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小中医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这个,虽然说不上是私人电梯,但能使用的人却寥寥无几。

    进了电梯,麻由本一按下了九的数字,可是陈凌在一排电梯楼层的按钮中,却赫然发现上面竟有-1,-2,-3等的数字。

    难道,这栋大厦还有地下室?可是从外面看一点也看不出来啊!

    陈凌心里很疑惑,真的很想说,麻由本一先生,你要没事就带我四周参观一下吧!不过这种话除非他的脑袋被驴踢坏了才会说出来。

    带着种种疑问,电梯缓缓的上到了九楼。

    出了电梯,触目所及还是青一色的黑西装男,比楼下更多,神情肃穆,眉目中凶光隐露。

    在众人虎视眈眈中,陈凌跟着麻由本一进了一个极为宽敞的办公室。

    办公室气派豪华,铺着软绵绵的地毯,古色古香的桌椅,则边有一个木架,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古董,四周雕龙刻凤的墙上挂着几幅抽象画,之所以说抽象,那是因为陈凌都看不懂上面画的是啥玩意儿。

    宽阔,明亮,气派,整洁,这就是麻由本一办公室给陈凌的感觉,不过这个明显只是个会客室,里面还有一个内间!

    透过未摭掩的房门,陈凌可以明显的看到,里面正中靠墙的位置前,摆放着一张红木办公桌,后面是一张大班椅,墙上挂着一幅总算能看明白的画,一个端着花瓶的洋妞,屈着玲珑细腰站在那里,挺有诗意的,至于谁画的,陈凌不晓得,反正应该是鬼佬。

    不能否认,麻由本一还是个挺有品味的人呢,不过就算他再有品味,搁陈凌的眼里也是白搭,古大官人最喜欢削剥有品味有涵养的有钱人了。

    麻由本一见陈凌脸上有些吃惊,不由得意的叽哩呱啦指着办公室比划起来。

    他说的话陈凌听不懂,不过瞧这神情语气,不用油菜翻译,陈凌也多少能猜出来,无非是说他这办公室怎么地怎么地。

    “陈凌君,舅舅问你,这个办公室还符合治疗的要求吗?”油菜张嘴问道。

    陈凌装模做样的四下看了看,随后点头道:“勉强凑合吧!”

    “那治疗可以开始了吗?”油菜又替欣喜激动的麻由本一翻译一句。

    “可以了!”陈凌点头,游目四顾,又淡淡的问:“我让你准备的二十四个亲属呢?”

    麻由本一赶紧的回答,油菜翻译道:“他们昨天就从日本赶过来了,全都在这里,马上就到!”

    “那好,你叫他们来,我去净手!”陈凌扬了扬双手道。<>

    懒人屎尿多,油菜也见怪不怪,领着他进了里间,推开一扇门指了指。

    陈凌洗了手,顺便还撒了一泡尿,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外间那宽敞的会客室里已经站满了人。

    果然是二十四人,男女各半,年纪不等,最长的有四十多,最小的也就二十来岁,各站在两边,麻由本一则是站在中间,神情严谨,气氛庄重,仿佛正要举行某种神秘又圣洁的宗教仪式般。

    这些人,应该都是麻由本一的亲属了,换而言之应该都是麻由家族的人,只是他们都在这个家族中扮演什么角色,那就值得研究了。

    陈凌的目光在这二十四人脸上一一扫过,没有一张认识的,正感觉没意思的时候,却听见一个破鸭公的粗大嗓门响了起来!

    人群中,一个胖子正指着陈凌大喊大叫,随后从外面窜进来两个西装男,那个胖子指着陈凌冲他们呼喝一句,这两个西装男立即就如猛虎般朝陈凌扑了过来。

    人生的际遇千百种,变故也多不胜数,但那种属于突然的往往最让人猝不及防!

    不过,陈凌在打算拜访强记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冒险的准备,所以进入强记后,不管发生什么变故,对他来说都不算突然。

    那个胖子很胖,胖得不能再胖那种,可是陈凌很清楚,自己并不认识他,可是他为什么会一看到自己的就露出龇牙咧嘴仇深似海的模样呢?

    这个中原因,陈凌觉得并不难猜。

    他不认识这个胖子,这一点他是肯定的,不过这并不代表胖子也不认识他,这个胖子一见到他就无法自控的激动成现在这个模样,肯定是以前有过交集,甚至是吃过自己的亏,而且还是大亏!

    如果这个推测可以成立的话,那么结果就已经很明显了!

    他和慕容燕儿数次遭遇刺杀,均是因为慕容燕儿那个图谋身家财产的二叔慕容力治请来的“暗门”杀手所造成。

    这个“暗门”神神秘秘,藏头露尾,诡异邪恶,却又无迹可寻,让人感觉扑逆迷离摸不着头绪,可是因为师爷的精明,蜂后的用心,一条接一条的线索隐现出来。<>

    透过一层层抽丝剥茧,“暗门”也开始浮出水面,指向了强记,指向了麻由家族!

    蜂后他们的推测是,强记就是暗门,暗门的门主是麻由本一,他们通通都属于麻由家族。

    陈凌原来也以为是这样,可是当他与麻由本一照面,得知麻由本一就是强记的社长,也就是老板的时候,他却有了另一种不同的意见。

    如果强记就是暗门,麻由本一就是这个暗门门主的话,那么对于自己,麻由本一不可能没有印像,因为在数次刺杀中,自己和慕容燕儿不但全身而退,还让暗门损兵折将,有一次甚至还差点让他们派出的刺客全军覆没。

    自己在他们眼中算不算强大,陈凌不是很清楚,但如果换成他是这个门主的话,必定会视这样的人为眼中钉,肉中刺,欲杀之而后快,又怎么可能没有印像呢?

    然而,当麻由本一看到他的时候,一点惊愕与仇恨都没有,刚开始,陈凌以为他是装的,后来接触多了,他才发现,麻由本一确实不认识自己,甚至可能对刺杀的事情完全不知情。

    如果是这样,那么暗门的门主应该另有其人,强记与暗门,这两者之间除了等号,还可以是其他符号的,例如包括并小于强记。

    冤有头,债有主,麻由本一虽然不可能是清白的,但他却不是陈凌想要找的那个人!

    来强记的时候,陈凌还在寻思着怎样把那个人找出来,谁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却是全不费功夫,这个人,竟然自动自觉的跳出来了。

    这个胖子,就算不是暗门的门主,也是其中的一个头目,而且地位绝不低下的头目!

    最少最少,他也是一个知情者。

    世界万物,再快的东西也快不过思想,仅仅是一个瞬间,陈凌便已想明白了一切,而那两个身手不凡的西装男也已经扑到了面前。

    陈凌已经在油菜与麻由本一两人面前露过身手,至于这个胖子对自己的实力想必也更有深刻的了解,所以这一刻,他已经没有藏掘的必要,与此同时,更有一种兴奋与紧张在血液里涌起,因为弄得不好,今天他可能就要血洗暗门了。

    两个西装男的身手不弱,一拳一腿配合得密不透风的向他袭来,陈凌神情从容,静如止水的站在那里,可是当犀利的拳脚就要架身的时候,他突然间就动了。<>

    陈凌是个高手高高手,但是对付这些凶残的恶徒,他从来不讲究什么高手风范,对打起来,怎么痛快怎么来,对于武器的使用,他也从不挑剔,不像某些装b男,非得利剑宝刀不用,他可是看到什么就用什么,例如啤酒瓶,烟灰缸,板砖,石头,其中最擅长的就是板砖。

    板砖是个好东西,荒郊野外巷头墙尾无处不在,随手可得,锋芒不露却是杀机隐藏,再加上使用方便,抄起来就用,不用上子弹,开保险,更不需花钱,最大地优点就是隐蔽性极强,就算警察从你身上搜出来,也告不了你藏械这条罪。

    不过此刻在麻由本一的办公室里,这气派豪华的地方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板砖,陈凌没得办法,只好改用摆在桌上的那个比头还大,还板砖还重的水晶烟灰缸。

    “砰!”的一声响,为首一个西装男的头上已经着了一记,声音清脆响亮,效果也不错,这厮立即血花四溅,头破血流,仰天而倒了。

    另一个西装男一脚踢空,心知不妙,立即就想后退,不过他来得轻巧,去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陈凌那轮起来就快得让人眼花缭乱分不清虚实的烟灰缸,已经不偏不倚的砸到了他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大腿上。

    “哇啊”一声惨叫后,这名西装男也光荣而惨烈的倒了下去,他的一条腿硬是让陈凌给拍折了。

    烟灰缸,水晶做的,的确好使,不过陈凌却感觉这是用黄金来做马桶,不得其所啊!

    胖子见自己的两个手下仅一照面的功夫就被人拍倒,又惊又怒,嘴里呼喝几声,大门外又窜进了不少西装男,不过他们不像刚才那两个货那么蠢,一看人家手中有凶器,立即就掏出身上的长刀短棒扑了上去。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