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僵尸修仙在都市

正文 第两百四十一章 决绝的紫阳

    空有强大的实力,但是面对速度极快、无惧道法、刀枪不入、仿若怪物般的李知秋,几位金丹期散修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感到无比的憋屈。台湾小说网  www.yesehan.com

    “老金,快走。”

    见到那道在高空纵横驰骋的身影,注意到各大派举动的紫阳道人仿佛知道了事情的结局,脸如死灰,整个人陷入一片冰冷之中。

    回过神来,紫阳道人朝一旁的老友喊了一句之后,带着毅然决然的心朝对方飞去,血色的紫剑闪烁着无比璀璨的光芒。

    修剑者,一往无前,方可成就大道。

    这一刻,一道紫色的光芒仿佛突破了空间的界限,瞬间出现在李知秋的身旁。

    那璀璨无比的光芒,惊艳了诸人,亮瞎了众生。

    以身入剑,堪称近道。

    经历过刚才的一幕,曾心生恐惧、退意的紫阳道人自知已有心魔。对于专于剑道的他而言,即便是除去对方,恐怕今生也止步于金丹之境。这对一直以来追求剑之极致的紫阳道人来说,无疑于是天大的打击,生命的意义仿佛失去。

    反倒是所学繁杂的鎏金道人并不会陷于心魔之中,经此一劫,回去好生修养一番,未必不会没有更大的成就。

    而知道了对方的根底,紫阳道人知道此事不会善了,他此时算是明白了两道为何如此轻易地让重宝落于对方之手,想来正一道和天师道的那两位大成期真人早已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栗子网  www.yesehan.com能让两道如此顾忌,又亲眼看到李知秋的能力,紫阳道人不会以为僵神一族只是传说。

    无论能不能杀掉对方,他都要像一只老鼠般躲躲藏藏。身为剑道传人,紫阳道人绝对不允许自己活得如此凄凉,既然早晚要死,又何必要那么窝囊。

    在剑道之中浸没两百多年,紫阳道人自然有其压箱底的绝活,那便是以身入剑。

    将全部的精气神灌注于本命剑器之上,在一瞬间内突破境界的局限,达到剑道之门槛。

    道,天之意。

    剑道,剑之极致。

    唯有领悟道之所在,方可踏破虚空,羽化成仙。可以说,唯有渡劫期修士才可以领悟道之真意,方可称之为修真者,其余人都只能称为修仙者。当然,也不乏一些天才早早领悟道意,不过那都是上古有仙一代。在如今天道不彰的年代,即便领悟道意的渡劫期修士,也只能窝在哪个洞天里,延缓生命的流逝,等待着天道的再一次开启。

    总之,无论紫阳道人此时的修为是否仍在金丹期,在他以身入剑的那一刻,他发挥出的实力绝对堪比渡劫期修士的一击。

    可以说,这一刻的紫阳道人,大成期修士见了都唯恐避之不及。小说站  www.yesehan.com

    代价,便是……

    “老羊…”

    见到老友爆发出的惊人实力之时,鎏金道人双眼怒睁,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悲愤。同入前辈遗留洞府,相交两百载,鎏金道人当然知道紫阳道人以身入剑所付出的代价。

    剑道现,精魂散。

    那是生命的代价。

    “我考。”

    看着眨眼间就来到身前的紫剑,李知秋只来得暗骂一声,甚至来不及有所反应,整个人便如遭重击般飞了出去。

    痛,全身骨头都碎了般地痛。

    这是李知秋脑海里唯一的念头,甚至他在被击中的瞬间有一种死亡的感觉。

    实在是太强了。

    无比剧烈的疼痛从身体各处传来,李知秋耳边响彻呼呼的风声,他算是体验到了刚刚被他击飞的人的感觉。

    “砰砰砰砰……”

    连续不断的撞击声响起,李知秋的身影快速穿过树林,所过之处,生长上百年的树木全部拦腰折断,带起漫天的枝叶。

    不知撞断了多少根树木,李知秋眼前的景象刚刚停驻下来,便见数道金光扑面而来,最显眼的就是一方巨大的金印。

    眼见李知秋受挫,之前憋屈够的其余几位金丹期散修岂会放过如此良机,拥有束缚之力的金印率先锁定了李知秋,另一件金环猛然涨到数十倍,两件法宝之力快速将他四周的空间压制。

    此时,金丹期修士的法宝才发挥出了其真正的威力。

    以其之身,沟通天地,现法则之力。

    方可称之为法宝。

    “呵呵…”

    在李知秋被击飞之后,紫色剑器停留在半空之中,紫阳道人的身影重新浮现,脸色红润,双眸精光闪烁,看起来精神无比**。

    看了一眼被数件法宝联合压制的年轻修士,紫阳道人却是发出一阵莫名的笑声,或是嘲弄,或是兴奋,或是无奈。

    “老羊…”

    没有去击杀李知秋,脸色苍白的鎏金道人来到好友的身前,眼中满是痛苦之色。

    “……”

    对着相交数百年的老友,紫阳道人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早已不堪重负的紫色剑器瞬间崩断,紫阳道人的整个身躯竟在无声无息间化为一块块晶莹的碎片,飘散于空中。

    消失的瞬间,紫阳道人的脸上竟是带着满足的笑容,能在生命最后一刻领悟剑之极致,可以说是平生幸事,只不过代价实在太大。

    以身入剑的那一刻,紫阳道人的精气神便到达了此生的巅峰状态,让不过中等法宝的紫剑爆发出堪比度劫期修士一击的威力。但是,爆发之后,融入剑器的精气神便会在剑器破碎的那一刻随之湮灭。

    “兄弟…”

    伸手过去,却只摸到一丝淡淡的温润,向来以笑脸迎人的鎏金道人此刻的脸上布满了泪水。

    父母兄弟亲人早已作古,留下的后人也不知道他的存在,鎏金道人唯一的牵挂就是这位两百多年来不离不弃的好友,而今却为了给他留下一线生机,不惜以生命为代价,让他怎能不悲。

    单拳紧握住那唯一的一丝温润,鎏金道人连看都没看那个被数件法宝围攻的年轻修士,脚踏金锥,身形一闪,消失在天际。

    在紫阳道人的最后一刻,鎏金道人清楚地知道对方要说的是什么,那就是……

    快走。

    ------------------------------

    感谢无聊的猴子童鞋的月票,感谢诸位追读的大大们,长江最近的更新确实有些无力,只能在此说一声抱歉,还请诸位大大见谅。(。)    空有强大的实力,但是面对速度极快、无惧道法、刀枪不入、仿若怪物般的李知秋,几位金丹期散修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感到无比的憋屈。夜色寒小说网  www.192.tw

    “老金,快走。”

    见到那道在高空纵横驰骋的身影,注意到各大派举动的紫阳道人仿佛知道了事情的结局,脸如死灰,整个人陷入一片冰冷之中。

    回过神来,紫阳道人朝一旁的老友喊了一句之后,带着毅然决然的心朝对方飞去,血色的紫剑闪烁着无比璀璨的光芒。

    修剑者,一往无前,方可成就大道。

    这一刻,一道紫色的光芒仿佛突破了空间的界限,瞬间出现在李知秋的身旁。

    那璀璨无比的光芒,惊艳了诸人,亮瞎了众生。

    以身入剑,堪称近道。

    经历过刚才的一幕,曾心生恐惧、退意的紫阳道人自知已有心魔。对于专于剑道的他而言,即便是除去对方,恐怕今生也止步于金丹之境。这对一直以来追求剑之极致的紫阳道人来说,无疑于是天大的打击,生命的意义仿佛失去。

    反倒是所学繁杂的鎏金道人并不会陷于心魔之中,经此一劫,回去好生修养一番,未必不会没有更大的成就。

    而知道了对方的根底,紫阳道人知道此事不会善了,他此时算是明白了两道为何如此轻易地让重宝落于对方之手,想来正一道和天师道的那两位大成期真人早已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栗子网  www.yesehan.com能让两道如此顾忌,又亲眼看到李知秋的能力,紫阳道人不会以为僵神一族只是传说。

    无论能不能杀掉对方,他都要像一只老鼠般躲躲藏藏。身为剑道传人,紫阳道人绝对不允许自己活得如此凄凉,既然早晚要死,又何必要那么窝囊。

    在剑道之中浸没两百多年,紫阳道人自然有其压箱底的绝活,那便是以身入剑。

    将全部的精气神灌注于本命剑器之上,在一瞬间内突破境界的局限,达到剑道之门槛。

    道,天之意。

    剑道,剑之极致。

    唯有领悟道之所在,方可踏破虚空,羽化成仙。可以说,唯有渡劫期修士才可以领悟道之真意,方可称之为修真者,其余人都只能称为修仙者。当然,也不乏一些天才早早领悟道意,不过那都是上古有仙一代。在如今天道不彰的年代,即便领悟道意的渡劫期修士,也只能窝在哪个洞天里,延缓生命的流逝,等待着天道的再一次开启。

    总之,无论紫阳道人此时的修为是否仍在金丹期,在他以身入剑的那一刻,他发挥出的实力绝对堪比渡劫期修士的一击。

    可以说,这一刻的紫阳道人,大成期修士见了都唯恐避之不及。小说站  www.yesehan.com

    代价,便是……

    “老羊…”

    见到老友爆发出的惊人实力之时,鎏金道人双眼怒睁,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悲愤。同入前辈遗留洞府,相交两百载,鎏金道人当然知道紫阳道人以身入剑所付出的代价。

    剑道现,精魂散。

    那是生命的代价。

    “我考。”

    看着眨眼间就来到身前的紫剑,李知秋只来得暗骂一声,甚至来不及有所反应,整个人便如遭重击般飞了出去。

    痛,全身骨头都碎了般地痛。

    这是李知秋脑海里唯一的念头,甚至他在被击中的瞬间有一种死亡的感觉。

    实在是太强了。

    无比剧烈的疼痛从身体各处传来,李知秋耳边响彻呼呼的风声,他算是体验到了刚刚被他击飞的人的感觉。

    “砰砰砰砰……”

    连续不断的撞击声响起,李知秋的身影快速穿过树林,所过之处,生长上百年的树木全部拦腰折断,带起漫天的枝叶。

    不知撞断了多少根树木,李知秋眼前的景象刚刚停驻下来,便见数道金光扑面而来,最显眼的就是一方巨大的金印。

    眼见李知秋受挫,之前憋屈够的其余几位金丹期散修岂会放过如此良机,拥有束缚之力的金印率先锁定了李知秋,另一件金环猛然涨到数十倍,两件法宝之力快速将他四周的空间压制。

    此时,金丹期修士的法宝才发挥出了其真正的威力。

    以其之身,沟通天地,现法则之力。

    方可称之为法宝。

    “呵呵…”

    在李知秋被击飞之后,紫色剑器停留在半空之中,紫阳道人的身影重新浮现,脸色红润,双眸精光闪烁,看起来精神无比**。

    看了一眼被数件法宝联合压制的年轻修士,紫阳道人却是发出一阵莫名的笑声,或是嘲弄,或是兴奋,或是无奈。

    “老羊…”

    没有去击杀李知秋,脸色苍白的鎏金道人来到好友的身前,眼中满是痛苦之色。

    “……”

    对着相交数百年的老友,紫阳道人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早已不堪重负的紫色剑器瞬间崩断,紫阳道人的整个身躯竟在无声无息间化为一块块晶莹的碎片,飘散于空中。

    消失的瞬间,紫阳道人的脸上竟是带着满足的笑容,能在生命最后一刻领悟剑之极致,可以说是平生幸事,只不过代价实在太大。

    以身入剑的那一刻,紫阳道人的精气神便到达了此生的巅峰状态,让不过中等法宝的紫剑爆发出堪比度劫期修士一击的威力。但是,爆发之后,融入剑器的精气神便会在剑器破碎的那一刻随之湮灭。

    “兄弟…”

    伸手过去,却只摸到一丝淡淡的温润,向来以笑脸迎人的鎏金道人此刻的脸上布满了泪水。

    父母兄弟亲人早已作古,留下的后人也不知道他的存在,鎏金道人唯一的牵挂就是这位两百多年来不离不弃的好友,而今却为了给他留下一线生机,不惜以生命为代价,让他怎能不悲。

    单拳紧握住那唯一的一丝温润,鎏金道人连看都没看那个被数件法宝围攻的年轻修士,脚踏金锥,身形一闪,消失在天际。

    在紫阳道人的最后一刻,鎏金道人清楚地知道对方要说的是什么,那就是……

    快走。

    ------------------------------

    感谢无聊的猴子童鞋的月票,感谢诸位追读的大大们,长江最近的更新确实有些无力,只能在此说一声抱歉,还请诸位大大见谅。(。)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