个痛快……月经今天刚结束,还是安全期,这几天连套都不用带呢。”曹丽腻腻地说:“只要你点个头,我马上就去订飞机票,来回的费用我全都包了,宁州的酒店我订最好的套房……对了,回家看你父母的礼物我也替你买好。”

    曹丽想得可真周到,打算地可真仔细。

    我说:“难得你一片真情实意啊,我很感动。”

    “嘻嘻……和姐还说这些客套话干嘛呢,见外了不是?”曹丽笑着说:“其实,今晚……你想要我都可以的,我好久没做那事了,一直就想着你呢……下面直痒痒呢,哎……这会儿就感觉要出水了……要不,我们现在就找个酒店,先搞一通再说,我好想让你把我靠死啊……”

    我说:“你他妈逼的真贱,臭女人。”

    “我就是臭女人,就是你的臭女人……”曹丽的脸上露出淫荡的表情。

    我一阵反胃,直恶心。

    我说:“曹总,我很感谢你的一番好意,不过,用不着……恐怕你的计划要落空了。”

    “为什么?”曹丽急了,瞪眼看着我。

    “因为我回到家之后,要和我父母一起走亲访友,整个假期都安排地满满的,早就和父母说好了……而且,我回家探亲,必须要在家里住的,不然父母是不会答应的。”我笑嘻嘻地说:“你要是早说就好了,可是,晚了……唉……真可惜。”

    “这……这……你……你难道就不能更改下行程安排?”曹丽有些着急地说。

    “断无可能。”我说。

    “妈的,你耍我的,是不是?”曹丽气急败坏地说。

    “懒得耍你,我干嘛要耍你呢?你说说理由?”我说。

    曹丽眼神巴巴地看着我,一时有些发愣,脸上带着极度失望的表情,一会儿喃喃地说:“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妈的,就这么错过了……气死我了。”

    “你干嘛不早说?你***早干嘛去了?”我反问曹丽。

    “我……我刚从海珠那里知道她要带团去台湾的消息,我以为你假期要和海珠在一起,我本来没这打算的,是今天才临时起意的。”曹丽说:“我哪里想到你早就安排好了回家探亲的日程,安排地还那么满……根本没有留给我的时间呢。”

    显然,海珠是今天才告诉曹丽这消息的。

    “哦……那就没办法了。”我故作遗憾地说。

    “那……今天晚上,你有什么安排?要是没有,你就要我一顿,走之前,我爽一次。”曹丽说。

    “今天晚上……”我说:“别说今天晚上,这会儿都没空,我和一个哥们约好了,他呆会就来接我一起去吃饭,吃完饭,他要住到我宿舍去。”

    “操——怎么这么巧,怎么这会儿都没时间,真***晦气!”曹丽嘟哝着,接着眼珠子转了转,突然说:“你那哥们……和你关系好不好?”

    “问这干嘛?”我说。

    “要是和你是铁哥们,我想……要不,今晚,我伺候你们俩……你说好不好啊?”曹丽眼神有些发亮。

    我真的要呕吐了,曹丽这个扫货,连这竟然都能想得出来。

    我做勃然大怒状,伸手一指门口:“滚——不要脸的荡妇,给我滚出去——”

    曹丽看我发怒了,有些发慌:“哎——你别生气啊,我只是个建议……想不到你还会吃醋啊,我错了,我不该让你哥们和你分享我的,我不这么说了,我只让你一个人玩我,好不好?哎——你这一吃醋,人家心里还觉得很感动很幸福呢。”

    我心里哭笑不得,继续做发怒状,继续指着门口:“住嘴,给我滚出去……再不滚,我把你扔出去你信不信?”

    说着,我站了起来,作势要抓她的样子。

    “好,好,我走,你别这样生气啊……你这一生气,我还真挺紧张的……不过,我心里还甜滋滋的呢。”曹丽忙站起来,边往外走边又脉脉含情地看着我:“那好吧,咱们以后再找机会……这次就算了……唉……可惜啊可惜……竹篮打水一场空。”

    曹丽边嘟哝边带着巨大的遗憾和失落出去了。

    赶走曹丽,我松了口气。

    想到曹丽刚才的那些话,不觉又是一阵想呕吐的感觉。

    天下竟然还有曹丽这样风骚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也算是极品了。

    虽然这次曹丽没有实现自己的如意算盘,但我的回答却又似乎让她感到了某种幸福,她愚蠢地以为我在吃她要3屁的醋。

    但她的愚蠢理解却让我感到头疼,我知道,曹丽今后还会不断地骚扰我,只要不得到我,她是绝对不会罢休的。而一旦得到我,她更不会罢休。

    这一点,我很清楚。

    我不由苦笑了,苦恼的笑。

    下班后,我走出院子,正准备打车回去,突然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停在我身边。

    一看,开车的方爱国。

    方爱国这几天一直在跟踪伍德,伍德今天一直呆在皇冠大酒店。

    我立刻打开车门上车。

    “易哥,我正要找你。”方爱国边开车边说。

    “什么事?”我说。

    “伍德要见你……”

    “伍德要见我?”我一愣。

    “是的。”方爱国边说边递给我一张纸条。

    我接过来,打开一看,上面一行字:“易总,如果方便,今晚邀你共进晚餐,不知可否赏光。地点:皇冠大酒店芙蓉厅。六点半准时恭候。——伍德。”

    我沉思了下,将纸条收起,忽然觉得有些奇怪,看着方爱国说:“爱国……你……这纸条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方爱国苦笑了下:“我将车停在皇冠大酒店门口装作等客人的样子,过来一个服务生模样的人,直接把纸条递给我,然后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你暴露了!”我失声叫出来。

    “是的。”方爱国皱紧眉头,点点头:“我一直跟踪地很隐蔽,但实在没有想到,竟然就会被伍德发现了。”

    显然,伍德通过方爱国传递这纸条,除了邀请我吃饭,还带有嘲笑和捉弄我的意思,或许,也是一种警告。

    伍德实在太狡猾了,方爱国是受过专门训练的特战高手,跟踪人有专门的一套,没想到竟然就能被他发觉。

    我突然后脊梁有些发冷,感到一阵后怕……

    短暂的思考之后,我决定今晚去会会伍德。

    我和伍德还在星海一起并列活着,我早觉得有一点见他的必要了。离夏雨被绑架也有一些时间了,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见见伍德的必要了。

    我和四哥联系了下,把情况简单说了下。

    四哥沉默了一会儿说:“意料之中……我们的人跟踪监视伍德,依照他做事的能量和性格,迟早会发觉……这不意外。”

    “嗯……”我说。

    “其实这没什么,即使他发觉不了,他也会猜到我们在密切注意着他,就像他也在密切注意你一样。”四哥又说。

    “有道理。”

    “不单是你,包括秋总包括李顺的父母包括小雪甚至包括远在金三角的李顺,恐怕伍德都在密切监控着。”四哥又说。

    “嗯……”

    “只不过,就像我们也不能全部知晓他的行踪一样,他也未必就能知晓我们的全部行踪,毕竟,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四哥说。

    “嗯,我今晚决定去会会伍德。”我说。

    “要不要我带人在酒店附近布控一下。”四哥说。

    “我看不用了……既然伍德用如此的方式来通知我,我看没必要……他要是想捣鼓什么动作,也就不会这样明目张胆地找我了。”我说。

    四哥说:“嗯,这倒也是……你正想会会他,而他,似乎也急于想会会你,似乎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

    “我感觉他约会我应该会和夏雨被绑架的事有关。”我说。

    “极有可能,但只是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样的方式谈及此事,也不知他想找你谈关于夏季被绑架之事的那些方面。”四哥说。

    “去了看情况吧。”我说。

    “此次你和秋总去北京送夏雨的事,我估计他极有可能知道的。”四哥说:“但伍德从日本回来有些时做了,不知为何直到今天才想到约你见面。”

    我皱眉思索了一会儿,说:“似乎,他也像我们一样,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对方的动静。”

    四哥说:“我们观察的是他,但他观察的似乎却不仅仅是我们,说不定还包括老黎那边,甚至,包括金三角那边……切不要低估了伍德的智商。”

    和四哥分析了半天,我然后问方爱国:“最近大本营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

    方爱国想了想,说:“国庆来临,大本营上午发来了国庆慰问电,是发给所有驻外机构和人员的,祝福大家节日愉快,同时要求大家节日期间做好值守工作,不要掉以轻心。”

    李顺净搞这些花样,我点点头:“嗯……还有吗?”

    方爱国说:“还有,就是李总司令专门发给你的一个明码来电,说章梅在金三角那边生活地很好,让你不要担心,说章梅已经开始投入火热的掸邦民族革命事业,成为了掸邦革命军的一名战士,开始了新的生活。”

    我皱皱眉头,李顺把章梅也拉入他的革命队伍了,章梅对李顺是死心塌地地追随,李顺让她干嘛她自然是会答应的。

    只是不知道章梅所谓的新生活对她对李顺来说到底是福还是祸。

    第1534章 拉客

    “还有……”方爱国说:“宁州小组来电,向你汇报工作的,林亚茹国庆期间将带团到新马泰旅游,在团队到达泰国后,她会伺机找机会回一趟大本营,向长官当面汇报宁州小组最近的工作情况,同时接受新的指示。”

    果不出我所料,林亚茹果然会利用这个机会回金三角一趟。

    我点点头:“好……通知下建国、新华、大军他们,暂时不要再监视伍德他们的动向……撤回来。”

    “是今天暂时撤回来还是今后也不用监视了?”方爱国说。

    我想了下:“暂时的……明天开始,继续之前的跟踪监视……只是,你们要互相换一下,不要老是一个人跟踪一个目标,这样容易被发觉,还有,跟踪监视的时候,不要老是依赖出租车,要学会采用不同的方式……还有,要密切防备对方觉察,做好反跟踪反监视。”

    “好的。”方爱国点点头。

    我知道,不管我安排不安排跟踪监视伍德,他都会以为我在监控他的,就像我虽然没有发觉有人在监控我,但我相信一定有伍德的人随时或者不定时在注意着我的行踪,只是我没有发觉而已。

    这就像两个国家,虽然大家相互都不承认在对对方搞间谍活动,但其实都没有停止,都在搞,只是有的时候会被发觉有的时候发觉不到而已。

    我接着对方爱国说:“既然你已经暴露了,那你暂时就不要参加对伍德人员的监视和跟踪了,没事开出租拉客吧,多赚点酒钱。”

    方爱国哈哈笑了,说:“好的……我专心赚钱……不过,我还是随时会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那是的……时刻都不能放松警惕。”我说:“小雪那边你还是要定时接送,其他时间拉客赚钱。”

    “是——”

    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对方爱国说:“走,送我去皇冠大酒店。”

    方爱国接着在前方往右一拐,直奔皇冠大酒店方向而去……

    “易哥……今晚……真的不用弟兄们在酒店周围布控?”方爱国似乎还有些担心。

    我看了看方爱国:“伍德要想下手,你连回来给我捎信的机会都没有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毕竟那是大酒店,他如果想捣蛋,就不会选在酒店了。”

    “那好吧。”方爱国迟疑了下,点点头。

    “伍德手下有几个身手不错的,那个保镖闷不做声的,功夫不弱,那个阿来心狠手辣阴险狡诈,功夫更是了得,我们这些人,如果单打独斗,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我说。

    “来之前秦参谋长给我们介绍过他的情况,知道阿来此人在泰国曾经干过职业杀手,手里有不少人命,他的功夫很强,做事很狠,杀人不眨眼,干过几起灭门大案,男女老少一个不留。”方爱国说:“不过,我想,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不会没有弱点,只要我们找到他的致命死穴,就能搞定他……”

    我没有说话,想到了阿来对金钱的贪婪……

    夜幕降临,很快到了皇冠大酒店,我下车,方爱国随即开车离去。

    我往四周看了下,一切都很正常。

    我晃动了下脑袋,然后径自走进酒店大厅。

    酒店大厅里灯火辉煌,来往的客人穿梭不息,我一眼就看到大厅角落的沙发上坐着皇者阿来和保镖,三个人正在玩牌。我还看到了冬儿,正坐在一边的另一张沙发上看杂志。

    在我看到他们的时候,皇者最先看到了我,放下手里的牌,轻声说了一句什么,接着保镖和阿来都向我的方向看过来,冬儿只是微微抬了下眼皮,接着又继续看自己的杂志。

    我向他们走过去,皇者随即站了起来,但阿来和保镖坐在那里没动,冬儿也没有动。

    “易总好啊……”皇者依旧是那副招牌式的笑脸,冲我点头。

    “各位好,各位下午好。”我走到他们跟前,冲他们点点头。

    阿来冲我挤挤眼睛,咧咧嘴,嘿嘿笑了下:“大侠,你好。”

    保镖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是微微点了下头,没有说话。

    冬儿倒是抬起头来,冷冷看了我一眼:“哟——这不是易总吗?有些日子不见了,精神了不少哦……看来是有不少喜事吧?”

    冬儿的话语里带着明显的嘲讽和厌恶的味道。

    闻听冬儿的话,阿来哈哈笑起来,似乎有些幸灾乐祸,保镖看了冬儿一眼,接着就看自己手里的牌,皇者眼珠子转了下,对冬儿说:“冬儿,不要这样和易总讲话,易总今晚是将军请来的客人,贵客。”

    “哼,贵客,贵个头。”冬儿又哼了一声,然后将头扭向外面。

    似乎,冬儿是故意这样表现的,是做给他们看的。

    保镖依旧不做声,面无表情,阿来又快意地笑起来,说:“大侠,被老情人奚落的滋味不少受吧?哈哈,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看你现在的狼狈样,你真该学学冬儿啊,跟着将军干多好啊,吃香的喝辣的,衣食无忧,逍遥自在。”

    我微微一笑,看着阿来:“阿来,我看你确实很逍遥啊,只是不要逍遥过头了,记住一句话:物极必反啊……”

    阿来发出几声诡异的笑:“谢谢大侠的忠告……看来大侠是不服气了……要不,咱们到酒店后面找个空场练练……我来教训教训你……”

    说着,阿来站起来。

    皇者忙对阿来说:“阿来,不要这样,今晚易总是将军的贵客呢,将军专门请来的客人,不得无礼。”

    阿来看看皇者,目光有些不屑,似乎他不单对我不服气,还包括皇者,晃动了几下脖子,还是坐了下来。

    皇者这时对我说:“易总,请——我带你到房间去,将军早就恭候了。”

    我点点头。

    “带什么带啊,让他自己去不就得了,你还真把他当贵客了……我看你真是闲地没事干了。”阿来说了一句。

    他的口气对皇者颇为无礼。

    皇者看了一眼阿来,笑了下:“不管怎么说,还是要礼貌待客的,这是将军的规矩,怎么,阿来,你想破这规矩?你想违反将军的话?”

    皇者的话听起来很温和,不轻不重,但又似乎绵里藏刀。

    阿来白了皇者一眼:“你少拿将军来压我……教训我还轮不到你的份,你算老几啊?我们在将军面前都是平级平等的,你没资格来说教我……”

    皇者呵呵笑了:“我算不上什么老几,我只是提醒一下你而已……何必这么冲动呢……大家都是为将军做事的,不要为几句话伤了和气。”

    “这样说还差不多,别看你跟将军时间比我久,但……嘿嘿,我立的功劳也未必比你少,将军说我我听着,你呢,我看就不要了,你没有资格来教育我……”阿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根本就没有把皇者放在眼里。

    皇者一直微笑着,但我分明看到他的眼神里倏地闪过一丝阴冷的气息。

    当着我的面,阿来和皇者顶起来了,居功自傲的阿来一点面子都没给皇者,似乎他跟着伍德以来为伍德做了不少事,得到了伍德的宠爱,尾巴开始翘翘了。

    但我清楚,皇者刚才那一闪而过的眼神让我明白,皇者虽然论功夫打不过阿来,但要玩心眼,阿来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武夫绝对不是皇者的对手,皇者要是想和阿来玩,能把他玩死,甚至阿来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而且,在伍德眼里,虽然阿来给他出了不少力,但要论起信任感,伍德一定会对皇者更加信任,毕竟皇者是跟了他多年的心腹,而阿来,论资历显然比皇者差远了,差地不是一般的远。

    官场要论资历,这混黑道,同样资历很重要。资历直接决定老大的信任感。

    不知天高地厚的阿来打仗行,但玩起黑道政治来显然不是皇者的对手,单凭他自以为建立的一点功勋单凭他自以为得到的伍德的一点恩宠就尾巴翘上天不把皇者放在眼里,注定他是要吃亏的,注定他迟早要被皇者狠狠操一次,爆裂他的菊花。

    皇者然后不再和阿来计较,对我说:“易总,请吧……我带你上楼。”

    我点点头。

    我知道皇者执意要亲自送我上去一定有他的理由。

    阿来这时又说话了:“把这个瘟神送上去抓紧下来啊,这局牌还没玩完呢。”

    阿来带着命令式的口吻在和皇者说话了,他越发骄横了。

    皇者呵呵笑着点头:“好的,很快就下来。”

    对于阿来对自己的无力和蛮横,皇者一点都不动气。

    我想要是换了我是阿来,我会为皇者的笑容可掬感到可怕,但阿来这头蠢驴却就是感觉不出来,甚至为自己一时占了上风感到得意,自得地看了保镖和冬儿一眼,但他们俩没有看阿来的。

    然后我就跟着皇者直奔楼梯。

    皇者没有带着我走电梯,走的是楼梯。

    “不好意思,刚才让你见笑了。”边走皇者边说。

    “呵呵……”我笑了下,没有说话。

    “最近你很忙很操心吧?”皇者有意无意又说了一句。

    “还行。”我说:“你们最近在日本玩的很开心吧?”

    皇者放慢了上楼梯的脚步,说:“是的,将军带着我们一直就是游山玩水,很开心……在日本这些日子,我们只是跟着将军玩,和国内没有任何联系,星海发生了什么,我一无所知。”

    皇者这话似乎有意无意在向我暗示什么,我心里一动,没有说话。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