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冷面魔神

正文 第720章:巅峰一战(大结局)

    残阳似血,火红的余辉照耀出二道极长的倒影,二人在清晨之时,便从不同的位置上山,但从二人上山之后,便没有说过一句话,仅仅只是冷漠的相视着对方。

    “舞阳在哪!”云风最终却还是先行开口。

    “你用不着知道,因为他已是我的妻子,将来我会好好的照顾她!”端木林成枫淡淡的说道。

    “你觉得你还有将来吗?”云风冷冷的说道。

    端木林成枫嘴角微微轻翘,冷笑着说道:“云风,你还是如从前那般的狂妄,你还以为你是“孤星之命”对吧?”

    云风一愣,冷冷的看着端木林成枫说道:“你如何会知道“孤星之命”的?”

    “哈哈哈哈”端木林成枫仰天长笑道。

    良久,端木林成枫方才收住了笑声,轻蔑的盯着云风淡淡的说道:“云风,你该不会愚蠢的认为,天下间便只有你一人是天之骄子吧,曾经的你是众神官眼中的“天命”之星。现今,你已经什么都不是了,已不过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武者罢了,而我,才是众神官御笔亲批,应运而生除魔卫道的“天煞孤星”。”

    “是吗,看来,众神官们倒是找到一条非常听话的狗!”云风冷冷的盯着端木林成枫,不屑的说道。

    “哼!云风,即便你现今话说的再难听,我也不会介意,若是将我换作是你,我也一样会难以接受。因为你不但失去了“孤星之魂”,却更是被众神官御批为“灾星”之身,所以你再如何的气愤,我也不会与你一般见识。而我端木林成枫今日只要能顺应天命,将你云风这大陆灾祸之源的“灾星”诛杀,我不但不会因为修为《血衣神功》这般暴戾的武技而寿命折短,反尔还能修成正果,位入九天神官的“半神”之列。

    “啊啊啊啊”云风仰天悲痛的阵阵狂啸,一股滔天的杀气从云风体内疯狂的喷射而出。只见云风双目血红的抬头望着虚空,右指颤抖的指着虚空高声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即然我已不再是“孤星之命”,为何子研还会因我而死,为什么”

    “咔嚓咔嚓”方圆百米之内的凝固了千、万的玄冰,皆被云风那震天的狂啸之声,震出了一道道深深的裂缝。

    端木林成枫微微一愣,他原本以为云风会为失去那孤星之魂的命数而疯狂,但他却没有想到,云风在此时在乎的却依然是夏子研。端木林成枫曾经以为天下间,没有一个人爱夏子研有自己多,但现在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对夏子研的爱,远胜于他。

    良久,云风方才稍稍平息了心中的怒气,冷冷的看着端木林成枫,眼中闪过阵阵杀意。云风缓缓的握住了插于身前地面之上的游龙剑,激动的说道:“端木林成枫,既然你已经是“孤星之命”,我云风却已“灾星之魂”,所以你我二人便都需要以对方的命,来完成神界的这次赌注,对吗?”

    “没错!所以今日你必须死。”端木林成枫狠狠的说道。

    “哈哈哈哈”云风仰天长笑,笑声中是那般的激动,那般的兴奋,那般的冷煞。

    “你笑什么?难道众神官将“灾星之魂”强加于你之身,你也这么开心!”端木林成枫冷冷的说道。

    “因为我已经不需要等到头发苍白,苦修到“剑圣”巅峰去参悟那“无上剑道”,也许过了今日我便也一样可以位入神邸,成为半神之躯了。”云风激动的盯着端木林成枫,淡淡的说道。

    话言落,一道灼人的光芒,便瞬间出现在了端木林成枫身前。

    “铛”的一声脆响,端木林成枫手中长剑一甩,身形便已凌空迎向了云风,二人的身形瞬间便已绞杀在了一起。

    云风从没有从今日这般若的杀要杀一个人,即便是上官锐锋,他云风都可以让他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活了那么几天。可是现今,那怕是一刻他也不想让端木林成枫多活下去,因为只要杀了端木林成枫,他便同样能完成“灾星”使命,归位半神之列。

    “铛.铛.铛.”一声声金属撞击的脆响之声从人迹罕见的“无极雪山”之上传出。

    “怒神斩!”云风一声长啸,高举着游龙剑便疾速的斩向了身前的端木林成枫。

    “云风,你的招式太老了!”端木林成枫一声冷啸,右手长剑凌空一扫,硬生生将云风的游龙剑震开。

    “铛”的一声,二人的身形皆是被对方那强横的剑势震得身形一转。

    “刷!”

    云风借着转身之力,长剑顺势一甩,一道霸道无比的剑气,便从云风剑身中喷射而出。

    端木林成枫一惊,身形猛的一转,霸道的剑气贴着其身形扫过。

    “怒海狂涛、千浪叠海、焚海流星!”云风不待端木林成枫站稳身形,云风手中的长剑便再次极速刺出。

    茫茫“无极雪山”山顶四周的空间,不知何时,已被一道七彩的能量罩笼罩在了其中,而此次的七能能量罩未必像往曰一般,出现片刻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破!”端木林成枫一声狂啸,手中长剑极速的绞向了云风。

    端木林成枫对自家的剑技有着绝对的自信,而他一直认为自己曾经败给云风的不是技法,仅仅只是天赋而已。而现在,他已是有着战神之称的“孤星之魂”,云风于他又还能有什么威胁可言。

    “乒乓乒乓乒乓”两人的长剑疾速的交织在了一起,尽管对方的剑势令他们皆是感到无比的压抑,但二人谁也没有丝毫的退缩,因为他们明白,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因为,今日他们二人中,必须要有一个倒下去。因为,众神官都在虚空中,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二人。

    “嘶”“嘶”“嘶”

    一股股气势惊天的细碎能量,从二人的剑刃之中迸射而出,但见一股股细碎的能量所过之过,虚空皆被撕出一道道细长的裂缝。

    “轰”“轰”“轰”

    一条条犹如如天埑般的巨大裂缝,顷刻间,便在一望无垠的冰川之上极速龟裂而开。

    “铛!”云风的游龙剑重重刺在了端木林成枫的剑身之上,端木林成枫不由自主的往后快速退去。

    “如影随行!”云风一声长啸,其身形一纵便疯狂的扑向了端木林成枫。虚空中,数十道银灰色的身形便四方疾速疯狂的冲击而来,一道道霸道非凡的剑影,从各方位疯狂的斩向了端木林成枫。

    端木林成枫全力施展各式剑技,将虚空中数十道云风的虚幻身影尽数阻挡,但云风游龙剑中所蕴含的霸道剑气,却还是让端木林成枫有些胆寒,他现在才真正的明白,为什么他的爷爷、父亲皆是一代修为高深的剑帝强者,却皆陨落在云风之手。云风不论是功法、剑技、还是那霸道非凡的“本体火源”,其威力皆是在他之上。

    虽然端木林成枫为报云风之仇,而不顾一切修练旷世神技《血衣神功》,凭借着《血衣神功》超凡的特性,吸尽天下众高手的剑元能量,不过短短一年之间便从一个剑尊武者突破至高段“剑帝”强者,更是一夜之间参悟出端木世家无上剑技“天元映曰”,但他从小便在端木世家众长辈的翼羽之下长大,尽管因为仇恨而疯狂修炼,但他与从小便在大陆众武者的血水中泡大的云风相比,不论是临场发挥的实战经验,或是对高超剑技的领悟与施展,皆是有着极大的差异,而这种差异有时,恰恰就是高手之间的分水岭。

    “剑催魂!”端木林成枫一声长啸,长剑化着一道幻影,瞬间便刺向了众多剑影之中的云风之本尊。

    “破剑式!”云风心中一声狂吼,游龙剑瞬间便迎向了端木林成枫。

    “唰!”二人的身影一闪而过,皆是笔直的立在了山顶地面之上。

    一条细小的血痕在云风脸颊之上出现。

    “嘶”端木林成枫胸前的衣衫,瞬间便裂出一道大口,鲜血缓缓的浸染了其极其炫丽的衣衫。

    “流星飞舞!”云风左手猛的一甩,数十道银色的飞刀瞬间便在其手中喷身而出。只见众的飞刀并未直直冲冲的向端木林成枫射去,而是虚空之中毫无目的的快速游动。

    “御剑诛魔!”端木林成枫一声长啸。其连身形都未转动,手中长剑便已经瞬间飞射而出,一道银色流光瞬间射向了云风。

    云风心中一惊,游龙长剑疯狂击出,瞬间便逼至身前的长剑震飞,云风没想到,端木林成枫竟然也练成了这招霸道非凡的“御剑诛魔”,尽管云风能感觉到,端木林成枫的这般“御剑诛魔”比起一年前端木龙渊所施展的威力,相差极大,但这招剑技却也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令云风忌惮的剑技。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无极雪山”山顶之上,转眼间,便已被然被漫天的霸道剑影,尽数笼罩在了其中,虚空一道道快似流光般飞纵的银剑越飞越快,越快便越是分散出了无数的剑影。

    就在云风全力躲避虚空中的剑影之时,数十把银色飞刀在虚空中突然一转向,瞬间便从四方疯狂的射向了端木林成枫。

    “不好!”端木林成枫心中一声惊呼,身形便已经疾速飞射而出,数十道银色流光瞬间便从其脚下射过。端木林成枫深知云风的曲线飞刀威力惊人,但他却没有想到,这曲线飞刀竟可以在虚空中随意变换路线,以至一时大意,险些吃了大亏。

    就在端木林成枫全力躲闪那致命飞刀,虚空中的剑影顿消的一刹那,却见云风身形跃,便已经疾速飞纵而起。

    “移影换影!”云风一声长啸,虚空中,只见云风那虚幻的身形成倍数凝结而出。顷刻间,虚空中、山顶地上,皆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云风那能量凝结而出的虚幻身影。

    “天元映日!”端木林成枫一声长啸,但见其将从虚空中收回的长剑猛的一扫,只见其周身四处,皆已被万道耀眼金光所覆盖,万道金光朝端木林成枫的周身缓缓的聚拢。

    虚空中,云风无数的幻影几乎同时一声长啸,“万剑乾坤?破!”

    话音落,无数幻影便疯狂的从四方扑向了端木林成枫。

    “破!”端木林成枫一声狂啸,万道威势惊天的金光,瞬间便从其长剑中喷射而出,辅天盖地的朝疾速而至的云风疯狂射出。

    “嘭!”的一声闷响,游龙剑在金光射在云风的身体之上时,稍稍停顿了片刻,最终却还是狠狠的击在了端木林成枫的胸口。

    端木林成枫的身形被游龙剑击飞出数十丈之后,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之上。

    “噗!”云风单膝脆在了地面之上,游龙剑深深的插入了冰面中。

    “滴嗒!滴嗒!”一滴滴鲜血从其嘴角缓缓滑落。

    “哈哈哈哈”端木林成枫挣扎着从地面之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向了云风身前,激动的高声狂笑。

    “怎么可能!”云风不可思议的叫道,他难以置信,以端木林成枫不过剑帝修为,怎么可能被自己如此威力绝伦的“万剑乾坤破”尽数击中,却依然还能够再再站起来。

    “很奇怪是吗?”端木林成枫面目狰狞的紧盯着云风,得意的说道。

    端木林成枫继续说道:“其实这一切都还是要感谢你云风,若不是你在幽冥界内重创了天尊老儿,他也不会被我爷爷、父亲二人联手制服,困于我端木世家之中。我也就不会得到遗失千万的《血衣神功》残本,和天尊的金刚不坏神功《金刚护体》。”

    “我一直都很奇怪,为何你的《血衣神功》会在短短不过一年间,竟有如此实力,原来,你已在天尊手中得到了《血衣神功》的残本。”云风咬牙切齿冷冷的说道。

    “所以你可以下去炼狱,接受万道轮回了。哦.不,你好像没有办法进入轮回,因为只要你的“神魂”出了躯体,九天的那些神尊们,便会让你永世难以超生,这可比我杀了你还要痛快千倍、万倍!哈哈哈哈”端木林成枫仰头高声狂笑道。

    只见端木林成枫左掌曲指成爪,一股熏天的煞气便在其掌心中极速凝结,但见其朝云风缓缓的伸出左掌,一道威势惊天的虚幻爪影,瞬间,便紧扣在了云风的头顶之上,云风的身形猛的一震,便不由自主的缓缓移朝前方的端木林成枫移去。

    “怒海狂涛、千浪叠海、焚海流星!”云风一声狂啸,借着端木林成枫的爪影无形拉扯之力,化着三道银色幻影,疯狂的扑向了端木林成枫。在其身形距对方不过二尺之距时。虚空中,三道银色幻影瞬间便合在了一处,闪着条条雷电细丝的游龙剑,疯狂的刺向了端木林成枫。

    “呃!”当游龙剑距端木林成枫仅有不过一寸距离之时,云风却发现他的游龙剑,再难朝前递进丝毫。与此同时,其丹田、经脉中的雄浑火、雷、冰、风四属性剑元能量,犹如洪水般疯狂从体内涌出。

    “哈哈哈哈本体火源!狂暴雷属性!又能如何,到头来不都全是尽归我端木林成枫!”端木林成枫高声狂笑道。

    悬浮于端木林成枫云风身前的云风,紧咬着钢牙疯狂的运转着《四合神功》,希望凭借《四合神功》抵御体内剑元能量的流逝,但无论云风如何的努力,却依然未有多大的效果,其体内的剑元能量依旧是疯狂的朝外飞泄。

    就在云风感觉体内剑元能量将来枯竭之时,其体内的“火凤舍利神珠”、“雪兽精元冰魄神珠”,瞬间,便释放出一股股极其精纯的火属性、冰属性剑元能量,补充着云风丹田内腹中那逐渐枯竭的剑元能量。

    双目微闭的端木林成枫,那张苍白的脸孔,经过吸食云风体内那雄浑的剑元能量,已经逐渐变得红润起来。

    “呼”端木林成枫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只见其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冷笑的盯着悬浮于身前,犹如一只死狗一般的云风,心中有着一股漠名的畅快。他早已想出了数以百种的方式去折磨云风,他要让云风在饱受凌辱,受尽无穷的痛苦之后,方才会允许他死去。

    只见端木林成枫其左掌微微一震,便将云风的身形震飞出数十米之外。

    “云风,你应该没想到,自己还会有这么一天吧!”端木林成枫紧盯着云风,激动的说道。

    “你为什么不杀我!”云风挣扎着以双臂撑起上身,冷冷的说道。

    言罢,只见其双目一闭身形一软,便瘫倒在了地面之上,云风不想再与端木林成枫过多的言语,刚才的一言,他不过仅仅只是为了让,本已得意忘形的端木林成枫,更加的大意一些。既然他云风无法全胜端木林成枫,唯一能做的,便是与端木林成枫来个玉石俱焚。

    “你不觉得让你就这么死去,未免太便宜你了吗?”端木林成枫冷笑着说道,缓步便向云风走去。

    突然,四周的虚空中,一股一股滔天的精纯七彩能量,疯狂的涌入了云风体内,充斥着云风体内的各处经脉及内腹丹田和神脉,不过转眼之间,云风的修为便疯狂的晋级。五段剑帝、七段剑帝、剑帝巅峰、伪剑圣、一段剑圣,一股股强悍至极的剑元能量在云风体内极速涌动,疯狂的冲击着云风脑海中的“神脉”,。

    整个“无极雪山”方圆百十里的天地自然能量,好似在瞬间,便被云风尽数吸尽一般,虚空中,再难以感觉到一丝精纯能量。

    “不好!”端木林成枫微微一愣,心中猛的一抽搐。

    “天阳万熔掌!”端木林成枫一声狂啸,身形便疯狂的扑向了云风。其蕴含着撕裂虚空的狂霸无极能量的左掌,顷刻间,便已击在了云风头顶“百会穴”之上。当端木林成枫的左掌与云风头顶百会穴相距不过寸许之时。

    “不好!”端木林成枫心中猛的一抽搐,但觉一股毁天灭地般的狂暴雷属性剑元能量,疯狂的从云风体内涌出,冲向了端木林成枫。

    “嘭”顷刻间,端木林成枫在虚空中的暗淡虚影,便被云风体内涌出的狂暴雷属性能量,撕得粉碎。

    “怒焰焚天!”伏于地上的云风猛然抬起了头颅,血红的双目狠狠的盯着端木林成枫,高声狂吼道。

    话音落,但见云风的身躯便化着一团蕴含着毁灭天地的巨大耀眼火焰,疯狂的扑向了端木林成枫。

    “哼!”远处,端木林成枫一声冷哼,但见其身形微微一震,其体内便疯狂涌出一股股霸道至极的剑元能量。但见其周身的能量瞬间便在其周身疾速的凝结出厚厚的一层透明冰棱,能量所化的霜白蛇形虚影,在透明的冰棱外极速游动,将中央的冰棱密不透风的护在了其中。

    “天元映日!”冰棱中的端木林成枫一声震天狂啸。

    但见冰棱之外,顷刻间,便凝结出万道狂暴至极的金光,万道金光微微一震,便朝云风疯狂的疾射而出。

    虽然端木林成枫不知道云风施展了到底是什么技法,竟在瞬息之间将其修为提升如此之多,但是他却知道,不能再让云风这样下去了,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来自内心深的恐惧与压迫。

    “轰”

    无极雪山之巅,一道闪着极为刺眼银光、蕴含毁灭天地般气势的银色光团,冲破其身前疾速而至的密密麻麻的无数狂暴金光。瞬间,银色光团便从其身前,端木林成枫所立的圆柱冰棱之中,极速穿透而过。

    “咔.咔.咔.咔.”一条条细长的裂缝从圆柱冰棱之上缓缓裂开。渐渐的,圆柱冰棱之上的裂缝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轰!”的一声巨响,圆柱冰棱与端木林成枫的身体,瞬间便化着无数的细小碎片,爆裂在了云风身后的虚空之中,但洁白的冰面之上,却难以见到一丝的血渍。

    “轰隆”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大闷响声在无极雪山山顶响起,笼罩在无极雪山山顶的“自然之力”七彩能量罩,皆被那震憾天地的霸道至极火属性剑元能量,瞬间便震得了片片碎片,消散于虚空之中。

    “嘭”的一声,云风高挑的身躯,直挺挺的重重扑倒在了冰面之上。在其体内蓄积的那股毁天灭地般的狂暴能量,顷刻间,便消逝的无影无踪,剩下的,便只有云风那已逐渐冰冷的身体。

    “咔嚓咔嚓咔嚓”一条条犹如巨型鸿沟般的裂缝,从无极雪山山顶蔓延而下,极速的朝四方一望无垠的坚实冰面极速的侵噬而去。但见一条条纵横交错宽似天埑般的巨大裂缝,极速布满了天皓大陆雪山山脉极北端万里无垠的雪地之上——

    华-丽-的-分-隔-线——全书完结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