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嫂子抱紧我

正文 40、 第40章 我只想做一个好男人

    一秒记住【旗 a】,热门免费!

    零点的钟声敲响,新一年在震耳欲聋的爆竹声中悄然而至。夜色寒小说    m.yesehan.com

    嫂子已经上楼去休息,小宝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当整座城市渐渐安静下来了,我拿起手机,给远在东北的父母拜年。

    妈接到我的电话很高兴,寒暄一阵后,又叮嘱我要给高菲菲打个电话,给她的父母拜年,最后妈提到了哥。

    “我看你哥是被灌了**汤,怎么会找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女人。这个女人浑身是心眼,一看路数就不正。还是娅淑那闺女好,心好,实诚。你哥这个败家玩意儿,一年工夫,又带个新的回来,还腆着肚子,去拜年我都嫌砢碜!”妈在电话中表达着对哥和那个女人的极度不满。

    “妈,事情都到这地步了,你就别说其他的了,让哥在家过个舒心年吧。反正婚姻是他自己的,你们不用管。”我劝妈。

    我知道妈的脾气,她不高兴的事儿绝对不会包在心里,话里话间肯定会带出来。哥在老家过的这个年能不郁闷吗?

    跟妈聊完,我拨通了高菲菲的手机。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给我打电话的!我都快困死了,两个眼皮直打架,但等不到你的电话,我就是不想睡。”高菲菲很兴奋。

    “想早点给你打,但外边的爆竹声太大。”

    “你一个人过年,很寂寞吧?这一天都吃的什么呀?”

    “哦,我,我就在外边饭店吃的……”这是我第二次对高菲菲说谎,心里自然很紧张。

    我不想说我在嫂子家,即使是因为嫂子的脚受了伤,高菲菲知道了也不会高兴,我不想影响她过年的心情。

    “哎,我家老头老太太对你买的礼物简直喜欢死了!弄得我现在特郁闷!”

    “你郁闷什么呀?伯父伯母高兴,你怎么还郁闷?”我有点不懂。

    “他们还没见过你真人呢,对你的感觉就像亲生儿子差不多,那以后还了得呀,你得分走我多少爱啊!我以后就成了没人疼没人爱的丫头了。台湾小说网  www.yesehan.com”高菲菲还真有点失落似的。

    “瞧你这点出息!你不有我吗?还不够吗?”

    “你又不是我的私有财产……”高菲菲低声说。

    “那我还能是谁的财产呀?”我笑着问。

    “那谁知道呢。”

    “这样吧,像古代一样,你在我脸上烙几个字,‘此人属夏高氏所有’,这样你放心了吧?”我摆出一豪爽的样子。

    “呵呵,你净瞎说,你能舍得在你那张帅气的脸蛋上刻字呀?再说了,就是你舍得,我也舍不得呀!”高菲菲开心地笑着说。

    “你个花痴!”我乐道。

    “今年咱们结婚吧!”高菲菲突然很浪漫地来了一句。

    “什么?”对她这句话,我可是一点准备都没有!我一下就愣住了。

    “夏宇,你别给我装听不清楚!你不会还有什么考虑吧?”看来高菲菲早有准备。

    “呵呵,没有。有考虑,也是考虑拿什么娶你呀。房子还没买呢,车也没有!要什么没什么,这样就把你接过门,觉得我特残忍,得一辈子觉得对不住你。”我嘻嘻哈哈地说。

    “哎,夏宇我说真的呢,你严肃点!你以为我看上你什么了,钱吗?我不是嫁给车嫁给房子,我是嫁给你人。我爸妈也说了,年后暖和点儿了就去北京,去看看你……”

    “看我?”

    “就是对你作最后的审察!”

    “哦,让你说得我怪紧张的。”

    “你紧张什么呀?我才紧张呢!都说男人结婚后才能暴露出真实面目,谁知道你真实面目是什么样的呢。”

    “我的真实面目就是牛魔王,哈哈。”为了缓和气氛,我信口来了一句。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你外面还会有一个玉面狐狸精是吧?”嘿!我怎么就没想到这老牛当年还有这么一出儿呢。

    “哪儿能啊!要真有,你一扇子也得把我扇飞了呀。夜色寒小说    m.yesehan.com”

    “呵呵,你知道就好!一切等我爸妈过去以后再说吧,别以为你买了点东西贿赂了他们一把,他们就能轻易把宝贝女儿嫁给你,你不放乖点,说不定他们还不同意呢。”看来,高菲菲对我是“威逼利诱”啊。

    和高菲菲通完电话,我把小宝抱到床上。

    我点燃一支烟,站在阳台上,望着窗外。

    结婚?对我来说,似乎还有点陌生。但我知道,高菲菲是认真的,我是不是也应该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了?但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的牵挂……

    窗外,偶尔还有烟花升起,霎时缤纷的烟火绚烂了夜空,但随即便归为平静。我想,在宇宙的长河中,人的生命或爱,最多也只能像这烟花一样灿烂一瞬,但谁才能为它点燃?

    这时候,我不知不觉小声吟唱起吴奇隆的那首老歌《烟火》:

    总是一次又一次不小心

    走进悲伤的森林

    以为已经沉睡的恋情

    又在午夜里惊醒

    总是不知不觉地想起你

    惊慌失措的眼睛

    就算已经远走的背影

    依然靠在我怀里

    孤孤单单一个人

    走在丽影双双的街头

    忘了我在找什么

    等待明天还是往回走

    总是在失去以后

    才想再拥有

    如果时光能够再倒流

    夜空那幕烟火

    映在你的心里

    是否触痛尘封的记忆

    总是在离别以后

    才想再回头

    不管重新等待多寂寞

    夜空那幕烟火

    映在我的心底

    是无穷无尽的永久

    ……

    我想做一个好男人,可我究竟怎么去做?我谁也不想伤害,但到最后又会伤害谁?

    这新年的夜里,我的思绪在弹落的烟灰里纷乱……

    “叔叔,叔叔,你怎么还在睡呀?”

    我揉揉蒙眬的睡眼,看到小宝在我床前。

    “几点了,小宝?”我问。

    “11点了,太阳晒屁股啦!”小家伙爬上床拍着我屁股说。

    “哦,早饭你们吃的什么?”小家伙不会还没吃饭吧。

    “妈妈煮的饺子呀。”

    “她怎么下的楼?她脚能下地吗?”

    “她扶着扶手一蹦一蹦下来的。”

    我来到楼上,嫂子坐在床上正用笔记本打字。

    “昨天睡得太晚了,不好意思。脚不那么疼了吧?”我问。

    “没事了。桌子上给你剩着一盘饺子,一会儿你热下。今天,你去忙你的事儿吧,我自己能行了。”嫂子打着字都没抬头看我一眼,我知道她又在写作。

    “等你的脚能下地了吧,明天你不得去换药吗?”

    “不用了夏宇,真的,早晨的饺子不就是我煮的吗?”她还在噼里啪啦地打字。

    “该走的时候我会走的,不用你撵我!现在走了,我放心不下小宝好吧?”

    “小宝有我,你放心吧。不就被油烫了下吗,不用劳师动众的,谢谢你夏宇。”她终于抬头看了我一下,并给了我一个微笑。

    “明天,给你换了药,我会走!”

    撂下这句话,我转身下楼。

    晚上,我跟书上学着自己炒了几个菜,红烧肉、烧茄子、干菇炒肉丝,外加一个排骨汤。我忙得不亦乐乎,小宝还屁颠儿屁颠儿地给我打下手。

    毫不夸张地说,我的成绩是卓越的。尤其是排骨汤,那味道不是一般的好,让我自己都不相信是出自一个从不下厨房的人之手。小宝喝了三碗,嫂子也爱喝,几个菜他们都爱吃,我心里特满足。看来,男人不下厨房是不对的,做饭有做饭的乐趣和价值。

    我吃的时候,突然想起那个饺子馆大爷的话,用感情去做饭味道肯定不一样!

    晚上11点多,周嵩打来电话,能听得出他说话不太利索,肯定又喝了不少酒。

    “在老泰山家过年,是不是像众星捧月一样啊?”我知道周嵩的岳父十分器重他。

    “那,那倒是。这几天,我都快,快修炼成,成酒仙了……”

    “呵呵,你小子多幸福啊,没事就偷着乐吧。有一个那么有钱的老丈人,还把你当成个宝似的!”

    “可,可我想要的,一直,一直也得不到啊……”

    “靠!你小子也别太贪得无厌了,你现在可是要什么有什么!要事业有事业,要房子有房子,要车有车,要老婆有老婆,一应俱全,什么都不缺。你弟弟我才是一无所有呢,你要是还不满足,那我还不得跳楼去呀。”

    “夏宇,你丫,你,丫懂个球!你压根就不懂你哥!”

    “我怎么不懂你了?这世界上还有比我更了解你的朋友吗?我看你喝多了,又开始说胡话了。”

    “哈哈,说个屁胡话!我心,心里跟明镜似的呢。别,别以为你夏宇很聪明……夏宇,我,我……呜呜……”周嵩说着,好像哭了起来。

    可能吗?可能吗?他喝醉后没有哭的习惯吧。

    “周嵩,你怎么了?你丫到底怎么了?喝多了,也不至于哭吧!你现在在哪儿呢?”我在想,胖嫂呢?难道他们在那边还闹起来了?

    “我在院子里呢,别墅好大啊,呵呵——”

    “哎,周嵩没事吧?外边冷,快进来,别一会儿冻感冒了。”我听到电话那头有一个中老年男人的声音喊,大概是他的岳父吧。

    “我没事,夏宇,就想过年打电话,问候你一声,你跟哥干了几个月,不错,我得谢你,挂了。”

    放下手机,我心里还是不踏实,周嵩到底怎么了呢?    一秒记住【旗 a】,热门免费!

    零点的钟声敲响,新一年在震耳欲聋的爆竹声中悄然而至。夜色寒小说    m.yesehan.com

    嫂子已经上楼去休息,小宝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当整座城市渐渐安静下来了,我拿起手机,给远在东北的父母拜年。

    妈接到我的电话很高兴,寒暄一阵后,又叮嘱我要给高菲菲打个电话,给她的父母拜年,最后妈提到了哥。

    “我看你哥是被灌了**汤,怎么会找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女人。这个女人浑身是心眼,一看路数就不正。还是娅淑那闺女好,心好,实诚。你哥这个败家玩意儿,一年工夫,又带个新的回来,还腆着肚子,去拜年我都嫌砢碜!”妈在电话中表达着对哥和那个女人的极度不满。

    “妈,事情都到这地步了,你就别说其他的了,让哥在家过个舒心年吧。反正婚姻是他自己的,你们不用管。”我劝妈。

    我知道妈的脾气,她不高兴的事儿绝对不会包在心里,话里话间肯定会带出来。哥在老家过的这个年能不郁闷吗?

    跟妈聊完,我拨通了高菲菲的手机。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给我打电话的!我都快困死了,两个眼皮直打架,但等不到你的电话,我就是不想睡。”高菲菲很兴奋。

    “想早点给你打,但外边的爆竹声太大。”

    “你一个人过年,很寂寞吧?这一天都吃的什么呀?”

    “哦,我,我就在外边饭店吃的……”这是我第二次对高菲菲说谎,心里自然很紧张。

    我不想说我在嫂子家,即使是因为嫂子的脚受了伤,高菲菲知道了也不会高兴,我不想影响她过年的心情。

    “哎,我家老头老太太对你买的礼物简直喜欢死了!弄得我现在特郁闷!”

    “你郁闷什么呀?伯父伯母高兴,你怎么还郁闷?”我有点不懂。

    “他们还没见过你真人呢,对你的感觉就像亲生儿子差不多,那以后还了得呀,你得分走我多少爱啊!我以后就成了没人疼没人爱的丫头了。夜色寒小说网  www.192.tw”高菲菲还真有点失落似的。

    “瞧你这点出息!你不有我吗?还不够吗?”

    “你又不是我的私有财产……”高菲菲低声说。

    “那我还能是谁的财产呀?”我笑着问。

    “那谁知道呢。”

    “这样吧,像古代一样,你在我脸上烙几个字,‘此人属夏高氏所有’,这样你放心了吧?”我摆出一豪爽的样子。

    “呵呵,你净瞎说,你能舍得在你那张帅气的脸蛋上刻字呀?再说了,就是你舍得,我也舍不得呀!”高菲菲开心地笑着说。

    “你个花痴!”我乐道。

    “今年咱们结婚吧!”高菲菲突然很浪漫地来了一句。

    “什么?”对她这句话,我可是一点准备都没有!我一下就愣住了。

    “夏宇,你别给我装听不清楚!你不会还有什么考虑吧?”看来高菲菲早有准备。

    “呵呵,没有。有考虑,也是考虑拿什么娶你呀。房子还没买呢,车也没有!要什么没什么,这样就把你接过门,觉得我特残忍,得一辈子觉得对不住你。”我嘻嘻哈哈地说。

    “哎,夏宇我说真的呢,你严肃点!你以为我看上你什么了,钱吗?我不是嫁给车嫁给房子,我是嫁给你人。我爸妈也说了,年后暖和点儿了就去北京,去看看你……”

    “看我?”

    “就是对你作最后的审察!”

    “哦,让你说得我怪紧张的。”

    “你紧张什么呀?我才紧张呢!都说男人结婚后才能暴露出真实面目,谁知道你真实面目是什么样的呢。”

    “我的真实面目就是牛魔王,哈哈。”为了缓和气氛,我信口来了一句。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你外面还会有一个玉面狐狸精是吧?”嘿!我怎么就没想到这老牛当年还有这么一出儿呢。

    “哪儿能啊!要真有,你一扇子也得把我扇飞了呀。夜色寒小说    m.yesehan.com”

    “呵呵,你知道就好!一切等我爸妈过去以后再说吧,别以为你买了点东西贿赂了他们一把,他们就能轻易把宝贝女儿嫁给你,你不放乖点,说不定他们还不同意呢。”看来,高菲菲对我是“威逼利诱”啊。

    和高菲菲通完电话,我把小宝抱到床上。

    我点燃一支烟,站在阳台上,望着窗外。

    结婚?对我来说,似乎还有点陌生。但我知道,高菲菲是认真的,我是不是也应该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了?但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的牵挂……

    窗外,偶尔还有烟花升起,霎时缤纷的烟火绚烂了夜空,但随即便归为平静。我想,在宇宙的长河中,人的生命或爱,最多也只能像这烟花一样灿烂一瞬,但谁才能为它点燃?

    这时候,我不知不觉小声吟唱起吴奇隆的那首老歌《烟火》:

    总是一次又一次不小心

    走进悲伤的森林

    以为已经沉睡的恋情

    又在午夜里惊醒

    总是不知不觉地想起你

    惊慌失措的眼睛

    就算已经远走的背影

    依然靠在我怀里

    孤孤单单一个人

    走在丽影双双的街头

    忘了我在找什么

    等待明天还是往回走

    总是在失去以后

    才想再拥有

    如果时光能够再倒流

    夜空那幕烟火

    映在你的心里

    是否触痛尘封的记忆

    总是在离别以后

    才想再回头

    不管重新等待多寂寞

    夜空那幕烟火

    映在我的心底

    是无穷无尽的永久

    ……

    我想做一个好男人,可我究竟怎么去做?我谁也不想伤害,但到最后又会伤害谁?

    这新年的夜里,我的思绪在弹落的烟灰里纷乱……

    “叔叔,叔叔,你怎么还在睡呀?”

    我揉揉蒙眬的睡眼,看到小宝在我床前。

    “几点了,小宝?”我问。

    “11点了,太阳晒屁股啦!”小家伙爬上床拍着我屁股说。

    “哦,早饭你们吃的什么?”小家伙不会还没吃饭吧。

    “妈妈煮的饺子呀。”

    “她怎么下的楼?她脚能下地吗?”

    “她扶着扶手一蹦一蹦下来的。”

    我来到楼上,嫂子坐在床上正用笔记本打字。

    “昨天睡得太晚了,不好意思。脚不那么疼了吧?”我问。

    “没事了。桌子上给你剩着一盘饺子,一会儿你热下。今天,你去忙你的事儿吧,我自己能行了。”嫂子打着字都没抬头看我一眼,我知道她又在写作。

    “等你的脚能下地了吧,明天你不得去换药吗?”

    “不用了夏宇,真的,早晨的饺子不就是我煮的吗?”她还在噼里啪啦地打字。

    “该走的时候我会走的,不用你撵我!现在走了,我放心不下小宝好吧?”

    “小宝有我,你放心吧。不就被油烫了下吗,不用劳师动众的,谢谢你夏宇。”她终于抬头看了我一下,并给了我一个微笑。

    “明天,给你换了药,我会走!”

    撂下这句话,我转身下楼。

    晚上,我跟书上学着自己炒了几个菜,红烧肉、烧茄子、干菇炒肉丝,外加一个排骨汤。我忙得不亦乐乎,小宝还屁颠儿屁颠儿地给我打下手。

    毫不夸张地说,我的成绩是卓越的。尤其是排骨汤,那味道不是一般的好,让我自己都不相信是出自一个从不下厨房的人之手。小宝喝了三碗,嫂子也爱喝,几个菜他们都爱吃,我心里特满足。看来,男人不下厨房是不对的,做饭有做饭的乐趣和价值。

    我吃的时候,突然想起那个饺子馆大爷的话,用感情去做饭味道肯定不一样!

    晚上11点多,周嵩打来电话,能听得出他说话不太利索,肯定又喝了不少酒。

    “在老泰山家过年,是不是像众星捧月一样啊?”我知道周嵩的岳父十分器重他。

    “那,那倒是。这几天,我都快,快修炼成,成酒仙了……”

    “呵呵,你小子多幸福啊,没事就偷着乐吧。有一个那么有钱的老丈人,还把你当成个宝似的!”

    “可,可我想要的,一直,一直也得不到啊……”

    “靠!你小子也别太贪得无厌了,你现在可是要什么有什么!要事业有事业,要房子有房子,要车有车,要老婆有老婆,一应俱全,什么都不缺。你弟弟我才是一无所有呢,你要是还不满足,那我还不得跳楼去呀。”

    “夏宇,你丫,你,丫懂个球!你压根就不懂你哥!”

    “我怎么不懂你了?这世界上还有比我更了解你的朋友吗?我看你喝多了,又开始说胡话了。”

    “哈哈,说个屁胡话!我心,心里跟明镜似的呢。别,别以为你夏宇很聪明……夏宇,我,我……呜呜……”周嵩说着,好像哭了起来。

    可能吗?可能吗?他喝醉后没有哭的习惯吧。

    “周嵩,你怎么了?你丫到底怎么了?喝多了,也不至于哭吧!你现在在哪儿呢?”我在想,胖嫂呢?难道他们在那边还闹起来了?

    “我在院子里呢,别墅好大啊,呵呵——”

    “哎,周嵩没事吧?外边冷,快进来,别一会儿冻感冒了。”我听到电话那头有一个中老年男人的声音喊,大概是他的岳父吧。

    “我没事,夏宇,就想过年打电话,问候你一声,你跟哥干了几个月,不错,我得谢你,挂了。”

    放下手机,我心里还是不踏实,周嵩到底怎么了呢?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