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阳剑圣

正文 六八二:缠绵!阳顶天修炼巫灵师!(1更)

    双胞胎中的那个男宝宝,被阳顶天抱在手里之手,立刻就不哭了,然后瞪大眼睛看了阳顶天好一会儿。

    阳顶天顿时大喜,不愧是血脉相连的亲儿子啊,果然和爹爹很亲啊。

    不过很快,小宝宝立刻就更加不客气了,扯开嗓子,继续哇哇大哭,哭得比之前更狠一些了。

    阳顶天手忙脚乱地哄,结果小宝宝哭得更厉害,手脚乱蹬,力气大得狠。

    “好了,好了,知道了,知道了,小祖宗!”武莫织过来,从阳顶天怀中抢走了男宝宝。

    几乎是瞬间, 小宝宝停止了大哭,直接把小嘴凑到武莫织壮观的胸脯上。

    完全是秒停啊!

    “他,他大概是饿了。”阳顶天道。

    “饿个屁啊。”武莫织道:“他早就吃饱了,就是要让我抱。但是姑奶奶哪有那么多时间抱他啊,我很忙的。小祖宗,你长得又不好看,又没有你姐姐乖,你这是逼着我偏心不疼你啊。”

    阳顶天无语,这还像是妈妈说出来的话吗?不由得朝小宝宝看去,哪里难看了,不知道多可爱啊。眼睛又大又蓝,咦,竟然是蓝眼珠子。再看胖乎乎的小脸蛋,白嫩嫩的,不知道多俊俏啊。

    紧接着,阳顶天看着这个男宝宝,发现有些眼熟。

    然后想起来了,想自己小时候的照片,和自己小时候真心像啊。

    真是不容易啊,阳顶天在混沌世界已经生了四个宝宝的,终于有一个和自己长得像的了。

    然后,边上的奶妈赶紧凑趣把安静的女宝宝也抱了过来。

    不比较不知道,这一比较,还。还真是有差距啊。

    这女宝宝,完全跟洋娃娃一样啊,那眼睛又大又亮,跟镶嵌的大宝石一样。粉扑扑的小脸,粉妆玉琢,如同玉石雕琢出来一般。

    关键是。女宝很像武莫织啊。

    本来男宝也绝对算得上漂亮宝宝的,结果被女宝宝一比,就显得没那么漂亮了。

    呸呸呸!阳顶天扇了自己一耳光,自己的宝宝是最最可爱的。而且,男孩子要那么漂亮做什么,跟自己一样就刚刚好了。

    阳顶天从奶妈手中小心翼翼把女宝抱过来。

    女宝宝的眼睛瞬间睁大,盯着阳顶天。依旧很安静,完全不像她妈妈泼辣厉害。

    “嗯,乖乖囡囡。是爸爸,是爸爸……”阳顶天抱着女宝宝,轻声哄道。

    宝宝在半个月的时候,除了吃就是睡,要不就是拉,然后就是哭。

    看到阳顶天的脸后,宝宝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仿佛像摸。

    武莫织已经掀开了肚兜。将壮观的脂团塞进男宝宝的嘴里。果然,男宝宝根本就不吃。就只是含着,另外一手还要抓一个。

    “喂,跟你说话呢,你谁啊,进我房间做什么?”武莫织道。

    “一孕傻三年,我原谅你。”阳顶天轻轻吻着女宝宝。道:“爸爸不跟妈妈一般见识哦。”

    “你不要乱说话啊,宝宝的爸爸是宁潸,不是其他阿猫阿狗啊。”武莫织道:“所以,用哪张脸睡的我,就去换哪张脸过来。”

    阳顶天道:“那张脸。已经被你划破了,坏了。”

    “不会易容吗?”武莫织道。

    “易容,容易看出来的呀。”阳顶天道:“西门宁宁是给我专门做了宁潸的人皮面具,但还是不逼真啊。”

    “逼真不逼真,由我说了算,好吧。”武莫织大声泼辣道。

    阳顶天望着眼前这个绝世大美人,生了孩子的她,更加艳绝人寰了。这张绝美神秘的面孔,真是有种从脸上脱离而出,跃然于空气中的立体美感啊。

    但是,直接掀开衣衫喂奶,加上说话泼辣!和这种绝色美人的气质,实在有些违合啊。

    “好吧,你最大,听你的。”阳顶天无语,依依不舍将女宝宝还到奶妈的怀中,然后自己走到外间,走到镜子面前,准备戴上人皮面具,易容打扮。

    “您,还是先洗澡吧。”妮雅上前道:“已经准备好了。”

    然后,在妮雅的服侍下,阳顶天脱得一干二净,进入芳香凌人的黄金浴池之中。

    接着,妮雅也如同大白羊一般,带着三个女子一同进入了浴池,服侍阳顶天洗澡。

    只不过,这妮雅服侍得太细微了,小手每一寸都要洗过,所以搞得阳顶天忍不住气喘如牛了。

    妮雅美眸一迷离,呼吸顿时变得急促,但是强忍着帮阳顶天洗完澡之后。

    然后,帮阳顶天穿上最最华贵的衣衫。

    最后,阳顶天在镜子面前,戴上了宁潸的面具,然后做易容后的修饰。

    宁潸的长相不亚于吴幽冥,原本阳顶天以为换脸之后,妮雅等女子会变得更加痴迷仰慕的,结果没想到妮雅原本情迷的眸子反而变得清晰冷静下来。

    “这张脸,看起来不大自然是吗?可惜幻形面具被你家公主划破了。”阳顶天道。

    “不是这个原因。”妮雅道:“雪族里面的美男子太多了,我们看吐了,我还是喜欢您原来的模样。”

    阳顶天道:“可是,我们好的时候,是以宁潸的面孔啊。”

    妮雅道:“但是,您真人却是阳顶天,不是吗?所以,我们喜欢的也会是阳顶天,而不是虚无缥缈的宁潸。”

    阳顶天道:“那你家公主呢?”

    妮雅抿嘴一笑,道:“她也是一样的,不过公主嘛,脸皮终究是要薄一些的。”

    妮雅弯腰下来,为阳顶天的眉毛做最后的修饰,修饰完毕后,她忽然俯下脸蛋,将红唇轻轻吻在阳顶天的嘴上,然后轻轻伸出小舌头进入阳顶天的嘴里轻轻一卷。

    “阳,我们也要孩子的。”妮雅低声呢喃道。

    ……

    见到阳顶天顶着宁潸的面孔出现,武莫织美眸一亮。惊喜温柔道:“夫君,你快来,看看我们的宝宝。”

    阳顶天无语,你还能在掩耳盗铃一些吗?

    走过去,再次将漂亮的女宝宝抱在怀里,武莫织道:“你瞧我们的儿子。长得多像你啊。”

    阳顶天腹恻,你睁着眼睛说瞎话嘛,这个男宝宝明明长得像阳顶天好吧。

    不过,自从阳顶天露出真面目之后,武莫织见到之后,不是拳打就是脚踢,甚至刀剑相加,阳顶天不知道被砍了几剑了,而且从来都没声好气地说话。能够享受她的片刻温柔也好。

    和宝宝亲近了一会儿之后,两个人将宝宝交给了奶妈,准备私下说一会儿话。

    结果,女宝宝尽管大眼睛还是盯着阳顶天,却非常乖,躺在奶妈的怀中,安安静静的。结果男宝不得了,一离开妈妈怀抱。就立刻哇哇大哭。

    “给你表演一个奇迹,你好好看看你的宝贝儿子。”武莫织道。

    此时。宝宝在奶妈的怀里手舞足蹈大哭,武莫织上前,轻轻用手一碰宝宝的手臂。

    瞬间,哭声停止,宝宝的眼睛充满了期待,跃跃欲试要重新投入妈妈的怀抱。

    武莫织的手一离开。宝宝立刻哇哇大哭。手一碰上,哭声有瞬间停止。

    “小祖宗,你这是要活活将我逼疯是吧。”武莫织咬牙切齿道:“你别逼着我揍你啊,就算半个月大,我也照揍不误。”

    然后。武莫织硬起心道:“抱出去。”

    两个奶妈将宝宝抱了出去,男宝顿时哭声更加大,中气十足,完全震耳欲聋啊,手舞足蹈地挣扎,奶妈几乎都要抱不住了。

    武莫织绝美的脸蛋,已经瞬间要抓狂了。

    “只要像阳顶天一点点的,就没有好事。”武莫织咬牙切齿道,然后狠狠在阳顶天脚上跺了一脚。

    要阳顶天忍着痛无语暗道:“靠,你这个时候怎么不掩耳盗铃了?”

    此时,妮雅上前,从奶妈怀中抱走了男宝宝,轻轻地哄慰,解开衣衫,将凝脂玉团塞进宝宝的嘴里。宝宝当然知道这不是妈妈,但是他仿佛也暂时认命了,停止了哭声,委屈地抽泣着。

    所有人都出去之后,房间里面只剩下阳顶天和武莫织两个人了。

    武莫织轻轻地依进阳顶天怀中,柔声道:“夫君,我想死你了。”

    阳顶天面孔苦起,真的很想说一句,女人你这样,不会精神分裂吗?

    “织织,你生完孩子后,真的美了许多。”阳顶天柔声道。

    “你骗人,腰粗了,以前的衣衫都穿不进去了。”武莫织嗔道。

    “已经很细了啊,你才生完后半个月啊,你们雪族女人难道就没有坐月子的说法吗?”阳顶天道。

    “做月子?”武莫织不屑道:“我们才没有你们北方人那么娇贵,生完孩子后,直接就雪水一泼洗澡了,第二天就穿上美美的衣服出门了。所以我才恨,两个小王八蛋,把我的腰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阳顶天摸上她的腰,软软滑腻,是稍稍有些丰腴,不过已经比大多数没生过孩子的女人更细了,更何况这种丰腴的感觉,实在是很美妙啊。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啊。”阳顶天柔声道,然后手滑了下去,抚摸下面丰满到夸张的满月圆隆,道:“况且,这里也变大了不少啊。”

    武莫织呼吸渐渐急促起来,轻轻在阳顶天怀中厮磨,道:“你们男人,就是变态的。我大着肚子的时候,你都想弄我,你眼睛出卖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阳顶天吻上她艳丽如火的嘴唇,武莫织的香舌就迫不及待地纠缠过来,然后两个人狠狠地深吻,吮吸。

    阳顶天的手,也用力地在武莫织丰满迷人的躯体上探索,揉捏。

    “不行,不行……”武莫织忽然将阳顶天推开,气喘吁吁道。

    “怎么不行了?”阳顶天道:“你,你有心结对吗?”

    “屁的心结,孩子都生了,还心什么结?”武莫织狠狠瞪了阳顶天一眼,道:“我生完孩子才半个月。”

    “哦,对!这么短的时间。是不能欢好的。”阳顶天道。

    “屁,那是你们北方女人,我们雪族女人,生完孩子第二天,身子就干干净净了,三天后就能和男人上床。我都半个月了。当然可以了。”武莫织道。

    “那你为什么要推开我?”阳顶天道:“你看我都要炸了。”

    “都怪两个小王八蛋,让老娘松了,不恢复到以前的厉害,绝对不让你碰。”武莫织愤恨道:“我要么不做,要做就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阳顶天弯着腰道:“你已经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

    于是,基于一个非常荒唐的理由,阳顶天和武莫织拥抱着在榻上说话。完全只能看不能吃,而且武莫织的手是永远不会闲着的。

    “你接下来,要去幽冥鬼域抢幽冥鬼火,是吗?”武莫织道。

    “嗯。”阳顶天咬着牙道。

    “我也要去。”武莫织道。

    顿时,阳顶天火焰全消,道:“不,不行。你刚生完孩子,就要走。不行!”

    武莫织手中一捏,把阳顶天痛得眼睛一抽。她狠狠道:“你别忘记了,我是巫灵师,那个地方是我最好最好的修炼场所!况且,说不定我还要和你争一争幽冥鬼火呢。”

    阳顶天赶紧讨好道:“织织,其他我都可以答应你,依着你。唯独这件事情不行。太危险了。到时候不但有吴幽冥,灵犀,灵鹫,甚至无灵子。还有帝王陵的帝释边,也会在那里。”

    “帝释边?是男是女?”武莫织问道。

    “女的。”阳顶天道。

    “漂亮吗?”武莫织道。

    “漂亮。”阳顶天道。

    “有我漂亮吗?”武莫织道。

    “没有。”阳顶天道。

    “胸大吗?屁股大吗?”武莫织道。

    “没胸没屁股。”阳顶天道:“四星大宗师。二十八岁!”

    “我日。”武莫织倒吸一口凉气。

    阳顶天忍无可忍,狠狠拧了拧她的小嘴道:“织织,你不能再说粗话了,宝宝最喜欢模仿妈妈了,你教坏了她们怎么办?”

    “知道了。”武莫织没声好气背过身去,背对着阳顶天,屁股拱起不让阳顶天抱她。

    “这,这就生气啦?”阳顶天无语道。

    “每次我都赢,这次被你抓到了有理的,输了我当然不爽。”武莫织道。

    阳顶天好气又好笑,这女人真的跟小孩子一样好胜,他轻轻抱住他的腰,紧紧贴在她背后娇躯上,轻轻吻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轻柔说道:“织织,尽管我们阴差阳错,尽管我好色无耻。但是,你真的让我很疯狂,我真的很……爱你。”

    “我……我也是。”武莫织颤声道,然后翻转过娇躯,和阳顶天深深吻在一起。

    但就在阳顶天要于压上她身体的时候,却被她再次躲开,气喘吁吁道:“不行,我说过不行就是不行的。我一定要等完全恢复了之后,才让你碰。我说过了,要么不给,要给就给最好的。”

    “啊……你杀了我吧。”阳顶天嘶声道。

    武莫织吃吃地笑,然后道:“你稍稍准备一下,接下来我们夫妻就要去接见宁族的诸侯,还有宁城上下的官者了。”

    阳顶天一愕道:“可是,可是我是假的啊。”

    “那又怎么了?”武莫织道:“宁族上下都死绝了,现在我说了算。哦,还有一个妹妹,她天天都躲在房间里面画画,不理会事情的。”

    ……

    然后,阳顶天就这样易容成宁潸,和武莫织以夫妻的身份出现,接见了宁族的诸侯,还有领地所有的家臣。

    接受他们忠诚的跪拜,听取他们的汇报,并且收下他们缴上来如山一般的珍宝,黄金和珍贵货物。

    上千年了,都是如此的。别说有主人坐在宝座之上,甚至有些时候,宝座之上暂时没有主人就坐。这几百个人,依旧会一丝不苟地汇报,跪拜,然后进献。因为这些诸侯,这些家臣,忠诚于宁族已经一千多年了,想改变,也改变不了了。

    这里和大陆真的很不一样啊,千年一来,秩序和忠诚仿佛深深烙印进骨子里面一般。

    而且阳顶天不知道,宁无鸣执掌宁族的时候,其实是分为两个班子的。一个班子,是邪魔道成员,专门负责练武,完全不干涉宁城管理和运作。而另一个班子,则完全是宁族千年传下来的奴仆和官者。

    两个班子,完全不干涉。所以宁无鸣的势力死得干干净净后,对宁城没有任何影响。

    就这样,阳顶天也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宁族暂时的主人,成为了这几千里陆地的主人。甚至,没有一个家臣提出质疑,阳顶天的内心都觉得一阵阵诡异啊。

    ……

    晚上宴会过后,两个人躺在榻上。

    “你明天就要走了,对吗?”武莫织道。

    “对。”阳顶天柔声道:“对不起,对了织织,宝宝大些后,你要带着宝宝去云霄城吗?”

    “不去。”武莫织斩钉截铁道:“我的丈夫是宁潸,我去那里做什么?狗屁阳顶天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阳顶天恨恨地在她屁股上扇了一巴掌。

    “我可以不去幽冥鬼地,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武莫织道。

    “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你。”阳顶天道。

    武莫织直接拉着阳顶天起来,道:“我去找巫灵师的秘籍,我们现在就开始修炼!我要让你在最短的时间内,变成巫灵师!”

    ……

    注:第一更送上,我接着写第二更!拜求,拜求月票啊!(。。)</p>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