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完】至尊农女千千岁

正文 番外三十九

    “小主……,”众人看到她这样,都懵了,拿药的拿药,掐人中的掐人中,很快就乱成了一团。夜色寒小说    m.yesehan.com

    县令夫人在众人的努力下,终于是缓缓的醒了过来,然后在众人期待并惊喜的眸光下,吐出一口浊气,有些无力的吼道:“快走,有埋伏!”

    “小主放心,前面小的已经安排妥当了,现在已经出京了,等我们往前赶,四下分开,那些人是不会找到我们的,”只要顺利出京,那他们就会隐藏在姓之中,没有证据的他们,不好乱杀人的。

    “……快走,这是个阴谋!”自己死不足惜,可是,让那么多人陪着自己死,让她快要疯掉了。

    这些年,从小自己就认识,一点一滴相处过来,他们对她忠心耿耿,比亲人还亲。她的所谓亲人在看到她之后,只有命令跟无端的要求,从未真正的把她当亲人。相反的,反倒是这些人,拼劲全力的不顾自己的性命要救自己,让她于心何忍。

    就算救了自己,没有了他们,留下她一个人,又有什么意思呢。

    为了不给县令生孩,从一开始,她就弄坏了自己的身体。如今的她,死了更好。

    苦寒之地,自己想回也回不去了。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相信北辰傲早就往那边递送消息,就算自己这个时候快马加鞭的回去,也是救不了父亲的。

    他这一生,好好的日不过,偏偏生了不该生的念头,注定悲剧一生。

    要是他没有那么多的野心,以老祖对他的喜欢跟重视,晋国的皇位稳当当的就是他的,只要他能忍住不动。可是,他不但动了,还动了不该动的人,最后功亏一篑,成了一场笑话。

    他一直记恨北辰傲,恨毒了应燕莲,觉得是他们两个坏了他的所有好事跟计划。可是,若不是自己这一次暴露出自己的身份,相信北辰傲跟应燕莲早就忘记了父亲这个人,他的恨,对他们一点点伤害都没有。

    一听到说是阴谋,众人面色僵住,立刻加快脚步要跟原先联络好的人汇合——就算是阴谋,也得拼一下,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只是,想法是好的,结果却是让人失望的。

    当他们所有人汇聚在一起,还没开口往那个方向逃的时候,震耳欲聋的冲杀声音,把他们所有的人都镇住了。

    “放下武器,否则格杀勿论,”应皓轩指挥人把所有的人都围了起来之后,骑在马上高高在上的命令着,语气尽是冰冷。

    “呵,果然是算计好!”县令夫人终于明白,自己会被救的那么顺利,能那么容易的就出城,完全是因为他们故意设置的,为的就是想用自己把隐藏在京城的暗探都挖出来,更怕连累了京城里的姓,故意放松了西城门的防护,就是为了让他们顺利出城,好一网打尽。

    “小主,你先走,我们护着你,”领头的人就算知道自己是上当了,可也没有一丝畏惧。对于他们这些早就知道自己会死的人来说,迟一点跟早一点,没有什么区别。

    “我深受重伤,北辰傲之所以不杀我,就是想要用我骗你们出来,就算我逃出去了,也没有什么意义,你们都是有家有孩的,能逃的赶紧逃吧,逃不了的就投降,死我一个就够了!”没有成功的反抗,有什么意义。

    对她来说,当初在小河村铸造兵器这件事,也是傻的。

    晋国这些年在努力,秦国何尝不在努力呢。有北辰傲只有心思缜密的人在,能不在北方囤积一兵一卒,怕是早就心里打算好了什么,只是晋国的人自以为是,一心想要报仇,所以才会淌入这浑水里的。

    她只希望他们父女的死,能解了晋国的难,免得一错再错,到最后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应皓轩看到被囚禁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个女人的态大改变,不禁觉得有些惊奇,但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看到京城中隐藏着几个别有目的的人,他的目光就更深了。

    要是万一京城发生什么动乱,这几个人在里面横插一脚,事情最后会变成什么样,谁都不敢想象。

    “不,小主,你要活着,你要活着去见主,是主救了我们,给了我们性命,我们不能言而无信,恩将仇报的,”领头的人很愚忠,就算知道自己是非死不可,也要执著到底。

    县令夫人知道,自己是说服不了他们的。这些人,会被父亲利用,就是因为他们都牵着父亲一条命,所以想一命抵一命,可是,值得吗?

    自己受到的内伤,已经无药可医了。这些日,在大牢的时候,虽然她有喝过药,那只是治疗表皮,对于内伤一点用都没有,所以她方才才会怒攻心的喷出一口血来,知道自己是伤及肺腑,是时日不多了。夜色寒小说    m.yesehan.com

    “应皓轩,”这个男人,就是北辰傲无意中遗留下来的,也是促成了应燕莲跟北辰傲在一起的那个孩,他的命,真好啊!

    虽然小时候吃了那么多的苦,可后来,认了亲父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谁也不敢小觑他,所有好的,都是他的。

    他的生活跟自己的恰恰相反。她是含着众人的宠溺出生的,只是后来发生变故了,就什么都不是了。

    “放过他们吧,没有兵器,没有我跟我父亲的命令,他们一辈都闹不出什么风浪的,”这么多年,倔强的她,第一次跟人低头。

    “小主,”众人原本信誓旦旦想要拼杀出去一条的,可听到自家小主的话后,个个都不淡定了,甚至有个几个还红了眼眶,甚是激动的样。

    “不管你是真的求情还是假意有阴谋的,我只告诉你,做不到!”应皓轩无动于衷的说:“本将军不可能把这些人放走的,那只会让秦国陷入无尽的危机之中……,”宁愿错杀,也不能放过其中一个。

    更何况,这些人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这里聚集,又有多少个是无辜的。

    县令夫人脸色一白,万万没有想到,应皓轩跟北辰傲一样,那么心狠手辣,连这样的要求都做不到,就咬咬唇,暗暗的下了一个决定,有些绝望的看了那些自己熟悉的人,最后拼劲一切的力气,从扶着自己的人的手里夺过了一把大刀,想也没想的就架在自己的脖上,在对众人微微一笑之后,就双手一横,闭上双眼,在鲜血喷洒出去的时候,软软的瘫倒在地上,没有了呼吸。

    “小主……,”这突如起来的一幕,让众人都傻眼了,个个惊慌的吼着,心里是真的伤心到底了。“为了小主,大家杀出去,一定要把小主护送回去,回到主的身边,”

    县令夫人要是知道,自己死后,这些人还抱着这样的想法,就真的死不瞑目了。

    她只想解决了自己,好让他们不要有负担,能拼杀出去的话,就给自己留一条命,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可是,这些人,愚忠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所以才差点就做出造反的祸事来。

    “为了救你们,你们的小主连命都不要了,你们却要拼杀出去?”北辰傲睨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瘦弱女人,想着她还是有一丝丝让人敬佩的。

    贪生怕死的人,会让属下卖命,会拼劲一切的力气,只让自己活着,就算是一时一刻也是好的。

    可她不但没有,反倒为了这些属下能有条活,就这么了结了自己的性命,也算是不错的。

    他敢保证,要是今日换成站在这里的是那个金君凛的话,或许他为了活着,会牺牲这里所有的人,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

    不拼杀出去,难道都要白白的束手就擒,就这样等着被杀吗?众人面面相觑,望着地上躺着的人,心里格外的复杂。

    为救小主,他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可是,最后死的却是小主,他们反倒没事,这种察觉,让他们都难以接受。

    “你们逃不出去的,”应皓轩知道他们心里的纠结,好心的开口说:“你们逃出了这里,外面还有东从容将军跟梅以鸿大将军的人马围住,所以你们没有机会的,”不经过这一层层的布防,谁敢让那个女人出来啊!“只要你们放下兵器,本将军看在你们小主的面上,可以饶你们不死,”但是没有自由。

    众人拼杀的心情在听说外面还有埋伏,个个都蔫了。他们就算命大,能拼的过另外的人马吗?

    所有人都知道答案,就纷纷对视了一眼,放下了手里的大刀跟长剑,没有在挣扎着要逃亡……一场剑拔弩张的打断,因为县令夫人的自动自杀而消弭。

    那些原本做好的埋伏,都成空了。这样的结果,却让大家心里都很高兴,因为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死亡,没有比这个更好了。

    那些被抓住的人虽然失去了自由,但是保住了小命,也让整个京城趋于了平静。

    当南儿知道那个县令夫人为了救她的属下而自杀之后,不禁有些错愕。

    “她如此心狠手辣,对自己的夫君都下得了狠手,却为了救那些手下而自杀,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呢?”京城的危机都解决了,所以南儿这会儿根本不需要紧张担心什么。

    “也许……那个县令在她的心里,就是个能利用的人,根本不是她的夫君!”欧阳绪想了一会儿后,低声回答说。

    “也是,她就是在利用那个县令,”南儿也不纠结,只是觉得那个人充满了矛盾。

    “行了,那人死都死了,别提她了,很晦气的,”梅以蓝知道这件事彻底的解决了,长公主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大哥是看在眼里,倒也没有跟长公主计较,大家又是一家人,这多少让她觉得放心,想着等到轩儿的亲事成了之后,自己回丹阳城也能放心。栗子网  www.yesehan.com

    “就是,南儿,你跟欧阳绪什么时候下定啊!?”杭青青也松口气,那几天自己憋在家里,是连大气都不敢出,就怕京城会出乱。

    北辰卿回来说的时候,不知道说的有多严重,连一向不出面的北辰傲跟梅以鸿都出面解决了,可见这件事的大小。

    好在,事情结束了,没什么伤亡。

    欧阳安跟北辰傲有口头的约定,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具体的,大家都没有商议好,所以杭青青才这么一说的。

    “大伯母,这件事,不是问我父王跟娘亲更好吗?”南儿觉得自己脸皮是够厚了,要是换成别人,早脸红的不知道像什么样了。

    父王经常说,自己的厚脸皮像娘亲。娘亲则理直气壮的说,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害羞叫矫情!

    好吧,她不矫情!

    “大伯母就是顺嘴问一下,你娘说等你大哥的亲事办妥当了,就会安排你的亲事,大伯母是想喝喜酒呢,”杭青青好笑的调侃道。

    “那就把宝儿姐姐给嫁出去,”最近被人调侃多了,南儿觉得自己的脸皮真的很厚了。“反正宝儿姐姐已经定亲了,南儿就算是定亲也得过几年,娘亲说我小了!”

    杭青青呐呐得张张嘴,却不知道接什么话了。

    “哈哈哈……,”梅以蓝看到她无语的样,忍不住笑道:“她的牙尖嘴利就跟燕莲一模一样,你觉得你能说过她吗?”她发现,自从认识燕莲之后,就压根儿没在言语上胜过她一次。

    京城里安插的人都解决了,彻底给京城清洗了一下,让很多怕牵连的人都过的胆战心惊的,平日嚣张的人都夹紧尾巴过日,却不妨碍战王府的大喜事。

    拖延了的两国联姻,终于在重新敲定了一个日之后,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应皓轩的亲事是燕莲亲自指挥的,她觉得海凤儿如此懂事,自己要是不重视的话,还真的要被人说了。连自己心里这一关都过不去,所以她很是努力的指挥好一切,就是想让众人都知道,对于这个儿媳妇,战王府的人都是很喜欢的,不管她是什么身份。

    燕莲觉得自己这一生很完美了,但是有一样东西,心里却觉得有些遗憾,但是这一点遗憾却能在儿的身上弥补,所以她很是欣慰。

    皇上病重,皇后被软禁在后宫里,所以今日应皓轩成亲,是北辰傲跟应燕莲坐主位的,看热闹的人特别的多,大家都在想着海国的公主穿的嫁衣是海国的,还是属于秦国的,个个都好奇不已。

    “噼里啪啦……,”当外面热闹的鞭炮声响起的时候,众人知道是新娘到了,个个欣喜的张望着,想看看新娘穿的是如何的雍容华贵……。

    当海国公主下了花轿,被应皓轩伸出手牵着进来的时候,众人都惊呆了。

    这海国公主穿的红色嫁衣不是秦国的,也不会海国的,是前所未有的让人惊艳。

    一身红色嫁衣,采用的料是奢华难得的,原本该盖住新娘头的红盖头,现在成了透明的纱巾,上面绣着鸳鸯戏水跟年好合,小小的,一点点散开,惹隐惹现的刚好遮住了新娘的容貌,却能很好的体现出她头上佩戴着的珍贵头饰,可见海国皇上对于这个亲妹妹的出嫁是多么重视的。

    外面的人看新娘是看不清楚的,但是海凤儿却能把外面的人的羡慕目光看的清清楚楚,尤其是当她进了庭院的时候,那长长的裙尾还在大门处的时候,众人都惊呆了,个个都羡慕的叽叽喳喳着,觉得这一次,真的是大开眼界了。

    “这海国公主就是不一样啊,这嫁衣别具一格,相信明天开始,整个京城就以至于的嫁衣而疯狂了,”那些成过亲的夫人都羡慕的呢喃着,恼恨自己没有这样出风头的机会。

    她们成亲的时候,厚重的盖头一压,完全看不清楚外面的,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要是万一出错,就会成为一辈的笑谈。可现在,人家却被安排的如此妥当,怎么叫人不喜欢呢。

    “这个可是燕莲的大手笔,怎么样?惊艳吧!?”梅以蓝是知道的,因为那是燕莲让绣娘连夜赶制出来的,也因为这样,亲事才会推迟到现在。

    长公主坐在梅以蓝的身边,听说海国公主身上穿的嫁衣竟然是应燕莲让人给做的,双眸闪烁了一下,有些复杂的说道:“要是燕莲当年穿上这嫁衣,肯定会引来更多关注的!”他们当年成亲,是从古泉村穿行到京城的,引来的轰动,就算是现在,也有人在比较。

    那么多年来,没有人能越的过应燕莲跟北辰傲的婚礼,让她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来。

    她才是长公主,是皇上的嫡长公主,可为什么应燕莲一个乡下来的,莫名其妙会弄些东西就被父皇封为护国公主,最后抢走了自己所有的风头。

    不过,这些想法,也只是在心里偶然的闪过,并没有说出口。她知道,要是自己说出口的话,不但梅以鸿不原谅自己,或许梅以蓝也会憎恨自己的吧。

    那些年,应燕莲做了什么,她是知道的。要是自己真的那样开口了,所有人都会怒骂自己没良心,变的跟母后一样,不知道感恩。

    听出长公主语气里的古怪,梅以蓝看了她一眼,却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就抿嘴小说:“燕莲只说自己心里有个遗憾,要完成在凤儿跟轩儿的身上……,”

    “什么遗憾?”长公主好奇的问,心里想着应燕莲还真的是不知足,那样被北辰傲捧着宠了半辈,还有什么遗憾的。

    梅以蓝摇摇头,一脸疑惑的说:“我也不知道,只听她这么说,我问了,她说到今天就知道了,所以我才早早的过来,怕自己会错失什么呢!”

    长公主一听,把目光落回了新人的身上,想着自己的儿成亲,大概也是比不过的。

    燕莲要是知道长公主心里的想法,肯定觉得她想的多了。她的遗憾,只是因为自己,根本跟炫耀无关——再说了,她的儿能做到,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

    想,也得看看自己是不是有这里的魄力。

    新人到了堂中,本该是要拜堂的,但司仪没有出声,而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红纸,看了燕莲一眼,见她坚定的点点头,就在众人诧异的眸光下,走到了他们的前面,有些硬着头皮的咳嗽了几声出声道:“大家先冷静一下,我有话要问问这一对新人,请大家保持沉默!”

    众人一见,心里的狐疑更深,弄不清楚这闹的是哪一出呢。

    应皓轩挑眉看着眼前的司仪,没有忽略方才人家看了自家娘亲的无奈眸光,知道这事情是娘亲搞鬼的。感觉到身边的人有些紧绷身,大概是紧张了,所以微微的捏了一下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有自己在。

    海凤儿是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也不知道莲姨……不,是婆婆要做什么,只能无助的紧张的,身为海国人,在这里没有一个熟悉的人,所以心里突然觉得惶惶然,有些害怕。可是,当她接触到应皓轩的手的时候,觉得突然安心了。

    司仪跟众人都安静了,就拿出了那张上面写了很多字的红字,很是尴尬的出声问道:“应皓轩世,我代表海国公主海凤儿问您,这辈,你是否会珍爱她一辈,不管是生老病死还是富贵荣华,是不是会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相伴到老?”

    司仪的话一问出,所有人惊愕,包括北辰傲在内。他就算是胆大,也没有想到过这些,就把眼神落在了一边的燕莲身上,见岁月在她的脸上并没有留下多少的痕迹,此刻的她,满脸的笑意,甚至带着一些些的激动,连自己看着她的眼光都没有注意到。

    听蓝儿说,燕莲曾经唠叨过,她这辈完美了,可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一点,他也曾经问过,可是她只是神秘的笑着摇摇头,根本不说话,弄的他问了几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开口了——可是,她心里的遗憾,就是眼前这一幕吗?

    可是,她知道,这么问,就是在逼着轩儿以后不许纳妾,难道她就不担心轩儿以后没有嗣吗?

    生女儿的人有很多,一连生四个女儿,一辈没有儿的人也有。他之所以没有纳妾,一是因为麻烦,二是答应了燕莲,是因为燕莲根本没有必要让自己担心嗣,所以他说到做到。

    可是,现在的凤儿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就这么贸然做,真的好吗?

    海凤儿的心缩了一下,这样的问话,是她第一次遇到过,可那是自己心里真正想问的。多少女人在嫁人的时候,不想这么亲口问一问自己要嫁的男人,是否会珍爱自己一辈。可是,谁有又能问的出口呢。

    可是,有人替自己问了,而应皓轩的回答,是什么呢?

    她的心更紧张了,身连动都没有动,气氛安静了,连大家的呼吸心跳都听的清清楚楚。

    “我愿意!”应皓轩的心是震撼的,因为娘亲心里的遗憾是什么,他一直不知道。这辈,他那么的努力,就是想让娘亲有个稳定的日,也不想让娘亲有遗憾。可是,他始终知道,娘亲心里深藏着一个遗憾,却怎么都问不出来。“一辈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直到娘亲说,要是他成亲了,或许她就没有遗憾了。

    也因此,他才点头答应去海国迎亲的。

    燕莲听到轩儿的话后,眼眶一下就红了。

    轩儿是明白她的,知道她心里的遗憾。

    北辰傲许诺自己一生,也做到了,自己该知足的。可是,这样神圣的誓言,却没有亲口听过,让她心里觉得有些遗憾。

    听到轩儿铿锵有力的话语,燕莲知道,这辈,自己知足了。

    海凤儿的身颤抖了一下,她知道,应皓轩是那种说一不二的汉,他既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番话,表示他以后一定会做到的。

    “海凤儿公主,我代表应皓轩世问您,这辈,你是否会珍爱他一辈,不管是生老病死还是富贵荣华,是不是会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相伴到老?”司仪再一次的开口询问着,只是声音有些哽咽了。

    这原本说不出口的话语在真正的说出口后,没有一丝的忸怩,只有感动跟激动。

    海凤儿的心是紧张的,几次欲张口想说话,可因为紧张了,又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难免有些紧张。也因为她的紧张,弄的气氛更为高涨。

    大家都在心里责备海凤儿的不知好歹,这样的承诺,那个女人不愿意答应呢。可谁能知道,海凤儿是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呵呵,”燕莲看到凤儿几次要开口,都说不出口,觉得自己这么做,也怪为难她的,就轻笑出声说:“凤儿,愿意的话,你就点点头,不愿意的话,你就摇摇头,没人能逼你,问问你的心,再做决定!”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海凤儿的身上,她狠狠的握了自己一下自己的手,脆声道:“我愿意,一辈不离不弃,生死相随!”这样的感情,是每个女人都羡慕的。她能拥有这样的誓言,这辈,还有什么好遗憾的。

    自己的身上的嫁衣,是婆婆命人送来的,说是送给她的新婚礼物。她当时不以为然,想着嫁衣都是那个样,能有什么吐出的,就是料不一样的,刺绣精致一点而已。她带来的嫁衣,也是皇兄罗了海国最好的绣娘绣出来的,是最为精致的一件嫁衣。

    可是,当她今日让服侍的人穿上这件嫁衣的时候,得到了所有人的羡慕,让她自己也惊艳了一把,才知道婆婆的这份心,她是真的重视自己。要是不重视自己,这嫁衣是完全给南儿的,毕竟南儿快要定亲了。

    可是,她把这份殊荣给了自己,让她知道,自己能嫁给应皓轩,能拥有这样的婆婆,是自己几辈修来的福气,这辈都报答不完。

    这样的神圣誓言面前,自己若是沉默的点头,不是在拒绝应皓轩的一番心意吗?所以,她强迫自己抛开了所有的害羞,勇敢的敢出声,就是要告诉所有人,应皓轩是她的男人,能跟她一生一世的人。

    燕莲听到她的回答之后,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很是欣慰。

    要是凤儿真的默不出声的,她总觉得不够完美。现在,什么遗憾都没有了,有的是真正的高兴。

    “这战王府是要做什么呢?这是不许世纳妾吗?”这样的誓言,是忠诚的意思,让很多人都明白了其中的意义,不禁出声议论着。

    “战王都没有纳妾,”有人弱弱的提醒着。

    战王娶的乡下女人都没有纳妾,难不成的,世爷娶的海国公主,还要纳妾吗?她们的夫君都在筹措着,等应皓轩成亲之后,若是有机会的话,就送几个庶女来战王府,那是唯一的机会,否则想要成为战王府的联姻,那是难的,比进宫更难。

    他们曾经在战王身上试过,可是一直没有成功,所以都把目光落在了应皓轩的身上,想着不可能战王府出来的,都是不好女色的。

    可现在这样,不是坏了他们的计划吗?

    众人这么议论着,就是希望战王府给一个明确的消息,免得他们又不小心的撞上枪口,成了倒霉蛋。可是,有那么好的机会在,要他们放弃,又觉得不可能,所以个个都把目光落在北辰傲的身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北辰傲抽搐了一下嘴角,想着燕莲玩大的场面,为何要自己来解决呢。

    燕莲察觉到了北辰傲落在自己身上的幽怨眼神,不禁嘴角扬起一抹欢喜的笑容,回眸往了他一眼,在他错愕的眸光中,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一对新人的面前,一只手牵住一个,带着他们转了个身,面对着所有等待消息的人。

    ~~~~~~~~~~~~~

    明天啊,明天求月票,不是今天,呜呜……明天结局……晚上还有更新。

    ...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