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人皇仙途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情话都是骗傻妞的

    陈锐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激将的。

    这件事他占着道理,陈锷以兄长的身份调戏未来的弟妹,这本就是畜生才会做的事儿。

    原本,自己是站在不败之地的,一旦答应赌约,那可就是有输的风险!

    陈锐很明白其中的讲究。

    可惜,陈锷这厮的嘴巴实在是太毒了,太jian了。

    “放心好了,知道你是废物,也没指望你能单独去面对妖族强者。这样吧,你手下的四名武王,三千玄虎卫,你全都可以调动。而哥哥我,只需要单枪匹马一个人,怎样?”

    “这样都没胆子比试的话,你还是滚回大梁城吧,别他娘的出来丢人现眼。”

    “也是,区区一个禹州赵氏的女人,能生养出什么盖世英雄来?血脉太弱不要紧,关键是格局太小,目光短浅。”

    陈锷这厮为了激怒陈锐,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了,反正脸上这张皮,早就不值钱了。

    “金乌族的大妖,岂是那么好对付的?”陈锐气的要吐血,却依然压住怒气道:“若我们都没有斩获,难道是平手?这又应该怎样处理?”

    “四弟,瞧瞧你那怂样子!还没有战,就气馁了,可笑!”陈锷继续毒舌,“几只老鸟,有什么了不起的?还能翻起大浪不成?”

    “实话跟你说,这也是冰皇前辈为了择婿而出的试题,否则以冰皇前辈的盖世神通,弹指间,轻而易举就灭掉这几只老鸟了,还等你来表现?”陈锷满嘴扯淡。

    陈锐心里一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真的是冰皇为了择婿而出的一道题吗?

    陈锐把目光投向冰心傲,带着询问的意思。

    冰皇在心里骂了陈锷一句小狐狸,这分明是要拖自己下水啊!却只能酷酷的不说话,还能怎样?难道要承认,就算自己,也拿这几只老鸟没办法么?

    冰心傲还真是丢不起这张老脸。

    这是默认吗?陈锐心沉了三分。

    再把目光投向冰雪月,昨天陈锐才知道,冰皇的女儿是一对孪生姐妹花。

    刚刚见了冰雪月的时候,陈锐吓的魂飞魄散!他娘的,这不就是在寒风关见到的那个小妞吗?

    被冥天寒掳走的那个!她真的是自己的未婚妻?这婚事,估计要吹了!

    但看到冰雪月表情坦然,旁敲侧击之下,才得出结论,寒风关见到的那个,应该是冰雪心!

    陈锐长长松了一口气,可转念一想,又慌了起来!

    因为他不知道,冰雪心后来怎样了?是否出了意外呢?

    陈锐把目光投向冰雪月,冰雪月根本目光立即躲开,根本不与他对视!

    陈锐心里开始疑神疑鬼,怀疑冰皇与冰雪月的态度,是否因为……冰雪心已经返回,且说了自己的坏话呢?

    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了,陈锐知道,这次迎亲,可能不会很顺利了。

    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只能答应与陈锷的赌注,不管怎样,一定要赢了陈锷!让自己在冰皇面前,得到加分!

    陈锐目光阴晴不定,良久方才“想明白”了内幕,点点头,“陈锷,我答应你!”

    “这种方式很好!谁败,立即滚出冰雪城!谁赢,立即与雪月成婚!”

    “若是我败,我无话可说!也不怨你!若是你败,你不要再从中作梗了,你就这么见不得我这个做弟弟的,顺顺利利吗?你就这么恨我这个做弟弟的吗?”

    本来陈锐理直气壮,因为陈锷冒充自己。

    可是想到冰雪心的问题,陈锐又有些气短心虚。

    没有办法,只能同意这个赌注了,且装起了可怜,说话都是一副委屈的嘴脸,好像被欺负的小媳妇似的。

    “好,我同意。”陈锷点点头,你把媳妇送到我床上来,我哪有不同意的道理?

    “冰皇前辈呢,你的意见吗?”陈锐问道。

    “可以。”冰皇点了点头,“年轻人,有些竞争是好的,至少可以让你们知道,无论想要获得什么,都要靠自己去争取。”

    “靠父辈余荫,终究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冰皇的话若有所指么?陈锐心里又是一片阴鸷。

    “赌注定为半个时辰,如何?”

    “如果半个时辰内,双方均无斩获,那么,就是我陈锐赢了,如何?”陈锐还在耍自己的小心思。

    “可以。”陈锷点头。

    冰皇也点头同意。

    “好,那我们现在就开始计时吧!”陈锐冷笑。

    陈锐对自己没信心,知道动用手下的力量也未必能杀得了金乌族强者,但陈锐对自己的大哥有信心啊,他相信,自己这废物大哥,万万不可能有所斩获!

    陈锷猜测,多半的结果,就是双方零比零的战绩结束比试!但这样,也是自己赢!

    虽然赢的不怎么光彩,但,那又如何?

    陈锐冷笑,胜券在握了。

    而陈锷,却突然道:“且慢!等会儿再开始计时!”

    嗯?冰皇疑惑的皱了皱眉?陈锐也脸色不虞了,怎么,要反悔吗?

    却不想陈锷这货,走到了冰雪月面前,一脸“愧疚”的神色,“深情”的道:“雪月,原谅我!”

    “我不该拿你做赌注!但,这是我得到你的唯一方法!”

    “我发誓,若不能胜,我宁愿死在你面前!用我的生命,去证明对你的真心!”

    “我发誓,若侥幸不败!那么以后,生生世世,再也不会拿你做半次赌注!你永远是我最心爱的,无价之宝!”

    陈锷自己都要被自己的话恶心的要吐了!这纯粹都是假话啊。

    可是,陈锷知道,没有得到冰雪月之前,还是要顾及这小妞的感受!若她不愿意,自己又不占理,恐怕会横生许多波折。

    陈锷自己都要被肉麻的话恶心的要死,却不想,在场的诸人,却都是神色不同!

    冰雪月当场就感动的要哭出来了!

    若说刚才,乍然知道陈锷竟然欺骗自己,他不是自己的未婚夫的时候,冰雪月心里对陈锷,还是生出过恨意的!

    可是,几次三番,被陈锷多情的话,将心里的不快击溃!哪里还能恨的起来?

    “你若败,我愿意陪你一起死!”冰雪月忍住不让泪流下,坚定的道。

    陈锷愣了,这小妞真是不错,重情重义!

    心里突然有些愧疚,自己只不过是看中了她“极冰仙体”的体质,就这样骗她,是不是太缺德了一点?

    而陈锐,脸色都要狰狞起来了!

    恐怕换成任何一个男人,自己的未婚妻要与别人同生共死,心里都绝对不会好受!

    这一刻,陈锐甚至恨不得杀了陈锷与冰雪月这对狗男女!

    “冰雪月!我不会输的!我不会让你死!我要将你娶到手,然后,折磨你一生一世!”

    “让你为今天的话,付出代价!”陈锐心里,疯狂的怒吼。

    【作者题外话】:晚上八点多回家,女友最近身体不好,我做饭,吃完了九点半了。码了一章,现在在网吧上传,还要担心作者帐号是否会被盗……这几天抓紧解决一下网络的问题,尽快恢复吧,大家多体谅吧。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