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小中医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 大惊小怪

    ;大手下意识的往旁边摸了摸,摸到一团肉呼呼的身体,眉头却不禁皱了起来,mb,这姓许的娘们看起来细皮嫩肉的,没想到毛涩涩的,摸起来竟然是这么糙。老婆还是别人的好?屁,这感觉还不如自己家里的那个半老徐娘呢,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嗱!

    昨晚什么个情况,孙行长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他唯一记得的最后片段那就是赵局让人上了人头马,一大杯下去之后他就有点晕晕呼呼了,依稀的记得自己好像离开ktv,又进了某个房间,然后大战了一场......记忆很零碎,怎么也不能拼揍完整。

    不过,赵局应该是称心如意了吧!孙行长如此欣慰的想!

    孙行长竭力的坐了起来,却感觉后门火辣辣的有点疼!

    肯定是昨天那顿川菜,辣椒吃多了,导致现在火烧后门,孙行长如此想着,就伸手拍了拍躺在旁边还蒙头大睡的许艳,“喂,小许,起来了!”

    “嗯~~~”身旁响起一声含混不清的呻吟。

    孙行长咋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愣了一下,以为是听错了,因为这嗓声低沉沙哑,仿佛烟酒过多似的,而最关键的一点,却是这个声音不像女人,反而有点像......男人!

    吃了一惊的孙行长赶紧的去掀被子,被子才一掀开来,他就彻底的傻眼了。

    被子下,一团光溜溜,白花花的细皮嫩肉,没有美感,只有说不出的恶心,因为被子下的跟本就不是许艳,而是一丝不挂的赵局长!

    顿时,孙行长像是被人硬灌了一大把苍蝇,又仿佛昨晚喝下去的酒终于涌上来似的,胃里一阵阵剧烈翻腾,差点没吐出来。

    这么大的动静,赵局长也被惊醒了,睁开眼来看到眼前的情景也是目瞪口呆,愣愣的回不过神来。

    两人四目相对,脸上说不出的尴尬,难道昨夜酒后乱性来了一场群p,然后那两个娘们早早的就走了?

    是这样,一定是这样!两人都如此认为,至于更坏的结果,他们没敢去想。

    “老孙,这,这是怎么回事?”赵局长年纪比孙行长轻,但定力明显要深厚些,定定神便问道。

    “我也不知道!”孙行长吱唔着应道。

    “昨晚怎么进来的,你不知道吗?”赵局长问道。

    “不知道!”孙行长茫然的摇头。

    “那两个女人呢?”赵局长又问。

    “我也刚醒来!”孙行长一问三不知。

    赵局长感觉一阵阵犯晕,因为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一点都想不起来。

    “赵局,这.....”

    “什么也别说了,赶紧穿衣服离开这儿!”赵局长说着就捡起乱七八糟的扔在地上的衣服穿起来。

    “嗯嗯!”孙行长也同样手忙脚乱。

    两人慌里慌张出了酒店,各自心照不暄的分道扬镳,有什么事,也等惊魂稍定再说......

    陈凌的家里,施玉柔的床上,两个女人也早早就醒来了,不过两女都没有立即就起来,而是半躺在床上聊了起来。

    “柔柔,你说昨晚的事情到底怎样了?”论年纪,许艳要比施玉柔还长两岁,所以就称呼施玉柔的小名。

    “我也不知道!”施玉柔的秀眉稍紧,昨晚上陈凌把那瓶人头马送进来,因为有他的暗示,在赵局长劝酒的时候,两女都很灵巧借故推脱,一个说不喜欢说洋酒,要以啤酒代替,另一个则是说喜欢喝白的,更来劲。

    那两个老色狼一杯洋酒下去后,没多一会儿,脸色与眼神都不对了,脸上通红通红的,双眼也开始冒火,直勾勾的盯着两女,仿佛随时都要扑上来将她们生吞活剥了似的。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包厢的门被推开,陈凌走了进来,一下就拦到了两个已经理智全失,只剩下慾火的两头色狼面前,对施玉柔与许艳说:“柔姐,艳姐,你们赶紧离开!”

    “可是.......”施玉柔担心陈凌会整出什么事来,犹豫不决。

    “走吧,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陈凌打断她道。

    施玉柔无奈,只好拖着许艳先回家了。

    尽管是早早回了家,可是施玉柔却是一夜担惊受怕的无法安寝,可恨的是,陈凌一直都没有音信传来。

    “柔柔,陈凌回来了吗?”这是许艳第几次问施玉柔,她已经不太记得了。

    “还没回来!我刚刚才去看过,他的被子下就两个枕头!”施玉柔摇头道。

    “手机呢?”许艳又不死心的问。

    “关机!”施玉柔叹息着道。

    “会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啊?”许艳忧心忡忡的道,昨晚从派拉蒙出来的时候她原本是想回家的,可是这件事不解决,她怎么能心安,于是就来苏曼儿家了。

    好长时间没来,一进到巷口,她就愣住了,因为苏曼儿的房子变化实在太大,二合为一变成大宅院了。

    问了施玉柔一通,这才晓得这前面一栋房子是别人当作诊金送给陈凌的时候,许艳不禁瞠目结舌!同人不同命,苏曼儿怎么就那么好的福气,随便在路上捡一坨****都能变成金疙瘩呢!

    “希望不会有事吧!”施玉柔也不能肯定,又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拨打一遍,还是关机!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大铁门处传来了一阵响动,是钥匙开门的声音。

    “啊,他回来了!”施玉柔被子一掀,穿上拖鞋往外奔去。

    “喂喂喂,死妮子,你没穿纹胸啊~~”许艳也没想到施玉柔的反应会这么快,待得回过神来喊出这话的时候,那只穿了睡裙没带纹胸的女人早就跑得没影了。

    陈凌打开铁门走了进来,反锁上转过身来的时候,发现一身清凉性感的施玉柔正带着焦急的神情向他跑来,胸前的波涛汹涌上窜下跳,直瞧得他眼睛都直了。

    “陈凌,你怎么样,你没事吧?”施玉柔只顾着担忧,哪还顾得上窘迫或是走光。

    “.......”

    “陈凌,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施玉柔没听到他的回答,不免更慌,抬眼向他看去,只见他正痴痴呆呆的瞧着自己.......的****!

    “啊~~”施玉柔惊叫一声,赶紧用双手抱到春光榨泄的胸前。

    陈凌这才回过神来,赶紧的脱下身上还是穿了回来的超级夹克披到她身上,“柔姐姐,你怎么不穿衣服就跑出来了!”

    陈凌说的这个衣服指的是外套,但施玉柔却以为是内衣,一张俏脸羞红的几欲滴出血来,心里却也不禁有些幽怨,自己这一对宝贝在那一晚都不知被你亲吻撕咬了多少回,到现在还大惊小怪,真是的!

    不过当她想到昨夜的事情,就再也顾不上羞怯了,焦急的问道:“陈凌,孙行长那里......”

    “呵呵,柔姐姐,那两个老色狼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你就等好消息吧!”陈凌说着,仿佛怕她冻坏了似的轻拥着她往里走,嘴里关切,手上却不断占着便宜,“瞧你,都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这么慌慌张张的,这大冷的天穿得这么单薄,可是要感冒的!”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  ”,就能进入本站)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