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牛掌门系统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死亡的觉悟

    在这片虚无之中,一把长剑砍了下来,犹如一道闪烁着的雷电,要把这尘世劈开,接下来又是两道长剑刺破虚空,光芒交织在一起,生出簌簌的冷风来。

    索隆整个人升腾在半空中,脚底是稳定向下喷射着的一股稳定的气流,位于他脚下是铁云化成的万千荆棘,尖端出闪烁着如同老虎的獠牙一般的亮堂的光芒。

    从索隆的胸膛处浮现出一股股如同锁链一般的力量,这力量化成了火光,向着光芒涌动了过去,两相缠绕之间,原本的冷光便成了红色的,代表着怒火的光芒。

    “做好觉悟了吗?死亡的觉悟!”

    冷声中透露着愤怒的气息,这种声音笼罩在欧姆的周围。

    欧姆恍然间回头,目光在看到身后的索隆之时,那张原本古板到对于一切事物都不在意,只会让别人准备好死亡的脸庞,此刻浮现出了百年难遇一次的不可思议的光芒。

    “怎么会?怎么会?”

    苍凉的声音从欧姆的喉咙中不断的涌现出来。

    索隆手中火红色的光芒正迅速的吞噬这周围的空气,不断扩大着自己的身体,只不过一秒钟,便从原来的拳头大小膨胀成了如同一栋楼一般。

    巨大的球形光芒之中渐渐浮动出了一个小小的漩涡,顺着漩涡,勾动出了依稀记得的沸腾的气体,气体沸腾着,不断的碰撞在一起,形成了旋转风。

    刹那间,整片空间似乎只剩下一种颜色,那便是火红色,似乎只剩下一种情绪,那便是愤怒,似乎只剩下一种声音,那便是旋转着的风与空气发出的声音。

    呼哧——

    呼哧——

    犹如大自然发怒的声音,犹如能够带走一切的狂暴的龙卷风!

    “去吧!”

    伴随着索隆的一声呐喊,原本立于她身前的旋转风飞向了前方。

    欧姆那张脸庞几乎是一瞬间便从难以置信的光芒变成了恐惧的光芒。

    这是一种在比自己强大到千倍百倍的事物面前而自然而然的形成的一种感觉。

    火红色的光芒倒映在欧姆的脸庞之上,旋转着的风如同万千把滚烫的刀剑向着他的身体刺穿过去。

    像是顿物的击打落在骨头上一般,欧姆感觉到了自己的骨头的碎裂,像是被锋利得的尖端挑开皮肤一般,欧姆感受到了来自于全身上下每一个皮肤传到大脑之中的刺痛感。

    他感觉此刻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摊烂泥一般,骨头,肉体,皮肤过混合在一起,浑身上下,无论是肌肉,还是皮肤,亦或是骨头,都找不到一点点完整的地方。

    与此同时,一股热气顺着欧姆的血管流动着,吞噬者欧姆血管中隐藏着的气息和力量。

    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欧姆的喉咙之中挤压出来,偌大的空间之中呢喃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欧姆此刻瞪大了一双眼眸,瞳孔几乎要撕裂开来,原来死亡的感觉就是这般——痛苦而又无奈。

    想来,他一直教别人去死,并且试图杀死他们来维护他理想中的和平。

    原来被自己剥夺的生命会是这种感觉。

    欧姆楞楞的看着遥远的天空,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身体内部的力量正在飞速的流逝,如今的他,已经连睁开眼睛的力量没有了,连同呼吸声都是格外的沉重,胸膛中那颗不断跳动着的心,此刻每一次跳动都会撕裂他的肌肉,使得他的身体颤抖。

    地面上的荆棘如同融化了的冰雪一般,消失不见,地面上只留下一道又一道的裂缝,来证明刚才惨烈的战况。

    索隆楞楞的看着面前的欧姆,看向了自己的手,轻轻的抚摸上了自己的胸膛。

    其实与其说是自己打败了这位动不动就要剥夺别人的生命的男人,不如说是自己胸膛中的那股力量的作用!

    那股力量如同一只大手一般,一直在不断的推动着他的身体,带动着他去攻击,并且是以最猛烈的方式!

    原本位于索隆胸膛深处不断旋转上升的炙热的气息也得到了很好的缓解,那股气息正在缓缓下降,渐渐平息下去。

    通过古瞳之眼看到这一切的吴良,露出了一抹笑容,索隆果然是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啊,迅速的结束了战场,完成了秒杀。

    鼓掌鼓掌鼓掌掌!

    路飞看着把自己捆绑住,一个人在那里鼓着莫名其妙的掌的吴良,心中生出了不满,叫嚷的声音快要穿透吴良的耳膜。

    “厨师长,你倒是放开我啊!要是我的同伴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也不会原谅厨师长的!”

    路飞的瞳孔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橡胶身体也正在膨胀着,然而不管他如何膨胀,吴良缠绕在他身体之上的束缚也会同等程度的膨胀,如此这般,二者相对位置并没有发生变化,因此路飞这辈子都是不可没挣脱开吴良的束缚的!

    吴良脸庞上浮现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同时淡淡的挥手道。

    “路飞,放心吧。你的同伴是不会有事情的!”

    “你看看,人家娜美和罗宾,一个数钱,一个看书,人家都不紧张。”

    娜美听到声音东张西望的自顾自的说道“我刚才好像听到了钱的声音。”

    随后在一番搜寻无果之后,便迅速的低下了脑袋,恢复了刚才的姿势。

    而罗宾自始至终都没有把视线从书上移动开,在他看来,吴良的话百分之八十都不可信。

    不过按照这个男人的能力,他大概可能只是因为无聊,才让四人去战斗的,总之,他是不会看着外面的人牺牲的。

    这是罗宾的直觉,还有一个直觉便是,这个男人确定的事情,是没有人能够改变的,哪怕是一直以来不断突破自身,也突破强大的防线的路飞。

    这一点从路飞渐渐泄下去的橡胶气球便可以窥探一二。

    挣脱不开的路飞只能暂时相信了吴良的安慰。

    这时,原本的墙体面上出现了一个人影——乌索普的一半身体,砸在墙壁上。

    路飞“这就是你说的没事?”

    吴良心疼的看着再次掉落下来的一块墙皮,轻声自语“哎呀,又破了,这让我和我们家柯妮丝可怎么交代是好!”

    路飞“……”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