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极品租客俏房东

正文 _第43章 突如其来的举动

    马琳果然被逗笑了,旋即幽怨的看着沈浪,说:“你倒是会讲笑话,可惜你是晓晓妹子的男人,要不然我可以让你泡哦!”

    沈浪尴尬的说不出话来,这个美少妇马琳对他的吸引力是无穷无尽的,可她拿出席晓来说事,沈浪这货也罕见的有些紧张。夜色寒小说    m.yesehan.com(百度搜索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稍有差池,回答的没有水平,就没戏可唱了。

    “其实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就好,用不着顾忌太多。只要真心喜欢对方,又有什么不可以。所谓的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大约就是这个意思了。马小姐,你说呢?”

    沈浪这么说,等于是默认了他跟席晓的关系。但很无耻的,又留下了很多余地。

    马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挣开了沈浪的大手,笑着说:“你太花心了,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男人都是这种样子,你跟赵老烟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你这个色鬼,应该不会用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欺负我?”

    “肯定不会啊,我是正人君子,虽然比较**,却色的有原则。”

    沈浪洋洋得意,似乎**还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

    “我可先警告你,要是你敢对我做什么,我就告诉晓晓妹子,到时候你赔了夫人又折兵,自己哭去……”

    马琳娇笑着转身进了房间,那眼神,电力十足。

    沈浪蛋疼的紧,有席晓夹在中间,还真不好办。

    无奈的摇摇头,他也进了房间。

    “马小姐,你有很尖细的东西吗?能塞进这个钥匙孔就行。”

    沈浪关上了那道通往阳台的小门,拧了几圈反锁起来,还是不太稳妥。

    马琳好奇的凑近,道:“你要干嘛?”

    “把这道门彻底封死,以后你也别上阳台了。台湾小说网  www.yesehan.com

    马琳很快找来了一把修指甲的小刀,“这个可以吗?”

    沈浪点点头接过,***了钥匙孔,一边在钥匙孔里搅动,一边竖直了耳朵听着那细微的声音。

    弄了一阵,沈浪把小刀还给了马琳,得意的笑道:“现在应该不会有人能从外面打开这道门了,从里面也打不开。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是不可能的,你可以安心的休息。”

    “沈浪,你给我的感觉就是很熟悉这些一样,难道你原来也是一个杀手吗?”

    经过刚才的谈心,马琳对沈浪敞开了心扉,悄然之间,已经像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那样。网八卦心态也升腾了起来,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是女人“沦陷”的开始。

    “嗯,你怎么想都行。就算你把我幻想成超人,我也默认。”

    “你不说我就去问晓晓妹子,她总该知道。”

    “让你失望了,她也不知道。”

    马琳瘪了瘪嘴,心底也有了几分要攀比的心。既然沈浪跟席晓住在一起一年之久,都没有透露他是干什么的。马琳就想要试试,在这有限的十几天的时间,能不能从沈浪的口中套出一些话来。

    这是一种女人的很神奇的心理,沈浪深谙此道,看马琳那思索的神情,他就猜到了这美少妇在打什么主意。

    “沈浪,我在法院递交离婚申请书已经五天之久了,法院那边一直在拖时间,我怀疑赵老烟联系了法院的人,故意要拖延进度迟迟不开庭。法院给我的答复是十五天之内能开庭审理,但我觉得应该没那么简单。听晓晓妹子说,你跟公安局和市委的领导有些关系,能不能帮我催一催?”

    其实十五天能开庭就不错了,法院不可能优先审理一个离婚案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女人呐!不过想想有可能来一批杀手,马琳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担心也是很正常的。

    “其实我跟市委和公安局的人也就是吃了顿便饭罢了,算不上很熟。”

    假装很为难的犹豫了一阵,沈浪艰难迟疑的点点头,说:“既然是马大美女的事情,我自然要竭尽全力的。小说站  www.yesehan.com嗯,借你的电话给我用用。”

    马琳欣喜的拿出了自己的电话,递给沈浪,感激的说:“谢谢你。”

    沈浪打趣道:“来一个香吻啥的,别只用嘴说啊!”

    “等案子审理完,拿到我应得的钱,我就送你一个香吻……”

    尼玛,沈浪这货心情激荡,动力瞬间就十足。

    不用去找钱正德的名片,沈浪有过目不忘的本事,钱正德和张晨光等人的电话号码他只用看一遍就记在了心里。他们给的名片,也被沈浪丢进了垃圾桶。拨通了钱正德的电话,沈浪沉声道:“钱局长,是我。”

    钱正德听出了沈浪的声音,本来被打搅了很不爽。可听到是沈浪,钱正德打了一个激灵,走到套房的客厅里,压低了声音恭敬的说:“沈小哥,是您啊,有什么吩咐吗?”

    “看来我这个电话打的不是时候,打搅你的好事了?”

    沈浪听出了钱正德的喘息,这个老家伙,色心不小啊!

    “没有没有,沈小哥能给我打电话是我的荣幸,不知道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

    “嗯,电话里不好说,你能不能到宁明区枫叶大酒店来一趟?”

    “咳咳……沈小哥,我现在就在枫叶大酒店,您在几号房?”

    沈浪愣了一会儿,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钱局长,真是缘分啊!我在1458号房,你一个人过来就好。”

    钱正德这厮,感情不是跟自家媳妇大战,而是在外面玩女人呐!不过想想也对,他五十岁出头的年纪,自家媳妇恐怕年老色衰没有胃口了,年轻漂亮的小女人才是硬道理……

    “沈浪,你刚刚是在跟庆阳市公安局钱正德局长打电话?”

    马琳觉得不可思议,沈浪跟钱正德讲话的口气,哪里是求人办事的,简直就是大哥对小弟的命令一般。

    “嗯,是的。钱正德那个老色鬼,就在这家酒店里,在干什么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运气不错,估计用不了几分钟他就到了。”

    果然,大约只过了三分钟的时间,钱正德已经西装笔挺带着遮住了半个脸的巨大墨镜敲响了门。沈浪谨慎的凑在猫眼里看了一眼,打开了门。

    “钱局长,真是好速度,没有打搅您?”

    钱正德尴尬的贱笑着进了房间,道:“沈小哥有吩咐,即便是老婆进了产房我也要赶来啊!”

    “恐怕不是老婆进产房,你老婆还能进产房么?”

    沈浪似笑非笑的看着钱正德,把满脸不自然的钱正德引到了沙发上落座。

    钱正德看见坐在一边局促不安的马琳,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惊叹,这个女人,比他刚刚玩那个嫩模还要美还要媚!

    “沈小哥,您也好这一口啊!嘿嘿,改天我给您介绍几个嫩模玩玩。”

    马琳的脸色羞红,但面对钱正德这种身份的人,她根本插不上话,无法解释。

    沈浪懒得解释,钱正德这么说,实际上对他泡马琳也是一种帮助,何乐而不为呢?

    “嫩模就算了,我喜欢自力更生。”

    沈浪这货很无耻的来了一个默认,孤男寡女在酒店里,男的英俊潇洒,女的妩媚动人身材好到爆,会让人误会也属正常。

    不理会马琳在旁边紧张羞涩的搓着手指头,沈浪拒绝了钱正德敬上来的烟,说:“我不抽烟,房间里有女士,你也别抽了。开门见山,我们来谈点正事。”

    钱正德急忙把那大中华塞进了烟盒里,沈浪发话,他哪里敢不听。马琳的心底震惊得无以复加,一个庆阳市这样的沿庆大城市公安局局长,对沈浪竟然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害怕,沈浪的背景,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马琳悄悄的重新审视起沈浪来,这个男人,有着令所有女人发狂的资本。

    “沈小哥,您尽管吩咐就是,钱某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为沈浪做事,搭上了沈浪的大船,能使钱正德心潮澎湃。

    “钱局长客气了,你跟法院的人熟吗?”

    “***不分家,低头不见抬头见,有些交往。”

    沈浪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那就好,麻烦你跟法院那边的人打个招呼,叫帮忙尽快审理一桩离婚案,赵老烟跟马琳的离婚案。嗯,这位就是马小姐,我的好朋友。”

    沈浪看向了马琳,马琳压住了内心的震惊和激动,端庄贤惠的站起身,看着钱正德微微低头,说:“钱局长您好。”

    既然是沈浪的“好朋友”,钱正德不敢怠慢,赶忙站起身回礼。

    什么好朋友,**才对?想不到沈浪竟然喜欢玩少妇,这口味够独特的……

    “沈小哥您放心,这点小事包在我的身上。赵老烟这个人我是认识的,庆阳市富豪榜第五位,有近两百亿的资产。该是嫂子的钱,一分钱都不会少。”

    嫂子?

    这个嫂子喊的非常有水准,沈浪偷偷给钱正德竖了一个大拇指,马琳低着头无从反驳,心血激荡……

    “嗯哼,那就好。事成之后,你的分成也不会少,起码是八位数。”

    还有分成?八位数?钱正德顿时动力十足,巴不得早早结案拿到钱。沈浪这种大神给的钱,拿着不会烫手,不会出事。

    “沈小哥,那我就不打扰了,您跟嫂子忙着。”

    钱正德起身告辞,沈浪摆摆手不送,对一个市局局长,还能这么大牌的,整个庆阳市,也找不出第二个。

    “沈浪,想不到你的背景那么强,我想不通,你这种权势滔天的人,怎么会甘心窝在席晓那里给她做饭,怎么会愿意给我当保镖呢?”    马琳果然被逗笑了,旋即幽怨的看着沈浪,说:“你倒是会讲笑话,可惜你是晓晓妹子的男人,要不然我可以让你泡哦!”

    沈浪尴尬的说不出话来,这个美少妇马琳对他的吸引力是无穷无尽的,可她拿出席晓来说事,沈浪这货也罕见的有些紧张。夜色寒小说    m.yesehan.com(百度搜索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稍有差池,回答的没有水平,就没戏可唱了。

    “其实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就好,用不着顾忌太多。只要真心喜欢对方,又有什么不可以。所谓的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大约就是这个意思了。马小姐,你说呢?”

    沈浪这么说,等于是默认了他跟席晓的关系。但很无耻的,又留下了很多余地。

    马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挣开了沈浪的大手,笑着说:“你太花心了,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男人都是这种样子,你跟赵老烟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你这个色鬼,应该不会用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欺负我?”

    “肯定不会啊,我是正人君子,虽然比较**,却色的有原则。”

    沈浪洋洋得意,似乎**还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

    “我可先警告你,要是你敢对我做什么,我就告诉晓晓妹子,到时候你赔了夫人又折兵,自己哭去……”

    马琳娇笑着转身进了房间,那眼神,电力十足。

    沈浪蛋疼的紧,有席晓夹在中间,还真不好办。

    无奈的摇摇头,他也进了房间。

    “马小姐,你有很尖细的东西吗?能塞进这个钥匙孔就行。”

    沈浪关上了那道通往阳台的小门,拧了几圈反锁起来,还是不太稳妥。

    马琳好奇的凑近,道:“你要干嘛?”

    “把这道门彻底封死,以后你也别上阳台了。夜色寒小说网  www.192.tw

    马琳很快找来了一把修指甲的小刀,“这个可以吗?”

    沈浪点点头接过,***了钥匙孔,一边在钥匙孔里搅动,一边竖直了耳朵听着那细微的声音。

    弄了一阵,沈浪把小刀还给了马琳,得意的笑道:“现在应该不会有人能从外面打开这道门了,从里面也打不开。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是不可能的,你可以安心的休息。”

    “沈浪,你给我的感觉就是很熟悉这些一样,难道你原来也是一个杀手吗?”

    经过刚才的谈心,马琳对沈浪敞开了心扉,悄然之间,已经像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那样。网八卦心态也升腾了起来,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是女人“沦陷”的开始。

    “嗯,你怎么想都行。就算你把我幻想成超人,我也默认。”

    “你不说我就去问晓晓妹子,她总该知道。”

    “让你失望了,她也不知道。”

    马琳瘪了瘪嘴,心底也有了几分要攀比的心。既然沈浪跟席晓住在一起一年之久,都没有透露他是干什么的。马琳就想要试试,在这有限的十几天的时间,能不能从沈浪的口中套出一些话来。

    这是一种女人的很神奇的心理,沈浪深谙此道,看马琳那思索的神情,他就猜到了这美少妇在打什么主意。

    “沈浪,我在法院递交离婚申请书已经五天之久了,法院那边一直在拖时间,我怀疑赵老烟联系了法院的人,故意要拖延进度迟迟不开庭。法院给我的答复是十五天之内能开庭审理,但我觉得应该没那么简单。听晓晓妹子说,你跟公安局和市委的领导有些关系,能不能帮我催一催?”

    其实十五天能开庭就不错了,法院不可能优先审理一个离婚案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女人呐!不过想想有可能来一批杀手,马琳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担心也是很正常的。

    “其实我跟市委和公安局的人也就是吃了顿便饭罢了,算不上很熟。”

    假装很为难的犹豫了一阵,沈浪艰难迟疑的点点头,说:“既然是马大美女的事情,我自然要竭尽全力的。小说站  www.yesehan.com嗯,借你的电话给我用用。”

    马琳欣喜的拿出了自己的电话,递给沈浪,感激的说:“谢谢你。”

    沈浪打趣道:“来一个香吻啥的,别只用嘴说啊!”

    “等案子审理完,拿到我应得的钱,我就送你一个香吻……”

    尼玛,沈浪这货心情激荡,动力瞬间就十足。

    不用去找钱正德的名片,沈浪有过目不忘的本事,钱正德和张晨光等人的电话号码他只用看一遍就记在了心里。他们给的名片,也被沈浪丢进了垃圾桶。拨通了钱正德的电话,沈浪沉声道:“钱局长,是我。”

    钱正德听出了沈浪的声音,本来被打搅了很不爽。可听到是沈浪,钱正德打了一个激灵,走到套房的客厅里,压低了声音恭敬的说:“沈小哥,是您啊,有什么吩咐吗?”

    “看来我这个电话打的不是时候,打搅你的好事了?”

    沈浪听出了钱正德的喘息,这个老家伙,色心不小啊!

    “没有没有,沈小哥能给我打电话是我的荣幸,不知道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

    “嗯,电话里不好说,你能不能到宁明区枫叶大酒店来一趟?”

    “咳咳……沈小哥,我现在就在枫叶大酒店,您在几号房?”

    沈浪愣了一会儿,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钱局长,真是缘分啊!我在1458号房,你一个人过来就好。”

    钱正德这厮,感情不是跟自家媳妇大战,而是在外面玩女人呐!不过想想也对,他五十岁出头的年纪,自家媳妇恐怕年老色衰没有胃口了,年轻漂亮的小女人才是硬道理……

    “沈浪,你刚刚是在跟庆阳市公安局钱正德局长打电话?”

    马琳觉得不可思议,沈浪跟钱正德讲话的口气,哪里是求人办事的,简直就是大哥对小弟的命令一般。

    “嗯,是的。钱正德那个老色鬼,就在这家酒店里,在干什么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运气不错,估计用不了几分钟他就到了。”

    果然,大约只过了三分钟的时间,钱正德已经西装笔挺带着遮住了半个脸的巨大墨镜敲响了门。沈浪谨慎的凑在猫眼里看了一眼,打开了门。

    “钱局长,真是好速度,没有打搅您?”

    钱正德尴尬的贱笑着进了房间,道:“沈小哥有吩咐,即便是老婆进了产房我也要赶来啊!”

    “恐怕不是老婆进产房,你老婆还能进产房么?”

    沈浪似笑非笑的看着钱正德,把满脸不自然的钱正德引到了沙发上落座。

    钱正德看见坐在一边局促不安的马琳,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惊叹,这个女人,比他刚刚玩那个嫩模还要美还要媚!

    “沈小哥,您也好这一口啊!嘿嘿,改天我给您介绍几个嫩模玩玩。”

    马琳的脸色羞红,但面对钱正德这种身份的人,她根本插不上话,无法解释。

    沈浪懒得解释,钱正德这么说,实际上对他泡马琳也是一种帮助,何乐而不为呢?

    “嫩模就算了,我喜欢自力更生。”

    沈浪这货很无耻的来了一个默认,孤男寡女在酒店里,男的英俊潇洒,女的妩媚动人身材好到爆,会让人误会也属正常。

    不理会马琳在旁边紧张羞涩的搓着手指头,沈浪拒绝了钱正德敬上来的烟,说:“我不抽烟,房间里有女士,你也别抽了。开门见山,我们来谈点正事。”

    钱正德急忙把那大中华塞进了烟盒里,沈浪发话,他哪里敢不听。马琳的心底震惊得无以复加,一个庆阳市这样的沿庆大城市公安局局长,对沈浪竟然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害怕,沈浪的背景,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马琳悄悄的重新审视起沈浪来,这个男人,有着令所有女人发狂的资本。

    “沈小哥,您尽管吩咐就是,钱某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为沈浪做事,搭上了沈浪的大船,能使钱正德心潮澎湃。

    “钱局长客气了,你跟法院的人熟吗?”

    “***不分家,低头不见抬头见,有些交往。”

    沈浪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那就好,麻烦你跟法院那边的人打个招呼,叫帮忙尽快审理一桩离婚案,赵老烟跟马琳的离婚案。嗯,这位就是马小姐,我的好朋友。”

    沈浪看向了马琳,马琳压住了内心的震惊和激动,端庄贤惠的站起身,看着钱正德微微低头,说:“钱局长您好。”

    既然是沈浪的“好朋友”,钱正德不敢怠慢,赶忙站起身回礼。

    什么好朋友,**才对?想不到沈浪竟然喜欢玩少妇,这口味够独特的……

    “沈小哥您放心,这点小事包在我的身上。赵老烟这个人我是认识的,庆阳市富豪榜第五位,有近两百亿的资产。该是嫂子的钱,一分钱都不会少。”

    嫂子?

    这个嫂子喊的非常有水准,沈浪偷偷给钱正德竖了一个大拇指,马琳低着头无从反驳,心血激荡……

    “嗯哼,那就好。事成之后,你的分成也不会少,起码是八位数。”

    还有分成?八位数?钱正德顿时动力十足,巴不得早早结案拿到钱。沈浪这种大神给的钱,拿着不会烫手,不会出事。

    “沈小哥,那我就不打扰了,您跟嫂子忙着。”

    钱正德起身告辞,沈浪摆摆手不送,对一个市局局长,还能这么大牌的,整个庆阳市,也找不出第二个。

    “沈浪,想不到你的背景那么强,我想不通,你这种权势滔天的人,怎么会甘心窝在席晓那里给她做饭,怎么会愿意给我当保镖呢?”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