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小中医

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坐看,捡便宜

    ;入夜时分。

    三膄大船,各自载着迴龙社几个分社的大半人马!

    趁着夜色,从关外通过的自由海域绕过了关口,虽然耗费了很多时间,但胜在不用经过义合.帮的同意,直乎是直接就驶到了港口。

    三膄大船靠了岸,闸门方一打开,迴龙社的人马就湧了下来。

    黑鸦鸦的数不清有多少人的队伍,气势汹汹,杀气腾腾的挥舞着刀枪棍棒朝一公里外的强记扑杀而去!

    远远看去,黑烟滚滚,仿似乌云袭卷着天地,正从远方急奔而来,若狂流奔泻,摇动出一片风火雷霆之势,纷乱脚步击踏地面,轰声隆隆,大地为之颤抖,就象是地震到来前的先兆。

    一场大战,在强记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激烈的展开了。

    麻由本一与麻由本二跟本就想不到,迴龙社的人竟然弃简单快捷的陆路不走,而选择麻烦又耗时还费力的水路,绕过了赖以保护他们关口与义合.帮,给他们来了个毁灭性的打击。

    迴龙社的.帮众犹如潮水般漫延着包围了强记,巨大的铁闸门在人群的强势撞击下,钢锁迸裂,轰然打开。

    迴龙社.帮众蜂涌而入,厚实的玻璃大门跟本就经不起几个石头狠砸,哗啦碎成一地,还没等里面的人冲出来,大股人马已经杀了进去。

    强记内虽然有几百上千的暗门杀手,身手都不差,有个别甚至可说是顶尖级别,可是他们贯用的伎俩是偷袭与刺杀,面对面的正面交锋,是他们最不擅长的。

    迴龙社的人马虽然杂乱无章,但甚在人多,而且他们最喜欢的就是群殴,在分社大佬接二连三的被人行刺杀害后,迴龙社.帮众的那股血气已经被激发出来了。

    在他们出发的时候,老一已经说了,今夜,不是他们死,明天就是我们亡。

    所以今晚来的兄弟,都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而来的。

    厮杀,一经展开,那就没有任何规则可言,刀刀见血,拳拳到肉,直到把对方打倒放平为止。

    “吼!”迴龙社.帮众怒嚎,平地生起一股愤怒的波澜,他们是为了自己的性命而战。

    “嗬!”暗门的杀手也嘶叫不停,仿佛来自海洋深处的呼啸,他们为了悍卫领地而奋战。

    两.帮人马厮杀在一起,强记之内,处处皆是战场,嘶吼,血腥,啸杀,充斥着每一个角落,所有人都红了眼的对砍,直到有人倒下为止……

    远处,陈凌和蜂后站在一栋大厦前用望远镜观望着这一战。

    蜂后看了一阵之后,拿下望远镜道:“陈凌,你一直叫我等啊等的,难道就是要等这个吗?”

    “嗯,差不多吧!”陈凌吱唔的应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强记会被迴龙社的人偷袭?而且还把时间掐得这么久?我们刚在这外围布置好人马,他们就上岸了?”蜂后疑问。

    陈凌脸上窘了下,随即瞎敷衍道:“我掐指一算给算出来的呗!”

    “算出来的?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蜂后叉腰挺胸,胸前一阵震颤。

    陈凌干咽一口唾沫,只是干笑,并不解释。

    既然他不肯说,蜂后也没办法,只好道:“那现在咱们是不是该领人进去,将他们一网成摛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吧,你没见他们正打得兴起呢,让他们打吧,打到最后筋疲力尽再没有力气打了,咱们上去捡死鸡,保准一捡一个准!”陈凌摇头道。

    “你啊你啊,可比我想像中要狡猾很多呢!”蜂后眼光霍霍的盯着陈凌道。

    “哪里哪里!”陈凌有点不好意思,转开话题问:“头,你把各个路口全都堵死了吗?”

    “放心,有那个范少校全力支援我们,市局的人马又全力配合我们的行动,港口出入的各个路口已经全都堵死了,除非他们跳海……不,就算跳海也不成了,我已经安排了水警堵住他们的退路!绝不会有漏网之鱼的!”

    “那就好!”陈凌笑笑,然后就道:“那咱们就等着稳稳当当的捡死鸡!!”

    凌晨四点,强记里面的嘶杀声已经渐行渐弱,是时候收网了,蜂后英姿飒爽的一挥手:“行动!”

    隐藏在暗处的大部队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长驱直入,如履平地的进入强记,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两.帮残躺着的,蹲着的,站着的,欲逃跑的,还在撕杀的等等人马一网成摛。

    凌晨五点四十分,战斗终于宣告彻底结束。

    此次的联合行动,逮捕人员无数,收缴枪枝弹药一批,各种走私物品多不胜数,毒品成品与半成品总计上百公斤。

    不过很可惜,不管计划多么的慎密,始终还是有漏网之鱼。麻由本一与麻由本二不在逮捕的人员列表中。

    这一次战斗,不管谁胜谁负,都不是赢家。

    老一为了给几个分社大佬报仇,果真把强记给搞掉了,可是迴龙社却损失了过半的人马,可说是损尽了元气。

    强记就更没用说,一个根据地没了,人员伤亡惨重,伤的伤,死的死,被捕的被捕,金钱损失无法计算。

    真正的赢家,那是陈凌。

    在他一系列煽风点火栽脏陷害的谋略下,中间虽然经过了很多波折与故事,但结果最终还是按着他想要的方向驶去了。

    迴龙社经此一役,损兵折将,元气大伤,实力再也无法与义合.帮相提并论了。

    强记暗门,这个陈凌一直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暗杀组织,也终于被他假借别人之手给全力摧毁了,唯一的不满那就是时间过早了一些,要是能把麻由本一的七次诊金全都收了来,再将它玉灭掉,又把麻由本一与麻由本二抓住的话,那就再完美不过了。

    这一战,动静很大,影响不小,zf大员们纷纷被震动。

    正因此,陈凌与何家串谋的另一个计划也因此应因而生,一场浩浩荡荡的“扫黑”行动在深城隆重的展开了。

    关外的迴龙社与关内的义合.帮首当其冲成为了严打的重要对象。

    然而在这之前,陈凌却早就开始低调的执行洗白的计划,勒令义合.帮停止了所有违法营利性产业,例如赌场,钱庄,妓寨,粉档…..等等,有个别实在停不下来的,也被忍痛分割了出去。

    旧义合与新锐锋完完全全的分离开来,所以新锐锋没受一点影响,至于旧义合,那只是一些尾巴,要割掉就割掉了,为了光明正大的走集团化路线,有一些东西是必须得舍弃的。

    尽管如此,慕容燕儿还是被反黑组数次请去喝咖啡,不过因为有能说会道熟悉各种法律条文的师爷在,她也没有被人怎么为难,更何况她的男人陈凌也在为她努力周旋呢!

    这个联合扫黑行动说得好听是省里下达,其实要说得不好听,那就是何家的几位大佬和陈凌一起给搞出来的,所以陈凌的话多少还是有点份量的。

    至于迴龙社,那就没有这么好运气了,迴龙社的生意几乎都是灰色的,跟本没有几桩是合法的,压根就经不起联合行动的重拳出击,一轮扫荡下去之后,迴龙社的地盘,关门的关门,倒闭的倒闭,易主的易主。

    再加上近段时间频频出的命案都是这个.帮会的骨干成员,而且在关内港口那一夜场面盛大的大火拼也造成死伤无数,所以老一并不是只是被请去喝咖啡那么简单,他被临时关押了。

    迴龙社变得群龙无首,下面就更乱套了!

    一直隐忍不发的义合.帮也终于开始了把爪牙伸向了关外。

    白姨,是最后一个还要抗争的人。

    男人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这个道理她很早就明白,所以她压根就没指望老一能帮她什么。

    结果也确实是这样,老一现在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哪还能顾得了她。

    所以原来两人的约定好,迴龙社对抗义合帮与何家的入侵,白姨趁势在暗中实行反偷袭的计划也成为了泡影。

    其实,看着迴龙社一个诺大的帮会被一点一点的搞挎,她也很是心寒,想到自己这点人马要跟义合帮叫板,她就不免有点心恢意冷。

    和陈凌唱对手戏,她感觉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啊!

    曾经有数次,她都想过放弃了,毕竟她和陈凌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更何况这个男人……呃,也确实有那么点知情识趣,给她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可是每每夜半梦回,听到龙泰房间里传来不甘与屈辱的嘶嚎咆哮声,她又不免提醒自己,不管再苦再难,也一定要为干爹报仇!

    不管干爹当初是好心还是坏心,他收留与养育自己这一点是实实在在的,甚至可以说没有龙泰就没有今天的自己,做人应当感恩图报,不能那么没心没肺的。

    白姨一次又一次这样的提醒自己,所以最后这一次,她打算拼了。

    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陈凌一个人才会玩阴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又何况是白姨,她再也不打算跟陈凌讲什么仁义道德了。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  ”,就能进入本站)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