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小中医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咱们开溜吧

    萧盈苛虽然自以为猜到了陈凌另一个身份,但她并未对陈凌产生鄙视之心!

    因为陈凌刚才说了,他是从乡下出来的。

    萧盈苛虽然出身于世家,却不等于不通人情世故,恰恰想反,她很能理解生活在底层的人们是如何的困难与坚辛。

    试问,一个从农村来到大都市的乡下小子,虽然是有点医术,可是光靠自己努力,想要在深城这种竞争激烈的国际大都市里有车有房有份体面的工作,这是谈何容易的事情呢?

    所以,对于陈凌是“鸭子”的事情,萧盈苛没有轻视,反倒是同情,因为几天的交往接触下来,她知道陈凌是个性格十分高傲的人,而这样性格的人竟然沦落到被人包养的田地,显然是有着不为人知的苦衷。

    陈凌只是专心的开车,并不知道萧盈苛心中所想,否则的话,他非得吐血几升不可,好容易才勉强从基佬的身份中解脱出来,转眼间又被别人误认为“鸭子”,这得让他感觉多憋屈呢!

    往前又开了一阵,陈凌见萧盈苛始终都不说话,不由就问道:“萧小姐,咱们现在是去哪啊?”

    萧盈苛如梦初醒,“啊,哦,去吃饭,我请你吃饭去!”

    陈凌笑道:“你远来是客,怎么让你破费呢,我来请吧,廖尽地主之宜!”

    萧盈苛摇头道:“不要了,还是我来请,你挣的可都是辛苦钱呢!”

    在她的理解中,包养陈凌的人虽然巨有钱,但肯定是又老又丑需求又强烈,甚至是索取无度的老妇女。

    所谓一滴精,十滴血,瞧这娃被折腾得……脸都白了!

    陈凌的理解却是认为她是在说自己做医生辛苦,挣钱不容易,心里多少有那么点感动,因为做医生确实很辛苦,收入也不咋地,最起麻和他那些股份分红,顾问工资,总裁工资什么的没有可比性!

    比汪镇民与严蓉萌还牛的世家女子,又岂会是缺钱的主,不过最终,他还是决定自己请客,而且还要请她吃顿好的!

    主意打定后,他就加快了一些车速,而这个时候他才留意到,刚才那些奥迪车竟然一直不急不徐的跟在后面。

    陈凌皱皱眉头,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萧小姐,你那些保镖一直跟在后面,他们是担心我把你给吃了还是怕我把你拐哪儿卖了呢?”

    萧盈苛咯咯一笑,“他们的担心是不无可能的,你小子看面相虽然是个好人,可使起坏了,谁都想不到呢!”

    陈凌感觉她这话里有话,不免有些心虚,可是看见后面那些人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粘着,心里又有烦,“不能让他们别跟着吗?”

    萧盈苛摊难手,“他们是我爸的警卫,我爸让他们负责我的安全,所以一般情况下,我是拿他们没办法的!”

    陈凌一发狠道:“我有办法!”

    没等萧盈苛问他有什么办法,陈凌已经猛地一脚踩下油门,黄金版布加迪威龙陡然发出“轰”一声巨响,整辆车像是离弦的箭一般朝前急射而出。

    如今的陈凌早已经不是当初能被一辆二手宝莱調戲得死去活来的菜鸟,相反,经过这么久的训练,他的驾驶技术已经不亚于方程式赛车手。

    更何况布加迪威龙的马力原本就强劲无匹,一加起速来,整辆车仿佛在宽敞的八车道里飞起来一般,直把后面原本还悠哉游哉的跟在后面的警卫吓得手忙脚乱,赶紧的提速追去。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勉强看到得布加迪威龙的车身,可是追着追着,距离不断拉开,最后一个拐弯,别说是车身,连车尾灯都看不见了。

    陈凌风驰电掣的一阵狂飙之后,发现那一列车队已经被甩得不见踪影了,这才稍稍减慢了车速。

    萧盈苛看到直飙上二百的车速终于减到了六十,这才大松了一口气,轻轻的拍了拍受惊的小心肝。

    这种疯狂的飙车行为,对于她这种端庄稳重的世家少奶奶而言,实在是太惊险,也太刺激了。

    深呼吸几口气后,萧盈苛终于平伏下来,看见一旁正在窃笑的陈凌,不由羞嗔的横他一眼,“把警卫全都甩掉了,你想干嘛呀?”

    陈凌感觉挺冤枉的道:“请你吃饭啊!难道你习惯了被人围着吃饭,一下没人围着就不适应?”

    萧盈苛羞恼的道:“我才不喜欢被人围着吃饭呢!”

    说完这话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不由又横了陈凌一眼,那意思明显是在说,看你做的好事。

    接起电话后,只听她道:“我没事,你们不用跟着了,都回去吧!”

    挂断了电话后,她就不作声了,显然是在生陈凌的闷气。

    看见高贵优雅的她难得的露出女儿态,陈凌没感觉过意不去,反倒是感觉挺好玩的,伸手摁了摁音控键,音乐又放大了一些,脚下紧了紧,直奔香德里西餐厅。

    车子停到香德里豪华的大门之前,车门还没打开,两名侍者就已迎了上来,极为殷勤的替陈凌与萧盈苛开车门。

    尽管陈凌并不常来,但两名眼力劲不错的侍者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持有特级vip金卡的陈凌古先生,然后就不由自主的看向他身旁的女人,看清这女人面容装扮的时候,两名侍者不由愣了下。

    如果他们没记错的话,这位前两次带来的女伴是个姿色绝顶,却又冷艳无比的工厂妹,时间不长,竟然又换了个气质优雅,雍容华贵的极品少妇。

    那头搞完了工厂妹,这头又开始勾引少妇?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啊,开的车天天换,玩的女人也一天一个样!

    两个侍者心里虽然羡慕妒忌恨的,可是脸上却装出极为热情的笑脸,“古先生,您好!”

    陈凌点点头,扬起了手,不过不是给小费,只是把车钥匙递给了他们,不是他没带钱,也不是他吝啬,而是他从来就没有给小费的习惯。

    尽管如此,两名侍者也没敢表露丝毫不满,赶紧分工合作,一名去替陈凌泊车,一名领着他们进入餐厅。

    此刻正是晚餐时间,餐厅里座无虚席,确确实实是一张空桌子都没有了。

    不过人虽然多,却看不到一般餐厅那种喝五吆六,大呼小叫的喧闹与混乱场面。恰恰相反,用餐的人虽不少,但几乎所有人都慢嚼浅饮,喁喁细语,没有高声喧哗。

    大家都很默契很自律的刻守着餐厅平静与和谐的气氛。这,恐怕就是别人所说的档次区别吧!

    不过如果可以,陈凌真的宁愿选择路边的大排档也不愿来这里,因为在这里吃饭,总让他有种偷偷摸摸,仿佛做贼一般的压抑感觉,尽管这样的氛围在别人看来,是一种享受,但对于不喜欢拘束的古大官人而言,却是受罪。

    秀秀气气的锯牛扒喝红酒,又怎么能有就着二锅头吃红烧肉痛快写意呢?

    萧盈苛虽然已嫁作人妇,但出身世家,对于诸如此类的高档场合,自然是经常出入,所以表现得比陈凌还要自然,不过当她看到餐厅里已经没有座位,一些前来吃饭的人还在侧边的休息厅里等候排队,不由蹙了蹙眉。

    这么多人在等,轮到他们得什么时候呢?

    正在萧盈苛踌躇不前的时候,陈凌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裙,“萧小姐,这边!”

    萧盈苛疑惑的看向他,这才发现领路的侍者已经往另一边走去,心里不由疑惑,不赶紧在这里罢好位置排队,还上哪儿去呢?

    现在排队的话,或许十几二十分钟,最多半个小时就能等到了,可要是跑来跑去瞎耽误功夫,被面进来的人插了队的话,那恐怕只能把晚饭改成宵夜了。

    不过看着陈凌气定神闲的样子,最终她还是没说什么,和他一起跟着侍者往前走去。

    到了一扇门前,侍者把门打开,侧身做了个请的姿势。

    陈凌就率先的走了进去,萧盈苛很疑惑,但也只好跟了进去。

    进了门之后,萧盈苛这才发现这是一个包厢,不,与其说是包厢,不如说是豪华的包厅更贴切些,因为实在是太豪华太宽敞了。

    晶莹剔透的落地窗,浪漫的窗帘慷懒的缦垂两侧,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下面的街景。

    目光从落地窗前收回,入目的是一张精美的方形餐桌,不十分的大,两个人对座却足够的宽敞,桌椅侧边是一排弧形沙发,地上铺着浅色海浪纹饰的纯羊毛地毯。

    四周的墙壁上持着几幅法国风情油画,浓烈的色彩和夸张的图案,传递着浓浓的欧陆情调,为就餐增添了不少的情趣。

    笔下读,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