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物种起源

正文 第66章 地理分布(续前) (2)

    一秒记住【旗 a】,热门免费!

    比起同样大小的大陆面积的物种在海洋岛上生活的全部类别的物种在数量上是稀少的;植物方面有得康多尔,昆虫方面有沃拉斯顿,都承认了此事实。小说站  www.yesehan.com比方说,包括高峻山丘与多种多样地形的、并且南北达780英里的新西兰,加上外围诸岛奥克兰、坎贝尔与查塔姆也不过总共只有960种显花植物;要是我们比较此种不大的数目,和繁生在澳洲西南部或好望角的同等面积上的物种,我们应该承认有某种和不同物理条件没有关系的原因以前导致了物种数目上差异这样巨大。甚至相同条件的剑桥还包括847种植物,盎格尔西小岛包括764种,可是有几种蕨类植物与引进植物也包含在这些数目中,并且从另外的方面来说,该比较也不算很恰当。我们有证据能够说阿森松这个荒凉之岛本来只生有少于六种的显花植物;但是现在已有很多物种在那里归化了,如同在新西兰以及任何别的能够举出的海洋岛上很多植物归化的情况一般。在圣海伦那,能够相信归化的植物与动物已经差不多消灭了或者彻底消灭了很多土著的生物。倘若承认每一物种是分别创造的学说,就应该承认有数目极大的最适应的植物与动物并非为海洋岛创造的;原因在于人类曾以前无意识地让生物布满了那些岛,他们在此方面远远比自然做得充分、完善。

    尽管海洋岛上的物种数目不多,可是特有的种类(在地球上别的地方找不到的种类)的比例常常是特别大的。例如,倘若我们比较马德拉岛上独有的陆栖贝类,或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的独有的鸟类的数目与全部大陆上发现的它们的数目,然后比较这类岛屿的面积和大陆的面积,我们将会发现这是正确的。在理论上此种事实是能预料到的,因为,就像已经阐明过的,物种通过漫长的间隔时期之后偶然去一个新的隔离地区,必定会和新的同住者相竞争,特别容易发生变异,而且经常会产生出成群的变异后代。

    但是决不可以因为一个岛上的某纲的物种差不多是特殊的,就认为其他纲的全部物种或相同纲目的另外部分的物种也肯定是特殊的;此种不同,好像部分因为没有变化的物种曾集体地移入,因而它们彼此的相互关系未受很大影响;部分因为没有变化过的物种常常从原生地移入,它们与岛上的生物进行了杂交。夜色寒小说网  www.192.tw应当记住,此种杂交的后代的活力势必会增强;因而甚至某个偶然的杂交也将有大于预料的效果产生。我能举若干例子来说明上述论点: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栖息着26种陆栖鸟,其中有21(或者23)种是独有的,可是在11种海鸟里只栖息着两种是独有的;显而易见,相比陆栖鸟海鸟可以更容易地、更经常地去往这些岛上。反之,百慕大与北美洲的距离,如同加拉帕戈斯群岛与南美洲的距离差不多,并且百慕大有一种十分特殊的土壤,可是它并无一种独有的陆栖鸟;据琼斯先生写的有关百慕大的杰出的报告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有许多北美洲的鸟类无意间地或者甚至常常到这个岛上。

    哈考特先生对我说,差不多每年都有非常多的欧洲的以及非洲的鸟类被风吹到马德拉,这个岛屿上生活着99种鸟,其中只有一种是独有的,即便它与欧洲的一个类型关系密切,可是三个或四个其他物种只见于这个岛屿以及加那利群岛。因而,百慕大与马德拉的诸岛被四周大陆来的鸟布满了,那些鸟极长时期以来曾在那儿进行了斗争,并且变得彼此适应了。因而在新的家乡定居以后,各种类将被另外的种类在其适宜地点上和习性中维持,结果就不易发生变化。所有变异的倾向,还会因为和常从原产地来的未经变异的移入者进行杂交因而受到抑制。还有,马德拉生活着数量惊人的独有陆栖贝类,但所有的海栖贝类都并不是此地的海洋所独有的:尽管我们目前不了解海栖贝类是如何分布的,但是我们可以了解它们的卵或幼虫,附着在海藻或漂浮的木材上或涉禽类的脚上,便能横跨三四百英里的海洋,在此方面它们比陆栖贝类要容易得多。在马德拉生活的不同目的昆虫显示出了基本上平行的情形。

    海洋岛有时没有某些整个纲的动物,其他纲占据了其位置;所以,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的爬行类,在新西兰的巨大的无翼鸟,就占据了或最近占据了哺乳类的位置。栗子网  www.yesehan.com即便新西兰在此是被当做海洋岛论述的,可是它是否应该如此划分,在某一程度上还是有疑问的:其面积十分大,而且无极深的海把它与澳洲分开,依照其地质的特性与山脉的方向,克拉克牧师最近阐明,应当把此岛以及新喀里多尼亚作为是澳洲的附属地。对于植物,胡克博士曾经说明,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不是同一目的比例数,十分不同于它们在别的地方的比例数。全部这些数量上的差异与某些动物以及植物的整个群的缺乏,常常都是通过岛上的物理条件的假定差异来说明的;不过这种说明很值得怀疑。移入的便利与否好像与条件的性质有相同的重要性。

    对于海洋岛的生物,还有很多小事情应该注意。比如,在一些无哺乳动物生活的岛上,本地的一些独有植物带有美妙的带钩种子;但是,钩的作用是让种子通过四足兽的毛或毛皮带走,这种关系再显著不过了,不过带钩的种子也许能由另外的方法被带到一个岛上去;因而,那种植物通过变异,便成为当地的特有物种了,其依然保持它的钩,此钩就变成一种没有用处的附属物。如同很多岛上的昆虫,在其愈合的翅鞘下仍存在萎缩的翅。此外,岛上常常生长着树木或灌木,它们所属的目在另外的地区只包含草本物种;但树木,依据得康多尔的论述,不论原因何在,通常分布的区域是有限的。所以,树木到达遥远的海洋岛的可能性不大;草本植物缺少机会可以和生长在大陆上的很多发展完善的树木进行强有力的竞争,所以草本植物一旦定居于岛上,就会生长得越来越高,相比另外的草本植物则高且占有优势。在此情况下,无论植物所属哪一目,自然选择就有增长其高度的倾向,因而就使它先变为灌木,再变为乔木。

    在海洋岛上没有发现两栖类与陆栖哺乳类

    对于海洋岛上整目的动物缺少的事实,圣樊尚很早之前就曾提及,大洋上分布着许多岛屿,可是从没有看到有两栖类(蛙、蟾蛛、蛛螈)。我曾费力地力图证实该说法,发现除了新西兰、新喀里多尼亚、安达曼这些岛,或者还有所罗门和塞舌尔这些岛以外,此种说法是正确的。可是我以前说过新西兰与新喀里多尼亚是否应被称之为海洋岛,依然令人怀疑;至于安达曼、所罗门诸岛与塞舌尔是否能归入海洋岛,就越发让人怀疑了。这样多的真正海洋岛上往往都没有蛙、蟾蛛以及蛛螈,是无法通过海洋岛的物理条件来加以说明的;诚然,岛屿好像非常适于此类动物;由于蛙曾经被带进马德拉、亚速尔以及毛里求斯去,在那个地方它们大量繁生,因而成为可厌之物。可是由于这类动物与其卵遭遇海水便马上死亡(依照我们所了解的,有一个印度的物种不包括在内),它们输送过海很不容易,因而我们能了解它们为何不在真正的海洋岛上生存。可是,它们为何不创造于那里,依据特创论不易说明了。

    哺乳类显现出了另一种类似的情况。我曾仔细地搜索最古老的航海记录,从没找到过一个确切的事例能表明陆栖哺乳类(不包括土人饲养的家畜在内)生活在离开大陆或大的陆岛300英里以外的岛屿上;一样在很多离大陆更近的岛屿上也不存在。福克兰群岛生活着一种像狼的狐狸,似乎是一种例外;可是这群岛屿不可以称做是海洋岛,因为它位处和大陆相接的沙洲上,约280英里的距离;除此之外,漂石以前曾被冰川带至其西海岸,狐狸曾经也可能被其带过去,在北极地区这是经常发生的事。不过并不能说,小岛没办法养活至少是小的哺乳类,因为在世界上很多地方它们生活于临近大陆的小岛上;而且基本上无法举出一个岛,我们的小型四足兽不可以在那里归化且大量繁生。

    依据特创论的通常观点,可以说那里有充足的时间来创造哺乳类;很多火山岛是非常古老的,从它们经受到的巨大陵蚀作用和其第三纪的地层能够判断:那儿还有充足的时间产生出本地所独有的,属于别的纲的物种;众所周知,在大陆上哺乳动物的新物种在比别的低于它们的动物以较快的速率产生出来与消灭掉,即使海洋岛上没有陆栖哺乳类,空中哺乳类却基本上在每一岛上都存在。新西兰存在着两种在地球别的地方没有的蝙蝠:诺福克岛、维提群岛、小笠原群岛、加罗林以及马利亚纳群岛、毛里求斯,都有其特有蝙蝠。

    问题在于:在遥远的岛上为何那假定的创造力产生出蝙蝠而不产生出别的哺乳类呢?依照我的观点此问题不难解答:原因是陆栖动物渡过广阔的海洋是不可能的,可是蝙蝠却可以飞过去。曾经人们观察到蝙蝠白天在遥远的大西洋上飞翔;而且有两个北美洲的蝙蝠要么常常地要么偶然地飞到距大陆600英里的百慕大。依据专门研究此科动物的汤姆斯先生所说,此科的很多物种的分布范围十分广泛,而且能在大陆上遥远的岛上发现它们。因此,我们只要设想此类漫游的物种因为其新位置在其新家乡发生变异即可,而且我们据此就可以知道,为何海洋岛上即便有本地的特有蝙蝠,却没有全部其他陆栖哺乳类。

    另外一种有意思的关系,即分开岛屿或分开岛屿和最近大陆的海水深度与其哺乳类亲缘关系的程度彼此之间有某种关联。埃尔先生对此问题做过某些生动的观察,后来华莱士先生在大马来群岛所做的杰出的研究又把此观点大大扩展了,马来群岛隔一条深海和西里伯斯相邻,这条深海分隔出两个特别不同的哺乳类世界。在这些岛的不管哪一边的海都十分浅,这些岛上生活着一样的或密切近似的四足兽,我还没来得及去研究此问题在世界任何地方的情况,不过据我研究所及,此种关联是对的。例如,不列颠与欧洲由一条浅海而隔开,两个地方的哺乳类是一样的;临近澳洲海岸的全部岛屿情况也是如此。另一方面,西印度诸岛位处十分深的沙洲上,它的深度几达1,000英尺,在那个地方我们找到美洲的类型,可是物种甚至属却非常不同。因为时间的长短决定了一部分全部种类的动物所发生的变化量,又因为由浅海隔开的或与大陆分隔的岛屿比被深海隔开的岛屿更有在近代连成一片的可能,因而我们可以知道,分隔两个哺乳类动物群的海水深度与其亲缘关系的程度这两者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关联--这种关系依照独立创造的学说是无法解释的。    一秒记住【旗 a】,热门免费!

    比起同样大小的大陆面积的物种在海洋岛上生活的全部类别的物种在数量上是稀少的;植物方面有得康多尔,昆虫方面有沃拉斯顿,都承认了此事实。小说站  www.yesehan.com比方说,包括高峻山丘与多种多样地形的、并且南北达780英里的新西兰,加上外围诸岛奥克兰、坎贝尔与查塔姆也不过总共只有960种显花植物;要是我们比较此种不大的数目,和繁生在澳洲西南部或好望角的同等面积上的物种,我们应该承认有某种和不同物理条件没有关系的原因以前导致了物种数目上差异这样巨大。甚至相同条件的剑桥还包括847种植物,盎格尔西小岛包括764种,可是有几种蕨类植物与引进植物也包含在这些数目中,并且从另外的方面来说,该比较也不算很恰当。我们有证据能够说阿森松这个荒凉之岛本来只生有少于六种的显花植物;但是现在已有很多物种在那里归化了,如同在新西兰以及任何别的能够举出的海洋岛上很多植物归化的情况一般。在圣海伦那,能够相信归化的植物与动物已经差不多消灭了或者彻底消灭了很多土著的生物。倘若承认每一物种是分别创造的学说,就应该承认有数目极大的最适应的植物与动物并非为海洋岛创造的;原因在于人类曾以前无意识地让生物布满了那些岛,他们在此方面远远比自然做得充分、完善。

    尽管海洋岛上的物种数目不多,可是特有的种类(在地球上别的地方找不到的种类)的比例常常是特别大的。例如,倘若我们比较马德拉岛上独有的陆栖贝类,或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的独有的鸟类的数目与全部大陆上发现的它们的数目,然后比较这类岛屿的面积和大陆的面积,我们将会发现这是正确的。在理论上此种事实是能预料到的,因为,就像已经阐明过的,物种通过漫长的间隔时期之后偶然去一个新的隔离地区,必定会和新的同住者相竞争,特别容易发生变异,而且经常会产生出成群的变异后代。

    但是决不可以因为一个岛上的某纲的物种差不多是特殊的,就认为其他纲的全部物种或相同纲目的另外部分的物种也肯定是特殊的;此种不同,好像部分因为没有变化的物种曾集体地移入,因而它们彼此的相互关系未受很大影响;部分因为没有变化过的物种常常从原生地移入,它们与岛上的生物进行了杂交。台湾小说网  www.yesehan.com应当记住,此种杂交的后代的活力势必会增强;因而甚至某个偶然的杂交也将有大于预料的效果产生。我能举若干例子来说明上述论点: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栖息着26种陆栖鸟,其中有21(或者23)种是独有的,可是在11种海鸟里只栖息着两种是独有的;显而易见,相比陆栖鸟海鸟可以更容易地、更经常地去往这些岛上。反之,百慕大与北美洲的距离,如同加拉帕戈斯群岛与南美洲的距离差不多,并且百慕大有一种十分特殊的土壤,可是它并无一种独有的陆栖鸟;据琼斯先生写的有关百慕大的杰出的报告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有许多北美洲的鸟类无意间地或者甚至常常到这个岛上。

    哈考特先生对我说,差不多每年都有非常多的欧洲的以及非洲的鸟类被风吹到马德拉,这个岛屿上生活着99种鸟,其中只有一种是独有的,即便它与欧洲的一个类型关系密切,可是三个或四个其他物种只见于这个岛屿以及加那利群岛。因而,百慕大与马德拉的诸岛被四周大陆来的鸟布满了,那些鸟极长时期以来曾在那儿进行了斗争,并且变得彼此适应了。因而在新的家乡定居以后,各种类将被另外的种类在其适宜地点上和习性中维持,结果就不易发生变化。所有变异的倾向,还会因为和常从原产地来的未经变异的移入者进行杂交因而受到抑制。还有,马德拉生活着数量惊人的独有陆栖贝类,但所有的海栖贝类都并不是此地的海洋所独有的:尽管我们目前不了解海栖贝类是如何分布的,但是我们可以了解它们的卵或幼虫,附着在海藻或漂浮的木材上或涉禽类的脚上,便能横跨三四百英里的海洋,在此方面它们比陆栖贝类要容易得多。在马德拉生活的不同目的昆虫显示出了基本上平行的情形。

    海洋岛有时没有某些整个纲的动物,其他纲占据了其位置;所以,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的爬行类,在新西兰的巨大的无翼鸟,就占据了或最近占据了哺乳类的位置。栗子网  www.yesehan.com即便新西兰在此是被当做海洋岛论述的,可是它是否应该如此划分,在某一程度上还是有疑问的:其面积十分大,而且无极深的海把它与澳洲分开,依照其地质的特性与山脉的方向,克拉克牧师最近阐明,应当把此岛以及新喀里多尼亚作为是澳洲的附属地。对于植物,胡克博士曾经说明,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不是同一目的比例数,十分不同于它们在别的地方的比例数。全部这些数量上的差异与某些动物以及植物的整个群的缺乏,常常都是通过岛上的物理条件的假定差异来说明的;不过这种说明很值得怀疑。移入的便利与否好像与条件的性质有相同的重要性。

    对于海洋岛的生物,还有很多小事情应该注意。比如,在一些无哺乳动物生活的岛上,本地的一些独有植物带有美妙的带钩种子;但是,钩的作用是让种子通过四足兽的毛或毛皮带走,这种关系再显著不过了,不过带钩的种子也许能由另外的方法被带到一个岛上去;因而,那种植物通过变异,便成为当地的特有物种了,其依然保持它的钩,此钩就变成一种没有用处的附属物。如同很多岛上的昆虫,在其愈合的翅鞘下仍存在萎缩的翅。此外,岛上常常生长着树木或灌木,它们所属的目在另外的地区只包含草本物种;但树木,依据得康多尔的论述,不论原因何在,通常分布的区域是有限的。所以,树木到达遥远的海洋岛的可能性不大;草本植物缺少机会可以和生长在大陆上的很多发展完善的树木进行强有力的竞争,所以草本植物一旦定居于岛上,就会生长得越来越高,相比另外的草本植物则高且占有优势。在此情况下,无论植物所属哪一目,自然选择就有增长其高度的倾向,因而就使它先变为灌木,再变为乔木。

    在海洋岛上没有发现两栖类与陆栖哺乳类

    对于海洋岛上整目的动物缺少的事实,圣樊尚很早之前就曾提及,大洋上分布着许多岛屿,可是从没有看到有两栖类(蛙、蟾蛛、蛛螈)。我曾费力地力图证实该说法,发现除了新西兰、新喀里多尼亚、安达曼这些岛,或者还有所罗门和塞舌尔这些岛以外,此种说法是正确的。可是我以前说过新西兰与新喀里多尼亚是否应被称之为海洋岛,依然令人怀疑;至于安达曼、所罗门诸岛与塞舌尔是否能归入海洋岛,就越发让人怀疑了。这样多的真正海洋岛上往往都没有蛙、蟾蛛以及蛛螈,是无法通过海洋岛的物理条件来加以说明的;诚然,岛屿好像非常适于此类动物;由于蛙曾经被带进马德拉、亚速尔以及毛里求斯去,在那个地方它们大量繁生,因而成为可厌之物。可是由于这类动物与其卵遭遇海水便马上死亡(依照我们所了解的,有一个印度的物种不包括在内),它们输送过海很不容易,因而我们能了解它们为何不在真正的海洋岛上生存。可是,它们为何不创造于那里,依据特创论不易说明了。

    哺乳类显现出了另一种类似的情况。我曾仔细地搜索最古老的航海记录,从没找到过一个确切的事例能表明陆栖哺乳类(不包括土人饲养的家畜在内)生活在离开大陆或大的陆岛300英里以外的岛屿上;一样在很多离大陆更近的岛屿上也不存在。福克兰群岛生活着一种像狼的狐狸,似乎是一种例外;可是这群岛屿不可以称做是海洋岛,因为它位处和大陆相接的沙洲上,约280英里的距离;除此之外,漂石以前曾被冰川带至其西海岸,狐狸曾经也可能被其带过去,在北极地区这是经常发生的事。不过并不能说,小岛没办法养活至少是小的哺乳类,因为在世界上很多地方它们生活于临近大陆的小岛上;而且基本上无法举出一个岛,我们的小型四足兽不可以在那里归化且大量繁生。

    依据特创论的通常观点,可以说那里有充足的时间来创造哺乳类;很多火山岛是非常古老的,从它们经受到的巨大陵蚀作用和其第三纪的地层能够判断:那儿还有充足的时间产生出本地所独有的,属于别的纲的物种;众所周知,在大陆上哺乳动物的新物种在比别的低于它们的动物以较快的速率产生出来与消灭掉,即使海洋岛上没有陆栖哺乳类,空中哺乳类却基本上在每一岛上都存在。新西兰存在着两种在地球别的地方没有的蝙蝠:诺福克岛、维提群岛、小笠原群岛、加罗林以及马利亚纳群岛、毛里求斯,都有其特有蝙蝠。

    问题在于:在遥远的岛上为何那假定的创造力产生出蝙蝠而不产生出别的哺乳类呢?依照我的观点此问题不难解答:原因是陆栖动物渡过广阔的海洋是不可能的,可是蝙蝠却可以飞过去。曾经人们观察到蝙蝠白天在遥远的大西洋上飞翔;而且有两个北美洲的蝙蝠要么常常地要么偶然地飞到距大陆600英里的百慕大。依据专门研究此科动物的汤姆斯先生所说,此科的很多物种的分布范围十分广泛,而且能在大陆上遥远的岛上发现它们。因此,我们只要设想此类漫游的物种因为其新位置在其新家乡发生变异即可,而且我们据此就可以知道,为何海洋岛上即便有本地的特有蝙蝠,却没有全部其他陆栖哺乳类。

    另外一种有意思的关系,即分开岛屿或分开岛屿和最近大陆的海水深度与其哺乳类亲缘关系的程度彼此之间有某种关联。埃尔先生对此问题做过某些生动的观察,后来华莱士先生在大马来群岛所做的杰出的研究又把此观点大大扩展了,马来群岛隔一条深海和西里伯斯相邻,这条深海分隔出两个特别不同的哺乳类世界。在这些岛的不管哪一边的海都十分浅,这些岛上生活着一样的或密切近似的四足兽,我还没来得及去研究此问题在世界任何地方的情况,不过据我研究所及,此种关联是对的。例如,不列颠与欧洲由一条浅海而隔开,两个地方的哺乳类是一样的;临近澳洲海岸的全部岛屿情况也是如此。另一方面,西印度诸岛位处十分深的沙洲上,它的深度几达1,000英尺,在那个地方我们找到美洲的类型,可是物种甚至属却非常不同。因为时间的长短决定了一部分全部种类的动物所发生的变化量,又因为由浅海隔开的或与大陆分隔的岛屿比被深海隔开的岛屿更有在近代连成一片的可能,因而我们可以知道,分隔两个哺乳类动物群的海水深度与其亲缘关系的程度这两者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关联--这种关系依照独立创造的学说是无法解释的。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