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人皇仙途

正文 第八百四十五章 陈王世子

    陈锷出了试炼殿堂,却被眼前的一幕镇住了。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这是怎么了?

    纵使陈锷的脸皮厚度已经惊天动地,也不禁的伸手,尴尬的挠了挠头。

    眼前站了几百上千人,目光齐刷刷的集中在自己身上,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目光看着自己。

    还真是让人羞涩啊。

    这些围观者的目光仿佛要吃人,不过并未在陈锷身上停留多久,然后齐刷刷在把目光移开,盯住了旁边的王榜。

    原来这家伙长这样啊,和正常人好像也没多大区别。

    现在迫切想要知道的是,这个家伙到底能到王榜第几。

    难道真的可以超过陈王世子,成为新的王榜第一?

    “让开,不要阻碍我们世子的视线?”这个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在围观者的身后。

    “你他娘的谁啊……”一名小侯爷不服的大骂,因为他感觉自己的家族在大梁城十分的有能量,所以很自信,不喜欢别人在自己面前拽。

    不过等他回过头来一看,就愣了,然后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世子来了,世子您请。”

    世子?

    大梁城内,“世子”实在太多了,当足以让小侯爷卑躬屈膝的世子,除了陈王府世子,还有何人?

    果然,在一名老奴的伺候之下,陈王世子,陈昊,竟然亲自来到了大陈祖地。

    所有人都心惊,这里的动静,竟然惊动了他。

    不过想想也是,陈昊占据王榜第一,这本是不可撼动的,但今天呢?

    他陈昊在试炼大殿,也不过坚持八炷香,眼前这个家伙可是坚持了十三炷香的时间,换了自己是陈昊,也要亲自来看看。

    这是陈锷与陈昊的第一次见面。

    彼此的目光对视,都微微的皱了皱眉,但都没有说话。

    时间,甚至在这一刻凝滞了下来。

    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陈锷体内的战血甚至抑制不住的沸腾,好像能够感觉到,这陈昊,天生就是自己的一世大敌。

    “咦?王榜怎么没有动静?”女太子没有理会陈昊,不过用疑惑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围观者的目光又从陈昊身上转移到了王榜之上。

    果然,王榜之上,没有变化。

    原本以为,前三甲会再次变动,但没有,继续向下看,前十,还是没变动。

    一直看到一百,都没有陈锷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有延迟?

    围观者疑惑重重的又等了好一会儿,可王榜之上千真万确没有任何的变动。

    也就是说,这陈锷,根本没能进入王榜?

    寂静的场面开始混乱起来。

    刚才将陈锷视为妖孽的人,这一刻都忍不住骂出声了,因为感觉自己被耍了,被糊弄了,这小子故意折腾出大动静,却是恶作剧不成?

    “草!老子就说吗,怎么可能有人在试炼大阵之中,坚持十三炷香的时间,就算是大陈女皇来了,也绝对做不到啊。”

    “这孙子叫陈锷吧?他奶奶,老子还真以为他是个妖孽呢,原来是个狗熊,连王榜都压根没上的去,别说第一了,倒数第一都没有,废物。”

    “这孙子太欠了!也就这里不是我的地盘,若是我的地盘,我非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你们大陈皇朝,真是太好脾气了。”

    议论纷纷,都是嘲讽陈锷的话,就差有人冲陈锷扔臭鸡蛋了。

    就是女太子都皱眉了,陈锷毕竟在试炼大阵中坚持了十三炷香的时间啊。

    这种状况,就算陈锷杀入王榜第一,女太子都不奇怪。反而是连王榜倒数第一都没进入,女太子才觉得奇怪呢。

    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想不明白。

    其实道理很简单,陈锷进入了试炼殿堂之内,并没有循规蹈矩进行,杀天兵的时间连半柱香都没有,然后就直接挑战金甲战将。

    这十三炷香的时间,小部分是与金甲战将对抗,大部分是在一边躲避他的《天龙破虚炮弹》,一边偷学他的《人皇龙象阵》。

    直到最后出来,陈锷未曾斩杀过一员天将,杀的天兵也是很少,自然无法获得积分了。

    自然也就没办法晋阶王榜了。

    当然,陈锷的收获之大,是旁人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这孙子,真是太欠了,不收拾他我不服气,兄弟们,大家一起上去他!”有不怕事儿大的在人群中高喊。

    “对,弄死他!”

    “这家伙耍了整个大梁城,不废了他不能平民愤。”

    围观者逐步靠近陈锷,因为陈锷没有晋阶王榜,这一刻已经忘记了陈锷刚刚被赋予的外号。

    人魔!

    “你们想干什么?这是我的战奴。”邵惟一终究是站了出来冷声道,虽然也是搞不明白,但她怎么也要维护陈锷。

    不为别的,陈锷是她的“狗”,若陈锷被教训,她邵惟一作为“狗”的主人,脸上也无光。

    女太子的话,让这些冲动的年轻俊杰冷静下来,讪笑起来。

    谁敢不给女太子颜面呢。

    场面的气氛又有些尴尬起来。

    “世子,我们回吧。原来是个跳梁小丑而已,不值得引起您的重视。”伺候在陈昊身边的老奴说话了。

    他目光浑浊,但看着陈锷却充满了不屑。

    到不能说这名老奴实力差眼光低,只能说他在陈昊身边太久了,所以这天下,真的是再也没有几名值得他赞叹的天才了。

    与陈昊这名珠玉一比,天下俊杰,尽皆土砖石瓦。

    但让这名老奴没想到的是,陈昊竟不仅没有转身离开,反而向前走去。

    这名老奴十分理解陈昊的性格,若是对陈锷没兴趣,哪怕是刚才陈锷有戏耍了大梁城的嫌疑,陈昊都不会在耽搁半分,会立即转身离去。

    而现在呢……

    世子他竟然对这个家伙感兴趣?

    这是怎么回事?这名老奴有些想不明白。

    陈昊每向前走一步,围观的人就不由自主的退开一分,这完全是无意识的,仿佛心里有个声音在提醒自己,不要阻挡了陈昊皇子的路。

    对陈昊,有一种本能上的敬畏。

    因为他,实在太强大了。

    陈昊终于走到了陈锷的面前,两人之间的距离,大约在四五米的样子。

    彼此对视,沉默。

    所有人都奇怪,这是怎么了?就连对陈昊十分了解的女太子,都皱眉。

    这陈锷,引起了陈昊的兴趣?

    怎么可能呢?

    而陈锷呢却不为所动,面色平淡,道心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陈锷,既然来到大梁城,早晚就是要与你陈昊对上。

    三千年前的秘密暂且不说,陈锷不知道自己是否要为那所谓的先祖讨个说法。

    因为陈锷对迷失大陆的大陈皇朝,并无太大的归属感,道理很简单,陈勇与陈广都要争先恐后的弑孙杀子,陈锷哪来的感情?

    但是,陈锷是个自私的人。

    或者说,做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存在,一直是陈锷的目标。

    这是一种霸道的性格。

    既然自己是人皇战体,陈锷不想有另外一个同龄人,也是这种体质,与自己平起平坐。

    要么,臣服自己。

    要么,死!

    这也许有些不讲道理,有些暴戾,有些阴毒,但,没办法,这就是我陈锷。

    独一无二,为所欲为。

    无情无义,无法无天!

    陈锷嘴角浮起一丝冷意,看着陈昊,想听他说什么。

    终于,陈昊开口了,淡淡的问道:“你是邵惟一的战奴?”

    这家伙实在是高傲到了极点,竟然敢直呼女太子的名字,狂妄的很。

    也怪不得女太子不喜欢他。

    “不错。”陈锷点了点头,回答道。

    陈昊皱眉,“你故意输给邵惟一,做了她的战奴,却是为何?你的目的,是什么?”

    什么?

    陈昊的话让所有人都惊住了,看着陈锷的眼光,重新的意味深长起来。

    就连女太子都吃惊了,因为她了解陈昊的xing子,绝对不会无的放矢,绝对不会乱说话。

    而他刚才这句话的言下之意,是说……

    陈锷的战力,比自己要强?他是故意输给自己?故意要做自己的战奴?

    真的吗?

    当然这种念头在女太子神海内转瞬即逝,继而被弄弄的不忿代替,这陈昊,还真是看不起自己,自己就真的这么差吗?再说就算自己战力差,不如陈锷,不允许自己有王阶战甲吗?

    刻画着《定心真言大阵》的战甲,不要说陈锷了,就是你陈昊,也未必能抗住呢

    女太子不服气了,换谁也不会服气啊。

    陈锷心里一惊,这陈昊的洞察力还真是不错,当然嘴上不会承认的,而是冷冷道:“你的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

    陈昊皱眉,没有反驳与辩解,又沉默了一会儿。

    “你不应该是邵惟一的战奴,而应该是我的战奴才对。”陈昊再度开口,语气愈发冰冷。

    女太子气笑了,“陈昊,你什么意思?”

    陈昊看也不看邵惟一,继续对陈锷道:“人皇战体,不应该给别人做战奴,你这是在辱没这种体质。”

    “你只有给我做战奴,才不会玷污这种体质,明白吗?”

    陈昊的声音不大,却如同一个炸弹投进了水中,再度让现场沸腾了。

    什么?陈昊世子的话什么意思?

    他是说,这陈锷,也是人皇战体?

    这怎么可能?人皇战体不是陈王府独有的体质吗?且就算在陈王府,也不知道几代才会出现一尊。

    这陈锷……

    陈锷自己也是没想到,竟然会被陈昊洞察自己的最大秘密,因为之间见过自己体质的人,此时要么死掉了,要么已经被镇压到了青铜太子令内,成为自己的战奴。

    这陈昊,果然有点意思,竟然看出了自己的体质。

    而女太子的震惊,就更不要提了。

    开什么玩笑,自己可是陈锷的主人,陈锷是自己的战奴,本应该对自己不设防,没有秘密才对。

    怎么可能?若他真的是人皇战体,不可能守住这个秘密才对?

    女太子蹙眉,看着陈锷,这一刻真的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这个人了。

    陈昊说的是真的吗?

    这个家伙,真的隐藏这么深吗?

    陈锷蓦然哈哈大笑起来:“陈昊,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不错,你很不错!有资格做我的敌人。”

    陈锷猖狂的样子,让围观者都恨不得上去扇他了,你他娘的就算是人皇战体,连王榜都没上去呢,凭什么这样和陈昊世子说话。

    但没想到陈昊世子点了点头:“你说的对,我们之间,注定是敌人,注定有一战。”

    “因为,我不喜欢同龄人中,有人与我一样的体质,我喜欢做……独一无二的存在。”陈昊冷冷的道。

    陈锷再度笑了。

    有意思,连想法,都与自己完全相同。

    “半个月后,你我一战,败者,要么为奴,要么……死。”

    “当然,我不认为我会败,因为纵使同为人皇战体,也是有很大区别的。”

    “你,差太远。”陈昊冷冷的道,然后,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去了。

    场面的气氛很诡异。

    女太子张了张口,刚想和陈锷说什么,而这个时候,一名白发老者出现。

    “传陛下口谕,宣冠军侯陈锷,进宫觐见。”

    冠军侯?陈锷这才想起原来自己还被女太子封了这个一个爵位。

    不过,大陈女皇想要见自己,却是为了什么呢?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