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豪门重生:墨大少的宠妻手札

正文 024 天涯海角,地狱黄泉 四

    一时间,房间里陷入了诡异的静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墨晟泽身上。夜色寒小说    m.yesehan.com

    只见他缓缓抬起头,漫不经心的目光落在苏舞身上,随即勾起嘴角道:“就她了。”

    静寂,又是一阵难言的静寂。

    扎克猛地醒过神来,发出哈哈的艰涩笑声,“墨……墨大少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说着,他猛地推了苏舞一把,将她推到墨晟泽身边,“墨大少如此赏识你,还不快点给墨大少敬酒。”

    苏舞趔趄着往前冲了几步,在几乎要撞到墨晟泽怀里时,才勉强停住脚步。

    她不敢抬头,只怕墨晟泽一看到自己的眼睛就发觉异样,只得低垂着脑袋,将扎克递过来的酒杯缓缓举起。

    可是还不等她说什么,墨晟泽却已经一把拿过她手里的杯子,仰头一饮而尽。

    随即,不等其他人反应,他转身冷冷道:“把人送到我房间来。”

    说完,他再没有看任何人一眼,大踏步离开了聚会大厅。

    扎克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觉得忐忑不安,诚惶诚恐。

    不过,当扎克的目光落在苏舞和那杯空掉的酒上,心中忍不住一阵激动。小说站  www.yesehan.com

    “来人,快把她送到墨大少的房间!”扎克一边招手,一边凑近苏舞身边,声音阴沉沉道,“别忘了你和那位大人的约定,如果你能把事情办成,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如果你办不成……那贝拉尔的村民可就都……”

    扎克用那只肥胖的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见苏舞垂下头,才满意地露出笑容。

    很快,就有两个人押着苏舞往墨晟泽的房间中。<>

    苏舞一路被迫走着,只觉得心乱如麻,墨晟泽招她过去,到底是认出了她,还是纯粹把她当普通的舞娘?

    她到底该不该去见墨晟泽?两人正面相对,他可能会认不出自己吗?

    不!绝对不行!

    苏舞一咬牙,再也顾不上贝拉尔村的村民和陈安了。

    她的无声无息的抬起,一个漂亮的袭击,让原本押着她的保安瞬间昏迷倒地。

    苏舞扯下脸上薄薄的面纱,打量了一下四周,确认没人,转身迅速朝着来路跑去。

    可是,苏舞刚跑出几步,却陡然感受到一股强大而炽热的力量。

    整个身体瞬间腾空而起,将她死死禁锢在窄小的方寸之内,无法逃脱,也无法挣扎。夜色寒小说    m.yesehan.com

    苏舞的瞳孔微微睁大,眼前很快出现一张熟悉的脸,还有那双如野兽般牢牢攫住他的赤红竖瞳。

    墨晟泽——!!!

    苏舞倒吸了一口凉气,想要去操纵塞琉古斯,下一刻手腕就被人牢牢扣住,再也无法做出任何反抗。

    墨晟泽抱着她,随手推开旁边的一扇门,走了进去。

    门关上的瞬间,苏舞一个挣扎从他怀里跳下来,可是,双脚刚落地,身体就被狠狠按在墙上。

    紧接着,炙热、狂暴,像是要将她彻底撕碎吞噬的吻就落了下来。

    苏舞只觉得身体里像被点燃了一团火焰,灼热、滚烫,让她的血液都要融化,呼吸无以为继。<>

    一吻结束,苏舞剧烈喘息,脸色因为恐惧而显得有些苍白。

    有一瞬间,她真的觉得,自己会被墨晟泽撕碎了连皮带骨一起吞下去。

    那种切身的暴怒与杀意,实在太过真切,让她没有办法不恐惧惊惶。

    墨晟泽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柔嫩的脸颊,垂首在她耳边哑声道:“苏舞,我说过,你逃不掉的。天涯海角,碧落黄泉,我都会把你追回来,你永远都不可能逃出我的掌心!”

    苏舞后背紧紧贴着墙壁,终于抬起头面对这个让她思念,也让她恐惧的男人。

    墨晟泽的脸色却是很不好,唇色都泛着淡淡的暗紫,身上更是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

    可是,这个男人似乎对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在乎,他的眼中燃烧着灼灼的火焰,只清晰地满满的映照着自己一人的身影。

    苏舞微微垂下眼帘,“你怎么找到我的?”

    是的,是找到,而不是认出!

    到这一刻,苏舞已经肯定,墨晟泽莫名来到费南泽,是因为知道了她的踪迹。

    而偏偏她又正好阴差阳错成了墨一阴谋的棋子,竟然就这么撞到墨晟泽面前来。

    墨晟泽忽然发出一声低低的冷笑,粗糙灼热的手掌慢慢从她的腰腹侧探进去,按在她柔嫩的皮肤上。

    苏舞只感觉一阵要将她灵魂焚烧般的火热从他碰触的地方,流窜到全身。

    “唔——”低低的**从口中溢出,带着甜腻的沙哑,苏舞悚然一惊,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墨晟泽凑近她耳边,幽幽道:“知道我为什么能找到你吗?因为你体内的附属异兽基因,马上要让你进入三个月一次的发~情期。除了我,没有人能让你解脱,如果不在我身边,你将会欲~火~焚~身,痛苦欲狂!”

    “你——!!”苏舞双目微微泛红,狠狠地瞪着他,心中充满了无边的愤恨与怒意,“墨晟泽,你到底还要多无耻,你是想要把我逼死才肯善罢甘休嘛!!”

    墨晟泽手上猛一用力,苏舞身上原本就暴露的舞娘服顿时四分五裂,露出晶莹的身体。

    他哑声道:“我说过,苏舞,就算死,你也只能跟我一起下地狱!”

    苏舞的眼角溢出点点泪珠,可是体内的热潮却汹涌着在体内翻腾,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反应,无法抑制自己对墨晟泽的渴望。

    当初那一个月的折磨与惩罚,根本不是听从墨晟泽的指令那么简单。

    墨九在自己身体里植入的,更是一个锁链,一个让自己一辈子都无法逃离墨晟泽魔掌的枷锁。从此以后,自己就如染上了毒瘾一般,永远难以逃脱。

    身体炙热、情动,可是心却那么冰凉,连眼泪也仿佛带了咸涩的湿冷。

    墨晟泽把苏舞压在柔软的羊绒地毯上,一点点占有她,一点点将她的尊严和坚持撕碎,让她成为自己的所有物。

    可是,当看到苏舞眼角的泪水,墨晟泽的心口还是一阵剧烈的刺痛。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