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小中医

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 医生也不是万能的

    ;有人说,女人**的时候用的是心,而男人**的的时候用的是脑。

    所以在发生性猝死的时候,男人往往是死于脑溢血,而女人是心源性猝死。

    此时此刻,120救护车正风驰电掣的赶往患者家里。

    速度引起的晃荡及警报器呼啸的响起使得陈凌与严新月都有点紧张,怎么说,他们都是第一次出诊……确切的说,是第一次在深更半夜又光明正大的出诊。

    为了缓解心内的紧张,严新月张嘴问陈凌,“性猝死这个疾病,在课堂上我是给你们讲过的,你还记得引发此病的诱因吗?”

    陈凌想了一下,回答道:“总共有六个!”

    “都有哪六个,说来我听听!”严新月问道,反正紧张也是紧张,忧虑也是忧虑,有人说说话,分散分散注意力,那也是好的!

    “这第一,是过度劳累。例如夫妻两地分居,长期出差,又或是旅行归来,身心疲惫,却又不注意休息还要瞎搞,这种久旱逢甘露的情景容易发生性猝死。”陈凌竖起一根指头道。

    严新月皱了皱眉头,虽然回答得没有一点错,可是从她的学生嘴里说出来,她怎么就感觉那么流氓呢。

    陈凌竖起了第二个指头,“第二个原因,疾病缠身!患疾病的人,身体各项器官的功能都不再是正常状态,例如高血压,冠心病等等,还要做这个事情,兴备会使中枢神经高度紧张,引起血压升高,血管痉挛,诱发心肌梗塞或脑出血等等!”

    这个回答倒是中规中矩的,严新月不由微点了下头。

    “这第三个嘛,那就是酒后行房,喝酒的男人都知道,往往是喝了酒之后,那方面的能力就会变得特别强劲,所以往往喜欢在事前或多或少的饮酒,当然,有的也不一定是故意。但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种行为都是极危险的,酒精对心血管系统的刺激作用同样可使血管痉挛,血流加速,血压升高,诱发心脑血管疾病,而酒精的作用与性冲動的刺激作用协同起来,更易发生死亡的危险。”

    陈凌说起这个的时候,严新月的脸色微微发窘,因为她想起了从前,老彭在事前,为了增强那个能力,都喜欢喝些酒的。不知道是不是正因为这种恶习,才导致他早早的失去了这项能力呢?

    “这四个,药物滥用,现在助性的药物五花八门,随处可见,有些人为了提高性慾,滥用此种药物,在房事的过程中过份用力,动作粗暴,这样也可能发生猝死!第五个,那就是年龄悬殊,男女之间年龄相差过大,年龄大者过房事往往时间较长,兴奋也比较强烈,因而易发生猝死,第六个,那就是精神方面的原因,因为精神紧张,情绪不稳定,例如偷情,野战……”陈凌说着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严新月已经明显心不在焉,魂不守舍了,“老师,老师。”

    “哦哦!”严新月从失神中清醒过来,连忙点头。刚才她又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和老彭了,那不就是典型的年龄悬殊嘛,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又问道:“这种猝死,在中医上又是怎样说法?”

    “我师父……嗯,就是我的祖父说过,房中之事,能杀人,能生人。譬之水火,知用者可以养生,不知用者立可死矣。”陈凌道。

    严新月点头,正想要和自己这个对此方面有特别研究的学生更深入更彻底的交流的时候,却发现车子已经停下来了。

    陈凌抬眼看看窗外,神色不由愣了愣。

    这户人家,他熟悉,因为他曾深更半夜的*进来过呢!

    这所豪华的大别墅,不正是彭靓佩的那个三才姑姑的家么?难道……

    严新月也和陈凌差不多的反应,因为她虽然跟这个小姑虽然没有很多的联系,可是她的家在哪儿,她还是知道的。

    陈凌来不及多想,推开车门提着急救箱就冲了进去,严新月也赶紧的跟在身后。

    冲上台阶的时候差点没撞上迎上来的那人,一个身穿着白色睡袍的男人,可是两人照面,均是不由愣了愣。

    这个人,不正是金元成吗?

    陈凌稍为失神,立即就清醒过来,金元成和彭婉娴结婚了,他在这里出现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可是,金元成好端端的站在这里,那么里面发生猝死的人是……彭靓佩的姑姑彭婉娴?

    陈凌大惊,来不及多想,伸手一把拨开金元成,立即往二楼的主卧室上冲去。

    不是第一次来了嘛,自然是轻车路熟的。

    冲进房间一看,那张圆型的大床上仰面朝天的躺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若不是那张已经用化装品无法掩饰的脸,照身材来看,任谁也无法相信这是一个已经四十出头的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彭靓佩的姑姑彭婉娴。

    不过,不管这人是谁,只要有一丝生机,陈凌就要尽一个医生的职责。

    所以他立即就扑了上去,可是当他接触到彭婉娴的眼睛的时候,他愣住了,因为已经太晚了。

    彭婉娴一动也不动,呼吸,心跳都没了,脸色苍白,嘴唇紫绀,四肢僵直,最为重要的的她的瞳孔已经散开了!

    众所周知,瞳孔如果出现散大的话,明显是脑死亡的信号了。

    到了这个地步,别说是医生,纵然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救不回来了。

    陈凌确实是有一身医术不错,救命的本事也有好多,可是那都要在病人一息未绝的情况下才能施展!

    现在,彭婉娴却已经完完全全的死了,死得再没有半点挽救的余地了。

    所以,他只能颓然的站在那里,呆看着这一幕。

    随后跟进来的严新月看到彭婉娴已经死了,心里也很是震惊,呆愕在场中半响反应不过来。

    彭婉娴,就那样安静的躺在那张她这辈子和两个男人睡过的大床上,但原本该知足的她,眼睛一直睁着。

    难道,这就是别人所说的死不瞑目?

    金元成颤颤巍巍的走进来,脸色苍白,嘴唇哆嗦,手和脚明显都在颤抖。

    严新月眼角的余光瞥到他的身影,立即就冲了过来,一把揪住他的袍子,怒声喝道:“王八蛋,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我,我没做什么,我,我和她做完爱之后,我就去了浴室,出来的时候,她,她就这个样子了。我也不知道,她,她怎么会这样。真的,我真的没对她做什么。”金元成结结巴巴的道。

    严新月看着他被吓得已经三魂不见七魄的样子,好像又不是在说谎,只能恨恨的用力推开他!

    不过,她又不禁迷糊了起来。

    因为彭婉娴的猝死,竟然超出了她和陈凌在车上讨论的那六个因素。

    疑惑的眼光不由的看向了陈凌,但陈凌也很茫然,显然他也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严新月犹豫了好一阵,这才掏出了手机,打给了自己的老彭。

    他的妹妹死了,不管是因为什么死的,他都有权力知道这件事的。

    陈凌看着被严新月推倒在地,哆哆嗦嗦的卷缩在墙角的金元成,脸上虽然没有一点表情,但心里却不免猜疑,因为他感觉彭婉娴的死因实在有些蹊跷,做完了爱之后才发生猝死,这实在是相当少见的。

    况且,金元成和彭婉娴结婚的目的就值得推敲。

    金元成和莞城那个复龙会也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到了这个时候,陈凌才发觉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不该任性赌气的玩罢工,以至于让蜂后把一直跟着金元成的吴能和林并调回去执行别的任务。

    彭院长赶到别墅的时候,看到妹妹的死状,当即就晕了过去,若不是陈凌在旁,及时的给予针灸与推拿,恐怕又要出事了。

    楚汉良带着人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眼前的场面,表情甚至要比陈凌还要麻木很多。

    不过这也难怪,警察和医生见的死人,差不多是一样多的,甚至警察见得更多。

    楚汉良平静的请众人人离开房间,然后封锁了现场,拍照,取样……在没有排除他杀之前,一切都是有可疑的。

    ……

    ……

    “洪爷,洪爷!是我,孙医生!”孙医生在电话里焦急的道。

    “孙医生,别紧张!”洪竖表情平静的问:“出什么事了吗?”

    “出事了,出人命了!”孙医生紧张道。

    “金元成出事了?我不是让你留在深城照看着他的伤势的吗?”

    “洪爷,我是在深城啊,我现在就在金元成的别墅附近。不是金元成出事了,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死了!”孙医生有那么点语无伦次的道。

    “哦?有这样的事情?”洪竖佯装惊奇的语气,但脸上却全无半点意外之色,相反,脸上还露出了喜色,然后又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详细点说说。”

    “当时我已经睡了,朦朦胧胧的就听到金元成大喊大叫,然后我赶过去一看,他的女人已经在床上断气了!据金元成自己说,他们在这之前做了爱,事前事后都没什么的,可是当他去浴室拉了泡屎回来,却发现女人已经死了,我看着那女人已经救不回来了,这就赶紧让他打了120!”

    “然后呢?”洪竖追问道。

    “没多久120来了,警察也来了。洪爷,我现在怎么办,我很害怕啊!”

    “你怕什么?这有你什么事啊!”

    “虽然是没我什么事,可是,毕竟出了人命啊!而且警察也把金元成带走了。”孙医生忧虑重重的道。

    “别担心,不会有什么事的!”洪竖平静的问,“你在哪儿,我让人过去接你!”

    “……”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  ”,就能进入本站)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