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人皇仙途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太子殿下

    这造化鼎果然恐怖,在自然圣塔的触动与逼迫之下,有无限的潜能被激发。

    道则更加恐怖,各种经文熔炼之后,浑然天成,仿佛合而为一。

    被镇裂的鼎身,开始逐渐的恢复,融合!

    威力,越来越强大!

    陈锷的双目越来越亮,有奇怪的感觉,好像自己就是造化鼎,造化鼎就是自己。

    意识有些空洞起来,仿佛历经了千百世轮回,有来自无尽岁月之前的传承与记忆,将整个人都融入了进去。

    “给朕跪下!”陈锷突然冷笑着说出了四个字,说出来之后陈锷自己都感觉奇怪。

    “朕”这个称呼,很不凡,陈锷从未这样自称过,因为没有这个资格。

    可对抗着自然圣塔,就这样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仿佛就应该这样说,没什么可奇怪。

    道掌伸出,陈锷转败为胜,攥住了自然圣塔!

    因为这是造化鼎内,所以陈锷为神祇,所以,才有希望镇压自然圣塔。

    咔嚓咔嚓,陈锷用力,竟然将自然圣塔攥的出现了裂缝。

    “不要!”

    “快松手!”

    星无华与星语大惊,吓得几乎要死,慌张的向陈锷求饶。

    这可是精灵族的无缺帝器,若是毁在这里,她们就是死一千次,都赎不了这滔天大罪。

    后悔了!两任精灵女皇,心里满满的全是悔意。

    撩拨这陈锷干嘛,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人,这已经不单单是有大气运的问题了。

    太恐怖了!

    “陈锷圣人,你快住手,我们同意迁徙进入造化鼎。”

    “你不是要借自然圣塔镇杀魔逆天吗?你毁了圣塔,对你有什么好处?”

    星无华与星帆依然大喊,可惜此刻的陈锷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恐怖到了极点。

    在造化鼎内,与造化鼎合二为一,整个人都变得高深莫测,让人心悸。

    咔嚓!咔嚓!

    自然圣塔被陈锷攥出的裂纹更多了,每一声清脆的响声,都让星无华与星帆灵魂震颤。

    仿佛是她们的心脏被捏碎,恐惧到了极点。

    “圣塔……”星帆泪水横流,又急又怒,身体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

    而星无华目光之中都是寒意,要不顾一切的冲向陈锷,施展出战技要制止陈锷。

    可惜,这是造化鼎六合正中的位置,陈锷为神祇,无缺帝器都可以攥出裂纹,还会惧怕你一个小小的圣人?

    一个风烛残年、气血衰败的老不死?

    陈锷左手一挥,直接将星无华给震飞。

    噗的一声,星无华吐血,跌落远处的地上,无能为力了。

    这活了近千年的天才,遇到陈锷之前何曾这样憋屈过?可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有一种无力感从心底升起。

    对峙依然在继续,造化鼎内部的天地阴云弥补,紫电如蟒,狂风阵阵,到后来,如同天破一角,大雨倾盆。

    陈锷的金色道掌在流血,而自然圣塔不断挣扎,却是根本挣脱不掉。

    轰!

    不知道过了多久,蓦然一道绿光,从自然圣塔深处迸射出来,与陈锷的道掌相抗,震退了陈锷,自然圣塔获得了自由,但并没有逃窜。

    一道绿光,驱散了漫天的乌云,让暴雨停止,让狂风熄灭,天空重新晴朗,雨后初晴。

    更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这道光仿佛沟通了虚无的世界,一个女子,竟然踩着这光,走了出来,由模糊到清晰。

    看样子二十多岁而已,身上穿着绿裙,长发飘飘,肤色如凝脂,脸上带着圣洁的气息。

    一举一动,道则天成,有浓郁的生之气息,在这造化鼎内肆虐。

    很诡异,在这恐怖的生之道则下,移栽到造化鼎内的蟠桃仙果,还有仙草,全都迅速的开花,招蜂引蝶,甚至有立即结果的可能。

    远处的原始森林,仿佛也受到益处,草木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茂盛,鲜花盛开,生机盎然。

    怎么会这样?这是什么稀奇古怪的道则?这女子是谁?陈锷皱眉,搞不明白。

    而星帆浑身瑟瑟发抖起来,就连被震飞到远处的星无华,都双眼变亮,挣扎着站起来,跪倒在地。

    “自然娘娘!”两任精灵族女皇五体投地行大礼,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因为,见到了她们心中的神祇,一位荒古大帝级别的角色,傲视千古的女神。

    什么?这就是自然娘娘?陈锷眉头皱起来,没有说话。

    是了,这两种惊世大器的碰撞,难分输赢。

    说起来,自然圣塔是无缺的,恐怕要更胜一筹,但这毕竟是在造化鼎内部的小世界,造化鼎拥有优势,所以虽然有缺,但可以勉强战了个平手。

    将自然女神的神念给逼迫出来了!

    自然女神是荒古末年的人物,纵使为帝,到现在也应该死去了,这一丝神念,应该是借助磅礴的信仰之力得以保存,至少拥有自然女神三成的战力。

    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概念,一名帝境强者三成的战力,这不是陈锷可以抵抗的。

    哪怕是在造化鼎内,神奇的融合了造化鼎内的道则,合而为一,也不能够抵抗。

    但不知道为什么,陈锷站立虚空,远远的看着圣塔旁边的自然女神,竟没有半分的恐惧。

    相反,心情很平淡,很镇定,很从容。

    而自然女神的表现就更怪异了,怔怔的看着陈锷,一阵出神,仿佛是陷入了回忆之中。

    难道说,这神念沉睡了无尽的岁月,反应迟钝了吗?星帆心里生起了一个稀奇古怪的念头,但随即就意识到自己这是渎神,强行斩断了这个念头。

    场面诡异且尴尬起来,陈锷与自然女神对视,两个人都不发一言,只是那样默默的看着对方。

    星帆看着跪在身边虔诚的星无华,忍不住悄悄的问道:“师祖,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要不要……”

    可惜,星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星无华低声怒喝制止了,“噤声!自然娘娘的神念复活了,你怎么也敢说话!”

    被骂的星帆小嘴一瘪,有些委屈,虽然已经是精灵女皇了,但在这星无华面前,就是一个孩子而已。

    不知道过了过久,自然女神动了,一步一步迈向陈锷,脚踏虚空,摇曳生姿。

    竟然走到了陈锷的面前,两人相聚不过半步之遥!

    陈锷看着她,越来越有种不安,仿佛很面熟,这种感觉,在苏小糖身上、玲珑身上,都感受到。

    果然……

    自然女神伸出了手,轻柔的抚摸到了陈锷的脸庞,泪水,突然就从她的眼中滑落下来。

    “太子殿下,真的……是你么?”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