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男色:“爷”太残暴 > txt下载

男色:“爷”太残暴

作者:柠檬笑

状态:已完成  字数:355744  更新时间:2018-02-14

    本文女强+男强,强强联手,欢迎入坑!
    ◆
    当生性凶残凉薄的狼女穿越到残暴嗜血的摄政王身上,
    她只想说,“爷”虽残暴,但很温柔。
    ◆
    不过,再温柔的狼也不会改掉吃肉的本性……
    ◆
    锦绣男色,殷勤谄媚,却暗藏杀机……
    皇上年幼,看似无害,却包藏祸心……
    太后纯良,虚与委蛇,却步步算计……
    群臣忠心,俯首称臣,却口腹蜜剑……
    江山动荡,强国来犯,欲踏平她这弹丸之地……
    她仰天狼嚎,“爷”很温柔,但更残暴!
    ◆
    她的重生注定改写凤国历史,却不知谁能与她相守相携谱写这锦绣华章……

1、各位书友请注意:必须是本站注册会员才能下载txt全文电子书。如果已经是本站会员请登陆后下载,否则请先注册会员。
2、请直接点击下载,不要右键另存为,也不要用迅雷之类的软件下载。
3、本站txt文件非实时更新,完结的书基本都能下载全部内容,连载中的书可能内容不会和最新章节同步。
4、本站下载流程可能还有不少瑕疵,不少会员都提示我们不能下载,我们以后会慢慢完善这些功能,请各位书友不要着急。

《男色:“爷”太残暴》最新章节

    男色:“爷”太残暴 第一百二十四章网友上传时间:2018-02-14 02:56:24

         一秒记住【旗 a】,热门免费! 易沐缓步行至他的身侧,“外面的动静甚大。小说站 www.yesehan.com” “是啊。”蓝璟书幽幽道,“你是说宫外还是京城外?” “宫外。”易沐眉眼透着淡淡的愁绪,低声道。 蓝璟书温声笑道,“还不够大。” 易沐看着他这幅淡然的模样,“你如今是越发地沉稳了。” “已经死过一次了,还有何事看不开的。”蓝璟书转眸,看着易沐,“大不了再死一次。” 易沐眸光微转,笑应道,“看得开总比看不开的好。” 蓝璟书笑而不语,这些年来的相处,他对于身边的人多少是了解的,易沐的心思向来深,他虽然猜不透,可也能从他的话语中略知一二,他有着不愿让旁人看透的秘密。 皇宫,霎时间,已经被团团围住,魂带着暗卫,紧守着宫墙,禁卫军面色冷然,手中握着长刀,看着眼前眸光凌厉的黑衣人,一阵冷风吹过,透着渗人的恐惧。 城楼之上,易洋看着白枫端坐与骏马之上,看着眼前第一波未攻下城的士兵,接着扬手,便看到身后,出现了数百辆大型的木车,缓缓地向前移动着,这些木车体型庞大,上面架着数百斤重的铁石。 “这是什么?”易洋从来未见过如此的兵器,不禁问道。 “他们还真是聪明,将大石换成了铁石。”雪珂眸光一暗,想着这铁石的威力比这飞出去的大石可要厉害数千倍。 易洋听着雪珂的话,转眸,看着正在往外弹出的大石,了然地点头,“这便是他们改良过后的武器。” “若是,真让他们砸过来,这城门定然会破了。”雪珂注视着楚凌天眼眸中的笑意,她亦是露出狡黠地笑意,接着看向易洋,“幸而主子一早便派了人暗中观察玄墨的动向,一早有了准备。” 易洋听着雪珂的话,一脸狐疑道,“你说这东西有破解之法?” “当然。”雪珂眸光透着亮光,再次看向城楼之下的楚凌天,接着足尖轻点,飞身下了城楼。 易洋并未阻止,这个时候,雪珂能够表现地如此淡定,便知晓,她必定是有了打算,能够被皇上所信任之人,必定是非同凡响的,虽然,她不过是一介女子。 楚凌天远远便看到雪珂飞身而下,接着落在城楼之下,他依旧骑在马上,目光始终落在她的身上。 雪珂直视着那些木车缓缓地移动着,她嘴角一勾,一动不动地站着,在木车移动时,玄墨国的士兵已经听到命令,退了下去。 高大威严的城楼之下,站着一个清瘦的身影,她气定神闲,笑意浅浅,没有丝毫的畏惧。 寂静的天空中,回荡着木车轰隆隆地响声,每前行一次,都能让大地震动数下,楚凌天看着她的身影,想着难道她要以自己那瘦弱的身子抵挡住这数百斤的铁石吗? 他眸光一沉,直直地盯着她看,只见她始终笑意深深地盯着他,没有半分的移动。 白枫转眸,看着楚凌天眸光中的外露的担忧之色,“怎么,舍不得?” 楚凌天回眸,看了一眼白枫,低声道,“笑话,不就是个女人,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白枫听着他的话语,不置可否,接着说道,“她如此做,不过是在试探你。” 楚凌天何尝不知,可是,想起,那数日被她的戏弄,还有那一夜的缠绵悱恻,他勒着马缰的手紧了紧,她即便是要死,也要死在他的手中。 雪珂能看到楚凌天眼眸中的情绪,她的笑意更加地深邃,双手环胸,斜靠在城门一侧的青石上,挑眉,一顺不顺地盯着楚凌天,她就是在赌他的舍不得。 楚凌天有些懊恼,为何会被一个带给他莫大耻辱的女子牵动着情绪,他眸光一沉,不去看她。 待那铁石准备妥当之后,白枫抬手,转眸,看了一眼楚凌天,见他面无表情,接着挥手。 便看到一块巨大的铁石自木车内飞了出去,直接撞向城门。 易洋与凤国的士兵看着眼前的大石,再看向站在城门处的雪珂,吓得心惊肉跳,一时之间忘记了心跳,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 雪珂亦是嘴角一勾,岿然不动地注视着那铁石向她飞来,因着,铁石太过于沉重,而木车之上的拉力想必是做了实验,拉到一定的力度,便能将这铁石隔着十丈之远,还能飞出来,不至于半途垂落,可见,这铁石潜藏着的威力是有多大,若是真的撞了过来,雪珂必定会随着那铁石,砸向城门,连带着撞出一个大洞。 眼看着那铁石向雪珂冲了过去,楚凌天大脑一片空白,不假思索地飞身而出,在那铁石撞向雪珂时,他已经落在雪珂的面前,将她猛地拽入怀中,闪身躲开了铁石。 楚凌天揽着她,随即落地,冷厉地盯着她,却撞上她浅笑着的双眸,他猛地将她推离自己的怀中,接着转身,飞身离开。 雪珂看着他飞身离开的身影,并未阻拦,而是站在原地,转眸,便看到那铁石在万众瞩目下,在撞向城门时,并未在玄墨国的期盼下,将城门撞开一个大洞,而是华丽丽地垂落在地上,将地面砸了一个大坑。 白枫眼眸中闪过诧异,抬眸,对上雪珂冷冽的双眸,显然,有些不敢置信,毕竟,这可是他们经过无数的实验,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才敢拿出来用的,怎么会? 雪珂拍拍双手,接着旋身,落在了城楼之上。 易洋看向雪珂,不解道,“这怎么会?” “那城门一早便做了手脚。”雪珂眨着双眸,看向易洋,“主子可是派人寻得了千年玄铁,按在了城门上。” 易洋即刻顿悟,笑吟吟道,“皇上当真料事如神。” 雪珂听着易洋跨在自家主子的话,甚是受用,连忙点头,“那是。”一身骄傲,与有荣焉的神情。 楚凌天看着雪珂那一副得意的模样,气恼不已,接着转眸,看向白枫,“这铁石怎会突然垂落?” 白枫并未回话,而是,直视着那城门,看了半晌之后,接着抬手,示意木车退回,接着看向他,“他们早有防备。” “如今,已经过了一个时辰了,若是,在明日攻不下的话,可是要军法处置的。小说站 www.yesehan.com”楚凌天抬眸,狠狠地瞪了一眼笑颜如花的雪珂。 白枫看着楚凌天,“你适才因何去救她?” 楚凌天先是一怔,冷声道,“就算是死,她也要死在我的手中。” “口是心非。”白枫眸光冷寒,语气却透着淡然,接着抬眸,看着眼前的景象,“没想到这凤国虽小,却是不容小觑,想你这玄墨国堂堂的少年将军,青年才俊,竟然能被一个小国的女子给绑了去,还被迫成了亲,你可知,你如今可甚是出名。” 楚凌天想及此,便又恼火起来,“哼,灵鹫国不过是她侥幸而已,天有不测风云,不过是我一时不查而已。” “兵不厌诈的道理,你别忘了,你棋差一招,也怨不得别人,毕竟,**一度,你不吃亏。”白枫语气凉凉地说道。 “别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有本事,你今儿个将凤国给踏平了。”楚凌天听着白枫那不咸不淡的话语,心中的火气愈发地旺盛。 白枫淡然一笑,“凤国不过是囊中之物罢了。” “你还真是别小看了凤国的皇帝,她可不是小角色。”楚凌天想起第一次见凤傲天的画面,明明不过是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偏偏,那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让人不忍直视,比起他家英明神武的皇上,可是毫不逊色。 白枫侧眸,盯着楚凌天半晌,“你如今真将自个当成了凤国的女婿?” 楚凌天撇着嘴角,“胡说。” 白枫看着楚凌天气愤不平的模样,顿时觉得好笑,抬眸,注视着城楼之上的易洋,“此人不是我的对手。” “你啊,总是如此自信。”楚凌天抬眸,看了一眼易洋,对于凤国,他们以往知晓的也不过是这凤傲天残暴之名的名声,不过是听闻她以往的种种劣迹,其他的一无所知,莫不是,灵鹫国之事,他们并未将凤国放在眼中,如今,想来,便觉得他们生长在繁华之地,强国之内,反而养成了他们高傲的性子,从未将小国放在心上,灵鹫国一战,对于楚凌天来说,是一个天大的耻辱,也是一次深刻地教训,因着,他不但失去了一个将军的尊严,更失去了自己男人的骄傲。 白枫冷峻的容颜,透着与生俱来的自信,在他的眼中,能够找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亦是难能可贵之事。 雪珂看着易洋,“易元帅,看来这白枫未将你放在眼里。” 易洋自然也看出了白枫眼眸中的笃定,他眸光一沉,“当真是张狂。” 雪珂笑而不语,如今,她想着的便是,能够在主子赶来之前,守住城楼。 皇宫外,已经是厮杀一片,皇宫内,加上禁卫军,也不过两万人马,对上五万人马,这五万人马亦是训练有素的将士,武功不弱,比起禁卫军来说,能够抵挡得了一时,却也不是长久之计。 如今,整个皇上外围染上了血色,将鲜红的宫墙染的更加地殷红。 凤傲天骑着“傲雪”,算着时辰,再有两个时辰,便能赶到京城。 猫公公紧紧地环着凤傲天的腰际,嘴角噙着笑意,心中思忖着,待他们回京,老酒鬼那处应当得手了,不过想起,若是,有人落在老酒鬼的手中,必定会依着主子的喜好,将那轩辕彧扒光了,送到主子的面前,不免有些不悦起来,毕竟,那轩辕彧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要皮相有皮相,哎,可怜他能够挡得了家花,可也挡不住野花啊。 凤傲天听着猫公公幽幽地叹气声,“你这又是怎么了?” 猫公公在凤傲天的后背上蹭了蹭,“奴才对花粉过敏。” 凤傲天嘴角一抽,“那日后便带着面纱好了。” 猫公公不满地哼唧着,“主子又嫌弃奴才了。” 凤傲天并未应声,任由着寒风拂过她的面颊,扰乱她的青丝,她只是向前看着,这一次,她定要给轩辕彧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酒楼内,轩辕彧听着整个京城上空回荡着的喊杀声,嘴角难得勾起喜悦的笑意,这声音,甚是悦耳,他虽然不喜欢见血,可是,最喜听到杀人的声音。 侍从恭敬地立在一侧,等候着他的吩咐。 乐启国,卫梓陌站了整整一日,他的心中似是在回荡着一个声音,这个声音牵扯着他如今所有的思绪,让他无法收敛。 邢无云侧眸,看着对面昨夜刚刚修缮好的芙蓉阁,不禁想起被算计的卫梓陌,嘴角勾起一抹放荡不羁的笑意,接着飞身,落在了对面的露台上。 紫云已经备好了茶,放在一侧,看着邢无云,“邢公子,您瞧瞧,这芙蓉阁是不是比之前更宽敞了。” “嗯,果真是焕然一新。”邢无云打量着,接着拿起茶杯,饮了一口,轻嗅着茶香,心中的烦闷一扫而空,他本就不该担心凤傲天,以她的能耐,自然不会让轩辕彧得逞。 卫梓陌转眸,看着邢无云那副悠然自得的模样,突然觉得自个在这处魂不守舍的是为了什么?随即,收敛起心绪,翩然转身,离开了酒楼。 邢无云看着那抹妖娆地身影离开,他嘴角微扬,惬意地饮着茶,转眸,看向同样气定神闲的紫玉,“你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你家主子。” 紫玉看向邢无云,“奴婢做好主子交代的事,便是对主子最好的回报,若是,主子当真出了事,奴婢随着主子去便是。” 邢无云轻笑道,“你倒是对她忠心。” “对主子忠心乃是奴婢的福气。”紫玉看向邢无云,“邢公子,主子向来是个长情的人,她的狠辣手段,从来不会对自己人。” 邢无云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她很会收买人心。” 紫玉沉默不语,接着行礼,退了出去。 邢无云抬眸,看着深夜的天空,眼眸中流露着晦暗不明的神色,他斜卧与软榻上,遥望着夜色。 边关,冷千叶与慕寒遥与其他将领商讨着如何攻破栖国,帐外分外地宁静,只是,他们不知晓,他们即将面临着的是独孤星夜的又一场阴谋。 皇宫内,蓝璟书看着护着帝寝殿的暗卫,那喊杀声愈来愈近。 顾叶峰将手中的书卷放下,看向蓝璟书,“如今已经四更天了。” “嗯。栗子网 www.yesehan.com”蓝璟书点头,“再有两个时辰,天就亮了。” “城楼处看样子还抵得住。”顾叶峰复又开口说道。 “此次带兵的乃是白枫。”蓝璟书转眸,看向顾叶峰。 “白枫?”顾叶峰眸光闪过亮光,对于白枫,他自然是知晓的。 “就知你感兴趣。”蓝璟书端起茶盏,轻呷了一口,温声道。 “如今还未攻破城门,看来也不过如此。”顾叶峰撇着嘴角,淡淡地说道。 易沐看着他这幅模样,浅笑道,“皇上虽然不在京中,不过,却是知晓玄墨皇会动手,一早便做了安排,否则的话,如今,你我哪还能有如此闲情逸致,来讨论旁人。” “是啊,皇上真是英明神武,聪明过人。”顾叶峰连忙附和道。 雪珂低头,看着已经有两拨的士兵强攻着城楼,更重要的是,白枫在几番的攻破中,迅速地寻到了城楼和凤国士兵的弱点,而他则专攻城楼弱点处,如今,大有攻破的架势。 雪珂亦是看出了端倪,却不为所动。 易洋看在眼里,虽然加重了兵力,可也是无济于事,转眸,看向雪珂,“若是被攻破这处,整个城楼可便要倾塌。” “嗯。”雪珂点头,“弱点便是有利点。” “有利点?”易洋看向雪珂,眸光一亮,“这是你故意布置的局?” “早先皇上便知晓城楼的弱点,故而,这处虽然容易攻破,却也是个死局,攻破之后,里面便是一条甬道,四周已经装了暗器,这处甬道,素日百姓们行走,看似平常,一旦,另一个出口被封锁,这里便成了炼狱,但凡进去的人,无一人生还。”雪珂附耳说道。 易洋听着,心下自然是喜悦着,对于凤傲天,已经没有了以往的厌恶,如今,更多的是敬佩。 雪珂转眸,看着那处弱点已经被攻破,接着,便有上千名玄墨国的士兵冲了进去,前仆后继,过了许久,却不见一人出来。 白枫亦是等了许久,抬眸,看到雪珂神态得意,亦是想到什么,暗叫不妙,接着抬手,命士兵撤了出来。 他亲自骑马上前,行至那处时,便看到血流成河的一幕,他眸光一沉,接着转身离开。 楚凌天看着白枫阴郁的眼神,自然知晓,那必定是凤国设下的陷阱,想着白白葬送了那么多的士兵,不免心疼,抬眸,看着雪珂,足尖轻点,接着飞身而上。 雪珂依旧是笑吟吟地注视着他,看着他落在自个的面前,笑着道,“肯回来了?” 楚凌天抬手,便向雪珂挥去,他如今是气急了,却不知在气什么。 雪珂低笑一声,接下了他的掌风,二人在城楼上打了起来。 易洋并未阻拦,而是,直视着城楼下的白枫,思谋着他接下来该如何? 玄墨国的士兵也未料到会中了区区一个小国的计谋,折损了他们这么多的兄弟,心中更是愤然,纷纷抬眸,注视着这血腥浓重的城楼。 白枫冷漠地回望着,他当真是小看了凤国,如今,竟然接二连三地吃了亏,他猛地抬手,便看到士兵们已经齐齐地立在原处,早已经跃跃欲试。 他手一挥,比起适才那几次的强攻,更加地强势,犹如狂风暴雨般,瞬间便要将整个凤国吞噬般。 易洋看着眼前汹涌而上的玄墨国士兵,心中自然感叹着,强国士兵的厉害,不过,凤国虽小,可也不是任人欺辱的。 他亦是挥手,迎着又一次的战争。 酒楼内,轩辕彧时刻听着来自城楼的消息,心中冷笑一声,“白枫如今可是遇到了对手。” “皇上,想来这凤国的皇帝到真是厉害,远在边关,却能够一早便布下埋伏。”侍从在一旁说道。 “皇宫呢?”轩辕彧想着城楼攻不下,那是因着早有防备,这皇宫呢?难道也有高人? 侍从连忙回道,“皇上,如今,已经冲入了宫中。” “嗯,好。”轩辕彧点头,“半个时辰之后,朕便要入宫。” “是。”侍从应道。 突然,一阵冷风吹过,带着淡淡地酒香,轩辕彧双眸微眯,依旧端坐与软榻上,便看到一位身着布衣的年迈老者落在他的面前。 侍从见来人,连忙挡在轩辕彧的身侧,“大胆!” 轩辕彧打量着眼前的老者,满头银发,却不见胡须,伸手而立,周身散发着的却是清淡的香气,不见一丝的尘埃。 “我家主子要见你。”来人便是酒公公,他直截了当地说罢,云袖一挥,便向轩辕彧打去。 轩辕彧翩然飞身,躲开了他的掌风,接着坐与一侧,“好身手。” 酒公公不发一言,接着出手,每出一掌,都带着闲逸飘渺,却甚是凌厉。 轩辕彧的武功自然不弱,起先亦是能轻松地接招,不到一个时辰之后,便是力不从心,身上竟然没有一丝的气力,他随即一手撑着桌子,抬眸,看着他,“你竟敢算计朕。” 一面说着,一面转头,便看到身旁的暗卫与侍从已经倒在地上,瘫软无力。 酒公公并未说话,而是双掌一挥,轩辕彧身上的锦袍已经被震碎,晶莹剔透的肌肤映衬在烛光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他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床榻上的锦被包裹着,身子一轻,失去了意识。 侍从无力地看着自家主子被带走,却无力气相救,在床上拼命地挣扎着。 魂看着玄墨国的士兵已经攻破了皇宫,冲了进来,他已经落在帝寝殿前面,看着眼前的士兵,眸光闪过冷然。 蓝璟书看着远远冲来的士兵,他依旧淡然地坐在软榻上,转眸,看向易沐,“比你我想象得来得快。” “还有一个时辰天便亮了。”易沐抬眸,看着宫殿外的天色,淡淡地说道。 顾叶峰又是一夜未眠,将手中的书卷放下,“这一次,看来你我可是要长眠了。” “死对于我来说,不过是早晚之事。”易沐眉目清淡地说道。 顾叶峰挑眉,“果然是看破生死之人啊。” 蓝璟书并未开口,看着门口的魂,想着他怕是见不到皇上最后一面了吧。 一道身影落下,蓝璟书抬眸,看着眼前的人,对于酒公公,他自然是认识的,因着,他大难不死,全是因他及时相救。 魂见来人,面露喜悦,连忙上前道,“酒公公。” 这一声,让蓝璟书听得真切,他转眸,看向酒公公,再看向他怀中的锦被,接着说道,里面好像是个人。 “玄墨国皇帝在此,谁敢乱动!”酒公公的声音带着低沉,抬眸,冷厉地双眸扫过已经冲过来的士兵,扬声道。 那些士兵突然停顿下来,面面相觑。 酒公公一挥手,锦被露出一角,便看到轩辕彧俊美绝伦的容颜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顿时一惊,连忙跪在地上。 酒公公接着转身,“谁若再敢向前一步,洒家便在玄墨皇身上划一刀。” 玄墨国的士兵听着,再看向自己的主子怎会被一个太监所擒,可是,如今,他们自然关心的是皇上的安危。 魂看着及时出现的酒公公,心里欢喜不已,估摸着主子马上便要赶到,看向酒公公说道,“酒公公,您来得太及时了。” 酒公公依旧眸光淡淡,并未说话,而是,带着轩辕彧转身,步入了寝宫。 蓝璟书连忙起身,上前道,“酒公公。” 酒公公不过是微微点点头,接着转身,带着轩辕彧行至内堂。 易沐看着酒公公,再看向蓝璟书,“这玄墨皇的长相当真是极美的。” 蓝璟书听着他的话,在他们之中,哪个不是长相俊秀之人,独独他,不过是清秀罢了,他顺着内堂,便看到了昏睡的轩辕彧,面如凝脂,俊美无匹的容貌,即便是沉睡着,也透着张狂的神态,他薄唇微抿,好似一只正在假寐的虎豹,让人不敢亲近。 蓝璟书早先便听闻他亦是喜欢杀人,如今,看了真实模样,他不由得想起皇上来,他们的性子倒是有些相像。 易沐看着蓝璟书望着轩辕彧发呆,浅笑着说道,“你如今也喜欢发呆了?” 蓝璟书听着易沐的话,心中越发地思念着凤傲天,接着转身,向外走去。 易沐见他一副心事重重地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转眸,便看到顾叶峰已经躺在软榻内呼呼大睡起来。 他想着这世上,怕是活得最简单地便是他了。 城楼外,玄墨国的士兵已经爬上了城楼,而城门已经被拼命地撞着,易洋看着如此地情形,再看向雪珂,“白枫是铁了心要攻破城楼了。” “是啊,不过,他的算盘怕是要落空了。”雪珂抬眸,远远便看到一抹闪亮的白色身影向这边冲来。 易洋顺着雪珂的目光看去,亦是看到了那抹亮光,不禁问道,“那是什么?” “元帅待会便知。”雪珂笑意更深,接着转眸,看向易洋,“元帅,这日后,你可有仗打了。” 易洋侧眸,看着雪珂,见她一副话中有话的模样,“你这丫头,倒是比我还厉害。” 雪珂笑着说道,“元帅哪里的话,这凤国上下,何人不知您的威名,我不过是一个小丫头而已。” “你何时也谦虚起来了。”易洋觉得雪珂倒是有趣的紧,这次与白枫一战,他亦是知晓了一些事情,或许,他真的是老了,是该退出的时候了。 不到片刻,便看到一道白色的亮光穿过玄墨国的士兵,接着落在了白枫的面前。 白枫先是一怔,待看到眼前的人,一身银灰色锦袍,俊美的容颜,透着冷寒之气,嘴角勾着邪魅地笑意,正看着他。 他自然猜出此人是谁,接着道,“凤国皇帝来得到时及时。” “白将军到时所言非虚,朕若来迟一步,朕这京城怕是就被白将军给踏平了。”凤傲天不紧不慢地说道。 猫公公懒洋洋地趴在凤傲天的后背上,显然,不愿意多讲,对于眼前的白枫,他不过是看了一眼,倒是有几分姿色,不过,比起他的主子,可就差了些。 凤傲天笑着道,“如今,你家皇上正在朕宫中做客,白将军自玄墨远道而来,想必还未见过你家皇上吧。” 白枫听着凤傲天的话语,心思一顿,言下之意,如今,皇上定然是在她的手中,他眸光一沉,接着道,“凤国皇上如此说,那白枫便在此等候皇上便是。” 凤傲天知晓白枫的谨慎,挑眉,接着转身,向京城而去。 白枫抬手,收兵,目送着凤傲天骑着马入了京城。 楚凌天站在一侧,“如今该怎么办?” “撤兵,安营扎寨,等待皇上的命令。”白枫冷声道,接着调转马头,带着人马向外退去。 楚凌天抬眸,注视着城楼上的雪珂,收敛起眸光,转身离开。 雪珂目送着他渐渐消失地身影,接着下了城楼,便瞧见凤傲天已经向皇宫内赶去。 易洋依旧守着城楼,不敢松懈。 雪珂连忙飞身赶往皇宫。 皇宫外,已经躺着数千人的尸体,还未来得及处理,依旧守着宫门的禁卫军还未来得及看清来人,一道寒光闪过,凤傲天便已经入了帝寝殿。 她飞身落下,猫公公随即拽着她的衣袖,二人步入帝寝殿。 蓝璟书亦是听到了响动,转眸,便看到凤傲天的容颜,他眸光闪过激动地神色,缓步上前,“臣参见皇上!” 凤傲天抬手,将他扶起,“爷这几日不在,你怎得也清瘦了。” 蓝璟书垂首,温声道,“臣一切安好。” 凤傲天听着他的话语,笑而不语,紧握着他的手,轻轻一拽,便将他拉入怀中,“可有想爷?” “嗯。”蓝璟书未料到凤傲天在众人面前如此直白地问他这等话语,面颊泛着红,低声应道。 凤傲天看着他如此的模样,笑意更深,接着抬眸,便看到易沐恭敬地立在一侧。 她上前,看着他,“这些时日辛苦了。” 易沐依旧垂首,柔声应道,“这是臣应当做的。” “回宫歇息吧。”凤傲天抬眸,便看到躺在软榻上睡得正熟的顾叶峰,“他倒睡的香甜。” “连着两日未歇息。”易沐如实回道。 凤傲天微微挑眉,接着说道,“一并带着他歇息去吧。” “是。”易沐应道,随即,四喜便带着人将顾叶峰自软榻上抬了下来,放在轮椅上,推着他离开了帝寝殿。 猫公公一眼便看到了内堂躺在龙榻上的轩辕彧,酒公公端坐在一侧。 凤傲天转眸,自然是看到了,接着说道,“他如何了?” “中了香魂散,要睡上一日。”酒公公上前一步,向凤傲天行礼说道。 “酒公公去歇着吧。”凤傲天看着酒公公,浅笑着说道。 “老奴告退。”酒公公应声道,接着便抬步离开了帝寝殿。 猫公公看着酒公公离开的声音,嘴角一撇,“还是这幅德行。” 凤傲天好笑地瞧着他,“你还不是这幅德行?” 猫公公连忙扑倒在凤傲天的怀中,“主子,您就是嫌弃奴才。” 凤傲天挑眉,“还不去沐浴,歇着?” 猫公公笑道,“奴才先伺候主子沐浴。” 凤傲天听着他话语的意思,接着道,“爷洗漱便好,这处可不止你一人。” 猫公公连忙拉下脸来,“主子,您偏心。” 凤傲天想着这话也有人说过,接着道,“爷的心本来就偏着呢。” 猫公公扭着身子,转身,退出了帝寝殿。 四喜看着猫公公总是在皇上面前吃瘪,忍不住地叹了口气。 蓝璟书待所有人都离开,他方才抬眸,注视着她,她这几日似乎消瘦了许多,虽然看起来依旧是无恙,可是,那眼下的乌青,让他不免心疼着。 他温声道,“皇上,臣伺候您洗漱吧。” 凤傲天转眸,看着他,“爷竟不知,你还有这份心思。” 蓝璟书被凤傲天如此打趣着,连忙垂下头,“皇上若不愿意,那臣……” 凤傲天抬手,勾起他胸前的青丝,“你也未洗漱吧?” “嗯。”蓝璟书点头道,他哪里顾得上。 凤傲天牵着他的手,入了内堂,顺带着看了一眼被锦被裹着的轩辕彧,还有身侧的凤胤麒,见他眉眼间有了变化,接着说道,“这个小家伙,看样子是长大了一些。” “是啊。”蓝璟书看向凤傲天,“安王虽然昏迷不醒,但是,模样却是在变化着。” “这些日子,都顾不上他,多亏有你在。”凤傲天看向蓝璟书,伸手,将他揽入怀中,“你啊,总是如此。” 蓝璟书张开双臂,环上她的腰际,安心地靠在他的肩上,听着她的话语,他明白,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值当的,能够在她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他便死而无憾,心满意足了。 凤傲天轻抚着他的后背,柔声道,“还不洗漱?” 蓝璟书这才不舍地离开这短暂的温存,他接着转身,四喜已经备好了热水,放在一侧,他将锦帕浸湿,拧干,转身,递给她。 凤傲天净面之后,换上了明黄的龙袍,转身,踏出了内堂。 蓝璟书亦是穿戴妥当之后,转身跟着她行至大殿内。 猫公公换上了墨绿色的官袍,端着汤药,走了进来,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凤傲天,“主子,要趁热喝了。” 凤傲天抬手,接过汤药,便一饮而尽,比起上次的汤药,还要苦上几分。 猫公公连忙捏了一块蜜饯放入她的口中,“主子……” 凤傲天将蜜饯含入口中,薄唇碰触上他的指尖,猫公公低笑一声,接着收了手,将手上沾染的蜜饯添入了自己的口中。 凤傲天看着他这幅模样,无奈地叹着气,接着转眸,便看着蓝璟书已经盛了汤放在她的面前。 她想起远在风族的寒瑾,如今,不知他的情况如何?眼看着日子慢慢地过去,若不是她这处事务太多,怕是单单这样等着,都是度日如年。 猫公公见蓝璟书做了他的事儿,有些不悦,连忙夹起筷子,为凤傲天布菜,接着说道,“主子,您多吃些,这样身子才会养得快。” “嗯。”凤傲天收敛起思绪,低头,便看到自个碗中的饭菜,接着拿起玉筷,夹了菜分别放在蓝璟书与猫公公的碗中,“多吃些。” “是。”蓝璟书低头,不再说话,安静地用着早膳。 猫公公喜笑颜开地夹起凤傲天放在他碗中的菜,细细地品味着,似是在品尝着凤傲天的滋味一样,还不忘冲着凤傲天抛着媚眼。 雪珂已经站在大殿外半晌,幽幽地盯着殿外用着早膳,其乐融融的三人,不由得哀叹道,“主子,您忘了奴婢了。” 凤傲天并未抬头,听着雪珂的声音,“怎得?不愿进来?” 雪珂得了令,连忙收敛起笑意,脚步愉悦地走了进来,行礼道,“主子,奴婢也饿着呢。” “楚凌天那臭小子没有喂饱你吗?”凤傲天挑眉,看着她。 雪珂连忙拉下脸来,“他啊,可是对奴婢恨之入骨呢。”接着,厚脸皮地坐在了猫公公的身侧,完全没有理解凤傲天话语中的深意。 猫公公一脸嫌弃地踹了雪珂一脚,“这是你坐的地方吗?” “猫公公您坐得,奴婢怎就不能坐了?”雪珂不满地盯着猫公公,扬声问道。 “洒家已经是主子的人了,当然能坐。”猫公公风情万种地瞟了一眼凤傲天,说道。 雪珂正要开口反驳,便听到外面有动静,接着,便见一道暗红色身影翩然落下,立在帝寝殿外。 ------题外话------ 咳咳,亲耐哒们……柠檬更晚鸟……~(>_...

    122 你永远只能做影子2018-02-14 02:56:24

    120 他和她真相配2018-02-14 02:56:23

    118 楚将军是被迫的2018-02-14 02:56:23

    116 尽地主之谊2018-02-14 02:56:23

    114 第一女状元2018-02-14 02:56:22

    112 冷千叶的变化2018-02-14 02:56:22

    110 情咒解决之法2018-02-14 02:56:21

    108 爷别走,别离开魅晞2018-02-14 02:56:21

    106 好好伺候她2018-02-14 02:56:20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