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阳剑圣

正文 四百二十三章 求婚宋春华!是你,还是秦怀玉?

    阳顶天用一千多斤万年血乌金灰烬,配合玄火,甚至娜迦金色玄气,锻造出了十支绝顶的宝剑。

    其中三支,是专门为蛇尾娇,西门烈和杨佩佩锻造的。

    还剩下来七支,作为其他用途。而为天下会长女宋春华打造的这一支,几乎是十支宝剑中排名第二,为的吸引宋春华这只母老虎能够和秦怀玉联姻。

    他确实没有想到,魔城商宫为他准备的这场小型私密拍卖会中,竟然会来四个人。

    更加没有想到,宁族少夫人,宁潸的妻子,那个注定未来会和自己发生纠葛的女人也会出现在这里。

    至于这个神秘的中年人,就更加扑朔迷离了。现在他又第一个出价,而且出的价钱是杀猪剑法第四阶,阳顶天最最需要的东西。

    “我的出价是杀猪剑法第四阶。”那个中年男子再次重复道。

    此时,阳顶天真的有一股强烈的冲动说成交,就是为了验证这神秘中年手中的杀猪剑法第四阶是真是假。

    不过,只要他这样做,就完全是相当于承认自己是阳顶天,绝对会把自己陷入危局之中。

    此时,尤铁大师笑道:“先别急着开价,还没有看过宝剑,是否究竟你们花费这笔天文数字的代价。萧先生,请出示宝剑。”

    此时,阳顶天假冒的身份名字叫萧剑岳,同样是真实存在,但已经被秘密杀死许多年的人。可以这么说。宁宁的所有人皮面具,都是有真人可循的。

    阳顶天拿出宝剑,猛地出鞘!

    顿时,在场四人,猛地睁大双眸。

    这个中年男子,原本是有点漠不关心的,此时脸色一震,不敢置信地望着阳顶天手中的宝剑。

    而那个拥有小家碧玉面孔同时。却拥有魔鬼身材的神秘女子,娇躯直接站起,顿时更显前凸后翘,热火之极。她的眸子,几乎是瞬间爆出亮芒,充满了志在必得的欲望。

    没错,这个神秘女子对这支剑,是真心想要的。

    而阳顶天最关心的南海宁族少夫人武莫织,眼眸一亮。然后便没有多余的反应。

    至于宋春华,就完全不掩饰,呼吸一促。双手竟然直接捏碎了椅子的把手。整个人。如同出鞘的利剑一般,释放出强烈的战意。当然,她不是要和谁战斗,而是要倾尽全力,进入这场宝剑争夺战。

    阳顶天的这支宝剑,毫无疑问在第一眼就能夺人心魄。

    透明的。拥有火焰和烈日的颜色。

    艳丽之极,霸道之极,也华贵之极。

    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完全无法拒绝它的样子。

    “下面,我们测试一下这支宝剑的锋利程度。你们四位可以拿出任何东西让它削砍。”尤铁道。

    宋春华第一个出列。

    猛地拔出自己腰间的重剑,拔剑出鞘。

    顿时。满屋的杀气凝重。

    这支宝剑,名叫混沌尺!是天下会集合了三百个血乌金,配上天魔陨铁,还有猎兽金魂。耗费了巨大代价,让尤铁大师带领十几个锻造师,耗费一年时间锻造出来的。

    可以说,这支混沌重剑是尤铁大师最得意的作品,绝对可以位列天下名器。

    这支剑,之前也算是宋春华的最爱。而且最夸张的是,这支剑足足有一千三百多斤。

    她来到阳顶天面前,挥舞着一千多斤的混沌重剑,狠狠朝阳顶天的剑上劈下。

    顿时,阳顶天真的觉得一座山压下来一般,那种撕裂空气,泰山压顶的呼啸声,让他在一瞬间几乎无法呼吸。

    这个宋春华很强,比巅峰时候的独孤凤舞,比秦怀玉都要强上不少。

    所有人目光都凝聚在宋春华劈下的混沌重剑上,比起阳顶天手中的宝剑,这支混沌重剑实在是太巨大了。所有人,都有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阳顶天手中这支剑会直接粉身碎骨。

    “当……”一声尖锐的巨响,几乎瞬间刺破人的耳膜。

    火光猛地爆亮!

    然后,让所有人惊诧的事情发生了!

    阳顶天手中的宝剑安然无恙,丝毫未损。而宋春华的混沌重剑,直接断裂,上半部分直接飞了出去,直接刺穿了厚厚的墙壁,飞出了数百米。

    宋春华完全惊呆了!

    这支混沌重剑她使用了几年了,硬对硬的时候,这支宝剑没有遇到过任何对手,完全是无坚不摧的代名词。

    现在,面临阳顶天手中这支漂亮之极的宝剑,劈向它薄如纸的剑刃,坚不可摧的混沌重剑竟然直接断裂飞了出去。

    而那支漂亮得吓人的宝剑,竟然安然无恙。

    “这支剑,我要了。”宋春华斩钉截铁道:“不管花费多大代价,这支剑我都要了。”

    “不着急。”尤铁大师道:“一支宝剑最最重要的是玄气加成,请诸位都试一下这支宝剑的玄气加成,就由宋少主开始吧!”

    宋春华虽然是女人,而且也未必就一定是天下会少主。但几乎所有人,都称她为宋少主。

    宋春华目光炽热,手掌颤抖地接过阳顶天手中的剑。

    阳顶天发现,她的双手都带着手套。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手套,玄气战套,不但非常柔软坚固,关键还可以疏导玄气。戴着这种手套战斗,完全不会影响战斗力。

    宋春华握紧宝剑,输入玄气。

    “砰……”一声巨响,整个屋子猛地一震。

    火红色的烈焰,几乎猛地从剑刃上爆出,直接冲上屋顶。

    阳顶天顿时被吓了一大跳,秦怀玉握剑输入玄气的时候,宝剑反应可没有那么凶猛。

    这宋春华果然是痴爱兵器之人。和宝剑的反应完全契合到了极点。

    宋春华目光爆出刺人的亮芒,死死盯着手中的宝剑,让人清晰感觉到,这个时候不管谁都不能把这支宝剑夺走。

    她当然会震撼,因为她那支耗费天大代价的混沌重剑,也仅仅只是五成半的玄气加成而已。而且就算是五成半,已经是他所见宝剑之最了。当然,世界上有几支剑的玄气加成甚至超过七成。比如秦万仇的佩剑。但那是秦万仇长期养起来的,一开始拥有那支剑的时候,玄气加成也仅仅只是五成而已。

    而此时美丽之极的宝剑,仅仅刚上手,玄气加成就已经是七八成左右,完全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萧先生,这支剑你不要卖了。”宋春华望着阳顶天,斩钉截铁道:“不管别人出什么价钱。我一定会比他更高。而且只要你将这支宝剑卖给我,我天下会是你永远的朋友。说,你要什么价钱。只要你开口。我一定给。”

    说罢,宋春华双眸充满战意望着在场众人,那意思非常明显,谁也别和他抢这支宝剑。

    尤铁大师上前,朝宋春华道:“宋少主,这种神器命中注定有主。所以。是您的,终究都是您的。所以,我们还是按照规矩来。”

    说罢,尤铁大师朝着她伸出双手。

    宋春华深深吸一口气,尽管千万般不愿。依旧干脆地将宝剑放在尤铁大师的手上。

    “好了,所有人都看到了。这支宝剑,外形天下无双。锋利天下无双,坚固天下无双,玄气加成也天下无双。”尤铁大师道:“那么,各自开始出价吧。注意,每个人只出价一次。然后,由剑的主人萧剑岳先生决定接受谁的报价。”

    宋春华没有开口,因为这个时候谁最先开口,就最不利。

    “杀猪剑法第四阶。”中年男子再次开价,淡淡说道。

    尤铁大师目光顿时望向那个面如小家碧玉,身材却魔鬼火辣的女子。

    那个神秘女子轻轻摇摇头,很显然她也志在必得,所以也不愿意先出价。

    尤铁大师的目光顿时落在宁族少夫人武莫织脸上。

    “九品玄技秘籍一卷。”武莫织淡淡道。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呼吸一粗。

    九品玄技秘籍!宁潸曾经为了阴阳轮回晶出价过,不过他说的是九品上等玄技卷轴。

    而武莫织说的只是九品玄技卷轴。

    如果是九品上等玄技卷轴,那全天下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见过了,那是真正的价值连城。

    而九品玄技卷轴,虽然已经极度稀有,但天下会,西北秦城,或许都还有一两卷左右。

    不过就算如此,武莫织的出价已经惊天的高了。因为在很多人眼中,九品玄技卷轴价值超过一支非魂剑的宝剑。尽管宝剑对一个人的武力加成很直接,但毕竟是有限的。而九品玄技卷轴对一个人的战斗力的提升,完全是惊人的,而且有巨大发展空间。

    所以,在混沌大陆,对于高等武者来说,兵器的价值是比不上玄技秘籍的。

    武莫织出价后,尤铁大师将目光落在神秘女子和宋春华脸上。

    这两个人都对宝剑志在必得,所以两个人都不先出价。

    两个人坚持了半刻钟,尤铁大师道:“两位,时间宝贵,终究是要出价的。”

    那个神秘女子猛地一咬玉齿,道:“我的出价,是一处玄火的地图。这处玄火,二十三天后就会绽放,这是一出地级九品玄火。”

    这话一出,如同风暴一般彻底刮过。

    满室皆惊!

    玄火地图?如果是真的话,那价值上完全秒杀这支宝剑了。

    这个女人如此疯狂,竟然将玄火地图作为价钱。

    尤铁大师的面孔猛地一颤,朝阳顶天道:“萧先生,在这里我们是无法帮您判断所谓玄火地图真假的,所以要完全靠你自己判断。”

    阳顶天点了点头,不由得朝这个神秘女子望去。

    阳顶天和秦怀玉此时的目的地,也是销魂江极北的魔域!那里正好有一处玄火,而且也是即将绽放。

    那么毫无疑问。这个女子说的玄火地图,就是魔域的这朵玄火了。

    只不过,阳顶天对这朵玄火的了解很少,仅仅只是知道它在魔域,但是魔域有几千里,具体在哪里阳顶天是不知道的。所以,他和秦怀玉必须找遍几千里。

    可这个女人竟然说她有具体的地图,而且连玄火的品级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她说的话是真是假?

    今天晚上。真的是诡异莫测了。杀猪剑法第四阶,不知道是真是假。所谓的玄火地图,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此时宋春华道:“你如何证明,这份玄火地图的真假?”

    “没法保证。”神秘女子道:“我唯一能够保证的,就是将这份地图给剑的主人,不再给第二个人。”

    顿时,阳顶天忍不住和秦怀玉对视一眼。

    尤铁大师望向宋春华,道:“宋少主,您必须出价了。”

    宋春华陷入剧烈的斗争中。她缓缓闭上的眼睛。

    足足几分钟后,宋春华睁开眼睛道:“萧先生,我给你一座城池。我天下会最南边的翡翠城。领地二百里。人口十五万!只要你答应,翡翠城就是你的。”

    宋春华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完全惊呆了!

    她,她这是疯了吗?

    一支宝剑而已啊,竟然用领地来交换。

    领地这东西,完全是混沌世界的根本。除非是玄气凝聚净化大阵这种战略级别的东西才值得用领地去交易。仅仅一支宝剑,竟然用二百里领地交换,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疯狂了。

    所以宋春华出价后,在场所有人完全不敢置信地望着她。

    出价后,宋春华长长松了一口气。道:“我出过的价钱,绝对不会后悔。”

    四个人。全部出价完毕。

    尤铁大师望向阳顶天道:“萧剑岳先生,现在必须由您来做决定了,需要我给您独立的时间和空间吗?”

    阳顶天缓缓闭上眼睛。

    当然,四个价钱最最让他心动的,无疑就是杀猪剑法第四阶。但是,更加毫无疑问,那是一个巨大的陷阱,跳下去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利令智昏,是最要不得的。

    阳顶天睁开双眼。

    顿时 ,宋春华无比炽热的目光望着阳顶天。

    秦怀玉也忍不住紧张起来,尽管他知道答案,但是面临自己的终身大事,还是忍不住有些忐忑。

    “我已经做好决定了。”阳顶天道,然后他捧着宝剑朝前面人走去。

    经过了那个神秘的中年人,对方依旧望着阳顶天友好笑笑,没有其他任何反应。

    又经过了宁族少夫人武莫织。

    此时,阳顶天才隐隐看到面纱之后的眸子!仅仅只是惊鸿一瞥,面纱背后的眸子如同刀子一般,铭刻在阳顶天的心中。

    阳顶天本能地脚步一滞!

    这个武莫织的眼睛,非常非常美。但这不是让阳顶天失态的原因。

    阳顶天心神一失的是,这个女人的眸子,竟然隐隐有些熟悉,甚至有些刻骨,却又完全记不起来究竟是谁。

    而且,这个女人瞥来的这一眼,非常之异样。充满妖异的诱惑中,又隐隐藏着无比复杂的内涵。

    但是细究之下,又完全无法找寻。

    这一瞬间,阳顶天几乎忘记了接下来的事情。

    心神一定,今天最重要的是宋春华,杨顶天直接将武莫织的这惊鸿一瞥放在脑后。

    直接从武莫织身边经过,阳顶天来到宋春华和神秘女子面前。

    阳顶天已经清晰感觉到宋春华急促的呼吸,甚至有些颤抖的双手。

    阳顶天捧着宝剑,递给那个神秘女子道:“这支宝剑是您的了,请把玄火地图给我。”

    “为什么?”宋春华激烈出声道:“难道,我的出价不比她高出许多吗?”

    那个神秘女子呼吸一促,然后稍稍意外地接过宝剑。

    接着,她从怀中掏出一卷羊皮纸递给阳顶天。

    “多谢!”这个神秘女子将宝剑抱在怀中,直接离去,来到窗外,玉足轻轻一点。

    她魔鬼火辣的娇躯。如同蝴蝶一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时,秦怀玉也惊呆了!

    这支宝剑明明是给宋春华的,为何现在又给了那个神秘女子,而且换来一张真假未知的玄火地图。

    阳顶天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不过,秦怀玉很快平静下来,装着仿佛没有任何意外一般。

    紧接着,阳顶天朝着众人一拱手。朝秦怀玉道:“走吧。”

    接着,只是稍稍点头告辞,阳顶天和秦怀玉二人也飞快消失在黑夜中。

    ……

    阳顶天和秦怀玉没有做任何停留,直接改头换面,来到一处隐秘的院落之内。

    进入院子后,秦怀玉立刻冷声道:“阳顶天,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你这是在耍我玩吗?”

    “怎么,现在又迫不及待想娶宋春华了?”阳顶天笑道。

    “放屁……”秦怀玉道:“我不想被人耍,你把事情说清楚。”

    阳顶天卸下脸上的面具。又从玉盒里面掏出另外一张戴上,顿时又变成另外一人。

    “走,我们光明正大去拜访宋春华。为你求婚。”阳顶天道。

    秦怀玉道:“还求个屁。你的宝剑不是已经给了其他人了吗?”

    阳顶天又取出一支剑,拔出来。

    顿时,剑刃又几乎亮瞎了秦怀玉的眼睛,轻轻抹去剑刃上的红色印记,顿时露出五个字。

    吾爱宋春华!

    这才是要送给宋春华的剑!刚才用来拍卖的,只是其他支宝剑而已。

    秦怀玉不敢置信地望着阳顶天道:“你。你究竟有几支剑啊?”

    “两支,你信吗?”阳顶天道。

    秦怀玉盯着他,道:“你这个疯子,这样的宝剑你究竟是哪里来的?”

    ……

    在富丽堂皇的一个楼阁内,阳顶天和秦怀玉正式求见了宋春华。

    在宝剑拍卖之前。宋春华的行迹很隐秘。但是今天晚上的竞拍失败后,她就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踪了。所以阳顶天很轻而易举地再次见到了她。

    阳顶天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练字。

    这是她一个非常有名的习惯,当她无比愤怒生气的时候,就会练字,否则她害怕自己会狂暴。

    “说罢,你知道那支宝剑的踪迹在哪里?你们要小心,我今天心情很糟糕,如果撒谎的话,我会直接拆掉你们骨头的。”宋春华冷冷道。

    阳顶天确认周围没有任何人后,顿时躬身行礼道:“云霄城主阳顶天,拜见宋小姐。”

    “西北秦城秦怀玉,拜见宋小姐!”秦怀玉躬身行礼。

    宋春华一惊,手中一紧,顿时手中的笔瞬间粉身碎骨。

    她真的不敢相信,阳顶天和秦怀玉会在这里见她。

    惊讶过后,宋春华放下笔,朝着阳顶天深深弯腰拜下,道:“天下会宋春华,拜见云霄城主!”

    对于秦怀玉,宋春华只是拱手行礼,不像对阳顶天那么恭敬。

    当然,这并不是她对秦怀玉有什么意见。而是因为阳顶天是云霄城主,算来地位和天下会之主相当。而秦怀玉至多只是少主而已。

    “阳城主,请上坐!”宋春华让阳顶天上座,然后自己在下首相陪。

    阳顶天坐下后,道:“宋小姐今晚心情不好?”

    宋春华点了点头,道:“我看中一支宝剑,可以称为是天下第一剑,但是却被别人抢了!”

    宋春华果然比男人还要光明磊落,这种事情都大大方方说出来。

    顿时,阳顶天从位置上起来,对着宋春华再深深拜下,道:“有件事情,我需要请宋小姐原谅,然后才能说话。”

    宋春华微微皱眉,道:“阳城主但说无妨!”

    阳顶天道:“哪个卖剑之人萧剑岳,便是阳某!”

    宋春华一惊,猛地站起,道:“竟然是你?阳城主,我虽然从未见过你,但是神交已久,对于内心敬佩,你怎么做出如此藏头露尾之事?”

    神情间,宋春华对阳顶天真是充满了失望。

    “惭愧!”阳顶天道,然后拿出专门锻造的宝剑,递给宋春华道:“这支宝剑,是我们千里迢迢送给宋小姐的。刚才那支,只是替代品而已!”

    宋春华神情一震,接过宝剑,猛地拔出。

    顿时,光芒四射!

    不比不知道,毫无疑问这支宝剑比在小型拍卖的那支更加出色,更加威猛霸道。

    最后,宋春华不由得将目光落在剑刃上的五个字。

    吾爱宋春华!

    顿时,她眸中一颤,然后飞快变得冰冷凌厉,望着阳顶天道:“阳城主,这五个字是什么意思?你虽是天下绝顶之才,十年之后或许便天下无敌。但是今日我要杀你,易如反掌!你若解释不清楚,就休要怪我手下无情!”

    阳顶天道:“这是一支定亲之剑!在此,西北秦城少主秦怀玉特向天下会宋小姐求亲,拜求秦晋之好!”

    求亲之语一出,秦怀玉身躯一颤。

    室内味道顿时变得怪异起来,这天下会雌虎如此了得,只怕此时阳顶天和秦怀玉加在一起,也未必是对手。

    若真娶了她,那可是真正的河东狮吼,天下第一母老虎!

    宋春华眼睛冷冷盯着阳顶天,道:“阳城主,我只问你一句,这剑是你铸的,还是秦怀玉铸的?”

    顿时,阳顶天愕然!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