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小中医

正文 第两百六十三章 今天别检查好吗

    ;“他虽然不是,可是这个给傻强发信息的手机卡却是他买的,就算他不是主谋,也是个帮凶,咱们只要找到他,那还怕找不到这背后的人吗?”

    “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找这人去!”师爷说着就站了起来。

    “不用忙,我已经让我徒弟去找了!”陈凌摆摆手道。

    “你徒弟?谁啊?”

    “楚飞!”

    “他!!??”师爷倒抽一口凉气,吃惊的看着陈凌,他早就知道陈凌很本事,可是没想到陈凌的本身竟然大到这种程度,连深城最有名气的暴力刑警楚飞这样的能人也拜他为师了。

    “呵呵,师爷,你说有他出马,是不是顶你一个堂的几千个手下啊?”陈凌笑着问。

    “那当然,警察局有查询系统,只要输入身份证号码,这人的一切资料都无所遁形,警察又有自己的眼线,要想找个人,那可比我们容易多了!”

    “那咱们就在这喝喝茶,吹吹水等消息吧,我限楚飞今天内就要给我找到的。”陈凌说完就端起小瓷杯轻轻吹着喝了起来。

    “万一他今天内找不到呢?”师爷疑问。

    “找不到的话,只能明天再找咯!”陈凌摊摊手道。

    “可是今晚就是正式会议了啊,我和寒涵商量过,准备今晚就动手清理叛徒的!”师爷皱着眉道。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陈凌无奈的道。

    “那好,咱们往好的地方想想,楚飞找到了这人,证实了第三个堂主,可是第四个呢?”

    “如果能找到这第三个,每四个我就不去找了!因为我有信心让他自动浮出水面的。”

    “这么有把握?”师爷疑问。

    “那是当然!”陈凌毫不谦虚的点头,随后就把自己计划向师爷说了一遍。

    师爷听后频频点头,赞道:“此计甚好啊!”

    “好是好,不过事先声明,我只负责演戏,杀人的事情我可不干啊!”

    “放心,这个事情自然有人干的!”师爷面色冷酷的道。

    “那好,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楚飞的消息了!”

    二人正说话间,门口传来掏钥匙的响声,随后提着大袋小袋的施玉柔就开门走了进来。

    “医生,家里来客人了?”施玉柔走进来道!

    “是啊,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师爷,这位是施玉柔!”

    施玉柔只是感觉师爷这名字有点怪异,却也有礼的点头道:“师爷,你好!”

    师爷尽管阅人无数,女人也把玩了不少,可是也不免被这极品少妇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给震了一下,好一会才回礼道:“你好!”

    “你们坐,我去忙一下!”施玉柔微笑着扬了扬手里的东西。

    待得她走进厨房,师爷这才脸色复杂的对陈凌道:“你小子胃口可真好啊,什么都能吃得下!”

    “师爷”陈凌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呵呵,开个玩笑,她是谁啊?不会是你请的保姆吧?”师爷很搞笑的问。

    “我姐姐的朋友!”陈凌回答之后才醒觉自己好像说错了,施玉柔不是他的病人么?

    “哦!”师爷应了一声,不过那表情却明显透露着怀疑。

    “师爷,我那师兄的案子怎么样了?”陈凌转移话题问。

    “不用急,急也没用,过两天才能上庭!”师爷淡淡的道。

    陈凌点头,也不再追问,既然师爷想用李啸澜,他肯定会想尽办法的。所以这件事也没有什么好担心,想想自己一会可能要出去,出去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于是站起来对师爷道:“师爷,你坐一会儿!我去交待一下。”

    “嗯!”师爷点头,自顾自的喝茶。

    陈凌来到厨房,见施玉柔正弓着腰在把买回来的一些瓜果蔬菜往冰箱里放,身上紧~窄却又恰到好处的短裙装勾勒出饱满结实的臀部,特别是那被弯腰动作提起的裙摆,使得两条腿裸露的幅度被提得更高,却又不至于暴光,但正是那种若隐若现,以为可见其实看不见底部的诱惑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施玉柔的相貌与身材都是极品出众的,不过像她这样外貌的女人也并不是没有,只是像她这么有气质,这么稳重,这么腼腆的却还是陈凌仅见,特别是她那充满温柔的笑容,总是让人感觉舒服与惬意。

    陈凌站在那里,肆意的欣赏着极品少妇的风韵,发现每一举手每一投足,她都是那么的优雅,美得让人心跳加速。

    “咳!”陈凌轻咳一声,引起她的注意,待她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又不禁意的看到她领口里榨泄的春光,雪白丰满挺秀如两个倒扣瓷碗被纹胸紧束的****,中间那条深不见底的乳溝,使得他心跳和呼吸都不免一滞,眼光也直了,下身也如他反应极快的头脑般十分敏捷的挺了起来。

    施玉柔见陈凌的眼光直勾勾的落在自己的衣领里,意识到自己走光,赶紧的站直了身子,那张原本就白里透红的脸变得更红了。

    “医生,你找我?”施玉柔声音柔柔的问,脸上只有羞臊并没有怪责的神情,反正自己身上最**的部位早已被他研究得一清二楚了,这被无伤大雅的偷窥一下,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呢,如果他一定要说治疗需要,必须得检查自己的****,说不定自己就得乖乖的让他看个够呢!

    “嗯,一会我要出去,今晚不知道回不回来,所以今天的治疗现在先给你做了吧!”陈凌这几天虽然都在日经继夜的照顾彭靓佩,但每天都会抽出一点时间回趟家,给施玉柔进行治疗的。

    “你不在家吃饭了吗?”施玉柔问。

    “不了!”陈凌摇头。

    “哦!”施玉柔声音多少有些失望的道,今天厂房的租赁合同已经签了下,其他的手续也进展得很顺利,心情大好的她正准备和陈凌来个丰盛又浪漫的烛光晚餐呢!

    “那现在就给你治疗吧!”陈凌指了指房间。

    施玉柔没有说话,只是关好了冰箱的门,然后低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陈凌也跟着走了进去。

    坐在客厅的师爷见这一男一女先后进了房间,然后又关上了门,眼睛不免有点大,这小子风流得可有点荒唐啊,到这个时候竟然还不忘厮混胡搞!

    不过,师爷什么都没说,反而很合作的打开电视,把声音放得很大。

    房间里。

    施玉柔躺在床上,一如既往的慌张与羞臊。

    别人都说,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没有习惯是可以养成习惯,很多事情都是一回生两回熟三回就很舒服的,可是对于如此另类的治疗,不管是一次两次三次还是n次,施玉柔始终不能适应,也许身体已经适应,可是以在心理上她始终都觉难堪尴尬的。

    “医生”在陈凌还没治疗前,施玉柔突然轻唤了一声。

    “不是说不叫我医生了吗?”陈凌皱眉道。

    “陈凌!”施玉柔羞涩的改了口,其实在这个时候,只要陈凌不为难她,让她叫古大哥她都是千肯万肯的。

    “什么事呢?”陈凌好奇的问。

    “没什么,我就是想问下,今天,还要做那个检查吗?”施玉柔犹犹豫豫的问。

    “嗯?”陈凌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

    施玉柔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感觉我那个差不多要来了,所以今天能不能不检查,我怕,怕把你的手给弄脏了。而且,我听别人说,撞红是一件很不吉利的事情。”

    异常坚难的说完之个话之后,施玉柔的脸已经红得快滴出血来了,眼睛也不敢看陈凌,游移不定的闪烁着,其实那个要来了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是家里来了客人,她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发出什么声音来,让别人误会,那可就不好了。

    “哦,今天不检查!”陈凌淡淡的道,心里却有点哭笑不得,撞什么红啊?这能扯得上撞红吗?我又没用尽管不检查了,但治疗的过程仍然避免不了香艳刺激,针灸,推拿,总共四十分钟下来,陈凌的脸色虽然始终不变,可是气血却已数次翻腾,血脉也怒张了又收缩,收缩了又怒张。

    走出房间的时候,陈凌已经是一身水汗,这样的治疗,耗费的不是体力,也不是精力,而是心神啊!

    正沉溺于nba的师爷见陈凌这幅模样,脸上不禁浮起一个怪味的笑容,原本想打趣他两句恶搞他一下,可是嘴巴还没张开,陈凌的手机已经响了起来。

    听到陈凌在接通电话开口就问人找到没有,猜想这打电话来的人肯定是楚飞,哪里还敢开玩笑,赶紧的闭上了嘴。

    接听完电话后,陈凌向师爷弹了响指,“师爷,楚飞已经找到了人,我们赶紧找他去!”

    “好!”师爷点头,边跟陈凌出门,边掏手机打电话。

    根据楚飞提供的消息,在华达街的一间网吧里,陈凌和师爷都看到了那个购买手机卡的人,一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留着爆炸头,穿着耳环,染着黑指甲,还涂了黑眼圈,脸上好像还抹了粉,非常严重的非主流。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  ”,就能进入本站)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