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阳剑圣

正文 一百四十八章:妖女的大姨妈来了!

    独孤凤舞直接扔过来一袋金币,冷声道:“你去给我借,或者买三尺万丝雪锦。”

    万丝雪锦?阳顶天一愕,却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这东西是干什么的?独孤凤舞为何要这件东西。

    但与此同时,心中也猛地一松一喜,原来果然不是认出了自己,而是指使自己去做事,只不过为何会挑上自己就实在不知道了。

    “哦,好。”阳顶天道,然后赶紧拿着金币朝外面走。

    “你去船上最贵的舱房,容貌最美,气质最高贵的女子借。”独孤凤舞道。

    “嗯,我明白了。”阳顶天赶紧走了出来,感觉到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了。

    不过对于独孤凤舞让他去借万丝雪锦这件事情实在难以理解,为何她自己不去借,偏偏让阳顶天去借。

    不过这东西听起来就知道很贵重,所以确实要去找身份高贵的女子才能借到。

    阳顶天脑子闪过一个念头,此时立刻下船遁入海中,离独孤凤舞这个小魔女越远越好。

    “不要想跑,否则将你碎尸万段。”这个念头刚刚起来,耳朵里面顿时响起了独孤凤舞的声音。

    阳顶天心中顿时一寒,原来这个小魔女的气机一直锁定自己,这下是肯定走不了了,只能去给她借万丝雪锦。

    于是,阳顶天挨个敲开各个单独的舱房,受尽了别人的白眼。

    第一舱房,只有一个男人,打开舱门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拔剑。

    第二个舱房,是一对男女,衣着华贵,望着阳顶天的目光充满了戒备。

    “你找谁?”对方问道。

    阳顶天道:“我来借三尺万丝雪锦。”

    “万丝雪锦?”那个美貌女子瞬间脸红过耳。强忍着不快道:“对不起,我知道这种东西,但是我们没有。”

    “哦,谢谢,那打扰了。”阳顶天道。

    接下来,阳顶天敲开了第三道门。里面是一个美妇人,艳光四射,颐指气使。

    “请问您有万丝雪锦吗?”阳顶天问道。

    美妇人面色一变,尖声道:“来人啊,抓流氓啊,抓流氓啊……”

    顿时,用其他舱房猛地涌出十几名护卫,为首的那名护卫道:“夫人,是谁?”

    “就是这个流氓。出言调戏我。”那个美妇人一指阳顶天。

    顿时,十几名护卫猛地抡刀子朝阳顶天砍来。

    阳顶天赶紧拔剑抵挡,不快道:“你们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我怎么就流氓了?小心我要还手了啊!”

    “你都向我要万丝雪锦了,还不是流氓,将他手脚打断,阉掉他的臭东西。”那名美妇道。

    顿时,十几名护卫招数更加凶猛,刀刀朝阳顶天的下身要害砍去。

    阳顶天一边拔剑阻挡。一边内心埋怨,这狗屁万丝雪锦究竟是什么东西啊。怎么接这东西就成为流氓了。

    正战得越来越烈,船上其他人也都纷纷来看热闹,阳顶天的敌人越来越多。

    “你们再来,我就不客气了啊。”阳顶天始终手下留情,但敌人越缠越多,不由得大声喝道。

    此时。最里面那个最大的舱门打开,露出一张娇嫩如雪的的绝美面孔。

    “大家都住手。”

    所有人朝她望去,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

    包括阳顶天,心神也瞬间一失。被这张绝美的脸蛋晃得有些迷离。

    这真的是一张绝美无双的面孔,每一寸肌肤都如同雪一般的白,如同羊脂一般娇腻。

    眉若远山,眸似秋水,鼻若悬玉,唇若桃花。

    十几名瞬间被迷得意乱神迷,手中兵器纷纷掉落,忘记了打架。

    阳顶天见过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东方冰凌,西门焰焰,独孤凤舞这三个女孩,便是这个世界最顶尖的美人。

    可是眼前这个女子,浑身每一处都充满娇柔。她仿佛是永远不会发怒的,永远都是温柔如水的。

    穿着雪白裙子的她,蛮腰一束,纤纤一握。胸挺臀翘,娇躯曲线没有焰焰那么夸张逼人,也没有穆涟漪那么火辣。但却窈窕动人,充满了让人抱在怀中的柔软感觉。

    这个女人,温柔得瞬间就会攻陷所有男人的心防!

    “姐姐,你别误会,他是我男人,是给我借万丝雪锦的。”那个女子朝美妇人柔声道:“他这人最笨不会说话,您不要在意。”

    说罢,绝色女子款款走来,牵着阳顶天的袖子嗔声柔道:“还不跟我进来。”

    此时,众人这才注意到这绝色女子是少妇打扮,表示已经嫁人了。

    顿时,所有人望向阳顶天的目光充满了**裸的妒忌,就连是女子的美妇,也露出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表情。

    就这样,阳顶天在满鼻的幽香中被这个绝色女子牵着走进了她的舱房。

    这舱房内,还有一个小女孩,大约只有三四岁,粉妆玉琢一般,阳顶天真的还没有见过如此精致如雪的小女孩。

    “娘,这是爹爹吗?”小姑娘见到阳顶天,顿时怯怯问道,望向阳顶天的目光充满了期待。

    小女孩的眼睛又大又亮,真的如同两颗宝珠镶嵌在精致的面孔上一般。

    “这是叔叔,不是爹爹。”绝色女子柔声道。

    此时阳顶天才感觉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朝女子躬身行了一礼道:“多谢夫人为我解围。”

    “没什么。”绝色女子道:“你也太冒失了,这种东西怎么能这么大势声张地借呢?别人不把你当成流氓才怪。你等一会儿,我给你拿。”

    然后,女子走到一只箱子面前蹲下。

    顿时,她窈窕动人的娇躯弯成一道无比迷人的曲线,阳顶天呼吸一促,赶紧移开了目光。

    “要多少?”女子柔声道。

    “三尺。”阳顶天道。

    传来剪刀裂帛的声音。然后女子捧着一团洁白如雪的锦缎过来,递给阳顶天道:“三尺或许不够,你拿走五尺吧。”

    “哦,谢谢,多少钱。”阳顶天接过,发现这五尺万丝雪锦捧在手中真的一点重量都没有。轻飘飘如同云一般的柔软轻盈,低头一看这仿佛是丝绸,但是比丝绸柔软得多,晶莹剔透,却是阳顶天从未见过的高档丝绸布料。

    “是谁来月事了啊,怎么让你一个大男人来借雪锦?”女子柔声问道。

    “啊,月事?”阳顶天一声惊讶,顿时脸红过耳。

    这,这东西是女人月事用的?相当于地球上的卫生巾。也太奢侈了吧,难怪刚才那个看起来非常华贵的女子也没有这东西。

    难怪那个美妇人会如此激烈的反应,这又不是现代地球,阳顶天大声地来借女子垫下身的东西,难怪被人当成流氓,顿时他恨不得船上裂开一道缝隙好让他钻进去。

    “是,是我娘子。”阳顶天强忍着难堪道,然后直接掏出一袋金币道:“给。给你钱。”

    然后,他转身就要离开这里。

    “要什么钱?”女子将钱袋重新放回到阳顶天的手中。

    “叔叔脸蛋红红。在撒谎。”忽然那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指着阳顶天的脸蛋道。

    “宁宁别瞎说。”女子柔声嗔道。

    “宁宁?”阳顶天顿时朝小女孩望去,她也叫宁宁,阳顶天心中一柔一酸,顿时想起了西门宁宁,那个对自己无限温柔包容的宁宁,此时却音讯全无。甚至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你叫宁宁?”阳顶天柔声道,目中顿时充满了怜爱。

    “对啊,我叫宁宁,叔叔你叫什么?”小女孩柔声道。

    “我,我叫天叔叔……”他绝对不应该说出自己的名字的。因为那样太危险了,可是他看着小宁宁天真无暇的大眼睛,实在不忍心撒谎。

    说出口之后,阳顶天本能一警觉,被眼前这个绝色少妇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还不要紧,但要是被独孤凤舞听到可就不妙了。

    “叔叔送你一件礼物,好不好?”阳顶天道,然后他赶紧伸进怀中掏,实际上确实在空间指环内挑选。

    找了好一阵,终于找到了一件东西。

    是一朵寒冰雕琢成的花朵挂坠,这件东西叫避毒冰玉,佩带着它可以无惧天下99%的毒物。这东西价值连城或许不好说,但至少值几十万金币,是西门宁宁留给阳顶天的宝物之一。

    “不行,这东西太珍贵了。”绝色女子柔声道,很显然她知道这个避毒冰玉的价值,上前就要将它从小宁宁的脖子上取下来还给阳顶天。

    “我送出的东西,绝对不会要回来的。”阳顶天坚定道:“这是我和小宁宁的缘分,我非常非常喜欢她。”

    “那,那多谢你了。”绝色女子柔声道,然后朝女儿道:“宁宁,赶紧谢谢叔叔。”

    小女孩上前抱着阳顶天的脖子,撅起小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甜甜道:“谢谢叔叔。”

    “不客气。”阳顶天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然后站起身道:“那我告辞了,夫人。”

    “嗯。”绝色女子道:“替我向弟妹问好。”

    阳顶天又是面孔一红,点了点头,然后朝舱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小宁宁忽然道:“叔叔,宁宁没有见过爸爸,你给我做爸爸好不好?”

    小女孩内心最干净,本能感觉到阳顶天对她疼爱,缺乏父爱的她见到阳顶天要走,心中舍不得,童言无忌,顿时冲口而出。

    顿时,绝色少妇脸蛋一红,眼圈也跟着一红,嗔道:“宁宁,不要瞎说。”

    小姑娘眼圈一红,大颗的泪水滚出,道:“我没有瞎说,爹爹不要娘亲了,也不要宁宁了。外婆也不喜欢我们,将我们赶出来,这些我都知道,叔叔对我好,我要让叔叔当爸爸!”

    顿时,绝色少妇再也忍不住,泪水涌出。朝阳顶天道:“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胡乱说话,你不要在意。”

    见到小宁宁充满泪水的大眼睛,阳顶天心中一酸。他无意去揣着这对母女背后的故事,但基本上也能猜出些许。

    绝色少妇朝他一笑。柔声道:“我们这次就是带着宁宁去找她爸爸的。”

    阳顶天很像知道,这个小姑娘的父亲到底是谁?竟然如此狠心抛弃这么温柔美丽的女人,抛弃这么可爱的女儿。但很显然,这个女子是在娘家过不下去了,所以才带着女儿来投奔孩子的父亲。

    可是,当年这个男人忍心将她们抛弃,那么此时再带着女儿去投奔,或许面临的是一个更加痛苦难堪的局面。

    阳顶天心中酸涩,他很想说如果遇到难事。请到云霄城来找我。他内心也充满了保护欲,但此时他自己都自身难保。此时的云霄城,已经是敌人所盘踞。

    所以只能咬了咬牙,郑重地说一句道:“夫人,保重!”

    然后,直接转身离开。

    “哇……”后面,小宁宁难过地大哭而出。

    “叔叔也不喜欢宁宁,叔叔也不要宁宁……”阳顶天只听到一点点。宁宁的哭声顿时被关在舱门之内。

    顿时,阳顶天赶紧加快了脚步。

    ****

    来到独孤凤舞的舱房。阳顶天深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因为内心的难过酸涩,使得对独孤凤舞的紧张情绪也消去了许多。

    此时,独孤凤舞背对着阳顶天,身上的长袍已经脱去,剩下雪白柔软的中衣。将她凹凸有致的娇躯衬托得迷人万千。

    “这是五尺万丝雪锦,这是你的钱袋,告辞。”阳顶天将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便要转身离开。

    “慢着。”独孤凤舞道。

    “还有什么事情?”阳顶天稍稍有些不耐烦道。

    “你真是处处留情啊,借个雪锦。就能勾搭上一个大美人,还附送了一个小美人。”独孤凤舞转过娇躯,露出她绝美无双,艳绝人寰的面孔,她已经卸下了易容。

    “你不要血口喷人。”阳顶天顿时大怒道:“你出口侮辱我不要紧,但不要侮辱别人纯洁的母女。”

    愤怒之下,阳顶天也忘记了独孤凤舞的恐怖强大。

    “这就舍不得了?这就惜香怜玉了。”独孤凤舞嘲讽道:“你还真是一个情种啊,阳顶天!”

    “我再说一句,那位妇人已有丈夫,贞洁无暇,你不要玷污她的名声……”阳顶天说道一半忽然停了下来,因为独孤凤舞叫出了他的名字。

    “你认出了我?”阳顶天身躯猛地弓起,手掌瞬间握紧了剑柄。

    “当然。”独孤凤舞道:“否则,我怎么会上这艘船?为了找你,我已经寻遍了几十艘船了。”

    阳顶天不敢置信道:“你怎么能认出我?”

    “我用邪魂诀向天下悬赏避火寒珠,但一无所获。十来天前,我听说西南大陆的穆家坞采到了一颗避火寒珠,于是我用最快的速度赶去,我抓到了穆涟漪。”

    “你将她怎么了?”阳顶天问道。

    “放心,我只是用某种邪术让她开口说话,没有将你的小情人怎么样。”独孤凤舞冷笑道:“在我的邪术下,任何人都会开口。我知道了避火寒珠在你身上,而且你带着它北上前往火云魔洞。所以我用最快的速度追上来,来到这处码头等你,一艘一艘船地找,终于在这艘船上找到了你。”

    “你只见过我一面,而且我带着面具,你怎么能认出我?”阳顶天道。

    独孤凤舞冷笑道:“为了方便我追杀你,我父亲在你身上留下了永久无法抹去的痕迹,在百丈之内,我都可以找到你。”

    “该死的独孤逍,该死的王八蛋。”阳顶天怒道。

    “没错,他真是一个该千刀万剐的老混蛋。”独孤凤舞肆无忌惮地骂着自己的父亲,然后朝阳顶天笑道:“你给我借来了万丝雪锦,多谢你了。那么,把避火寒珠交出来吧。否则,我立刻将你碎尸万段。”

    “你这是在消遣我吗?”阳顶天怒道:“明明已经认出我了,没有动手杀我,反而让我去借什么万丝雪锦,士可杀,不可辱!你这是在消遣我吗?”

    “我没有消遣你。”独孤凤舞冷冷道:“我让你去借万丝雪锦,就是因为我月事来了。”

    说到这里,独孤凤舞面孔一寒,目光充满了杀气,冷冷道:“这还要拜你所赐,我原来艳阳之躯,所以没有月事这种麻烦污浊的东西。你这个混蛋,玷污了我的清白,毁了我的处女之身,让我和俗世女子一样,每个月都要遭到月事的折磨。”

    “我没有,我他妈没有碰过你。”阳顶天大声道:“没错,我是看过你的身体,但我是无意的。但我没有碰过你,你还是一个处女,是你那个王八蛋老爹陷害我。”

    “那我的身体里面,为何会有你的玄阳气息?”独孤凤舞柳眉一竖,无比愤怒道:“我本来无比纯净的身体,却被你的气息所玷污,你没有对我做那种事情,我体内怎么会有你的气息能量?”

    “我他妈的怎么知道?”阳顶天大声怒道:“我有没有睡你,你只要看处女膜还在不在就清清楚楚,假如你之前是处女的话?”

    “啪……”独孤凤舞顿时狠狠一道耳光扇过来。

    阳顶天只觉得脸上一热,顿时火辣火辣的痛。

    “还用得着你说?”独孤凤舞冷声道:“我醒来的时候,下身正在流血,代表纯洁的那层膜已经彻底被你肮脏的东西撕破了。”

    阳顶天顿时想起来,他将独孤凤舞抱起来的时候,她的下身确实在流血。

    “我,我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阳顶天无语,也不知道是当时抱着她往外跑的动作太大,还是被凌空的劲气所伤,又或者是被乱射的飞石击中。总之,独孤凤舞的纯洁的下身流血了,然后这顶破处的帽子毫无疑问就戴在了阳顶天的头上。

    “我懒得和你争辩,总之我没有做就是没有做,如果我做了,我就敢承认。”阳顶天冷冷道:“既然被你找到了,有什么手段尽管使来。”

    独孤凤舞也强忍着愤怒,硬生生将愤怒压下来。

    “阳顶天,实话告诉你,我对你破了我的贞节并不太在意,我对那一层处女膜更没有任何感情。因为我对男女之事毫无兴趣,被男人碰了除了恶心并没有其他。所以你奸污了我,我只是觉得脏,却没有贞洁被污从而寻死觅活的极端情绪。”独孤凤舞冷冷道:“我在意的是你毁了我的纯阴之躯,你毁掉了未来的修为。你让我身体的能量不再纯洁,你害我从此或许不能登上天下强者的巅峰,我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追杀你,明白吗?”

    “我最后再说一遍,我没有睡你,更没有奸污你,不要把话说得那么难听,至于你体内为何有我的阳气能量,我不知道。”阳顶天道:“你想怎样,尽管使出。”

    独孤凤舞拔出利剑,指着阳顶天道:“交出避火寒珠,否则将你碎尸万段。”

    “不可能。”阳顶天冷道:“就算我交出来,我也会被你碎尸万段。”

    独孤凤舞道:“你交出来,我放你离开,让你多活半个月。十五天后,我再去追杀你。这段时间内,你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