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阳剑圣

正文 四百三十三章:救美武莫织!到达废墟!

    但是赵无忌很显然已经失去神智了,对阳顶天的问话充耳不闻,只是用尽最后的生机不断地重复:“快救我侄子,快救我侄子……”

    阳顶天心中一酸,然后飞快从怀中掏出两颗圣元丹,飞快塞进赵无忌和赵穆嘴里。然后,往两人体内输入玄气,化解圣元丹的药力。

    很快,赵无忌渐渐睁开眼睛,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反而赵穆依旧在昏迷之中,人事不省。

    “救救我的侄子,我恐怖山庄一定会有重谢,一定会有重谢。”醒来之后,赵无忌猛地抓住阳顶天的手,颤声道。

    “赵叔,我会救的,我一定将你们两人救回去。”阳顶天道。

    “你,你认识我?你是谁?”赵无忌道。

    “我是阳顶天啊,阳顶天。曾经受过您和赵穆兄的大恩,是您将千年夜枭给我,将赵无极的那支血乌金魂剑给我,我才杀了千年夜枭,才成功突破的。”阳顶天道。

    赵无忌眼睛猛地大亮,紧紧抓住阳顶天的手道:“你,你是阳贤侄?好,好,我知道你已经成功夺回了云霄城主,你果然出息,出息……”

    “是我,是我……”阳顶天道:“赵叔叔,我这里有起死回生的圣元丹,你们两人都不会有事的。你跟我说说,究竟是谁伤了你们?”

    “孩子,你和赵穆虽然没有接触多久,但是赵穆对你非常敬仰,我是不行了,我就把赵穆托付给你,我把恐怖山庄也托付给你了……”赵无忌抓紧阳顶天的手,身躯不断颤抖,一边说话,一边口吐鲜血,一同吐出来的还有内脏的碎片。

    “答应我,答应我……”赵无忌死死抓住阳顶天的手。嘶声道:“帮赵穆,让他活下去……”

    “好,好,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帮赵穆兄!”阳顶天眼泪涌出,用力抓住赵无忌的手,让他放心。

    “好。这我就放心了……谢谢你……”赵无忌嘴角一笑,手掌一松,撒手而去,死在阳顶天怀中。

    圣元丹虽然号称可以起死回生,但终究不能真的起死回生。

    内脏全碎的,胸膛被刺穿的赵无忌。还是死了!

    阳顶天望着赵无忌被焚烧的狰狞面孔,内心无比的悲伤。

    对赵无忌,其实阳顶天接触得很少。但是印象却非常深刻,不仅仅是赵无忌,还有赵穆。

    当时,他无知无畏跑去恐怖山庄谋划千年夜枭,其实是把恐怖山庄当作龙潭虎穴的。而且当时他还弄死了恐怖山庄之主,赵穆的父亲赵无极。

    谁知,看起来阴险无比的赵穆,是难以想象的性情化,难以想象的正直。他的父亲为了争夺庄主之位,害死了恐怖山庄所有的高手。赵穆冒着危险,将伯父赵无忌救了下来。

    而赵无忌,看起来狰狞可怕。谁知却是如此善良宽松。他原本应该是恐怖山庄之主,结果遭到了赵无极勾结西北秦城的暗害,差点丢了性命,浑身被岩浆烧毁。但是他内心没有丝毫怨怼,反而安静地以老仆的身份,保护照顾侄子赵穆。

    就是这两个人,将恐怖山庄至宝千年夜枭交给了他阳顶天。还把赵无极的魂剑也给了阳顶天。要知道,当时阳顶天狗屁都不是,仅仅只是一个见习武者而已。

    可以说,如果没有赵穆和赵无忌。就没有现在的阳顶天。

    就这么一个高尚的老人,就这么死在阳顶天的怀中!

    阳顶天轻轻将赵无忌的遗体从石锥拔出,轻轻放在地上。

    此时,赵穆也被石锥钉在巨石上。阳顶天看清楚了,这石锥并没有直接刺中招募的心脏,是赵无忌在最后时刻挡在招募身前,保护了赵穆不被直接刺死。

    阳顶天封住赵穆胸口各大穴位,然后猛地将石锥拔出。

    顿时,赵穆身体猛地一颤,剧痛之下反而清醒过来。

    “伯父……”赵穆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横尸在地的赵无忌,顿时吐出一口鲜血,悲声恸哭。

    阳顶天任由他伏在赵无忌的尸体上尽情大哭,伸手在他背后输入玄气,化解圣元丹的药力,帮他疗伤。

    足足哭了一刻钟后,赵穆收起眼泪。

    站起身躯,朝着阳顶天躬身拜下,道:“恐怖山庄赵穆,拜谢几位救命之恩。”

    “赵穆兄,节哀顺变。”阳顶天悲声道。

    “阳贤弟,阳,阳城主……”赵穆听出了阳顶天的声音,颤声而又不敢置信问道。

    “是,是我!”阳顶天道。

    顿时,赵穆又大哭出声,猛地抱住阳顶天,大声痛哭,甚至比刚才哭得更加痛苦。

    “贤弟,都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因为我得到这张玄火地图,也就不会起了来魔域采玄火的心思,如果我们不来魔域,伯父也不会死。”赵穆大哭道。

    “赵穆兄,你也得到了玄火地图?”阳顶天惊讶道。

    “是的。”赵穆道:“我是无意中,在一个古老洞府里面得到的。我当时以为得到了至宝,所以就拿出来给伯父看。经过再三的犹豫和抉择后,我们还是来了魔域。”

    一边说,赵穆一边从怀中掏出了这张玄火地图。

    赵穆的这张玄火地图和阳顶天身上的一模一样,都是古朴的羊皮纸,上面每一笔每一划都一模一样。

    阳顶天和秦怀玉等人对视一眼,然后他也从怀中掏出了玄火地图。

    两张地图,真的一模一样。

    “啊,贤弟你也得到了这张地图?”赵穆道:“当时,我和伯父还去过云霄城,打算把这玄火地图给你看,让你帮忙判断。”

    这情况复杂了!

    竟然有两张一模一样的玄火地图!

    很显然,赵穆得到这张玄火地图并不是什么偶然。有两张,就注定有第三张,第四张,甚至第十张,第百张!

    很显然,这是一个阴谋。

    玄火这种绝顶宝物,任何人拿到手藏私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制作无数份发放?这背后,毫无疑问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赵穆兄,杀你们的那个人是谁?”阳顶天道。

    “是一个女人。”赵穆道:“准确说是一个女孩,她长得非常甜美,仿佛十六七岁的小女孩。但是身体,却非常成熟妖娆。她的背上,还背着一只巨大的棺材!”

    这话一出。顿时阳顶天大惊。

    小公主?灵鹫宫的小公主?

    怎么会是她?为什么会是她?她为什么会这样做?

    “她用的什么兵器?”阳顶天问道。

    “一支非常非常漂亮的宝剑,锋利到了极点,如同火焰一样的颜色。”赵穆道。

    宋春华上前,拿出自己的宝剑,拔剑出鞘道:“是不是像这支剑?”

    “对,和你这支剑非常像。”赵穆道。

    秦怀玉顿时不敢置信道:“还真的是她。这宝剑你只放出了三支。一支在宋春华这里,另外一支在地裂城主葵司那里。所以,凶手真的是灵鹫!真没有看出来,她竟然如此心狠手毒。”

    “我们这就追上去,将她碎尸万段。”宋春华冷声道:“就算她的背后是无灵子,她也罪该万死!”

    “赵穆兄,她过去多久了?”阳顶天道。

    “我昏迷过去了。但应该没有多久,应该不会超过半个时辰。”赵穆道。

    “追上去,问个清楚。”阳顶天道:“我真的不敢相信,她会是如此狠毒的女孩。”

    “追上去,我倒要问问,她为何要杀死如此多无辜的人。”宋春华充满无比愤怒道。

    “赵穆兄,你可有大碍吗?”阳顶天道。

    “我没事。”赵穆道。

    “那好,我们全速追上去!”阳顶天道。

    顿时。阳顶天将赵无忌尸体火化成灰,装在玉盒里面交给赵穆,然后四个人飞速奔跑,沿着玄火直线奔跑。

    ……

    四个人的速度很快。

    跑了一百里,依旧没有见到任何身影,阳顶天布下的怨灵火线,也没有任何波动。

    跑了二百里。依旧没有见到任何身影。

    三百里,依旧没有!

    跑了三百三十里的时候。

    忽然,前面怨灵玄火直线激烈地波动,几乎完全被震散掉。不能凝聚成线。

    “就在前面三十里。”阳顶天道。

    然后,四个人全部拔出兵器,全速追击。

    ……

    三十里的距离,瞬间而止!

    阳顶天还没有赶到,就已经听到了激斗的声音。

    只见到前面的巨石堆中,纷纷断裂,粉尘冲天!

    阳顶天四人,猛地冲入!

    “嗖嗖嗖……”

    只见到小公主灵鹫身形如同鬼魅一般,移形换影,手中利剑如同闪电一般刺出。

    她的对手,根本无法抵挡,转眼之间,就被连刺了几剑,鲜血飙射!

    “哼!你可以去死了!”小公主灵鹫一声冷哼,玉手一转。

    顿时,一支锋利粗大的石锥,猛地从巨石中裂出,朝着她的对手胸前刺去。

    而她的对手,阳顶天同样非常熟悉。

    武莫织!南海宁族的武莫织!

    武莫织被连刺几剑后,已经重伤,几近昏迷。

    那支巨大的石锥猛地朝她胸前疾射而去,她根本无法抵挡,眼看就要被刺穿心脏,活活钉在巨石之上。

    “果然是你!”阳顶天一声怒吼。

    手中玄火,猛地疾射而出。

    “轰……”玄火射在石锥上,顿时将石锥炸得粉碎。

    “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宋春华一声怒叱,挥舞宝剑,猛地朝小公主扑去。

    秦怀玉和赵穆怕宋春华吃亏,也飞快冲了上去。

    阳顶天上前,赶紧扶住要软到在地的武莫织。

    “是,是你啊……”见到了阳顶天之后,武莫织美眸一松,直接昏厥过去。

    此时,她身上鲜血淋漓,却是被灵鹫小公主连刺了好几剑。

    阳顶天从怀中掏出圣灵丹喂进武莫织的小嘴里面,然后用玄气化解药力,帮她疗伤。

    ……

    那边,宋春华。秦怀玉,赵穆三人,围杀小公主一人。

    尽管小公主稍稍落入下风,但是却显得游刃有余。

    “你为何要如此狠毒?”宋春华冷道。

    “我怎么狠毒了?我哪里狠毒了?”小公主灵鹫道:“明明是武莫织这个贱人要来强我的魔灵之尸对我先下手,我难道乖乖被杀吗?我难道不能反抗吗?”

    “胡说。”宋春华道:“如果是武莫织主动要杀你,怎么还会输得如此狼狈,我们来的时候。她几乎没有还手之力,马上就要死在你的手中了。”

    “那是她没有想到我竟然有魔灵雾衣,可以移形换影。”小公主道:“在魔域里面,我天灵师没什么用处,武莫织也没什么用处,只能靠速度和剑术。我能移形换影。她当然打不过我。”

    “你以为我们还会相信你吗?”秦怀玉道:“之前,明明是你劫杀祝红雪,却欺骗我们说祝红雪劫杀你。”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小公主灵鹫道:“萧剑岳混蛋,难道连你也不相信我吗?”

    阳顶天望着小公主灵鹫道:“那你告诉我,你为何要杀赵穆,赵无忌。为何要杀公孙四娘,为何要杀南宫秀?”

    “我没有!”灵鹫小公主道:“我连她们是谁都不知道,我怎么会杀她们。来到魔域之后,我没有杀一个人。哦,我只杀武莫织,还没有杀死。”

    “你放屁!”赵穆怒道:“就在几个时辰前,我记得清清楚楚,我也看得清清楚楚。就是你先问我们是不是来找玄火的?我们还没有回答,你就直接出手杀人。你就算化成灰,我也认识你。”

    “不可能!”小公主大声道:“我根本没有见过你,是有人要陷害我。萧剑岳,你要相信我。”

    阳顶天道:“赵穆兄,你再看清楚,是不是她?”

    “萧师兄。就是她,面孔一模一样。”赵穆道。

    阳顶天道:“灵鹫,我对赵穆的话绝对信任,他绝对不会撒谎。”

    灵鹫道:“那也有可能易容成为我的样子。我虽然长得非常美丽,但也不是非常特殊的,有些人完全可以易容成为我的样子。”

    阳顶天道:“还有你手中的剑,是我亲手锻造的,根本没法仿造。”

    赵穆道:“还有她这种移形换影一般的鬼魅速度,和刚才一模一样,完全让人无法抵挡!”

    阳顶天冷道:“现在,你有什么话说。”

    “反正不是我,反正是有人陷害我。”小公主灵鹫怒道:“萧剑岳,反正你爱信不信。你要是想动手,尽管来,就算你们联手,我也不怕你们。在魔域,大家都不能用玄气,不能用玄技,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

    说罢,仿佛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小公主的身影忽然猛地一闪,瞬间消失在原地。

    紧接着,她直接出现在宋春华的背后。

    “嗖……”小公主闪电一般的一剑,直接刺向宋春华的后背。

    鲜血飙射而出。

    宋春华肌肉猛地一锁,试图挡住小公主的剑。

    但是,这支剑是阳顶天锻造,实在锋利得吓人,根本无法抵挡,直接刺了进去。

    “放肆!”阳顶天一声怒吼。

    手掌一击,顿时亿灵妖火猛地冲射而出。

    “啊,你敢用玄气?”小公主猛地一惊。

    然后,她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片刻后,她身形出现在百米之外,朝着阳顶天冷笑道:“就算你敢用玄气,用玄火又能如何,还不是对我无可奈何。你可比祝红雪差多了,她知道我会移形换影后,就直接锁住我的气机。”

    接着,小公主望着阳顶天冷冷道:“既然你对我无情,也不要怪我对你无义了。”

    说罢,小公主猛地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钟,小公主猛地出现在阳顶天的身后,利剑狠狠朝阳顶天后腰刺来。

    “嗖……”阳顶天后背一阵剧痛,小公主的剑猛地刺入。

    “还好谢谢你卖给我如此好的剑呢,我的移形换影,配上你的宝剑,完全是无敌的。”小公主冷笑道。

    但是紧接着,小公主一声惊呼。

    因为,她无坚不摧的宝剑竟然刺不进去了。

    怎么可能?阳顶天有没有大雷音罩。怎么刺不进去。

    当然是因为阳顶天身上穿着刀枪不入的深海玄衣。

    感觉到不妙的小公主,立刻要移形换影离开。

    但是晚了。

    “轰……”一团火焰,猛地从阳顶天身体冲射而出,巨大的能量猛地炸开。

    “砰……”玄火能量狠狠击中小公主。

    她的娇躯,如同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在空中连着吐了好几口血。

    落地后,一阵踉跄!

    小公主又吐了几口血。

    “萧剑岳。你好狠的心。你给我记住,我不会放过你的。”小公主冷声道。

    “嗖……”然后,她接连的移形换影,瞬间消失。

    “不好,她要逃跑,快追。”宋春华道。

    阳顶天运转玄气。快速飞行,追逐小公主。

    但是小公主因为有魔灵雾衣,移形换影的速度实在太惊人了,阳顶天就算全速飞行也完全追不上,转眼就消失在视野之中。

    而且,魔域显然已经非常不安全了,和宋春华、秦怀玉分开是很危险的。

    阳顶天只能望着小公主消失的地方作罢。折身返回到原地。

    ……

    在原地,武莫织依旧昏迷不醒。

    阳顶天微微一愕,她受的是外伤的,应该不太重的。加上有阳顶天的圣元丹,应该无碍的,怎么还是昏迷不醒。

    阳顶天不由得输入玄气。

    顿时身躯一颤!

    因为,他发现了,武莫织体内。此时被一股阴冷黑暗的能量缠绕着,这才是她无法苏醒的原因。

    顿时,阳顶天觉得小公主灵鹫更加神秘莫测。

    阳顶天望向众人,道:“接下来我们如何决定?是离开魔域回去,还是继续前进?”

    很显然,出现了许多张一模一样的玄火地图,很明显是一个阴谋。是一个陷阱了。如果继续跟着地图走,很可能会落入陷阱之内。

    “魔域,究竟有没有玄火?”秦怀玉问道。

    “有。”阳顶天斩钉截铁道。

    确实有,因为这条消息是之前东方冰凌告诉他的。冰凌并不太清楚玄火的具体位置。但是非常确定玄火就在销魂江的尽头对面,也就是魔域。

    “究竟去不去?你是我们的首领,你来决定。”秦怀玉望着阳顶天道。

    “我们这次是为你取玄火,所以你来决定,我们是前进,还是后退。”阳顶天道。

    “那你觉得,玄火是不是在魔域的废墟宫殿之中?”秦怀玉问道。

    “只能说,很像是在那里。”阳顶天道。

    “那,那,我想去试试看。”秦怀玉道:“如果觉得危险,我们可以不进去那座宫殿,甚至不进去废墟。但,我们就去看看,好吗?”

    阳顶天点了点头。

    宋春华点了点头。

    然后,几个人继续出发,阳顶天背着昏迷的武莫织,几个人继续沿着直线前进。

    ……

    接下来途中,再没有遇到任何尸体,没有遇到任何人。

    一路上,都平安无事。

    两日后,阳顶天到达了地图中的目的地。

    前面,是一座巨大的城市废墟。一个看起来完全不真实的城市废墟。

    这几乎不像是这个世界的城市,无比巨大的城墙,无比巨大的城门,如同高山耸立。

    这城墙,几乎是西北秦城的十倍,足足数百米。

    这城门,足足上百米!

    是什么城池,竟然如此巨大?

    望着这座无比巨大的城市废墟,阳顶天几人完全惊呆了。

    此时,城门禁闭,寂静无声!

    要不要进去?要不要推门进去?

    宋春华看了阳顶天一眼,阳顶天点了点头。

    既然来了,那么不管是龙潭虎穴,都闯进去试试看吧。

    顿时,宋春华拔出利剑,运起全身的玄气,上前推门。

    这城门只怕不由几百万斤重,哪怕以宋春华的势力都无法推开的。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宋春华轻而易举地推开了这几百万斤,百米之高的大门。

    大门推开后,阳顶天几人,彻底惊呆了。

    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努力眨了眨眼睛,担心自己是在做梦。

    毫无疑问,不是在做梦。

    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怎么会这样?这个魔域的中心,这个城市的废墟,这个玄火的地点,怎么会是这样。

    这魔域之中,怎么还有这样的景象?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