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麻辣烫先生

正文 第43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首发

    戚语提上裤子从厕所出来,就发现靳礼正拿着她的手机翻看些什么,心里突然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将手中靳礼的手机塞进兜里,隔着老远问他,“你干嘛呢。夜色寒小说网  www.192.tw

    她手机里应该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靳礼没回答,也把她的手机揣兜里,顿了一秒,“没什么,宵夜做好了,快来吃。”

    于是戚语跟在靳礼屁股后头,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厨房。他煮的是小馄饨,知道她爱吃辣,汤面上漂了一层红油,戚语瞅了一眼,又看他,“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比如,何倾羽的妈妈为什么会给他打电话?

    现在都深更半夜了!

    她想着靳礼能像上次那样解释,然而他只是十分淡定的往戚语碗里添了点醋,“吃完去楼下溜达一圈,完了之后回来睡觉。”

    戚语一脸的what*

    她不放弃,还再次提醒他一遍,那知靳礼也只是摇了摇头,抬眸看她,“怎么,难不成你有话对我说?”

    戚语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她能有啥对他说的啊,要是细想,也只能是醋放多了。

    两人谁也没再说话,房间里安静的不行,戚语小口吃着馄饨,偷悄悄观察靳礼的表情,他又是板着一张脸,筷子都没动一下。

    戚语在桌下轻轻踢了踢他,“你怎么不吃。”

    靳礼说:“我不饿。”

    “那你怎么张罗着做宵夜。”

    “怕你饿。”

    心脏一下就被戳中了,双唇也不受控制地杨起来,戚语低着头,小声念叨,“以前没发现,你这个人还挺细心的啊。”

    她没想到的问题他都能想到。

    “是啊。”靳礼面色不改,说道:“反正是比你细心点。”

    没眼色的小东西,一点也没看出来他心情不好。

    戚语没觉得什么不对,笑着将那一碗馄饨吃完,靳礼的筷子还是没动,她有点馋,“你不吃,能给我吃吗?”

    以前从没发现馄饨还能这么好吃。栗子网  www.yesehan.com

    靳礼抬眸看她,内心煎熬的不行。

    这么长时间了,她还没看出他哪里不对劲?

    心中忽然冒出一种想要惩罚她的念头,他将眼前的馄饨吃完,把勺子一放,“没了。”

    戚语:“……”

    吃完饭之后,两人去楼下散步。

    靳礼罕见的没牵她,戚语又不好意思太主动,默默跟在他身旁,两人并肩走着。好一段路,两人都是沉默着的,靳礼一开始还好,到最后终于忍不下去,转头看了她一眼。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把他心脏病都气出来。

    他这是在跟她生气呢,她一点都没意识出来也就罢了,还带着耳机在这傻笑。

    靳礼停下来,拽下她的耳机,戚语一脸疑惑,问:“怎么了?”

    难不成有事?

    靳礼皱眉,“你没发现我哪里不对劲吗?”

    戚语摇头,“没有啊。”

    就知道,就知道!

    他就不该在这个女人身上放有期待!

    靳礼烦躁的不行,挠了挠头想要走,没几步却又折返回来,他看着戚语,“我不高兴。”

    真的,很不高兴。

    闻言,戚语一愣,笑了,“你有啥不高兴的啊。”

    她还没不高兴呢。

    靳礼不想承认,沉默了一会,再准备说话时戚语突然把手机拿了出来,她摩挲着屏幕,说:“我也不高兴。”

    靳礼问:“为什么。”

    她反问:“你又是为什么不高兴。”

    靳礼又是沉默,戚语已经将通话记录翻了出来,放到他眼前,“说吧,说不定解释清楚之后我就高兴了。”

    靳礼再清楚不过通话记录上都有什么,他皱紧了眉头,看向戚语,“你翻我*?”

    他语气不差,但也说不上太好,戚语一瞬间就感到委屈,仰头看着他,“翻你的怎么了,你要是不做亏心事难不成还怕鬼敲门?”

    白天那么好还跟她在卫生间里不可描述,现在倒好,凶的跟夜叉似得,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她越想越委屈,玻璃心差点就碎了,靳礼也没安慰她,拿过手机,“我说,查的好,以后你可以不定期查我的东西,包括电脑和各种文件。小说站  www.yesehan.com

    看她吃醋他还挺开心的,可没想到小东西玻璃心这么厉害,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哭了。

    他低头看着手机,问:“她妈妈打电话来说了什么。”

    戚语还沉浸在刚才的委屈中没出来呢,她抹了抹眼睛,“我哪知道,我都没接电话。”

    “为什么不接。”

    “我怕我听到点什么不好的东西,比如……”

    “比如什么?”

    “比如,比如其实你们两个才是一对,你们双方父母都说好了,何倾羽妈妈打电话过来是让你和我分手的。”

    靳礼:“……”

    他嘴角抽了抽,把手机放到耳边,“没事干少看点狗血。”

    他到一旁打电话去了,戚语待在原地,内心里泪流成河。她怎么就把自己心里想的给说出来了呢,这样真的显得她好智障啊。

    啊!

    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靳礼打完电话过来,就将手机递给了戚语,并主动交代了刚才和人打电话的内容,“何倾羽今天没回家,也不接电话,她妈妈打电话过来只是为了询问一下她在不在公司。”

    “至于你说的那些个狗血情节,更是丝毫都挨不上边。”

    靳礼摸了摸她的头,示意她看手机屏幕,“如果你还疑问为什么她妈妈会有我的手机号码,那你现在看一眼就知道了。”

    戚语照做,于是又在通讯里看到了这些:

    同事家长:

    李志妈妈

    李志爸爸

    韩梅梅妈妈

    韩梅梅爸爸

    何倾语妈妈

    何倾语爸爸

    张涛妈妈

    张涛爸爸

    赵树妈妈

    赵树爸爸

    ……

    戚语:“……”

    是在下输了,输的心服口服orn

    “以前有位同事,骗他父母说在公司工作,其实人早就跟女朋友私奔了。”靳礼说:“他父母还上来闹过,怪我为什么不通知他们,儿子丢了他们都不知道,后来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我就存了他们父母的号码,有事方便联系。”

    他说的一板一眼,挺像那么回事,戚语却感觉像是日了狗,内心很复杂。

    他的这件事情解决完了,靳礼也把自己兜里的手机拿了出来,他递给戚语:“你也许会觉得我的要求过分,但我还是想说,你以后和曹永华联系不要那么亲密。”

    如果是普通朋友,他不会说什么,但对方是他的情敌,他无法做到置之不理。两人白天已经待了那么长时间,还一起吃了晚饭,现在深更半夜又开始打电话,对不起,他是个小气的男人,实在接受不了。

    戚语也的确觉得他这个要求过分,她皱起眉头,“你是在限制我和别人来往吗?”

    “没有,只和他保持点距离就可以。”

    戚语根本不能说服自己同意,她问:“为什么?”

    靳礼不说话。

    “你是不是占有欲太强了,今天不让我跟他来往,以后会不会让我跟所有人都断了联系,以后出门多看别的男人……”

    “说什么呢!”把他想成什么人了。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只要说出个合理的理由,我保证听你的。”不然她真的不能接受。

    靳礼沉默,戚语觉得他这是没话说,顿了顿,她语气也软下来,“你是不是吃醋了。”

    “告诉你,没什么醋好吃的,我跟他都认识那么多年,纯粹就是好闺蜜,彼此一点过分的想法都没有。“

    “再说了,他那么娘……”

    “是他对你有想法。”

    打断了戚语的话,靳礼看着她的眼睛,重复一遍,“是他对你有想法。”

    “……”

    --

    耳边是整耳欲聋的音乐声,五颜六色的灯光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最后一瓶酒喝完,大家纷纷散去,唯有曹永华一人还待在这里,招呼服务员,桌上又摆满了酒。

    他的正前方舞池里站着一个女人,穿着宽松的白色衬衫,双腿被热裤包裹着,她随着音乐舞动,姿势诱人又暧昧。

    他突然想起戚语来,她长这么大还一次都没来过这种地方。

    他低头看了眼手机,再抬起头来,眼前的女人已经不在。感觉到身边突然多了一人,他一扭头,看到了何倾羽的脸。

    刚才那个女人就是她。

    何倾羽拿了瓶酒,“一天见两次面,还真是挺有缘分的。”

    曹永华懒得看她,“是我运气不好。”

    何倾语问:“说了吗?”

    “没有。”

    “为什么不说。”

    曹永华瞥她一眼,“关你屁事。”

    何倾羽脸色一变,说话阴阳怪调的,“这不在戚语身边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啊,以前可没这么爷们。”

    跟在戚语身后,整个就一没出息的小跟班。现在好了,穿着高级西服,学会跟人谈生意了。

    曹永华没说话,仰头喝着闷酒,何倾羽说话不停,又问他一句,“你以前不会都是装的吧。”

    曹永华举瓶的动作一顿,好一会才回了一句,“关你屁事。”    戚语提上裤子从厕所出来,就发现靳礼正拿着她的手机翻看些什么,心里突然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将手中靳礼的手机塞进兜里,隔着老远问他,“你干嘛呢。台湾小说网  www.yesehan.com

    她手机里应该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靳礼没回答,也把她的手机揣兜里,顿了一秒,“没什么,宵夜做好了,快来吃。”

    于是戚语跟在靳礼屁股后头,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厨房。他煮的是小馄饨,知道她爱吃辣,汤面上漂了一层红油,戚语瞅了一眼,又看他,“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比如,何倾羽的妈妈为什么会给他打电话?

    现在都深更半夜了!

    她想着靳礼能像上次那样解释,然而他只是十分淡定的往戚语碗里添了点醋,“吃完去楼下溜达一圈,完了之后回来睡觉。”

    戚语一脸的what*

    她不放弃,还再次提醒他一遍,那知靳礼也只是摇了摇头,抬眸看她,“怎么,难不成你有话对我说?”

    戚语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她能有啥对他说的啊,要是细想,也只能是醋放多了。

    两人谁也没再说话,房间里安静的不行,戚语小口吃着馄饨,偷悄悄观察靳礼的表情,他又是板着一张脸,筷子都没动一下。

    戚语在桌下轻轻踢了踢他,“你怎么不吃。”

    靳礼说:“我不饿。”

    “那你怎么张罗着做宵夜。”

    “怕你饿。”

    心脏一下就被戳中了,双唇也不受控制地杨起来,戚语低着头,小声念叨,“以前没发现,你这个人还挺细心的啊。”

    她没想到的问题他都能想到。

    “是啊。”靳礼面色不改,说道:“反正是比你细心点。”

    没眼色的小东西,一点也没看出来他心情不好。

    戚语没觉得什么不对,笑着将那一碗馄饨吃完,靳礼的筷子还是没动,她有点馋,“你不吃,能给我吃吗?”

    以前从没发现馄饨还能这么好吃。栗子网  www.yesehan.com

    靳礼抬眸看她,内心煎熬的不行。

    这么长时间了,她还没看出他哪里不对劲?

    心中忽然冒出一种想要惩罚她的念头,他将眼前的馄饨吃完,把勺子一放,“没了。”

    戚语:“……”

    吃完饭之后,两人去楼下散步。

    靳礼罕见的没牵她,戚语又不好意思太主动,默默跟在他身旁,两人并肩走着。好一段路,两人都是沉默着的,靳礼一开始还好,到最后终于忍不下去,转头看了她一眼。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把他心脏病都气出来。

    他这是在跟她生气呢,她一点都没意识出来也就罢了,还带着耳机在这傻笑。

    靳礼停下来,拽下她的耳机,戚语一脸疑惑,问:“怎么了?”

    难不成有事?

    靳礼皱眉,“你没发现我哪里不对劲吗?”

    戚语摇头,“没有啊。”

    就知道,就知道!

    他就不该在这个女人身上放有期待!

    靳礼烦躁的不行,挠了挠头想要走,没几步却又折返回来,他看着戚语,“我不高兴。”

    真的,很不高兴。

    闻言,戚语一愣,笑了,“你有啥不高兴的啊。”

    她还没不高兴呢。

    靳礼不想承认,沉默了一会,再准备说话时戚语突然把手机拿了出来,她摩挲着屏幕,说:“我也不高兴。”

    靳礼问:“为什么。”

    她反问:“你又是为什么不高兴。”

    靳礼又是沉默,戚语已经将通话记录翻了出来,放到他眼前,“说吧,说不定解释清楚之后我就高兴了。”

    靳礼再清楚不过通话记录上都有什么,他皱紧了眉头,看向戚语,“你翻我*?”

    他语气不差,但也说不上太好,戚语一瞬间就感到委屈,仰头看着他,“翻你的怎么了,你要是不做亏心事难不成还怕鬼敲门?”

    白天那么好还跟她在卫生间里不可描述,现在倒好,凶的跟夜叉似得,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她越想越委屈,玻璃心差点就碎了,靳礼也没安慰她,拿过手机,“我说,查的好,以后你可以不定期查我的东西,包括电脑和各种文件。小说站  www.yesehan.com

    看她吃醋他还挺开心的,可没想到小东西玻璃心这么厉害,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哭了。

    他低头看着手机,问:“她妈妈打电话来说了什么。”

    戚语还沉浸在刚才的委屈中没出来呢,她抹了抹眼睛,“我哪知道,我都没接电话。”

    “为什么不接。”

    “我怕我听到点什么不好的东西,比如……”

    “比如什么?”

    “比如,比如其实你们两个才是一对,你们双方父母都说好了,何倾羽妈妈打电话过来是让你和我分手的。”

    靳礼:“……”

    他嘴角抽了抽,把手机放到耳边,“没事干少看点狗血。”

    他到一旁打电话去了,戚语待在原地,内心里泪流成河。她怎么就把自己心里想的给说出来了呢,这样真的显得她好智障啊。

    啊!

    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靳礼打完电话过来,就将手机递给了戚语,并主动交代了刚才和人打电话的内容,“何倾羽今天没回家,也不接电话,她妈妈打电话过来只是为了询问一下她在不在公司。”

    “至于你说的那些个狗血情节,更是丝毫都挨不上边。”

    靳礼摸了摸她的头,示意她看手机屏幕,“如果你还疑问为什么她妈妈会有我的手机号码,那你现在看一眼就知道了。”

    戚语照做,于是又在通讯里看到了这些:

    同事家长:

    李志妈妈

    李志爸爸

    韩梅梅妈妈

    韩梅梅爸爸

    何倾语妈妈

    何倾语爸爸

    张涛妈妈

    张涛爸爸

    赵树妈妈

    赵树爸爸

    ……

    戚语:“……”

    是在下输了,输的心服口服orn

    “以前有位同事,骗他父母说在公司工作,其实人早就跟女朋友私奔了。”靳礼说:“他父母还上来闹过,怪我为什么不通知他们,儿子丢了他们都不知道,后来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我就存了他们父母的号码,有事方便联系。”

    他说的一板一眼,挺像那么回事,戚语却感觉像是日了狗,内心很复杂。

    他的这件事情解决完了,靳礼也把自己兜里的手机拿了出来,他递给戚语:“你也许会觉得我的要求过分,但我还是想说,你以后和曹永华联系不要那么亲密。”

    如果是普通朋友,他不会说什么,但对方是他的情敌,他无法做到置之不理。两人白天已经待了那么长时间,还一起吃了晚饭,现在深更半夜又开始打电话,对不起,他是个小气的男人,实在接受不了。

    戚语也的确觉得他这个要求过分,她皱起眉头,“你是在限制我和别人来往吗?”

    “没有,只和他保持点距离就可以。”

    戚语根本不能说服自己同意,她问:“为什么?”

    靳礼不说话。

    “你是不是占有欲太强了,今天不让我跟他来往,以后会不会让我跟所有人都断了联系,以后出门多看别的男人……”

    “说什么呢!”把他想成什么人了。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只要说出个合理的理由,我保证听你的。”不然她真的不能接受。

    靳礼沉默,戚语觉得他这是没话说,顿了顿,她语气也软下来,“你是不是吃醋了。”

    “告诉你,没什么醋好吃的,我跟他都认识那么多年,纯粹就是好闺蜜,彼此一点过分的想法都没有。“

    “再说了,他那么娘……”

    “是他对你有想法。”

    打断了戚语的话,靳礼看着她的眼睛,重复一遍,“是他对你有想法。”

    “……”

    --

    耳边是整耳欲聋的音乐声,五颜六色的灯光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最后一瓶酒喝完,大家纷纷散去,唯有曹永华一人还待在这里,招呼服务员,桌上又摆满了酒。

    他的正前方舞池里站着一个女人,穿着宽松的白色衬衫,双腿被热裤包裹着,她随着音乐舞动,姿势诱人又暧昧。

    他突然想起戚语来,她长这么大还一次都没来过这种地方。

    他低头看了眼手机,再抬起头来,眼前的女人已经不在。感觉到身边突然多了一人,他一扭头,看到了何倾羽的脸。

    刚才那个女人就是她。

    何倾羽拿了瓶酒,“一天见两次面,还真是挺有缘分的。”

    曹永华懒得看她,“是我运气不好。”

    何倾语问:“说了吗?”

    “没有。”

    “为什么不说。”

    曹永华瞥她一眼,“关你屁事。”

    何倾羽脸色一变,说话阴阳怪调的,“这不在戚语身边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啊,以前可没这么爷们。”

    跟在戚语身后,整个就一没出息的小跟班。现在好了,穿着高级西服,学会跟人谈生意了。

    曹永华没说话,仰头喝着闷酒,何倾羽说话不停,又问他一句,“你以前不会都是装的吧。”

    曹永华举瓶的动作一顿,好一会才回了一句,“关你屁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