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源秘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安排

    &nbp;&nbp;&nbp;&nbp;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凌胜提到要去看核心弟子大比的事情,影风就隐约明白了对方急着回来的原因,或许就是不想因为自己的伤病,而错过了这等一年一度的盛事。除了这一点,他也想不出其他的理由。

    对于这个大比,他也有着诸多想法,不仅是想要了解核心弟子的实力水准,对岐黄宗的武道水平又一个清晰的认知,而且还要借此机会,见识一下他们所学的各种源术。

    毕竟,自己所学的源术都是出自家传的影诀,而父亲又没有给这些源术定一个级别,导致自己到现在都是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其中的源术有多厉害。

    但从发挥的威能和对实力的增幅来看,影诀中记载的源术绝对是顶尖水准,只不过这个顶尖又能达到什么程度,他心里没有底。

    如果能够对应着核心弟子所学的源术,好好地比较一番,或许就能看出些端倪。

    想到这里,他就对明天大比的到来更为渴望,也想搞明白这大比是如何进行的,一边走着,一边向女子提问道:“若曦姐,这核心弟子的大比又是什么情况?”

    “我倒是忘了有这事情,宗派内的核心弟子进入新的一年,要重新定一个权威的排名,所以就有了大比这种弟子间的比斗,还会设下各种奖励,以此激励他们。若是你们明天想去,我可以帮你们安排安排。”

    “这看比赛还能安排?”影风搞不明白,不就是去到一个叫凌云台的比斗场地,直接观看就可以了吗?自己又不是要去参加这场大比。

    虽说他对所谓的奖励有些好奇,也想凭着自己的实力去争夺一番,但说句实话,他也是刚来到这岐黄宗,都还没成为其中的弟子,也就没这个资格。

    “没有那么简单,”黄若曦摇了摇头,继续解释道:“作为赛场的凌云台,要划分出一块块比斗场地。这场地虽大,但周围能容纳的人有限,所以规定了人数。而且观看大比的弟子,都希望挤入排序更高的场地,看到更加精彩的比斗。既然你们想去看,我自然是安排你们去排序高的场地。”

    影风听到这些,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追问道:“莫非这场地排序越高,比斗弟子的实力排名就越高?”

    “的确如此,参加比斗的核心弟子都会按照之前的排名,被分配到相应的比斗场地。一号场地就是最近排名的第一和第二,以此类推。至于场地的胜者,就能得到一次机会,随意挑选前面的对手挑战,争取更高的排名。”

    黄若曦解释完,接着望了望越来越暗的夜色,提议道:“这些事情明天再说吧,我们还是赶紧回去歇息。你们就到我那里住一晚。”

    “这样会不会不太方便?”影风听到这提议,顿感尴尬,有些不好意思。他和少女刚来到这里,正值夜色深沉之际,就跑到女子的住处过一宿。

    “影风,你乱想些什么,我那院子里有好几间空出来的阁楼,你和依依随便挑好了。”黄若曦的语气有些捉急。

    影风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到那边住一晚的意思,就是挑一间阁楼暂时住下,这倒是他想多了。

    尴尬一笑,他急忙跟上女子加快的步伐,和少女走在平坦的石板上,中途拐过了许多个分岔路口,离密云山越来越近,总算是到达了女子所住的地方。

    这里是一间背靠密云山的宽敞院子,从左到右,坐落着四座外形相似的四层阁楼,在右侧的尽头,还有着一片翠绿色的竹林,不知里面又是通向何方。

    正当影风困惑着如何挑选时,从最右侧的阁楼处,走出来一名约莫十八岁的黄衣少女,朝女子疑惑地问道:“曦姐,这两位是?”

    “碧儿,你带他们挑个地方住下,”吩咐完,黄若曦便朝他转头道别:“影风,依依,可儿这丫头也很累了,我先带她回去歇息,你们有什么事可以问碧儿。”

    影风应和了一声,望着女子的背影远去,把注意力放到面前的碧儿身上。对于眼前陌生的妙龄少女,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略感羞涩,只能转过头去,寄希望于身旁的白依依。

    碧儿见到这情景,不由掩面轻笑起来,眨着眼睛开口道:“你们跟我来吧。”

    听到这话,影风急忙跟上,朝右侧数的第二间阁楼走去,听着碧儿的呢喃之语:“话说起来,你们跟曦姐是什么关系?自从姐夫一年前离开后,她还是第一次带外人回来呢。”

    影风面对这像是提问、又像是诉苦的话语,渐渐回想起女子这一年所经历的痛苦,心境有些黯然,低声回应道:“若曦姐算是我们的引路人吧,想让我们拜入岐黄宗,一路上我们都受了她的照顾。”

    “就这么简单?”碧儿转过头来,一脸不信的表情望着他,让他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他也说不清自己和女子的关系是什么,如果只是简单的引路人的话,或许不会被带到这个私人的院子里,而是随便给他们安排个地方住下就算了。

    若真的更准确地说一个出来,也就只能近似说是姐弟关系,但总不能没经过对方的认可,就说对方是自己的姐姐吧。

    一旁的白依依像是看出了他的处境,接话道:“碧儿姐姐,若曦姐不就是带我们回来么,值得那么惊讶吗?”

    “其实曦姐在外人面前挺冷的,只是在帮派里面稍微活跃一些,”碧儿抬起头来,思索了一小会,缓缓说道:“她对你们的态度,很奇怪。”

    话说完,她便再度陷入思索之中,惹得影风好奇地低语道:“这态度有什么好奇怪的?”

    “唉,跟你们说也说不明白,”碧儿摇晃着脑袋,语重心长地说道:“这一年,曦姐过得都是愁眉不展,帮派里的人都担心得很,没想到她对你们就那么好,还吩咐我安排地方给你们住。”

    “这帮派是怎么回事?”影风自然是知道女子因为一年前失去了丈夫,才会愁眉不展,但这帮派里的人,倒是让他搞不懂。

    “你们居然不知道?”碧儿的表情越发夸张起来,接着就叹了一声,低声回应道:“这也对,你们刚被曦姐带到岐黄宗,很多事情都不清楚。其实这个帮派,就是宗派里的弟子抱团形成的。而我们就以曦姐和凌天大哥为首,成立了一个凌曦派,可惜,凌天大哥不知怎么回事,突然间就走了,也没什么音讯。”

    影风听出了话语中的怀念与哀伤,看来段凌天在这帮派里有着不小的名望,跟碧儿的关系也很不错,让碧儿很是挂念。

    只不过,这突然间就走了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就连碧儿、或者说是帮派里的人都不清楚其中的真正原因?

    仔细一想,他也能明白其中的缘由。这件带着丑闻性质的事情,本来就要被岐黄宗紧紧隐瞒。这种隐瞒,还有可能是受迫于暗心宗的压力。

    而且只有宗派内的高层人物,还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比如女子和可儿,才会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影风虽然在可儿的口中知道了许多事情,但也不能擅作主张地随便说,只能自个儿埋在心底。

    “凌曦派现在情况怎样?”影风对女子所成立的帮派有些好奇,随口问道,却没想到让碧儿越发惆怅起来。

    “自从凌天大哥走后,凌曦派的处境是越来越艰难,”碧儿不想去隐瞒那么多,而是坦然地说道:“当初凌天大哥化罡境的实力一出,其他帮派都要低着头做人,就连在他们背后支持的长老都不敢吱声,但现在…一日不如一日。”

    “你所说的凌天大哥真的有那么厉害?”影风听到这番说辞,颇感惊讶。仅仅凭借化罡境的实力,竟然就能压制住诸多长老,把一个帮派推到那样的地位,引得碧儿如此崇拜。

    听到话语中的质疑,碧儿一下子就不乐意了,用满是崇拜的目光瞪了她一言,急忙驳斥道:“那是当然,凌天大哥的境界绝对不是我们能揣测的,只有老祖才能在实力上压制他。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刚入门时,在凌云台上横扫全场的无敌之姿。还有、还有在后来突破化罡境出关时,凭一人之力战胜诸多化罡境长老…”

    影风望着碧儿那满眼的小星星,听着对方不断回忆着的事件,和那种极度崇拜的语气,冷汗微冒。

    女子的丈夫这些年到底在岐黄宗做了什么,又是横扫弟子的比斗,又是力战好几位长老,似乎还有着大批崇拜者。

    一直以来,他都单纯地把实力当成是一种自保的手段,能让自己在这片残酷的世界存活下来。

    却是从来没有想过,强横的实力背后竟是有着如此多的附属之物。一个锻体者竟然能够凭着超绝的实力,活得如此精彩。

    “唉,跟你们说也不明白,”碧儿停在了阁楼的走道上,带着惋惜之意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你们就挑个房间,早点歇息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