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上神通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二章 生命就是一场悲剧

    A,无上神通最新章节!

    焦俊生从未想过,他会这么的走向死亡。

    真正斩杀他的,非是秦政,而是秦政身后的那四个蛮横的女人们。

    聚集三百霸主生命之血的神兵炉早已经熊熊燃烧了,这些生命之血有着霸主们全身力量的汇聚,当然汇聚其中,由于不马上应用,会立刻开始流散,而且流散的度还不慢,但他们若是全部动攻击的话,则会将空间通道毁掉,所以燕听雨要的就是流散力量,残留下的部分被神兵炉的龙凤之力点燃,燃烧之中,使得那龙凤之力借此生命之血的浇灌,化作了血色的龙凤交缠而成的光团。

    当那血色的光团到达神兵炉炉口的时候,墨公主和星月也同时纵跃而出,两人各自出手,以准大杀器的神剑引动着强大的武脉神通一下子点在那光团之

    轰隆

    混沌天地成,化入光团之内,令这血色的光团立时形成了一道血色的雷电,就如同传说中伴随龙诞生的混沌之雷,又名天罚的东西。

    嗖

    当这血色雷电成型,玉秀馨骤然一跃而起,人在空中,丝飞扬,绝美的容颜之上投射出坚毅之色,双目精芒四射,那一刻,她仿佛化身为史上最强女人言轻灵一般,很难让人分辨出,她是言轻灵,还是玉秀馨。

    纵跃上方,双手牵引,那血色雷电立时在她的手指引动之下,飞上九重天,与玉秀馨引出来的神力凝合化作一道血色的神剑,被玉秀馨右手相隔一米的虚抓着,直接推动着这血色神剑爆射出一道贯穿万物生灵的剑芒破入空间通道之内,直杀向要追杀秦政的刺客级神君焦俊生而去。

    焦俊生蓦然回,看到那旷世剑芒,竟然生出了无法抵抗之心,他的神力想要动荡,却仿佛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强行的遏制了。

    没错,那就是混沌之雷的威力。

    既然敢被称为天罚,自然是有着绝对的镇压能力。

    噗

    剑气直接洞穿了焦俊生的胸膛。

    当血色神剑光临,焦俊生立时化作了一团血雾,完成了他枯燥而又单一的生命,留在世间的最后一面,是一抹解脱的微笑。

    一剑破杀焦俊生,解除威胁。

    玉秀馨并未做停留,反手一剑重重的插在空间通道之上,一股可怕的剑芒立时从那空间裂痕之中爆射出去,搅乱星空之地,更是一种对地神仆的威慑,告诉他,他们已经闯过这空间通道,命魂石破灭近在咫尺,也是对诸君的一剂强心针,让他们抖擞精神,再度纠缠地神仆。

    燕听雨踏步而入,对着空间通道一抹。

    空间奥义动荡,空间通道融合。

    那血色神剑也缓缓地消散。

    所有人也透过空间通道看到了里面的景象,秦政背对他们,他的前方是那命魂石,而在他与命魂石之间,站着一个人,一个压抑着气势,都能够令他们感觉到远胜焦俊生的力量波动。

    那是最强神君。

    当他们侧过一点,看到了这最强神君的样子。

    “蓝影霸主”

    “不,她用了变形术,她不是蓝影霸主。”

    “她是蓝韵雅”

    一抹灵动的光晕如同水流般从蓝影霸主的身上掠过,她也就露出了真面目

    她就是蓝韵雅。

    秦政与蓝韵雅面对面,四目相对,谁都没说话,只是都能看出彼此眼中的那一抹难言的苦涩。

    对于两人的事情,燕听雨还是知道的,她马上作势让所有人后退,不要出任何声音,生怕一旦有点问题,激怒了蓝韵雅,那后果就真的不可预料了,他们这些人加起来都无法与最强神君抗衡的。

    “皇位传承时,你就看透我了。”良久,还是蓝韵雅先开口了。

    “我只知道是你用变形术化作的蓝影霸主,却不知道,你为何那么做,现在我想我明白了。”秦政苦笑道,“是我害的你,是么。”

    蓝韵雅摇摇头,“不,是命运的安排。”

    秦政难以掩饰内心的痛苦,“什么狗屁命运,就是我的错,只可恨,当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无力阻止了。”

    “真不是你的错。”蓝韵雅轻轻的走过来,抚摸着秦政的脸颊,柔声道,“就算是没有你赠送给我的蓝影系列套装,我也会去找的,我终究没法摆脱命运对我的安排,哪怕我历经了多次的身份转换,封印了每一次的记忆,修炼了斩我术,斩掉过去,斩断与蓝影系列套装的联系,我终究还是无法斩断内心深处的烙印,我的本能还是会让我去索取这套装,最终找到另一个我留下的复制体,从而再次回到如今这般的我。”

    “本来你可以延迟下去的,不用这么早回归的,你假借四后之一的身份,得到斩我术,就说明你已经能够有摆脱过去的机会。”秦政道。

    “不。”

    蓝韵雅苦涩的道:“我以为如此可以的,但是我错了,错的很离谱,当我修成斩我术,离开神王府,结果兜兜转转,我居然又进入了蓝影霸主留下的力量分支的蓝影神盗,继而得到了蓝影系列套装,又一次的开始重新找回过去的我的历程,那时候的我,还是那么的兴奋,兀自不知道,曾经封印了记忆,斩掉了过去的我,都是在拼命的拒绝这些,呵呵,我是不是很可悲,很可笑,很可怜。”

    秦政双手捧起蓝韵雅的脸蛋儿,用力的吻了上去。

    唇分,蓝韵雅笑道:“其实我还是喜欢胖子的你。”

    “我变成胖子秦政。”秦政马上道。

    变形术之下,秦政立时化作了曾经在西南地界混入慕家时候的胖子形象。

    蓝韵雅摸着秦政的肚子,笑道:“你这肚子摸起来真舒服,知道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想说什么吗,我当时就在想,这肚子是怀了几个月的呀。”

    她又抓住秦政的双臂,轻轻的道:“就是这双臂膀,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温暖,感觉到了安全。”

    “还记得我的武脉遭到破坏,你带给我的武脉蜕变么,那一刻,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有人真心的对我好。”

    “还记得你杀死我所谓大哥蓝山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我是多么开心,多么悲伤么,因为你为了我,宁愿可能与我决裂,也要帮我,那时候,我就知道,我这一生,真的要为一个男人沉沦了,哪怕是我重新找回了蓝影霸主时代留下来的复制体,哪怕是重新被激心底的烙印,再度成为屠神组织的一员。”

    说着话的时候,蓝韵雅的眸子中泛起了一抹泪光。

    泪眼涟涟的蓝韵雅只是轻轻的诉说着。

    “都怪我。”秦政用力的拥着蓝韵雅,眼角滑落了泪水,“是我给了你蓝影套装,让你之前努力功亏一篑的,也是我给的顶天妖君骨体精华,让你的复制体重新与你相合,让你激了内心深处的烙印,是我害的你。”

    “不,是命运,我这一生,注定就是一场悲剧。”蓝韵雅柔声道,她不想让秦政自责,转移话题,轻轻的道,“知道么,当我出世,拥有变化融合武脉开始,我就被地神仆以其强大的神力支持,从三岁开始便走出了冥王空间世界,我成为了蓝影霸主,可我明白了,人活在世,就应该有尊严,我不想去成为走狗的走狗,我不想生命猪狗不如,我想要得到尊重,所以我要自救,哪怕是最后失败,我选择了了断人生,可我真的就是一场悲剧,哪怕是我选择死亡,那地神仆的烙印力量还是能够隔界塑造了一个复制体,还是引导着我重新回来了,当我再一次的回归,我已经不能自我了,我的使命就是守护这命魂石。”她抬起头,看着秦政,眼泪终于无法抑制的流下来,“可我要面临的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秦政颤抖着,不知该说些什么。

    “知道么,我的烙印彻底激后果就是,我生命与命魂石相连,我死,命魂石灭;我活,命魂石永恒存在。”蓝韵雅喃喃自语的道,“地神仆为保护自己,算计了一切,他的冷酷无情却不知道,人是有感情的。”她缓缓地脱离秦政的怀抱,倒退了两步,站在那命魂石的面前,泪眼涟涟的看着秦政,轻轻的道,“我做了二十多年的蓝韵雅,品尝到了冷酷,体会到了叵测人心,也感受到了温暖,真的很暖,是你让我体会到的,所以我为你沉沦了,秦政,如果有来生,我愿意继续做蓝韵雅的。”

    嗡

    一团炽烈的火焰骤然从蓝韵雅的体内爆出来,瞬间将她燃烧,身躯便的虚幻莫测,她身后的命魂石“噼里啪啦”的燃烧起来,内里隐藏着的灵魂本源顿时呈现出地神仆的样子,痛苦的出了凄厉的惨叫。

    “韵雅”

    秦政颤抖着手去抚摸蓝韵雅的脸颊。

    燃烧中的蓝韵雅轻轻的用脸蛋儿磨蹭他的掌心,露出恬淡的笑容,“你要记住,笑着的我哦,可别记得哭泣的我,那很丑的。”

    话落,人消散。

    那烙印力量也伴随着命魂石的破灭而彻底的消散。

    p:推荐云泪天雨新书《级战神》

    当沐星辰踏入这片只有强者才能生存的土地,却现黑暗才是他的命运。

    面对形形色色的美女,游荡在性感与冷艳之间,沐星辰却坚守自己的原则—晚上坚决不陪床,不信就试试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