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才小狂妃:邪皇,轻点亲

正文 第九百一十章 你全家都是捡的

    这里显然望舒夜的地位很高。小说站  www.yesehan.com

    墨绯月歪着脑袋,看着这美景,和周围的人。

    望舒夜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太多的话。

    耳边传来一阵阵的拜见之声,“恭迎少君!”

    然后墨绯月就在这震撼的场景中被望舒夜带到了城内一座特别大的宫殿。

    宫殿门口写着三个字:盛月阁。

    马车就顺着门口直接驶了进去。

    直到院落中望舒夜下了马车。

    望舒夜下了之后,墨绯月自然也从马车内蹦跶下来了。

    一个白胡子到脚的白发老头,站在屋内手中拿着一根权杖。夜色寒小说网  www.192.tw

    墨绯月惊了一下,天下果然是无奇不有,什么长相的人都有。

    这老头看起来好像是挺有地位的人物。

    老头子首先就是拜见望舒夜。

    当然,老头拜见望舒夜没有如同外面那些人一样跪拜,只是简单的拱了拱手。

    显然比外面的人要更拽一些。

    而且望舒夜还十分礼貌的回礼了。

    随后老头的目光看向了墨绯月。

    看到墨绯月的时候,老头愣住,随即惊讶,“这位是?”

    老头惊讶的是墨绯月怎么长得这么像大神女。

    也像那画中人。小说站  www.yesehan.com

    老头子愣愣看着墨绯月好一会儿。

    墨绯月挥了挥手爪子,笑看着老头,“大爷,你好。”

    噗——

    蓝风忍不住笑了,啧啧两声,“这位是我们神隐的大长老,名讳临渊,你可以叫大长老渊老。”

    墨绯月十分礼貌的点了点头,“渊老。”

    渊老露出了一个自以为十分慈祥的笑容,毕竟胡子十分浓密,墨绯月所能看到的就是上移的腮帮子,还有老头那笑容。

    老头子笑完了才看向望舒夜询问道:“这位是?”

    墨绯月本想做个自我介绍。

    望舒夜直接回了两个字,“那位。”

    然后老头子十分了然的情绪,甚至看墨绯月的表情有些激动,感觉下一秒就要扑过来辣。

    墨绯月有点蒙蔽,那个,她还没自我介绍,大爷能不能别用这种眼神看人啊?

    显然老头子并未有意识到这点儿,十分明目张胆地看着墨绯月,而且眼神中还有些许的怀念,虽然墨绯月不知道这怀念是从哪里来的,但总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啊。

    蛋小云倒是十分自来熟。

    顺着老头的胡子,爬到了老头的肩膀上,“爷爷,我扒你的胡子,你不疼么?”

    老头子这才注意到有一只小不点,忍不住哈哈大笑,“这又是什么?”

    蛋小云自我介绍,“我是蛋小云,墨绯月是我娘亲。”

    老头子了然点头,随后惊讶,“有孩子了?”

    然后看着望舒夜,满眼的不可置信。

    望舒夜倒是没解释什么,微微一笑。

    蓝风直接来了两个字,“捡的。”

    蛋小云无语的看着蓝风,你全家都是捡的!

    老头子的表情明显缓和了许多。

    墨绯月总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啊,这个大爷关心她的私生活干什么?画风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临渊此时转向望舒夜道:“找到了就好,君上知道此事么?”

    望舒夜点点头,“嗯,知道,我之前便汇报过了。”    这里显然望舒夜的地位很高。小说站  www.yesehan.com

    墨绯月歪着脑袋,看着这美景,和周围的人。

    望舒夜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太多的话。

    耳边传来一阵阵的拜见之声,“恭迎少君!”

    然后墨绯月就在这震撼的场景中被望舒夜带到了城内一座特别大的宫殿。

    宫殿门口写着三个字:盛月阁。

    马车就顺着门口直接驶了进去。

    直到院落中望舒夜下了马车。

    望舒夜下了之后,墨绯月自然也从马车内蹦跶下来了。

    一个白胡子到脚的白发老头,站在屋内手中拿着一根权杖。台湾小说网  www.yesehan.com

    墨绯月惊了一下,天下果然是无奇不有,什么长相的人都有。

    这老头看起来好像是挺有地位的人物。

    老头子首先就是拜见望舒夜。

    当然,老头拜见望舒夜没有如同外面那些人一样跪拜,只是简单的拱了拱手。

    显然比外面的人要更拽一些。

    而且望舒夜还十分礼貌的回礼了。

    随后老头的目光看向了墨绯月。

    看到墨绯月的时候,老头愣住,随即惊讶,“这位是?”

    老头惊讶的是墨绯月怎么长得这么像大神女。

    也像那画中人。小说站  www.yesehan.com

    老头子愣愣看着墨绯月好一会儿。

    墨绯月挥了挥手爪子,笑看着老头,“大爷,你好。”

    噗——

    蓝风忍不住笑了,啧啧两声,“这位是我们神隐的大长老,名讳临渊,你可以叫大长老渊老。”

    墨绯月十分礼貌的点了点头,“渊老。”

    渊老露出了一个自以为十分慈祥的笑容,毕竟胡子十分浓密,墨绯月所能看到的就是上移的腮帮子,还有老头那笑容。

    老头子笑完了才看向望舒夜询问道:“这位是?”

    墨绯月本想做个自我介绍。

    望舒夜直接回了两个字,“那位。”

    然后老头子十分了然的情绪,甚至看墨绯月的表情有些激动,感觉下一秒就要扑过来辣。

    墨绯月有点蒙蔽,那个,她还没自我介绍,大爷能不能别用这种眼神看人啊?

    显然老头子并未有意识到这点儿,十分明目张胆地看着墨绯月,而且眼神中还有些许的怀念,虽然墨绯月不知道这怀念是从哪里来的,但总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啊。

    蛋小云倒是十分自来熟。

    顺着老头的胡子,爬到了老头的肩膀上,“爷爷,我扒你的胡子,你不疼么?”

    老头子这才注意到有一只小不点,忍不住哈哈大笑,“这又是什么?”

    蛋小云自我介绍,“我是蛋小云,墨绯月是我娘亲。”

    老头子了然点头,随后惊讶,“有孩子了?”

    然后看着望舒夜,满眼的不可置信。

    望舒夜倒是没解释什么,微微一笑。

    蓝风直接来了两个字,“捡的。”

    蛋小云无语的看着蓝风,你全家都是捡的!

    老头子的表情明显缓和了许多。

    墨绯月总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啊,这个大爷关心她的私生活干什么?画风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临渊此时转向望舒夜道:“找到了就好,君上知道此事么?”

    望舒夜点点头,“嗯,知道,我之前便汇报过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