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爆宠田园:猎户家的童养媳

正文 第七百零九章 俩把刷子

    ()

    <h>第百零九章 俩把刷子</h>

    他不仅没出去,还挡了戚美景的光线“你还要不要脸,他是男的,而你只是……”

    “你给我闭嘴,否则我和你和离。夜色寒小说网  www.192.tw”戚美景冷冷警告。

    卞良辰忍无可忍,正要发怒,白太医先怒了,大吼,“别碍事,马上给我出去!”

    卞良辰一愣,他碍事?

    戚美景可是他的妻子,碍事挑拨离间的是影寒寻吧,这个白太医是怎么回事?

    对于戚美景,他可以忍。

    可白太医这个外人,凭什么这么作践他?

    因为在影世子的地盘,卞良辰这么一闹,立即有人进来,把卞良辰给拖了出去。夜色寒小说网  www.192.tw

    戚美景松了一口气,集精神,重新寻找位置,将匕首在火焰上烘烫,这才小心翼翼下刀。

    她的药箱里大多是药草,银针,医用棉之类的东西,并没有西医术的用具。

    动刀条件有些简陋,可是急着救人也只能将就了,时间拖越久,危险越大,弥毒这东西比一般毒药要麻烦很多,毒素潜伏得越深,越难排除。

    平坦结实的腹部被划开一道口子,鲜血立马涌出来,白太医看得心惊胆战,忍不住惊呼,“戚美景你究竟在做什么?他已经受了那么重的伤了。小说站  www.yesehan.com!”

    可惜,专注的戚美景没理睬他。

    世子的性命在戚美景上,此时此刻,白太医再暴躁也不敢怎么样,他只能低声问顾北月,“这都剖腹了,能行吗?”

    其实戚美景心也没底,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嘘……不要干扰我。”她对白太医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很快,她就从血口小心翼翼夹出了一枚黑色的银针来。

    见状,白太医感觉很不可思议,他刚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很快,第二根黑色银针又被戚美景夹出了,抬的动作牵动了臂上的鞭伤,又流了血,她却全然不知,所有的心思全都在病人身上。

    戚美景当立断,取了药散和棉花来,弯下颀长的身子,棉花一触碰到伤口,就听到白太医的声音“你要不……”

    戚美景立即打断他的话“别妨碍……”

    “我保证不会妨碍到你,相信我。”白太医下保证“老夫,只是想帮你而已。”

    戚美景本想拒绝,可又一想,能成为太医的人,肯定有俩把刷子。

    这时,卞良辰又闯了进来。

    戚美景真的很烦,何以卞良辰会变成这样?

    男人闯进来二话不说,拉着她的就往外走“跟我回家。”

    她的眸光骤冷,“放,你已经妨碍到我了!”

    谁知,卞良辰不仅没放,另一反倒将她的脑袋拢过去,让她看着自己,“不放,就是不放”

    戚美景懒得争辩,心想一妨碍到她立马推开,可谁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即便她的臂一直动来动去,卞良辰都能跟着移动,一边追随,一边轻轻擦拭伤口,撒药,动作不仅仅很灵灵活,而且非常细致温柔,最关键的是,确实没有妨碍到她用。

    戚美景虽然面无表情,可还是感激他没打搅自己。    ()

    <h>第百零九章 俩把刷子</h>

    他不仅没出去,还挡了戚美景的光线“你还要不要脸,他是男的,而你只是……”

    “你给我闭嘴,否则我和你和离。台湾小说网  www.yesehan.com”戚美景冷冷警告。

    卞良辰忍无可忍,正要发怒,白太医先怒了,大吼,“别碍事,马上给我出去!”

    卞良辰一愣,他碍事?

    戚美景可是他的妻子,碍事挑拨离间的是影寒寻吧,这个白太医是怎么回事?

    对于戚美景,他可以忍。

    可白太医这个外人,凭什么这么作践他?

    因为在影世子的地盘,卞良辰这么一闹,立即有人进来,把卞良辰给拖了出去。台湾小说网  www.yesehan.com

    戚美景松了一口气,集精神,重新寻找位置,将匕首在火焰上烘烫,这才小心翼翼下刀。

    她的药箱里大多是药草,银针,医用棉之类的东西,并没有西医术的用具。

    动刀条件有些简陋,可是急着救人也只能将就了,时间拖越久,危险越大,弥毒这东西比一般毒药要麻烦很多,毒素潜伏得越深,越难排除。

    平坦结实的腹部被划开一道口子,鲜血立马涌出来,白太医看得心惊胆战,忍不住惊呼,“戚美景你究竟在做什么?他已经受了那么重的伤了。小说站  www.yesehan.com!”

    可惜,专注的戚美景没理睬他。

    世子的性命在戚美景上,此时此刻,白太医再暴躁也不敢怎么样,他只能低声问顾北月,“这都剖腹了,能行吗?”

    其实戚美景心也没底,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嘘……不要干扰我。”她对白太医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很快,她就从血口小心翼翼夹出了一枚黑色的银针来。

    见状,白太医感觉很不可思议,他刚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很快,第二根黑色银针又被戚美景夹出了,抬的动作牵动了臂上的鞭伤,又流了血,她却全然不知,所有的心思全都在病人身上。

    戚美景当立断,取了药散和棉花来,弯下颀长的身子,棉花一触碰到伤口,就听到白太医的声音“你要不……”

    戚美景立即打断他的话“别妨碍……”

    “我保证不会妨碍到你,相信我。”白太医下保证“老夫,只是想帮你而已。”

    戚美景本想拒绝,可又一想,能成为太医的人,肯定有俩把刷子。

    这时,卞良辰又闯了进来。

    戚美景真的很烦,何以卞良辰会变成这样?

    男人闯进来二话不说,拉着她的就往外走“跟我回家。”

    她的眸光骤冷,“放,你已经妨碍到我了!”

    谁知,卞良辰不仅没放,另一反倒将她的脑袋拢过去,让她看着自己,“不放,就是不放”

    戚美景懒得争辩,心想一妨碍到她立马推开,可谁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即便她的臂一直动来动去,卞良辰都能跟着移动,一边追随,一边轻轻擦拭伤口,撒药,动作不仅仅很灵灵活,而且非常细致温柔,最关键的是,确实没有妨碍到她用。

    戚美景虽然面无表情,可还是感激他没打搅自己。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