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小中医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风湿病

    甄斐下班回到地下室的房子里,看到走廊里一片湿漉漉的,还有一湾一湾的水,甄斐皱起了眉头,找到楼梯口的管理员穆阿姨,这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替房产处看守这一栋楼房。

    甄斐敲敲门,穆阿姨打开了门,惊讶地说道:“小伙子,你的门钥匙忘记带了?”

    “我从来没有忘记带钥匙。”甄斐也不忍心总是麻烦这个老太太,但是今天的情况不同,说道:“穆阿姨,您没事干嘛打扫走廊啊?我不是说过了吗?如果脏了,扫一扫就成了,别用水来拖地,地下室太潮湿了,您再这样用水拖地,只有更潮湿,太潮湿的环境对人的身体不利。”

    “你说的轻巧,我不拖地行吗?明天房产处的领导来检查这里,如果发现了走廊的卫生不合格,还要扣我的薪水,难道我出力了,你还不领情?既然这样的话,走廊的卫生以后就交给你负责了,我不管。”说完,穆阿姨呯的一声关上了门,差一点把甄斐的鼻子碰破。

    甄斐每天很忙,让他负责整个三十多米长的走廊卫生,根本没时间。他牙痛一般咧咧嘴,暗暗责怪自己没事找事,穆阿姨年老成精,顺坡下驴地把一个烫手的山芋抛了出来。

    地下室的房子就是这样,日日夜夜都依靠昏暗的楼道灯照明,这些楼道灯经常坏掉,走在走廊里人影不时变得忽大忽小,忽远忽近,就像是鬼影重重一样,时间久了也就变得习惯了。

    刚来这里的时候,甄斐也被地下室特殊的环境吓了一跳,在这里拍一些鬼片的话,根本不用布置现场,直接拍摄就成了,保证气氛紧张,鬼气十足。

    他很佩服那个前任住在这里的师姐,不晓得她如何在这样的地方住了三年的时间,胆量和毅力都值得甄斐去学习。

    走廊的两边是一个挨着一个的小房间,以前这里是一个机关单位,这一个个小房间都是办公用的科室,后来单位搬走了,暂时租出去做了民宅。

    就是这样环境恶劣的地方,竟然没有一个房间空着,里面都住了人,甚至还有新结婚的年轻夫妻在这里居住。这些人都是社会底层的人,做着最苦最累的工作,挣的薪水却非常低。

    甄斐是一个医生,也算是一个知识分子了,将来的收入会非常高,现在他只是一个实习医生,等熬过这一段时间就好了。十余年以来,独自一个人生活的甄斐就是这样苦苦熬过来的。

    他不顾脏累,用手拧干拖把,然后把走廊里的水迹吸干净了,这个工作很麻烦,拖把吸足了水之后,在脏兮兮的水桶里拧干,然后再去吸水。

    “哎呀!”一声惊叫,原来是甄斐差一点撞到了人。

    急忙回头一看,是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子,甄斐急忙说道:“对不起,我没注意有人,是不是弄脏了你的裙子?”

    女孩子皱着眉头说道:“管理处发善心了,还专门请了人来打扫卫生啊?”

    “我……我是这里的租户,就在那个房间里。”甄斐注意到,这个女孩子的身后拖着一个旅行箱,看样子是新来的租户,这个想法后来才知道错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这是兼职吗?”女孩子很好奇地问道。

    “我是义务奉献,做义工呢。”

    “不信。”说完,女孩子骄傲地昂着头扭身走了,哗啦啦的钥匙转动,打开了甄斐隔壁的房间,“呯”的一声之后,走廊陷入了寂静之中,原来她竟然是甄斐的邻居。

    搞了半个小时,总算是把能看得见的水迹吸干净了。

    甄斐回到房间里,烧了水之后,泡了一碗方便面,然后找出阴阳师给他留下来的书翻了起来,这些书都是用薄薄的材料制作成的,像是一种皮革,上面写满了蝇头小楷的方块字,密密麻麻的,足足有十几本,有上千万字。甄斐想从书中找到治疗马大富的中药配方。

    “啪、啪、啪……”有人在外面敲门,甄斐来到这里一个月了,还没人找他,很疑惑地打开门。

    站在外面的是刚才遇到的长发披肩的女孩子,她微笑着打了个招呼说道:“喂,帅哥,我能进来一下吗?”

    “请进吧。”甄斐侧身让开一条路,说道:“你有事啊?”

    “我就是好奇而已,穆阿姨给你一个月多少钱啊?”女孩子大大方方地坐在唯一的椅子上。

    “什么多少钱?”甄斐皱着眉头。

    “就是打扫卫生啊。”

    “我真的是做义工,没钱的,穆阿姨的年纪那么大了,还搞得走廊湿漉漉的,我去找她,她就火冒三丈地让我打扫走廊的卫生,推辞不掉,只好做了。”甄斐摊摊手,很无奈地说道。

    “哇!现在还有这样的好人啊?简直是凤毛麟角。”女孩子惊奇地看着他。

    “嗯,也算不上什么好人,顺手做一做也累不坏的,只是我的时间比较紧张,恐怕不能天天打扫。”

    “那我替你打扫好了,一个月你给我三百元如何?一天才十元钱。”女孩子立刻兴奋起来。

    上上下下打量了眼前这位女孩子,穿着一身朴素的红黑两色的棉质及膝短裙,脚上是一双廉价的塑料凉鞋,亚麻色的短袖上衣,披肩长发,明目皓齿,丹凤眼,眉毛弯弯的,长相不俗,气质高雅,唇线明显,显得性格倔强。

    甄斐纳闷地说道:“你很需要钱吗?”

    叹了口气,女孩子说道:“是啊,我妈妈最近又病了,我没办法,只有做一份兼职了,我看你人不错,心肠好,愿意替你分忧。”

    “你更愿意替我分钱吧?”甄斐嘲讽地说道。

    “现在是经济时代,干啥不需要付出代价啊?我替你做事,你付我钱,这是天经地义的。”女孩子振振有词地说道。

    “你妈妈得的是什么病啊?我就是一个医生。”

    “你是医生?”女孩子转了转身,说道:“医生能住在这样的破地方?时间久了,会觉得自己变成一只老鼠的。”

    “这里的房租便宜啊,并不是每一个医生都很有钱的。”甄斐无法跟女孩子解释他的一切,说来话长。

    “那你跟我来。”女孩子邀请说道。

    出门前,甄斐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屋子里的电器和钥匙,确认没有遗漏之后,才跟着女孩子来到隔壁,这样做也是多年养成的一个习惯。

    甄斐问道:“我叫甄斐,甄嬛传的那个甄,文采斐然的斐。”

    “我叫潘丽咏,在航空公司上班。”

    潘丽咏的房间跟甄斐的那一间一样大,但是这里却住了两个人,一张床上躺着一位头发斑白的中年妇女,看到甄斐之后,很是惊讶地说道:“阿咏,这是谁啊?”

    “住在隔壁的医生,甄医生。”潘丽咏介绍完毕之后,对甄斐说道:“我妈妈得的是风湿性膝膜炎,已经无法下床了。”

    甄斐的心里吃了一惊,风湿病到了这样严重的程度,住在地下室环境潮湿的地方,只有病情更重,不由得对潘丽咏说道:“那你要尽快换一个通风良好,环境干燥的地方才行,你妈妈是不是住到了这里病情才严重的?”

    “是啊,我们家的情况也是一言难尽,没多少钱的,换房子非常困难。”潘丽咏很是无奈地说道。

    甄斐轻轻掀开毛毯,看着潘阿姨的腿部,在她膝盖的位置上,皮肤肿起三寸高,皮肤发亮发紫,继续肿下去的话,皮肤快要撑破了,轻轻用手指按了按,潘阿姨痛得呲牙咧嘴,发出痛苦的**声。

    甄斐的心里明白,凡是肿起的地方,里面全部是脓水,到了医院之后,只有做手术吸出里面的脓水。如果膝盖的肌腱和骨头变质、坏死,还需要更换掉坏死的组织,要不然这个病非常难治。

    手术和更换膝盖的组织,花费的钱不少,看样子潘丽咏无法承担这笔费用。

    叹了口气,甄斐说道:“我先给阿姨做一下针灸吧,这个病,最好是做手术。”

    潘丽咏悲苦地摇摇头,没有说话,她妈妈的病看过很多的医生,都说手术的效果最好,如果继续拖延下去,腿部组织坏死,还有可能截肢,那样的话,后果更加严重。

    从这家人的表情上,甄斐看出来她们遭遇到的困难,他不再说什么了,回到租屋里面,找到针灸的毫针,然后做了消毒处理。

    在潘阿姨的膝眼穴、阴谷穴、血海穴、足三里穴等八个穴位上刺入毫针,甄斐轻轻捻动毫针,输入丹田识海里面的法力,不一会儿,甄斐惊讶地看到,一丝丝的脓水竟然从毫针的尾端绵绵汨汨地流了出来。

    他赶紧对潘丽咏说道:“拿一块毛巾来。”

    甄斐把毛巾放在阿姨的膝盖下面,从膝盖里面流出来的脓水落在毛巾上面。

    甄斐虽然是阴阳针的传人,但是他对阴阳针的效果没啥经验,看到毫针竟然能排出脓水来,心中大喜。

    他是一个医生,心里清楚,潘阿姨的病情就是由于脓水带来的,但是脓水是风湿病引起的,如果脓水在膝盖里面时间太久,就会破坏掉病人的肌体组织,后果严重。

    如果能把脓水释放出来,病情一定会变得好起来。这是医学常识,到医院里做手术,也是为了排出脓水,能够不开刀就把里面的脓水排出来,当然效果更好。毕竟手术需要在病人的身体上割一刀,对于病人也是一种伤害,用小伤害换取更大健康的身体,这是西医的理论基础。

    23

    手机站: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