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小中医

正文 第七百二十八章 力挽狂澜

    ;陈凌下意识的顿住脚步,然后回头朝外面望去,医院大门外,正有不少人正惊呼着往前面大道上的红绿灯跑去。

    陈凌心内巨惊,脸色骤变,来不及犹豫,赶紧的也跟着向外跑去。

    跑到医院大门外,只见远处红绿灯的地方,车子已经堵成了一条长龙,在最前面的地方,站着一大帮围观的群众,有的捂着嘴站在那里发呆,有的则是指手划脚,议论纷纷。

    陈凌越往前跑,心脏也更突突的狂跳,当他跑到最前面的时候,终于看清楚了是怎么回事,那是五车连环相撞的特大交通事故,而陈凌最不愿意看到的是,他那辆布加迪威龙就恰恰被挤在车窝的中间。

    今天天气特别阴沉,乌云密布,因为那影影绰绰的琳立高楼大厦,整个深城显得更是阴沉,燥热,昏暗,能见度也相对低下。

    三分钟前,一辆轿车想趁着绿灯的最后三四秒疾冲过去,如果是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也许这一脚油门就过去了,但这轿车的司机明显是个新手,仿佛比王凌还要新的那种,去到一半突然间就犹豫了,随即竟然来了一脚猛刹,把车子突然的刹停在斑马线上!

    它这么一急刹,后面紧贴着它想冲过去的大货柜车也跟着急刹,可是因为实在贴得太近了,大货柜没来得及刹停就狠狠的给轿车的屁股上来了记隔山打牛,那矫车就被撞飞了七八米这才停了下来,这就是最开始响起的第一声撞击响。

    跟在大货柜车后面的车子就是王凌驾驶的布加迪威龙,王凌驾驶技术还是可以的,否则车管所也不会发驾照给她,唯一的不足只是欠缺经验而已,她也知道要过红绿灯了,但因因为布加迪威龙底盘特底,车架原本也矮,被前面大货柜高高的货厢给一挡,她跟本就看不到前方的指示灯,只能肓目的跟着,哪曾料到大货柜突然来她来了一手急刹!

    王凌被吓坏了,当机立断的选择脚刹手刹齐齐制动,可是因为跟得实在太前了,眼看还是要撞上去了,慌乱之中就猛打方向盘,一下摆到了货柜车的侧边,堪堪的躲过了这一劫!

    不过,人的命运有时候就是整定的,躲得了初一未必就能躲得了十五,否则又怎会有再劫难逃这句话呢,就在王凌把车摆到大货柜侧边的瞬间,紧急刹车的大货柜却因为贯性的缘故突然来了个神龙摆尾,正好就在它尾侧的布加迪威龙就被这一记给狠狠的扫中了,撞得翻了出去,四脚朝天的倒在地上。

    然而更加不幸的是,布加迪威龙刚被撞翻的一刹那,后面一辆五十铃也刹不住的跟着撞了上来,然后五十铃后面又撞上来一辆矫车。

    最后,仰面朝天的布加迪威龙的车头塞进了大货柜的底盘下面,而布加迪威龙的屁股则被一辆单牌五十铃给紧紧吻着,五十铃后面,又紧贴着一辆矫车,发生了五车连环相撞的特大车祸。

    人要是不走运,喝口凉水都塞牙,陈凌无证驾驶那么久,一次车祸都没出过,可是王凌刚坐上他的布加迪威龙,前后不到三分钟就被撞翻了。

    陈凌的脸色已经变白了,心脏狂跳不停,冷汗密布在脸上,疾冲上去的时候,唯一祈祷的就是王凌的运气别坏得那么彻底,不然这一辈子他的良心都别想安宁了!

    事故现场,布加迪威龙已经严重扭曲变形的翻倒在地,被两车挤在中间,而王凌明显还在驾驶里,头下脚上的悬在那里,虽然安全气囊打开了,但她已是血污满身,人事不醒。

    事情,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空气中,一股刺鼻的气油味正不停的扩散出来,正是大货柜挂在腰间的油箱漏出来的,滴滴嗒嗒的落到地上,在地上汇成一股溪流,像一条蜿蜒前行的蛇一样正缓缓的向着冒出滚烫热气及零碎火星的布加迪威龙爬了过来。

    汽油和车头一经接触的话,起火是肯定的,爆炸也是随时随地的。

    情况已经紧急都不能再紧急的地步。

    “王凌!”陈凌急得双目欲裂,狂扑上去想把王凌从车里抢出来,可是车门已经扭曲变形了,王凌也被卡在里面,纵然他发狂的用尽所有力气把车门给硬扯开来了,可是却不敢去硬拽被卡在里面的王凌,因为这样蛮来的话,不但不能救出王凌,反而会把她弄死。

    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最多是七八秒,那汽油就要蔓延到车头来了。

    陈凌当机立断,一下跳到了布加迪威龙的尾部,沉腰,扎马,怒吼一声:“****!”

    双掌齐出,对着那辆紧紧吻着布加迪威龙尾部的五十铃使出全力的拍了下去。

    这在围观的人看来,这绝对是一种相当愚蠢及可笑的作法,你以为你使的是如来神掌还是狂龙十八掌啊,驱驱双臂之力,竟然想几吨重的五十铃给推开?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更何况五十铃后面还顶着一辆轿车呢!

    然而,奇迹就那么无花无假的发生在众人的面前,随着那愣头青的两掌拍下,五十铃的车身震了震,然后在他怒吼连连当中,被后面轿车顶着的五十铃竟然一点一点的被推开了。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所以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僵立在当场。

    到了这个时候,陈凌也顾不得惊世骇俗,惹人非议了,他只想拼尽自己的全力,把王凌从车里面救出来。

    说来话长,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两车分开了约有一米左右的距离,陈凌就跳了下来,落到布加迪威龙的尾部,改推为拽,暴出一声怒喝,把全身所有的劲力都施加在手上,拽着尾部使劝的往斜后方向拖。

    众人彻底被雷了,仿佛看到漫画中的大力水手跑出来客窜似的,因为他们又一次亲眼的见证了另一个奇迹!

    大力水手只是个传说,但哥绝对不是!

    陈凌就这样硬生生的将轮胎已经爆掉只剩轮毂的加迪威龙从大货柜的车底下拽了出来,尽管拖出了零星火花,但恰恰躲过了那顺流而来的汽油,堪堪在汽油流到车头前的一瞬间,把车给拽了出来。

    这一切都惊险到了极点,如果陈凌再慢上那么一秒钟,汽车也许就燃烧或爆炸开来,那么被死死卡在车里的王凌肯定是十死无生了。

    尽管如此,场面却还是极为凶险危急,汽车还是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王凌也还没从车里弄出来,就算能弄出来,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得活!

    不过现在,陈凌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么多了,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快把她从车里救出来,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把她送进医院去,尽自己的全力去挽救她的生命。

    这个时候,那些在围观看热闹的群众也被陈凌这种奋不顾身悍不畏死的气慨所感染了,纷纷参加到救人的行列中。

    最后,王凌终于在陈凌及一班热心群众齐心协力的解救中从车里弄了出来,但这个时候的王凌已经伤重到惨不忍睹的地步了,整张脸已经白得没有了一丝血色,双目紧闭着,气若游丝,一件原本是雪白的连衣裙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色。

    陈凌抱着她,陷入深深的自责中,最后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这不是他第一次流泪,却绝对是最难过的一次。

    如果他不把车借给王凌的话,也许她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他的内心被深深谴责,难过得心里像是被刀子捅进去狠狠的绞了又绞似的。

    “陈凌,先放开她,先放开她啊!”一个声音在陈凌的耳边响起。

    如此反复几次,却仍不能把浑浑噩噩的陈凌唤醒,那人就发了急,一巴掌刮到了陈凌的脸上。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终于使陈凌回过一点神来,茫然的回头,这发现严新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赶到了现场,而她的旁边正放着一辆活动车床。

    “先放开她,把她带回医院去,不要忘了,你是一个医生!”严新月厉声道。

    这声厉喝,如醒醐灌顶,陈凌的心神彻底唯之一醒,这个时候自己切不能失神也不能慌乱啊,如果自己一乱,王凌可能就更没救了。

    赶紧的蹲下身子,给王凌检查,可是检查的结果却让他的脸色更加发白。

    一块碎片扎进了她的右肺,碎片还在肺部,腹部被刮穿了,双下肢的胫徘骨两处粉碎性骨折……好说不好听的就是,这个女人的一条命已经死掉九成了。

    来不及多想,陈凌赶紧的脱下身上的衬衣,捂在她腹部的伤口上,用两只袖子在在她的腰间缠紧,然后与严新月携手协脚把王凌抬上了活动车床,急急的往医院推去……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  ”,就能进入本站)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