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霄琼华

正文 第九百七十章:火山爆发

    &bp;&bp;&bp;&bp;长吼一声之后,原本对付麒麟族的喷火龙们不少掉头跑向光明神殿和昶志他们。○

    尾巴上不断的在空中狂甩着,击打得一边的岩石块不断的滑落。

    “是他们”

    眼尖的麒麟族的人看到了霄琼华他们一行人安然无恙的站在对面的洞口处,当即尖叫出声。

    谈贝和光明神殿那边的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便看到缔花皇和端木香等人在那安全的地方朝着他们冷笑,看他们的神色似乎在嘲笑着他们之前的所作所为。

    心生不忿的一个光明神殿的教徒想要横跨过那有着滚滚岩浆的长河到达对岸,却不料在腾空在一半的时候,一股磅礴的气流直接将他搅下,瞬间没入那看了让人头皮发麻的长河里面,尸骨无存。

    光明神殿和麒麟族的人看着自己的教徒和族人一个又一个的倒下,心中的恐慌越来越大。

    “我们走吧。”霄琼华打消了要和喷火龙他们打一架的冲动了,毕竟看了光明神殿和麒麟族的人对战喷火龙,很容易的观察到喷火龙似乎刀枪不入,在加上如何横跨过那条长河还是一个问题。

    霄琼华的话并没有遭到众人的反对,毕竟喷火龙的实力摆在那里,他们还是尽快的离开这里准备闯下一关吧

    听从妖狸的话,众人沿着那陡峭的崖壁慢慢的往离开的洞口挪去,看着那渐渐失去战斗力的麒麟族和光明神殿的人,霄琼华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麒麟族。光明神殿,从你们踏进这个先天八卦塔开始,你们的命就注意要交到这里的了。

    转身,霄琼华带着众人毫无留恋的离开,当光明神殿和麒麟族的人发出最后一声嘶吼的时候,战斗结束了,在外面高高在上的光明神殿以及麒麟族的人在这里却输得一败涂地,等待他们的下场,就是被喷火龙们一个又一个的丢下长河,被滚滚岩浆所吞没。

    当霄琼华踏入离开的传送台时。似乎感觉到地动山摇了一下。

    是火山爆发了么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的就过去了将近十天的时间了。

    广阔无垠的草原,蓝天,绿地,接连成一线。让人看一眼便觉得赏心悦目。

    此时。三支小队正警惕而小心翼翼的在草原上行走。因为他们的不小心,已经让不少的家族子弟险些丧命了。

    这个阵法和霄琼华他们第一次进入的那个幻境阵不一样,因为这里的绿草高及人的腰部。不少的魔兽潜伏在绿地里,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这里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而非虚幻出来的。

    “诗盯,你想去哪里”为首的男子看到诗盯那鬼鬼祟祟的样子忍不住眉头一皱,出声低喊道。

    诗盯被男子的声音吓得浑身一颤,有些做贼心虚的转头看向男子,露出一个干干的笑容:“大哥,我我我我就是想随便看看。”

    眼前和诗盯有几分相似,但是却比诗盯要多了几分正气和冷峻的男子正是诗盯的同胞兄长,诗恺。

    诗恺平日里严于律己,身上完全没有诗盯那种纨绔子弟,油头粉面的模样,反倒是由于常年外出历练,身形挺拔,古铜色的肌肤让他看起来更加阳刚。

    明明是有几分相似的脸,可是两兄弟给人的感觉却是南辕北辙。

    打死诗盯他也不敢告诉诗恺他是想去找嘉据滔,因为诗盯非常清楚这位严厉的兄长是有多厌恶他平日里的纨绔习惯。

    诗恺没有在身边他还可以放肆,可是在诗恺的身边,诗盯只能够装b的站在一边,因为诗盯很清楚,如果他在诗恺面前这样肆无忌惮的话,那么得到的下场将会是剥夺一切在诗氏家族的权利。

    诗盯从不怀疑诗恺说话的真实性,因为背着诗恺做那些混账事诗恺还可以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是同胞兄弟,诗恺自然知道诗盯的秉性如何了,只是如果真的发生在诗恺面前的话,那么想必不需要别人动手,诗恺都会大义灭亲了。

    诗恺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嘉据滔,然后再将视线转移到诗盯的身上,神色漠然,语气却极其严厉:“平日里你做什么混账事我没看到就算了,如果你还想在我面前耍花样的话,你就给我小心点。”

    诗恺自认为自己对这个同胞弟弟很纵容了,但是这些年他的所作所为几乎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了,就连许多的家族护法都开始不满意诗盯在外的扬武耀威和到处惹是生非,如果诗恺再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下去的话,只怕诗盯到最后连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大哥,瞧你说的,在这里我还能够耍什么花样啊”诗盯因为诗恺的警告而面容有些僵硬,但是还是硬着头皮说出这番话来。

    “轰隆隆”

    此时,原本晴空万里的蓝天忽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这样突然转变的天气让诗恺等人措手不及,这里地处较低的位置,而且周围没有任何可以遮雨的地方。

    “诗少主,我看我们要尽快找到地方躲雨了。”一个面容清俊秀气的男子走了过来,神色有些疲惫,这些日子在这片草原上行走,除了要小心翼翼的应对突发的危险,还要处处提防着隐藏在嘉氏家族和诗氏家族的光明神殿的人以及跟在后面像跟屁虫似的麒麟族的人,他已经十分疲惫了。

    “白少主已经找到地方了”诗恺看向那面容清俊秀气的男子,正是白氏家族的少主,白龙飞。

    “刚刚我们路过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地势较高的山坡,我们在那里扎营总比呆在这里要好。”

    白龙飞指了指方向,如果真的下雨的话,按照这里的地势绝对会被水淹没的。

    “那好,我们现在就赶过去吧。”诗恺并没有任何的怀疑,毕竟现在他们和白氏家族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蚱蜢,而且诗恺也很相信白龙飞的为人。

    走过来的嘉据滔听到诗恺和白龙飞的对话忍不住开口反驳道:“不是吧我们这么艰难的来到这里,你们要退回去开什么玩笑啊”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