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小中医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油菜下得车来,却见陈凌身上的衬衣已经被鲜血染红,心里不免一惊,她不是吩咐舅舅的手下仅仅是揍他一顿,让他得到教训就算了,怎么出手那么重,弄得他流血了呢?

    流了血,事情的性质就严重许多了啊!然而油菜哪里知道,激怒了陈大官人,岂止是流血这么简单,分分钟都会死人的呢!

    油菜强自定了定心神,这才对陈凌勉强的笑道:“陈凌君,可真巧啊,没想到能在这里也能遇见你,你也来这里赏月观景吗?”

    陈凌没说话,双眼紧紧的盯着她,随后他就笑了,笑容里充满邪气与щwwlā

    油菜被他笑得心里直发毛,佯装惊讶的道:“哎呀,陈凌君,你这是怎么了,和别人打架了吗?”

    “呵呵,油菜老师,不用担心,架虽然是打了一场,但这血不是我的!”陈凌皮笑肉不笑的道。

    油菜的心里寒了下,没有吭声,暗里却道,鬼才担心你呢,我是担心舅舅的手下。

    陈凌的眼光凌厉,倾刻间仿佛看透她的心思般,“你放心,你那班手下虽然受了伤,但都没有生命危险。”

    “什么手下,陈凌君,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油菜故作茫然的表情,眼中却无法掩饰自己的恐惧。

    “油菜老师,这个时候你还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觉得太傻了吗?就算你的演技再好,也没办法用纸包住火的,你的手下已经全部告诉我了!”陈凌说着,一步一步的朝她逼去。

    “陈凌君,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油菜看着陈凌那冒着寒气的双眼,心惊胆颤的问,“你,你想做什么?”

    “呵呵,油菜老师,这个游戏咱们玩的是轮流做庄,现在该是我做庄,你做闲的时候了!”陈凌语气森森说着,脚下却一步一步的朝她靠近,油菜则是满脸惊呀恐的一步步后退!

    最后,油菜被逼到了车身上,退无可退了,当她正想从侧边溜走的时候,陈凌一个箭步向前,双手一张,摁到了车上,把她围在自己的胸前。

    “陈凌君,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庄闲,我只知道我给你补习,教你外语,你不能这样对我!”油菜心慌意乱,不敢直视陈凌的眼神,本来她是想说你别乱来,要不然我就喊人了,可这里是狮子山下颇为僻静的盘山公路。

    上面是龙林风景区及赏月观景楼,这会儿四处人影也不见一个,就算她真的喊破喉咙也是没有用的,所以这么老套的台词她直接跳过了,而是换了另一招来提醒陈凌不能“恩将仇报”!

    “呵呵,油菜老师,你一个人深更半夜的跑这里来,想必是一个人身在异国他乡,心里感到孤独与寂寞了,既然你传授了我知识,那么你就是我的老师,我是你的学生,我们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有事弟子服其劳,既然油菜老师心里如此疾苦,那就让学生来慰解慰解你的寂寥吧!”陈凌说着,大唇就贴了过去,欲亲她那娇艳欲滴的双唇。

    油菜慌忙的闪躲,嘴唇虽然没有被他亲到,可是白里透红的脸颊却被他吻了个正着,心里一股羞耻与愤恨也随之涌起,赶紧的用手去推他,却摸到他的衬衣上滑滑溜溜粘粘腥腥的血迹,一阵恶心,差点没吐出来,嘴里喊道:“陈凌君,你赶紧停手!”

    “油菜老师,我可没用手啊!”陈凌停下来,带着一脸玩味的看着她。

    “陈凌君,你不能这样子,你不是要玩游戏嘛,我陪你玩,我陪你玩嘛!”油菜强装笑脸的百般求饶。

    然而她越是求饶,被激起了真火的陈凌却越是兴奋,一边亲吻她雪白粉嫩的颈脖,一边低语道:“油菜老师,这不就是游戏的一部份吗?而且还是最好玩的一个环节,你多玩几次就会上瘾的!”

    “不,我不要!”油菜的心里一阵阵颤抖,随着男人的唇舌不停的落到身上,那湿湿,软软,热热的感觉也弄得她的身子一阵阵发软。

    油菜又羞又怒又害怕,愤恨的怒瞪着他,陈凌却更是来劲,。

    “陈凌君,你别这样,别这样,游戏不是这样玩的,你破坏游戏规则了!”油菜有气无力的道,以前是装的,这会却是真的。

    “油菜老师,真不好意思,我最不喜欢遵守规则,不如你一定要强调规则的话,谁做庄谁就拥有规则!”陈凌说着,手突然一伸。

    “陈凌君,你要是再继续下去,我可是要不客气了!”油菜又羞又急,眼眶都红了,怒不可竭的瞪着他。

    “别客气,千万别客气啊,你要是客气,那这个游戏就不好玩了!”陈凌嬉皮笑脸的道。

    “这是你逼我的,你不要后悔啊!”油菜麻木的承受着陈凌的侮辱,语气阴森森的道。

    陈凌的手伸了一伸,指间就已几根银针,指到了她的太阳穴上,冷酷无情的道:“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既然你对我不仁,那就别怪我对你不义!”

    油菜看着那长长的,触目惊心的银针,心里慌恐极了。

    “对嘛,这才听话嘛!”陈凌满意邪笑一下,今晚不把这个小娘皮啃得一干二净连骨头也不剩下,那才是让他后悔的事情呢!

    陈凌不禁冷笑起来,你不是很喜欢装吗?看我把你给推倒了,看你还装不装?

    他的戒心随着油菜的呼吸越来越急,呻吟声越来越重,也变得越来越低的时候,他却突然听到了一阵很怪异的“嗞嗞”的异响,意识到不对,立即就想后撤的时候,却顿时感觉一股巨大又恐怖的电流袭进了身体,随即两眼一黑就昏了过去!

    在意识完全消失之前,他隐约又听到了油菜那清脆悦耳的笑声,“呵呵,陈凌君,这次又轮到我做庄了!”

    看到陈凌软倒在面前,油菜得意的笑了,扬起了手中一个小巧的防狼式电极枪,又轻轻的摁了一下,“嗞嗞”的响声带着蓝色的火花迸射出来,映在她甜美清纯的脸上,让人感觉却是那么的邪恶与妖艳!。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