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小中医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气的吐血

    ;-

    “太晚了!”何老头冷哼一声,这就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板机。

    既然陈凌答应了,何老头真没有什么开枪的理由,可是他偏偏就扣了板机。

    陈大官人确实身手不凡,反应也够灵敏,可是那么近的距离,那么短的瞬间,他就算会闪电分身也太晚了,更何况……他还不会!

    那一瞬间,陈凌的脸色变得惨白,既然垂死挣扎是徒劳,他就闭上了眼睛,绝望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尽管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从前朝九死一生的来到了现代,最后还是英年早丧,而且丧在一个臭老头手里。

    心,虽然不甘,却也已经无可奈何了。

    “叭嗒!”一声响,陈凌没有等到欲生欲死的痛苦,也没有踏入地狱承受轮回,他仅仅……只听到一声空响,然后就再没声响了!

    麻辣隔壁的!

    我顶你个肺啊!

    何老头的枪竟然没上子弹!

    陈凌真的很庆幸自己刚才在来的山路上小解了一把,不然这会儿可真要当场被吓出尿来了。

    “你个老混球,不带这样玩人的吧!”陈凌脸色苍白的抹着额上的冷汗,一边指着何老头的鼻子破口大骂。

    “哈哈~~~”何老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得意仰天大笑,显然,他为自己把陈凌吓了个半死而感觉自豪与骄傲。

    和这混小子斗了那么久,终于赢了一回,何老头不得意一下的话,肯定会憋出别的毛病来的。

    陈凌一向都以为自己很聪明,而且也很能玩,可是他真的没想到何老头会这样玩,心里感觉悲催,很有种阴沟里翻船的感觉,所以仍呆愣的坐在那里,半响无语。

    何老头笑了好一阵,一直笑到自己都感觉没意思了,这才停了下来,阴阳怪气的道:“我以为你小子真的不怕死呢!”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我,而且死在你这老怪物的枪下,实在是一点也不值得!”陈凌没有表情的道。

    “既然你知道,那以后就少刺激我。”何老头冷声道。

    陈凌心里有种挫败感,再没有心情跟这老变态胡搅蛮缠了,站起身来,往外走去,可没走两步又倒回来问,“老混球,你难道就不怕我翻脸不认账吗?”

    “你认为呢?”何老头淡定的反问。

    看你的样子,肯定是不怕了。陈凌郁闷的想。

    “你猜对了,我还真的不怕你不认账,这一次我没在枪里装子弹,并不表示我下一次也不装。你也别以为你的身手有多高明,我如果要杀你,真的比捏死一只蚂蚁都容易!”何老头说着,双眼精光暴现,冷冷的逼视着他,“不信你就试试!”

    陈凌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所说的,确实是事实。何老头要自己死,真的很容易,而且根本不需要他自己动手。

    “可是,老混球,我还没风流够,我不想那么早结婚啊!”陈凌苦着脸,说了一句真正的实话。

    “你玩没玩够,与我无关。你想与不想,也与我无关!你有种糟蹋我的孙女,你就要做好娶她的准备!”何老头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语气之中也全是愤恨与不甘。

    陈凌撇撇嘴,没有辩解,可事实上,是何巧晴先引诱他,然后他才糟蹋她的。

    何老头本原来早就替何巧晴的婚姻作好了安排,那就是把她嫁给自己老战友的孙子,现在正在北省某集团军做师长的少将钟其彬,加强钟何两家的政治资本,可是被小子这么一搅,他的计划全都泡汤了,想到这点,他的火气就更大,冲陈凌吼道:“你别以为娶我的孙女有多委屈你,想给我做孙女婿的人没有一个师,也有一个旅。你****的祖上烧高香了!”

    “既然那么多人愿意,你就找他们去呗!”陈凌没心没肺的道,可是说出了口之后又觉得自己这话不经大脑,不但对何巧晴不负责任,更对自己不负责任。

    何巧晴要是嫁给了别人,那陈大官人不是像卖烧饼的武大郎一样,头上要顶绿了吗?

    何老头被他这话咽得直吹胡子瞪眼,差点就要吐血了,“你有本事再给我重复一次!”

    “既然那么多……”陈凌立即就要牛b哄哄的重复,可是话说了一半就嘎然而止,硬生生的把那剩下的半句咽进肚子里。

    那个老无赖,竟然又从枕下摸出了一把枪,把枪口对准了陈凌的脑袋:“说啊,继续啊!”

    陈凌郁闷极了,真想掀了何老头的枕头看看,下面到底还藏了几把枪。

    看起来,这一次是真的无路可逃了,这个老将军的孙女,不管是他愿意不愿意,那是非娶不可了!

    “我已经看过黄历,明天就是个黄道吉日。”何老头声音稍为缓和,但到最后却还是命令式的道:“明天早上,带户口本和身份证过来,范上校会领你和晴儿去民政局登记记婚!”

    “明天?”陈凌睁大了眼睛,喃喃的道:“明天是不是太急了一些?”

    “太急了一些?难道你想让晴儿的肚子大起来,才来办婚事吗?”何老头怒吼道。

    “她,她有了吗?”陈凌眼睛睁得更大了,不会是这么巧吧,不中就不中,一中就是两枪全中,慕容燕儿有了也就算了,何巧晴也有了?

    “你个****了,我的意思是说你一定要等她有了,才来办结婚吗?”何老头被气得一塌糊涂。

    “哦!”陈凌心下稍安,然后又想拖延时间的道:“那个,老混球你嫁孙女,连个酒席都不摆一下吗?”

    “她嫁给你这么一个混球,我好意思摆酒吗?”何老头又吼了起来,额上青筋毕露,看起来可狰狞了。

    “你是老混球,我是小混球,看来咱们天生就是一家人的命啊!”陈凌叹口气道。

    “你——”何老头的第二口血快要被气出来了。

    看到他这样,陈凌却是笑了,而且越笑越大声,最后竟然笑得比刚才何老头得意的样子还要******何老头被他笑得心里发毛,忍不住喝道:“你傻笑个什么劲?”

    “老混球,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一个事实,你这逼良为娼……”

    “是逼娼为良!”何老头愤怒的纠正。

    “不管是什么,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陈凌淡淡的道。

    “什么意思?”何老头看着陈凌那欠揍的嘴脸,又想去找自己的拐杖了。

    “何老头,我今年只有十九岁半,你让我跟你孙女结婚?这法律能允许吗?”

    “你——”何老头第三口血终于被气出来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智多如妖,甚至比妖还难对付的家伙竟然只有十九岁。

    “激动个什么劲啊,我既然答应了你,那就一定会娶你孙女,可问题是,你还能再活三年吗?”陈凌很认真的问。

    “我——”何老头第四口血来了……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  ”,就能进入本站)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