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76年软妹子宠夫

正文 第96章 荣归

    “不不不。栗子网  www.yesehan.com”李主任连忙拒绝,然后有些急切的道,“你家还有没有这样的树木。”

    叶秋佯装有些犹豫,心里却是乐来了花。只要打开了政府这边的渠道,后面的业务拓展就能水到渠成了。

    李主任见状连忙道,“县城道路都要改造,增加绿化带。小姑娘,你要是能弄过来,我们付钱买。”

    “那多少钱一颗?”

    “价格问题得等等。”李主任想了想道,“这样吧,你明日下午过来,我给你价格。”

    “好的,好的。”叶秋笑着应道。

    李主任也满脸高兴。敲定了一件烦心的事情,心情也好了很多。后面和颜悦色地跟叶秋道别后进了县政府大门。

    叶秋看着李主任的背影,脸色堆满了笑容,然后也转身离开。

    叶秋脚步轻快地朝着家而去。

    却没想到在转角处竟然看到唐伟山抱着熟睡的六六等着自己,心里不禁一暖,上前嗔道,“怎么不先回家?”

    “媳妇,我不能站在你身边帮着你,但得站在你背后支持你。”

    见叶秋呆呆看着自己,唐伟山又说,“事情谈妥了吧?”

    叶秋点点头,然后一家三口一起回了家。只是一路上,叶秋都拉着唐伟山的胳膊,慢慢步行。

    第二日,唐伟山就开始上班了。叶秋给六六做了午饭后,就带着她一起到了县政府大门等着李主任。

    李主任一早看到叶秋带着一个跟她长得相似的小姑娘有些吃惊,忍不住道,“看不出来,你竟然女儿这么大了。”

    叶秋笑了笑,客气了几句。然后带着六六跟着李主任进了办公室。

    树木报价的事情,李主任已经上报审批了,每颗两元。运输费另外算五毛一颗。让叶秋先运送两千颗过来。

    叶秋承包给村民挖树的工钱是每颗两毛,一天挖十颗左右。也就是一人一天工钱两元。

    两千颗树木,叶秋打算二十人挖。每天就是两百颗树,四十元的人工费。两千颗树就要二十人挖十天,一共四百元人工费。

    十天二十元的收入,建设村的村民争着抢着做的。

    而车费方面,四十辆拖拉机,每辆拉五十颗,一辆车一趟五十元,共两千,总共花销两千四百。这样算下来,叶秋能挣二千六元,这个生意能做。栗子网  www.yesehan.com于是,叶秋立刻就签了合同。

    叶秋签这合同时,姚小兰唐伟田茶山一行人在C城也过得了成功。去年的绿茶红茶全部销售一空,就连今年的绿茶也卖了大半。

    总的销售金额比较乐观。姚小兰和唐伟石满脸笑容。

    最让人喜庆的是,姚小兰还拿下了五个进货商。进货量占他们生产量的百分之二十。若销量好的话,他们还会加大量。

    姚小兰想着这一年多承受的压力,拿着合同情不自禁地哭了出来。唐伟石看着媳妇哭,只是笨拙地紧紧抱住了她。

    当姚小兰从C城回村经过过江县时,急匆匆地到了叶秋家,然后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了叶秋。

    叶秋当然很高兴的。毕竟自己投了那么多钱,能有利润回收当然是好事的。

    高兴过后,姚小兰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弟妹,这钱暂时还不能分你利润。不过,你放心,明年一定给你分钱。”

    姚小兰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去年一年一直亏着,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支撑着。所以,叶秋听了姚小兰的话后,劝慰道,“大嫂,这个不急。咱们慢慢来。”

    姚小兰感激地点点头。

    姚小兰带着愉悦的心情回建设村后,叶秋把后续事情安定好了,也带着六六回了建设村。

    叶秋回建设村后,就让人根据县城规划开始挖树。而挖的同时,叶秋也开始移栽同类树木,保证能持续性发展。免得把整个山给挖空了。

    不过因政府给的钱不算高,叶秋挖的树木也就是两年树龄左右的。

    在挖树的同时,叶秋还装修着屋子。屋子装完后,政府需要的树木才移栽了一半。只是因县政府这块活招牌,叶秋又接了一桩大生意。

    县城要建立楼房小区,绿化的树木承包给了叶秋。

    谈妥这件事情后,年节也快来了。

    过年前,叶秋准备搬到新屋过新年的。于是跟唐川河,周菊二老一起收拾打理着新房。

    “老五那件案子还没破么?”唐川河擦着楼梯地面,问着叶秋。

    唐伟山因县城出了一起拐卖的少女的案件,忙得脚不沾地,已经三周没有回家了。

    “上次进城说有些进展了。”

    “嗯,让他赶紧破了,也好让人家过个好年。”

    唐川河如今威风了,无论是村内还是村外,因唐伟山的关系。夜色寒小说网  www.192.tw任何人看到他后,都非常恭敬,都是笑脸相迎的,这让他非常有面子。

    周菊有些看不惯他这副模样,没好气地道,“山子一直没回来不就是在认真破案么,这还要你说?”

    唐川河看了下周菊,没有说话,老实地擦起了地。

    叶秋擦着桌子,见状连忙说“幺妹前段时间来信说要回来了,估计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

    唐川河想着自己的老来女,接话到,“叶秋啊,这一次幺妹回来就让她留在家里吧!她年龄也不小了,该结婚了。这b城赚钱的事么,可以留在县城也行。你看二丫他们在镇上开的卤肉生意都不错的。”说完,看了下周菊,“你说是不是老婆子?”

    周菊这次没有呛声点点头,喃喃自语,“幺妹是该结婚了。”说完看着叶秋,“这几年,幺妹在外面有没有遇到好的?”

    叶秋心里一咯噔,想着幺妹对吕建斌的心思,摇了摇头。

    只是叶秋的一丝犹豫,周菊看在了眼里。但却没有追问,想着等幺妹回来后再说。

    几人就这样边干着活,边聊着家常。突然间,新房外面,响起了一阵阵惊叹和喧哗声。

    这时,唐国柔带着六六跑了进来,激动地道,“爷爷奶奶,三叔三婶娘回来了。”

    说完话俩丫头又转身出去看热闹了。

    “回来了?”唐川河反问了声,似乎有些不相信。随即一拐一拐地走了出去,一会就消失在门口。

    周菊也有些激动。叶秋连忙道,“娘,咱们也出去看看吧。”

    周菊点点头。

    唐伟田是回来了。

    他回来不算什么,主要是他竟然开着一辆牛鼻子哄哄的小车回来了。全村人都围拢过来看稀奇。马路下面的村子里还有陆续闻讯赶来看稀罕的村民。

    唐伟田西装革履,穿着蹭亮的皮鞋站在车子外面。显得与建设村的大不相同。

    夏梅花穿着貂皮大衣和高跟鞋,手里抱着裹着毯子的婴儿,身边站着被打扮得跟个公主模样的唐国月。

    母女俩众星拱月地被村民围着追问G城的日子。

    唐川河出去后就被人一直恭喜着。

    唐伟田看到唐川河,也看到随后出来的周菊,连忙带着夏梅花和女儿走了过来。

    “我们回来了,爸,娘。”唐伟山说。

    夏梅花也恭敬地叫了声。然后是唐国月。

    “好好,走走,进屋去,进屋去。”唐川河连忙招呼,笑意盈盈地指着右边的房子,“这是老五家住的屋子,你们进去看看吧。”

    唐伟田和夏梅花通过信件早就知道叶秋在家修了房子,修的地方也知道,所以才会停在外面。只是二人没有想到,叶秋竟然修得是一幢独院的别墅。

    二人连忙打量起来。

    叶秋建的新屋最外面是青砖和铁栏杆院墙。

    院墙内是青石板铺设的地面。正对着院墙的是两层小楼。

    楼中间是大门,左右两边突出做了落地窗。外墙墙体有一米五的位置是建设村一种特有的石头砌成的。上面就是青色的砖。

    而在二楼楼板处,又用黄色石头砌了一圈,形成了一个S造型。然后沿着上去做了好低起伏的屋顶造型。而最上面的屋顶是铺的深灰色瓦。落地窗的位置里面还做了窗帘,比G省最好的别墅造型还漂亮。

    从大门走进,首先就是一组比较怪异的灯泡组合。高高低低,却错落有致。而且直接看到了二楼一圈雕花实木围栏。

    吊灯下是一组实木沙发。唐伟田和夏梅花都有些吃惊,沙发可刚刚在G省流行起来,没想到老家竟然也有了。

    最让二人震撼的是右侧直通二楼的旋转楼梯。成扇形,两米来宽,旋转九十度就搭到了二楼,显得非常气派。

    夏梅花想着自家那破旧的屋子,忍不住有些也想修个屋子了。

    唐伟田也是如此想,“啧啧,弟妹你真厉害啊。你这花了多少钱?这装修的设计也是你做的么?”

    叶秋笑了笑,“三哥觉得多少钱。”

    唐伟田想了想,伸出了三根手指。

    叶秋微笑地点了点头。

    “弟妹,我在G修了个小区,如今有点卖不出去了,你能不能设计设计内部装?你放心,设计费好说。”

    唐伟田果然是做生意的料啊!到哪都不忘记自己的生意。叶秋于是道,“好啊,抽个时间好好跟三哥谈谈。”

    唐伟山转悠一圈后说,“咱们也挨着住一幢屋子。”

    唐川河原本在外看顾车子,但人太多了,这个摸摸那个摸摸。唐川河有些生气的怕弄坏了车子。但乡里乡亲又不好说话得罪人。

    于是,唐川河就想进来让唐伟山把车开到院子来,没想到进来就听到唐伟山的话,高兴地道,“好好好,让你大哥也在旁边批一块地,等有钱了也建一幢屋子,那时,你们三兄弟又一块儿了。”

    “爸这个主意不错。”唐伟田接话,“晚上跟大哥商量商量。”

    唐川河点点头,然后才想起正事说,“老三,把车弄到院子来,外面人摸来摸去的,小心弄坏了。”

    唐伟田立即往外走,周菊却叫住了他,“老三,等等。”说着把水桶和一块干净的抹布给了唐伟田。

    “先把车子洗干净了再弄进来。”

    唐伟田看了看外面青石板铺的院子,干干净净的。忍不住佯装埋怨,说,“娘,你还怕我弄脏了五弟的院子?”

    “臭小子,你娘是担心出去不好挪车。”

    唐川河毕竟跟周菊生活了很长时间。周菊一个动作立马就能想到其中的深意。这怪他之前没想到。

    毕竟若老三直接出去就挪车,感觉做得有些傲气了。可带着抹和水桶出去,把车子洗干净后挪进来,那就自然得多了。还是老婆子想得周到。

    唐川河看着周菊眼里都是赞美。

    唐伟田摸了摸鼻子,走了出去。

    夏梅花怀里的孩子却突然哭了起来。

    “三嫂,先坐下吧。”叶秋连忙招呼夏梅花坐下,“三嫂。是儿子还是女儿?”

    “儿子。”夏梅花笑着道,然后把孩子从怀里抱了出来。

    周菊也没看过孙子,连忙走了过来。

    小家伙依旧“哇哇哇……”地哭着。唐川河原本走过来的脚步停了下来,顿了下,转身就离开了屋子,寻唐伟田去了。

    周菊坐下后,“是不是饿了?”

    “应该是尿了,我们在镇上的时候才给他吃了。”夏梅花说,同时手摸了一把儿子裤裆,果然是尿了。扭头就道,“国月,去车里拿个尿布过来。”

    唐国月转身就跑了出去。

    等到唐国月拿着尿布进来,夏梅花换好后,唐伟田也把车子开了进来。院子门口站着一群人。

    而唐伟田停好车后就对周菊说肚子饿了。

    于是一行人就回了老屋。

    冬日的白日短,周菊看天色也不早了。估计唐伟田吃了,他们也要做晚饭,于是给唐伟田一家人做了蛋花汤先填填肚子。然后就抓紧时间做起了晚饭。

    ,无弹窗请。    “不不不。栗子网  www.yesehan.com”李主任连忙拒绝,然后有些急切的道,“你家还有没有这样的树木。”

    叶秋佯装有些犹豫,心里却是乐来了花。只要打开了政府这边的渠道,后面的业务拓展就能水到渠成了。

    李主任见状连忙道,“县城道路都要改造,增加绿化带。小姑娘,你要是能弄过来,我们付钱买。”

    “那多少钱一颗?”

    “价格问题得等等。”李主任想了想道,“这样吧,你明日下午过来,我给你价格。”

    “好的,好的。”叶秋笑着应道。

    李主任也满脸高兴。敲定了一件烦心的事情,心情也好了很多。后面和颜悦色地跟叶秋道别后进了县政府大门。

    叶秋看着李主任的背影,脸色堆满了笑容,然后也转身离开。

    叶秋脚步轻快地朝着家而去。

    却没想到在转角处竟然看到唐伟山抱着熟睡的六六等着自己,心里不禁一暖,上前嗔道,“怎么不先回家?”

    “媳妇,我不能站在你身边帮着你,但得站在你背后支持你。”

    见叶秋呆呆看着自己,唐伟山又说,“事情谈妥了吧?”

    叶秋点点头,然后一家三口一起回了家。只是一路上,叶秋都拉着唐伟山的胳膊,慢慢步行。

    第二日,唐伟山就开始上班了。叶秋给六六做了午饭后,就带着她一起到了县政府大门等着李主任。

    李主任一早看到叶秋带着一个跟她长得相似的小姑娘有些吃惊,忍不住道,“看不出来,你竟然女儿这么大了。”

    叶秋笑了笑,客气了几句。然后带着六六跟着李主任进了办公室。

    树木报价的事情,李主任已经上报审批了,每颗两元。运输费另外算五毛一颗。让叶秋先运送两千颗过来。

    叶秋承包给村民挖树的工钱是每颗两毛,一天挖十颗左右。也就是一人一天工钱两元。

    两千颗树木,叶秋打算二十人挖。每天就是两百颗树,四十元的人工费。两千颗树就要二十人挖十天,一共四百元人工费。

    十天二十元的收入,建设村的村民争着抢着做的。

    而车费方面,四十辆拖拉机,每辆拉五十颗,一辆车一趟五十元,共两千,总共花销两千四百。这样算下来,叶秋能挣二千六元,这个生意能做。栗子网  www.yesehan.com于是,叶秋立刻就签了合同。

    叶秋签这合同时,姚小兰唐伟田茶山一行人在C城也过得了成功。去年的绿茶红茶全部销售一空,就连今年的绿茶也卖了大半。

    总的销售金额比较乐观。姚小兰和唐伟石满脸笑容。

    最让人喜庆的是,姚小兰还拿下了五个进货商。进货量占他们生产量的百分之二十。若销量好的话,他们还会加大量。

    姚小兰想着这一年多承受的压力,拿着合同情不自禁地哭了出来。唐伟石看着媳妇哭,只是笨拙地紧紧抱住了她。

    当姚小兰从C城回村经过过江县时,急匆匆地到了叶秋家,然后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了叶秋。

    叶秋当然很高兴的。毕竟自己投了那么多钱,能有利润回收当然是好事的。

    高兴过后,姚小兰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弟妹,这钱暂时还不能分你利润。不过,你放心,明年一定给你分钱。”

    姚小兰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去年一年一直亏着,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支撑着。所以,叶秋听了姚小兰的话后,劝慰道,“大嫂,这个不急。咱们慢慢来。”

    姚小兰感激地点点头。

    姚小兰带着愉悦的心情回建设村后,叶秋把后续事情安定好了,也带着六六回了建设村。

    叶秋回建设村后,就让人根据县城规划开始挖树。而挖的同时,叶秋也开始移栽同类树木,保证能持续性发展。免得把整个山给挖空了。

    不过因政府给的钱不算高,叶秋挖的树木也就是两年树龄左右的。

    在挖树的同时,叶秋还装修着屋子。屋子装完后,政府需要的树木才移栽了一半。只是因县政府这块活招牌,叶秋又接了一桩大生意。

    县城要建立楼房小区,绿化的树木承包给了叶秋。

    谈妥这件事情后,年节也快来了。

    过年前,叶秋准备搬到新屋过新年的。于是跟唐川河,周菊二老一起收拾打理着新房。

    “老五那件案子还没破么?”唐川河擦着楼梯地面,问着叶秋。

    唐伟山因县城出了一起拐卖的少女的案件,忙得脚不沾地,已经三周没有回家了。

    “上次进城说有些进展了。”

    “嗯,让他赶紧破了,也好让人家过个好年。”

    唐川河如今威风了,无论是村内还是村外,因唐伟山的关系。台湾小说网  www.yesehan.com任何人看到他后,都非常恭敬,都是笑脸相迎的,这让他非常有面子。

    周菊有些看不惯他这副模样,没好气地道,“山子一直没回来不就是在认真破案么,这还要你说?”

    唐川河看了下周菊,没有说话,老实地擦起了地。

    叶秋擦着桌子,见状连忙说“幺妹前段时间来信说要回来了,估计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

    唐川河想着自己的老来女,接话到,“叶秋啊,这一次幺妹回来就让她留在家里吧!她年龄也不小了,该结婚了。这b城赚钱的事么,可以留在县城也行。你看二丫他们在镇上开的卤肉生意都不错的。”说完,看了下周菊,“你说是不是老婆子?”

    周菊这次没有呛声点点头,喃喃自语,“幺妹是该结婚了。”说完看着叶秋,“这几年,幺妹在外面有没有遇到好的?”

    叶秋心里一咯噔,想着幺妹对吕建斌的心思,摇了摇头。

    只是叶秋的一丝犹豫,周菊看在了眼里。但却没有追问,想着等幺妹回来后再说。

    几人就这样边干着活,边聊着家常。突然间,新房外面,响起了一阵阵惊叹和喧哗声。

    这时,唐国柔带着六六跑了进来,激动地道,“爷爷奶奶,三叔三婶娘回来了。”

    说完话俩丫头又转身出去看热闹了。

    “回来了?”唐川河反问了声,似乎有些不相信。随即一拐一拐地走了出去,一会就消失在门口。

    周菊也有些激动。叶秋连忙道,“娘,咱们也出去看看吧。”

    周菊点点头。

    唐伟田是回来了。

    他回来不算什么,主要是他竟然开着一辆牛鼻子哄哄的小车回来了。全村人都围拢过来看稀奇。马路下面的村子里还有陆续闻讯赶来看稀罕的村民。

    唐伟田西装革履,穿着蹭亮的皮鞋站在车子外面。显得与建设村的大不相同。

    夏梅花穿着貂皮大衣和高跟鞋,手里抱着裹着毯子的婴儿,身边站着被打扮得跟个公主模样的唐国月。

    母女俩众星拱月地被村民围着追问G城的日子。

    唐川河出去后就被人一直恭喜着。

    唐伟田看到唐川河,也看到随后出来的周菊,连忙带着夏梅花和女儿走了过来。

    “我们回来了,爸,娘。”唐伟山说。

    夏梅花也恭敬地叫了声。然后是唐国月。

    “好好,走走,进屋去,进屋去。”唐川河连忙招呼,笑意盈盈地指着右边的房子,“这是老五家住的屋子,你们进去看看吧。”

    唐伟田和夏梅花通过信件早就知道叶秋在家修了房子,修的地方也知道,所以才会停在外面。只是二人没有想到,叶秋竟然修得是一幢独院的别墅。

    二人连忙打量起来。

    叶秋建的新屋最外面是青砖和铁栏杆院墙。

    院墙内是青石板铺设的地面。正对着院墙的是两层小楼。

    楼中间是大门,左右两边突出做了落地窗。外墙墙体有一米五的位置是建设村一种特有的石头砌成的。上面就是青色的砖。

    而在二楼楼板处,又用黄色石头砌了一圈,形成了一个S造型。然后沿着上去做了好低起伏的屋顶造型。而最上面的屋顶是铺的深灰色瓦。落地窗的位置里面还做了窗帘,比G省最好的别墅造型还漂亮。

    从大门走进,首先就是一组比较怪异的灯泡组合。高高低低,却错落有致。而且直接看到了二楼一圈雕花实木围栏。

    吊灯下是一组实木沙发。唐伟田和夏梅花都有些吃惊,沙发可刚刚在G省流行起来,没想到老家竟然也有了。

    最让二人震撼的是右侧直通二楼的旋转楼梯。成扇形,两米来宽,旋转九十度就搭到了二楼,显得非常气派。

    夏梅花想着自家那破旧的屋子,忍不住有些也想修个屋子了。

    唐伟田也是如此想,“啧啧,弟妹你真厉害啊。你这花了多少钱?这装修的设计也是你做的么?”

    叶秋笑了笑,“三哥觉得多少钱。”

    唐伟田想了想,伸出了三根手指。

    叶秋微笑地点了点头。

    “弟妹,我在G修了个小区,如今有点卖不出去了,你能不能设计设计内部装?你放心,设计费好说。”

    唐伟田果然是做生意的料啊!到哪都不忘记自己的生意。叶秋于是道,“好啊,抽个时间好好跟三哥谈谈。”

    唐伟山转悠一圈后说,“咱们也挨着住一幢屋子。”

    唐川河原本在外看顾车子,但人太多了,这个摸摸那个摸摸。唐川河有些生气的怕弄坏了车子。但乡里乡亲又不好说话得罪人。

    于是,唐川河就想进来让唐伟山把车开到院子来,没想到进来就听到唐伟山的话,高兴地道,“好好好,让你大哥也在旁边批一块地,等有钱了也建一幢屋子,那时,你们三兄弟又一块儿了。”

    “爸这个主意不错。”唐伟田接话,“晚上跟大哥商量商量。”

    唐川河点点头,然后才想起正事说,“老三,把车弄到院子来,外面人摸来摸去的,小心弄坏了。”

    唐伟田立即往外走,周菊却叫住了他,“老三,等等。”说着把水桶和一块干净的抹布给了唐伟田。

    “先把车子洗干净了再弄进来。”

    唐伟田看了看外面青石板铺的院子,干干净净的。忍不住佯装埋怨,说,“娘,你还怕我弄脏了五弟的院子?”

    “臭小子,你娘是担心出去不好挪车。”

    唐川河毕竟跟周菊生活了很长时间。周菊一个动作立马就能想到其中的深意。这怪他之前没想到。

    毕竟若老三直接出去就挪车,感觉做得有些傲气了。可带着抹和水桶出去,把车子洗干净后挪进来,那就自然得多了。还是老婆子想得周到。

    唐川河看着周菊眼里都是赞美。

    唐伟田摸了摸鼻子,走了出去。

    夏梅花怀里的孩子却突然哭了起来。

    “三嫂,先坐下吧。”叶秋连忙招呼夏梅花坐下,“三嫂。是儿子还是女儿?”

    “儿子。”夏梅花笑着道,然后把孩子从怀里抱了出来。

    周菊也没看过孙子,连忙走了过来。

    小家伙依旧“哇哇哇……”地哭着。唐川河原本走过来的脚步停了下来,顿了下,转身就离开了屋子,寻唐伟田去了。

    周菊坐下后,“是不是饿了?”

    “应该是尿了,我们在镇上的时候才给他吃了。”夏梅花说,同时手摸了一把儿子裤裆,果然是尿了。扭头就道,“国月,去车里拿个尿布过来。”

    唐国月转身就跑了出去。

    等到唐国月拿着尿布进来,夏梅花换好后,唐伟田也把车子开了进来。院子门口站着一群人。

    而唐伟田停好车后就对周菊说肚子饿了。

    于是一行人就回了老屋。

    冬日的白日短,周菊看天色也不早了。估计唐伟田吃了,他们也要做晚饭,于是给唐伟田一家人做了蛋花汤先填填肚子。然后就抓紧时间做起了晚饭。

    ,无弹窗请。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