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小妻难逃:名门大少缠上门

正文 第368章

    一秒记住【旗 a】,热门免费!

    青梅竹马多年的相处,会让两个人逐渐产生亲情的感觉。夜色寒小说    m.yesehan.com

    而亲情,是远比爱情更加牢固的。

    端起果汁一口气喝光了,那橙色的液体给顾盼曾添了许多勇气,她才投给胡丽婧一个鼓励的眼神,示意她接着往下说。

    似乎想着怎么组织语言措辞,想了老半天胡丽婧才接着说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走到一起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吴波是一个很厉害的女生,人长得漂亮家世也好,自然而然的心高气傲了。你别看我平日里总看林怡婷不顺眼,经常跟她斗嘴,感情却是不错的。除了觉得林怡婷脾气不好了一点人缺德了一点,我并不觉得她是一个多坏的姑娘。”

    这丫头,说着说着还顺带着损了林怡婷一下,这叫夸奖吗?

    这还叫感情不错,那她跟吴波,该有多好的交情啊?

    “吴波比我要大上六岁,她跟哥哥同年,月份甚至还大一些。以前偶尔不小心碰到一起的时候,她总觉得我是一个不懂礼的小丫头,喜欢教训我,那口吻好像训斥一个小丫头片子,可讨厌了。她对自己要求很高,无论功课学业还是其他方面,总是希望自己能够做到最好。哥哥也是一个骄傲的人,凡事也都喜欢争个第一,他们小学中学都是同学,可是却做了九年的竞争对手。从小他们就互相有好感,碍于面子却谁都没有先表白,只是想表现的好一些引起对方的注意,久而久之,也就都成习惯了。后来,哥才知道,吴波一直都跟他争强好胜的,只是希望能够得到他的注意,没见过比她更别扭不坦白的女孩子。在他们大二的时候,两个人终于在一起了,不过却经常吵架。盼盼,你知道的,哥哥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偏偏吴波习惯了嘴硬不服输,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就跟火星撞地球差不多了。他们只交往了三个月,仅仅三个月就分手了,很短暂的恋情。夜色寒小说    m.yesehan.com具体分手原因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当时闹得很凶,分手之后两个人就老死不相往来,好像从来都不认识一样。吴波本来就是学外语的,家里给她设计的道路是出国深造,哥哥大四那一年,吴波去了德国。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在夏家少爷面前提起过吴波这个名字了。听说,吴波拿了德国的护照,准备在那里定居了,还打算在吴院长退休以后将他接出去。这样子,她就彻底的远离,变成与你们完全不相干的人了。”

    “那天你说不知道的,今天为什么又主动告诉我这件事?”顾盼知道,小丽不说也是为了她好。

    每个人都有过去,她不应该为了夏亦初来不及参与的过去斤斤计较,好好的把握住与他的将来就可以了。

    “这——”胡丽婧犹豫了一下,望着顾盼的笑容有点苦涩,“你那天问我哥哥的初恋女友叫做什么名字,当初我就觉得不对劲,于是去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吴波居然回国了,哥哥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会聘用吴波当他们公司的总经理助理,两个人还单独出去吃饭,我——”

    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胡丽婧赶紧捂上嘴巴,还不住的用眼睛斜视顾盼。

    “小丽,有什么话你全部对我直说,好吗?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免得出了什么事,让我猝不及防。”

    还单独一起吃饭,夏亦初也曾送吴波回家,虽然他的借口很正当,下雨天,吴波没有带伞,他送卖力工作的下属回去。

    这一切都很正常啊,没人规定分手的男女之后就再也不能见面,不能共事;顾盼也无法要求,夏亦初在遇见她之前感情世界一片空白,纯洁的有如一张白纸等候着她的蹂躏。

    她介意的只是,既然这一切都那么正常,夏亦初,你为什么要瞒着她呢?

    潇洒的一耸肩,胡丽婧作出了一个豁出去了的姿态,“好吧,我说,我全说。夜色寒小说    m.yesehan.com知道了那一切之后,我很生气,于是就去找了林怡婷。她那么关心哥哥,又跟我一样不喜欢吴波,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林怡婷自然是最清楚的了。林怡婷告诉我,四年前吴波就在德国结婚了,是一个当地人,今年春天,她的德国丈夫却因病身亡了。于是,吴波才放弃德国的一切回国的,好像是准备回国定居。林怡婷还说,吴波好像很后悔当年任性的分手跑出国了,想要重新和哥哥在一起。当然了,这些都只是姓林的女人的猜测,盼盼,我不告诉你就是免得你胡思乱想。”

    胡思乱想吗?顾盼的脑子里现在是乱糟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她只能对胡丽婧勉强一笑,“小丽,去睡觉吧,要养成好的作息习惯,要不然以后宝宝晚睡早起,你就遭殃了。”

    本来是担心着她的反应,胡丽婧不肯回房,可是顾盼坚持,她只好走了,临出门之前还不忘回头叮咛她:

    “盼盼,你别多想,哥哥和吴波在一起肯定只是为了公事。你也知道,最近他们公司有好多事要忙的。你先好好睡一觉,等哥哥回来,你再把事情跟他问清楚就可以了。”

    问清楚?还能说得清楚吗?先是隐瞒了她他和吴波之间的纠葛,今晚居然跟吴波在一起,看样子是准备彻夜不归了。

    这个样子,她怎能不多想啊。

    静静地躺在床上,顾盼以为自己会睡不着,谁知道很快就见周公去了。

    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来,下楼之后,看见夏爸爸和阿姨的脸色就知道了,夏亦初还没有回来。

    而且,他昨晚是一夜未归。

    夏爸爸站在楼梯口,仰头望着顾盼,脸上是好抱歉的笑容,“盼盼……”

    “爸,对不起,我起得太晚了。还有早餐可以给我吃吗?肚子很饿了。”顾盼阻止了夏爸爸安慰诅咒之类的话语,反正夏亦初还没有回来,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她也还没搞清楚,不能轻易的下结论。

    一个误会,往往可以毁掉恋人之间的深厚感情,造成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都是二婚的人了,她不想这么轻易的就去怀疑否定他。

    愣了一下,夏爸爸马上堆起一脸的笑容,“当然有的吃啊,豆浆油条稀饭还有你喜欢的豆沙包和千层饼,盼盼,你要吃什么?你现在有了孩子,早上多睡一会儿也是应该的,傻瓜,说什么对不起呢。”

    最近她的食欲不好,最过于担心的莫过于急着抱孙子的夏爸爸了,如今听到顾盼主动找他要吃的,高兴地跟什么似的,马上就乐颠颠的跑进厨房去了。

    “盼盼啊,你中午想吃什么,鱼、还是鸡蛋啊?”马上,阿姨也笑眯眯的问着。

    真当是在养猪啊,她早饭还没吃他们就想到了中饭问题,照这样一日三餐加下午茶宵夜的喂养下去,她起码得长到一百公斤。

    到时候,她的老公不出轨才奇怪呢!

    12:44,顾盼开始吃我的早餐,一小块千层饼加一个小豆沙包加一杯豆浆半根油条,一个人趴在餐桌边吃着,盘盘碗碗却放了六七个,我吃得是不亦说乎。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李妈去开门,进来了一对男女。

    不,是一个穿着酒红色短装外套黑色休闲裤脚蹬靓丽的长筒靴的时尚美女扶着一个似乎是喝醉了的男人走了进来。

    那个男人身上的衣服很眼熟,昨天早上,她睡得迷迷糊糊之间,好像就看到自己老公是穿着这么一套衣服去上班的。

    男人醉得不轻,头全部搭在美女的肩上,走路也歪歪斜斜的。

    顾盼刚从餐桌边站了起来,夏爸爸就走了过去。

    “小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来看看我。哎呀,这不是亦初吗,怎么搞的,他喝醉了?”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那个吴波,她的短发很精神,“伯父,这不就来了吗?亦初,你醒醒,快醒醒,到家了。”

    吴波一手轻轻拍着男人的脸颊,是那么温柔的样子,跟她利落的形象倒不是十分相符。

    男人被惊醒了,摇晃了一下脑袋,半眯着眼睛,浑浑噩噩的样子,这不是夏亦初又还是谁呢?

    他突然就大声嚷嚷起来:“我不回家,我没有家。顾盼,盼盼,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为什么,你说这是为什么啊?”推开了身边的美女,夏亦初往前走了两步,踉踉跄跄的,差点就摔倒了。

    吴波欲上前,扶住他,夏爸爸抢先了一步,搀着夏亦初的手臂,“亦初,你怎么了,怎么喝这么多的酒?”

    连空气中飘荡着的,都是酒的味道。

    “酒?谁喝酒了?”夏亦初一把挥开夏爸爸的胳膊,往后又退了一步,正好,依靠在大门上。找到了支撑的力量,他笑了,身子,慢慢的,往下滑往下滑,然后,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小波说,那些红酒,喝不醉人的。”

    “这孩子,胡说八道的,说些什么呢。”夏爸爸回头冲顾盼尴尬的一笑,然后伸手想去将夏亦初拉扶起来。

    夏亦初双腿一蹬,像个孩童般赖皮的坐在地上,身体不停的躲闪着,不让夏爸爸碰他,“我没喝酒,我没喝酒,盼盼不喜欢一身酒味的人。你别胡说,我没有喝酒。”

    “好好好,你没喝酒,先起来吧,地上凉。”说着,又继续把手伸了出去。

    可夏亦初就像是与夏爸爸较上劲了一般,死活就是不肯起来。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