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阳剑圣

正文 四百一十八章 隐宗之主,虚无飘零!传承(必订)

    “宴蹁跹,你来做什么,赶紧走,你来找死吗……”阳顶天本能地对那个狼狈的身影喊道。

    但是,还没有喊完,阳顶天已经住口了,对方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是绝对不正常的。

    “啊……”

    冷青尘东方冰凌瞬间撞击的时候,冷青尘的一剑完全可以直接刺穿冰凌的美丽的蛾首,瞬间取了她的性命。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望着冰凌绝美无双的面孔,那熟悉的眼眸,冷青尘心中一软,手中利剑狠狠一拍。

    东方冰凌一声低呼,整个娇躯如同蝴蝶一般飞了出去,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

    虽然因为邪灵的能量,她修为大大突破,但是在冷青尘这个大宗师面前,还是远远不敌。

    魅魔冰凉落地后,一阵踉跄,小嘴一张,又吐出一口鲜血。

    然而,她紫色的眸子,依旧无比的倔强冰冷,面对大宗师级的冷青尘没有丝毫畏惧。

    轻轻擦拭嘴角鲜血,一声娇叱。手中利剑猛地一抖,瞬间都出一道道幻影。

    每一道幻影,都和东方冰凌一模一样,全部都是寒冰化成。

    无数幻影,凶猛地朝冷青尘冲杀而去。

    冷青尘高举利剑,身上火焰猛地冒出。

    “轰……”

    火光猛地迸出。

    击向东方冰凌的无数幻影。

    “轰……”光芒迸现。

    魅魔冰凌的幻影一阵阵碎裂。

    但是……

    有一道幻影,瞬间凝固成真。

    如同鬼魅一般,她手中的魂剑瞬间刺入冷青尘的胸膛。

    冷青尘大惊,浑身玄气能量猛地迸发。

    “噗……”魅魔冰凌的娇躯,仿佛被一个巨大炸弹炸中一般,直接飘飞了出去,在空中又喷出一口鲜血。

    冷青尘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的伤痕,东方冰凌的利剑直接刺入自己胸膛足足两寸,伤口之处已经成为可怕幽蓝色。仅仅一剑,就已经是重创。

    冷青尘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东方冰凌。就算有邪灵的能量,魅魔冰凌也仅仅只是中等宗师级别强者而已,自己可已经突破了大宗师了,却依旧被这魅魔冰凌刺伤,这是何等的让人惊骇。

    此时化为魅魔的冰凌,战斗力是何等的惊人犀利。

    落地之后的魅魔冰凌,又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她已经重伤了,但是望向冷青尘的目光变得更加冰冷而又危险。无比美丽的眸子中,闪烁着嗜血残忍的光芒,绝美的面孔无比坚忍。

    尽管她知道自己不是冷青尘的对手。却完全没有退却的意思。竟然是一定要想尽办法杀掉冷青尘。

    冷青尘望着魅魔冰凌妖艳而又可怕的目光。轻轻叹息一声,道:“师兄,对不起了。她已经不是冰凌了,所以我也不会在留情了。”

    顿时。冷青尘的目光变得决绝!望向魅魔冰凌的目光,充满了必杀的意志。

    “小凌儿,我会去告诉阴阳宗的人,你死在万灭神殿的手中,死得非常勇敢。”冷青尘缓缓说道。

    然后,笔直利剑。

    整个身体,轻飘飘朝魅魔冰凌飞去。

    他的速度不快,他的剑招看上去也不犀利。但是,却如同泰山压顶一般。

    他所过之处。天地一阵阵变色。

    他所过之处,脚下的凝固之水,一寸寸燃烧。

    他所过之处,空间一阵阵扭曲。

    大体一阵轰隆隆的巨响。

    天空的白云,天空的空气。瞬间化为熊熊燃烧的烈火。

    这是冷青尘的绝招,大无量剑!

    中剑之人,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彻底灰飞烟灭,粉身碎骨,连一根头发丝都留不下来。

    他要用最华丽的方式杀掉魅魔冰凌,彻底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那个依旧鼻青脸肿的宴蹁跹,依旧浑身酸臭,衣衫破烂的宴蹁跹,瘸着双腿,疯一般冲进战团,冲到冷青尘和冰凌之间。

    “那后生,你不要命了!”冷青尘厉声吼道,声音完全如同雷霆霹雳一般。

    “谁也不能伤我的牡丹,谁也不能伤害我的至爱,谁要伤害我的牡丹,我就将他碎尸万段……”宴蹁跹跌跌撞撞狼狈不堪摔倒魅魔命令的面前,张开双臂,用身体挡在魅魔冰凌的面前。

    “疯子,你要死,我成全你。”冷青尘怒道。

    大无量剑一旦施展,就完全停不下来!

    瞬间,可怕的巨剑猛地朝宴蹁跹污浊的胸膛刺去。

    宴蹁跹猛地伸出手,拦住冷青尘的大无量剑!

    世界上有一种事情,就是螳臂挡车。而眼前宴蹁跹的行为,比螳臂挡车幼稚一万倍,自不量力一万倍。

    唯一的结果,是他和魅魔冰凌一起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轰……”冷青尘的巨剑,猛地刺在宴蹁跹的掌心上。

    然后……

    所有的巨变停止。

    天上漫天熊熊的烈火,瞬间熄灭。

    地上凝固之水的火焰,瞬间熄灭。

    天地之间的巨响, 瞬间静止。

    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彻底凝固。

    宴蹁跹两指轻轻一夹,轻飘飘地将冷青尘的宝剑抢了过去。

    “这就是你的宝剑,哇,好重……”宴蹁跹勉力地提着冷青尘的巨剑,仿佛提不大动的样子,道:“足足一千斤,用了好几百个血乌金吧。好剑,真是好剑啊……”

    然后,他手指轻轻在剑刃上滑了滑。

    “嘶……”手指划过剑刃的时候,他手指颤了一下,倒吸一口凉气,却是手指被划破了一个大血口,顿时血流如注。

    “哇,好锋利的剑。”宴蹁跹痛得咧嘴,将鲜血淋漓的手指含进嘴里吮吸,然后将巨剑交给了魅魔冰凌。

    魅魔冰凌冷冷望了宴蹁跹一眼,没有理会。

    宴蹁跹瘸着腿走到魅魔冰凌面前,无比迷恋爱慕地望着她,柔声道:“牡丹,我说过的。我永远都会保护你的,不管在任何时候,只要你遇到危险,我都会冲出来的。”

    然后,他直接在魅魔冰凌面前跪了下来,亲吻着冰凌的剑尖,然后又亲吻她的鞋底。

    然后,他就这样匍匐在冰凌的脚下,柔声道:“以前,我每次都弄丢了你。这次。我不会在弄丢你了。天下间。只要有任何人欺负你,我就将他碎尸万段,我就杀他全家,我就诛他九族。”

    魅魔冰凌淡淡望着他。没有理会。

    “你看,我现在就给你出气。”宴蹁跹谄媚笑道,然后爬起身来,来到冷青尘面前,道:“说,你为什么要杀我的牡丹儿?”

    冷青尘淡淡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

    “哇!你们还讲不讲道理了?”宴蹁跹怒道:“没错,我的牡丹已经变成魅魔了。但也是这个世界上最高贵,最美丽的。且不说。她还没有作恶,就算她作恶了。她那么美丽,那么高贵,怎么可以受到惩罚?这么一个绝世无双的美人,杀了一个人。你就要杀她,这天下还有公里吗?你跪下,你跪下……”

    宴蹁跹手掌对着冷青尘猛地一压。

    “噗……”如同泰山压顶的力量一般,冷青尘一口鲜血猛地喷出来。

    然后,在冷青尘无比痛苦,双目睁裂,咬牙近碎中,他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地跪了下来。

    让冷青尘跪下之后。

    宴蹁跹拖着瘸腿来到阳顶天的面前,躬身行礼道:“万灭神殿,宴蹁跹!”

    “云霄城,阳顶天。”阳顶天道。

    此时,阳顶天整个身体都是麻木的,整个脑子,仿佛被雷霆劈了一万遍一般。

    甚至,整个人暂时失去了反应!

    眼前这个人,瘸着双腿,鼻青脸肿,衣衫破烂,浑身酸臭。

    哪怕比起最狼狈的流浪武士,宴蹁跹都显得很惨!

    但他却是万灭神殿的少主,邪魔道的至尊,即将要毁灭整个世界的元凶。哪怕是一代魔头万血宫主独孤逍,也要匍匐在他的脚下。

    “阳顶天,在北地的时候!你和我的牡丹在前面跑,我骑着马在后面追,结果你轻轻地甩了一下手,我就从马上摔下来,跌了一个狗吃屎。在那个时候,你觉得我像什么?是不是如同小丑一样,如同蝼蚁一样,一个微不足道,连正眼都不愿意瞧一眼的小角色一样?”宴蹁跹问道。

    阳顶天点了点头。

    “没错,那也是我对你的感觉。”宴蹁跹淡淡道,然后收起笑脸,昂起下巴,转过身不理阳顶天,高傲如同九天之上的魔王一般。

    “牡丹,这个冷青尘刚才伤了你,你就给我杀了他吧。”宴蹁跹道。

    魅魔冰凌点了点头,美眸冰冷来到冷青尘面前,举起手中利剑,缓缓便要刺入冷青尘的头颅之内。

    阳顶天猛地暴起,落在冷青尘的面前,缓缓拔出金黄魂剑,望着魅魔冰凌道:“我之前没有杀你,我没有后悔。我不知道你究竟变成了什么,但这是你的师叔,你要杀他,先杀我吧!”

    “不用费事,两个人一起杀!”东方冰凌淡淡道。

    然后,她的利剑没有丝毫停留,直接朝阳顶天头颅刺来。

    阳顶天拼尽所有玄气抵挡,但他只是二星武尊而已。魅魔冰凌,是中等宗师!

    阳顶天的抵抗,如同被烈日暴晒的薄冰一般,瞬间消融得无影无踪。

    只能看着魅魔冰凌的利剑,残酷而又冰冷地刺来。

    剑尖,瞬间刺入阳顶天额头。

    剑刃冰寒,阳顶天半个头颅,瞬间被冰冻,连鲜血都流不下来。

    阳顶天从未如同现在一般,清晰感觉到死神的降临。

    就在此时,忽然身后传来一股无比巨大的能量。

    仿佛核弹爆炸之前的颤栗!

    凝固水组成的阴阳镜,开始猛烈的颤抖!

    冷青尘要引爆气海!

    冷青尘要和宴蹁跹,和魅魔冰凌同归于尽。

    大宗师级强者,一旦引爆气海!

    方圆数百米内所有的生命,全部会粉身碎骨,哪怕同样是大宗师级强者。

    “哦,想要引爆气海,想要同归于尽?”宴蹁跹淡淡笑道,然后手掌轻轻往下一压。

    “噗……”冷青尘,一口鲜血猛地喷出。狠狠拍打在他阳顶天的后背上,这无比巨大的力量,直接让阳顶天体内震动,一口鲜血也跟着喷出。

    然后,冷青尘的自爆,活生生被压制下去。

    引爆气海,竟然被消弭得无影无踪。

    一个大宗师级高手,要引爆气海,竟然被凌空彻底压制得无影无踪。

    这个所谓的万灭神殿少主宴蹁跹多有强?

    如同万丈深渊一般,完全看不清楚!

    魅魔冰凌绝美的面孔。依旧一片冰冷决绝!

    她的紫色美眸。依旧残忍而又冷酷!

    她就盯着阳顶天的眼睛。利剑缓缓刺入阳顶天的头颅。

    但是,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缓缓滑落,和她冷酷残忍的面孔,成为绝对的反比。

    阳顶天缓缓地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到来!

    ……

    就在此时,天空忽然猛地大亮!

    这一道雪白的亮芒,瞬间照耀整个阴阳镜。

    这道雪白的光芒,几乎完全压过了天上的双日。

    这道雪白的光芒,仿佛无尽黑夜中的光明,仿佛可怕寒冬中的暖日。

    充满了救赎,充满了温暖!

    这道雪白的光芒缓缓从天而降。

    渐渐,白光渐渐淡去。

    这是一个女子!白衣胜雪的女子,赤着玉足!

    这完全不是凡间的女子。这是一个仙女!

    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一个比东方冰凌更加美丽的,那就是眼前这个女子。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比东方冰凌更加像是神仙中人的,那就是眼前这个女子!

    尽管没有见过。但是阳顶天还是第一眼就认出,眼前这个女子,就是二百年前的救世主,隐宗宗主,天下第一美人,天下第一高手,虚无飘零!

    阳顶天没有见过她的真人,但是却见过她无数的画像!

    天道盟的每一处地方,都悬挂着她的画像!

    这个世界的每一个地方,都悬挂着她的画像!

    她是救世主,是这个世界的神,是整个天道盟无上的信仰,是整个混沌大陆的圣女!

    二百年前,如果没有她的出现,整个天下已经毁灭,天道盟也已经毁灭。什么阴阳宗,玄天宗,都已经全部毁灭。

    她,果然是东方冰凌的师傅!

    东方冰凌的师傅,果然是隐宗之主,虚无飘零!

    二百年的岁月,仿佛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她依旧如此的美丽,美丽到让人自贱惭俗!美丽到足够洗去任何人心中的污浊!

    顿时,阳顶天泪流满面。

    冷青尘身上所有的能量禁锢,瞬间消失!

    “阴阳宗冷青尘,跪拜隐宗之主虚无仙子!”冷青尘,用最谦卑,最恭敬,最仰慕的口气道,将额头紧紧贴在凝固水面上,完全就这样跪伏着,不敢抬头!

    阳顶天也跪下,将额头贴在水面之上,恭声道:“阴阳宗弟子,云霄城主阳顶天,拜见隐宗之主虚无仙子!”

    然后,魅魔冰凌也收回利剑,跪倒在地。

    最后,万灭神殿少主宴蹁跹也无比恭敬地跪下,道:“万灭神殿宴蹁跹,拜见师娘!”

    听到这个称呼,阳顶天和冷青尘不由得微微一颤。不过想想也恍然了,因为虚无飘零是万问天殿主唯一的爱侣!

    尽管虚无飘零杀了万问天,但她依旧是万问天唯一的爱人,所以宴蹁跹称呼为师娘,并没有错!

    虚无飘零缓缓落地,美眸淡淡望过众人!

    她的目光,就如同太阳的光芒一般,尽管离得你很远,但是却可以直接照耀在你身上,让你感觉到无比的温暖。

    最后,她的目光落在阳顶天的身上,缓缓地迈着玉足走了过来。

    阳顶天几乎无法呼吸,随着她的接近,顿时从阳顶天心底,涌起一阵无比心旷神怡的异香,让人仿佛忘记了所有的痛苦,所有的悲痛,只感觉身上充满了昂扬的力量,充满温暖的安静!

    整个人。就仿佛置身于仙境一般!

    这就是仙子,这就是仙女。她走到哪里,哪里就变成仙境!

    “你就是阳顶天?”隐宗之主虚无飘零道,每一个字,都如同从檀口飘出的仙音一般。

    “是,弟子就是阳顶天。”阳顶天跪伏在地上道。

    “你站起来。”虚无飘零温柔道,她的声音很远,仿佛远在天边,但是又很近,仿佛在心中响起一般。

    “弟子不敢。”阳顶天道。

    虚无漂零微微一笑。然后来到阳顶天面前。微微蹲了下来。

    顿时,阳顶天一阵迷离。面对着近乎让人窒息的美丽,内心一阵迷离。面对仙境一般的异香,阳顶天内心一阵阵飘荡!

    “你。曾经假冒过我隐宗的弟子,还取名无名?”虚无飘零柔声道。

    “弟子罪该万死!”阳顶天恭敬道。

    “对于我隐宗,你知道多少?”虚无飘零道。

    “弟子所知甚少,但是在之前,内心曾经对隐宗有过刻薄的想法,觉得隐宗装腔作势,躲在幕后掌控世界。”阳顶天道:“但是见到仙子以后……”

    “见到我之后,怎样呢?”虚无飘零道。

    “见到仙子之后,这一切刻薄阴暗的想法。如同被阳光照射的残雪,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对于隐宗,对于仙子,只有无限的仰慕,恨不得为您粉身碎骨之!”阳顶天道。

    “谢谢你的赞美。”虚无飘零淡淡笑道:“我这就来跟你说说隐宗!”

    虚无飘零轻轻跪坐在阳顶天的对面。凝固之水浸透了她雪白的裙子,露出她如雪赛玉的肌肤,但是阳顶天完全不敢看上一眼。

    “你很奇怪,我隐宗为何只有在灭世之战的时候才出现?为何,每次只出来一人,仿佛在装神弄鬼,故弄玄虚,对吗?”虚无飘零微笑道。

    “是的,我但觉得这肯定有您的原因。”阳顶天道。

    “没错,原因就是,这个世界上其实是没有隐宗的。”虚无飘零道。

    顿时,阳顶天猛地一震,仿佛世界崩塌了一般,颤声道:“不可能!每次,隐宗都出来救世。”

    “孩子,这个世界是没有隐宗这个势力的。只不过,每次灭世之战到来的时候,都会有一个人出来救世,这个人通常又姓虚无。天下人觉得,我们背后肯定会有一个无比巨大的势力。久而久之,世人就把我们称为隐宗,所以这个世界也就有了隐宗,并且被称为天下第一宗,宇内的第一领袖。”虚无飘零道:“所以,隐宗究竟在哪里,也成为天下第一谜题!现在我告诉你,天下根本就没有隐宗!之所以每次灭世之战,都会有一个人来救世。是因为在上古涅灭之前,我的祖上就为了救世而行走世间,他的名字叫虚无飘炎!”

    顿时,阳顶天内心如同一个炸弹一般,猛地炸开!

    他当然知道虚无飘炎,杀猪剑法里面的那个老人,将后半生全部用来寻找救世的老人。

    “他终究没能阻挡灭世的到来,但是他留下了后代。然后,我们就一代代传承下来,我们的唯一使命,就是救世。所以,每次灭世之战,我们虚无一族,都会出现。”虚无飘零道:“当然,从血缘上,我们和虚无飘炎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也是被师傅挑中,然后收为传人改名虚无飘零的。至于原来的名字,我也已经忘记了。之所以每次隐宗真正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人,那是因为每一代所谓的隐宗,只有一个人!”

    阳顶天顿时猛地一颤,原来这就是隐宗的真相!

    “我师傅收我做弟子,她死去之后,我就成为了所谓的隐宗宗主。后来,我挑中了东方冰凌,等我死了之后,冰凌就是隐宗之主。”虚无飘零美眸望向东方冰凌,柔声道:“冰凌是我见过天赋最高,意志最坚的女子,所以我收她为弟子,让她集成隐宗的衣钵。可是……”

    虚无飘零轻轻叹息一声。

    阳顶天赶紧道:“仙子,您无所不能,您肯定能救冰凌,是吗?”

    虚无飘零轻轻摇了摇头道:“不,我救不了她,这是她的劫难。”

    顿时,阳顶天彻底绝望!

    “隐宗,是天下整道的领袖,是天下的希望!”虚无飘零淡淡道:“我师傅把隐宗之主传给了我,我勉力支持,终于救了世界。我把隐宗之主传给冰凌,她却中了邪灵,所以隐宗一脉,或许就要断了,世界上或许就再无隐宗的……”

    “不,这个世界上还有您,只要仙子在,隐宗就在,世界就还有希望!”阳顶天道:“只要您在,就一定能够拯救这个世界。”

    虚无飘零的玉手轻轻放在阳顶天的头顶抚摸,柔声道:“阳顶天,你曾经假冒过隐宗传人无名!现在,你不用冒充了。我正式把隐宗之主传承给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虚无名,新的隐宗之主!”

    顿时,阳顶天彻底惊绝!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