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明月落谁家

正文 154 结局的事(六)

    一秒记住【旗 a】,热门免费!

    江南水乡,一座茶园被人高价买走,一座酿酒坊被高价买走,一条闹市也被高价买走。小说站  www.yesehan.com在城东,一座精致大宅凭空而起。

    大宅的男主人高大威猛,女子见了无一不面露羞涩,男子见了则自相形愧;女主人有倾国倾城之容颜,可爱娇俏。宅子里最常上演的戏码就是男女主人相互斗嘴,都说家和万事才兴,这家真是例外,越吵越兴旺了起来。

    晚膳过后,月牙儿抱着星儿跟谢木思在房中玩耍,三人玩累了便倒在大床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多尔博一天都忙着处理生意上的事,他发现这做生意竟跟行军打仗有想通之处,几次大获全胜之后意气风发,生意越做越大,产业越置越广。台湾小说网  www.yesehan.com

    劳累了一天,本想回房跟娇妻好好亲热亲热消除疲劳,可没想到推门进来,竟看到两个小鬼头霸占原本自己的位置,其中一个“无齿之徒”还趴在他娇妻的柔软上,让他忍不住怒火狂烧。

    “嗯?星儿?谢木思?”月牙儿听到脚步声,睡眼惺忪的摸摸身边没了孩子的踪影。

    “我让奶妈抱回房了,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能还跟父母睡呢!”多尔博诡计得逞笑的狡猾,转身脱下外袍搭在屏风上。台湾小说网  www.yesehan.com

    “床那么大,又不是睡不过来。”月牙儿小声嘀咕,他就是小心眼外加自私。

    多尔博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决定不跟她吵架,免得待会儿把孩子吵醒,他们又跑过来捣乱。

    “闭上眼,猜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多尔博笑的谄媚,爬上床,躺在她身边。

    月牙儿乖巧的闭上眼,感觉他执起她的手,在她手腕上各套了一只镯子上去。

    “看看,喜欢吗?”多尔博像只等待夸奖的小狗,就只差摇尾巴了。

    玉镯,一对带有新月花纹的翠绿玉镯,月牙儿怎么会不认得,他曾经赠了一只给她,另一只则给了她的福晋。

    “啪!”一巴掌呼在那张俊脸上,月牙儿蹭的一下翻身跪在床上,双后叉腰,一副母夜叉的模样。

    “多尔博,你回去找她了是不是?谁让你去找她的?还说到死都只喜欢我,没死你就能红杏出墙是不?”

    多尔博有那么一刹那蒙掉,但很快恢复过来。“大半夜的你发什么疯?我好心好意寻了镯子回来给你,你不领情倒罢了,还打我?”多尔博捂上脸,一脸的矫情。

    “镯子明明在你嫡福晋那里,你若不是回去,又怎么能拿回来?”月牙儿伸手掐住多尔博脖颈,恨得小脸通红。

    正在两人扭打在一起时,门外传来阿克顿跟林图肯的声音。“夫人,您别失手杀了主子,那副镯子是主子吩咐属下回京城寻来的,曾经的睿亲王嫡福晋现在已经改嫁,她并不知道主子跟您在江南一带敛财。”

    月牙儿听到后,缓缓收手,有些尴尬。多尔博把门外偷听的两人骂走,青着一张脸背对着月牙儿躺下不说话。

    “夫君,你看这对镯子真好看,里面的花纹像极了新月。”月牙儿搂住多尔博腰身,小腿也搭了上去,一脸献媚。    一秒记住【旗 a】,热门免费!

    江南水乡,一座茶园被人高价买走,一座酿酒坊被高价买走,一条闹市也被高价买走。小说站  www.yesehan.com在城东,一座精致大宅凭空而起。

    大宅的男主人高大威猛,女子见了无一不面露羞涩,男子见了则自相形愧;女主人有倾国倾城之容颜,可爱娇俏。宅子里最常上演的戏码就是男女主人相互斗嘴,都说家和万事才兴,这家真是例外,越吵越兴旺了起来。

    晚膳过后,月牙儿抱着星儿跟谢木思在房中玩耍,三人玩累了便倒在大床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多尔博一天都忙着处理生意上的事,他发现这做生意竟跟行军打仗有想通之处,几次大获全胜之后意气风发,生意越做越大,产业越置越广。夜色寒小说网  www.192.tw

    劳累了一天,本想回房跟娇妻好好亲热亲热消除疲劳,可没想到推门进来,竟看到两个小鬼头霸占原本自己的位置,其中一个“无齿之徒”还趴在他娇妻的柔软上,让他忍不住怒火狂烧。

    “嗯?星儿?谢木思?”月牙儿听到脚步声,睡眼惺忪的摸摸身边没了孩子的踪影。

    “我让奶妈抱回房了,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能还跟父母睡呢!”多尔博诡计得逞笑的狡猾,转身脱下外袍搭在屏风上。夜色寒小说网  www.192.tw

    “床那么大,又不是睡不过来。”月牙儿小声嘀咕,他就是小心眼外加自私。

    多尔博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决定不跟她吵架,免得待会儿把孩子吵醒,他们又跑过来捣乱。

    “闭上眼,猜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多尔博笑的谄媚,爬上床,躺在她身边。

    月牙儿乖巧的闭上眼,感觉他执起她的手,在她手腕上各套了一只镯子上去。

    “看看,喜欢吗?”多尔博像只等待夸奖的小狗,就只差摇尾巴了。

    玉镯,一对带有新月花纹的翠绿玉镯,月牙儿怎么会不认得,他曾经赠了一只给她,另一只则给了她的福晋。

    “啪!”一巴掌呼在那张俊脸上,月牙儿蹭的一下翻身跪在床上,双后叉腰,一副母夜叉的模样。

    “多尔博,你回去找她了是不是?谁让你去找她的?还说到死都只喜欢我,没死你就能红杏出墙是不?”

    多尔博有那么一刹那蒙掉,但很快恢复过来。“大半夜的你发什么疯?我好心好意寻了镯子回来给你,你不领情倒罢了,还打我?”多尔博捂上脸,一脸的矫情。

    “镯子明明在你嫡福晋那里,你若不是回去,又怎么能拿回来?”月牙儿伸手掐住多尔博脖颈,恨得小脸通红。

    正在两人扭打在一起时,门外传来阿克顿跟林图肯的声音。“夫人,您别失手杀了主子,那副镯子是主子吩咐属下回京城寻来的,曾经的睿亲王嫡福晋现在已经改嫁,她并不知道主子跟您在江南一带敛财。”

    月牙儿听到后,缓缓收手,有些尴尬。多尔博把门外偷听的两人骂走,青着一张脸背对着月牙儿躺下不说话。

    “夫君,你看这对镯子真好看,里面的花纹像极了新月。”月牙儿搂住多尔博腰身,小腿也搭了上去,一脸献媚。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