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罗喉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节 尾声(结局一)

    <div class="kongwei"></div>

    <script>showmidbar();</script>

    天空中的云层厚重的像永不褪色似的。

    王祥的耳朵动了一下,随手一抓,从海水中便抓起了一条巨大的鱼。

    这条鱼至少有百来斤重,在王祥的手中狠命的挣扎着,张开那张长着锯齿般牙齿的大嘴,一翕一合,妄想着咬噬。

    王祥淡然的一撕,这条鱼便被活生生的撕成了两半。

    随手把鱼头再撕下,扔在一旁,那狰狞的鱼头仍然没有完全死去,一落在地上,便随口咬在一株植物上,立即将这坚韧的藤物也咬断了。

    不过在这万古长魔的世界中,还能存活下来的,不论是生灵还是一株草木都不可以小覤。

    那藤物立即收缩,所有枝条缠紧了这个鱼头,开始扎进去,吸噬这鱼头的精华。

    很快那鱼头就不动了,只张着一张大嘴,里面的牙齿锋利。

    那妖藤继续缠绕着鱼头,这时候已经不是在搏杀,而是在享受美味的大餐。

    王祥没有去注意这一切,因为像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司空见惯。

    为了适应这个越来越可怕的世界,他何尝也不是在不断的变化着。

    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人还是妖,或许人和妖根本就没有区别,唯一相同的不过是想活下去罢了。

    这个世界已经不是三百年前的世界。

    在那场大灾变中,道门的主要力量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

    不知道来历的妖魔给元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原本或许还有机会阻止变成现在这样的。

    但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在佛道两门以最后的力量与妖魔决战的时候,在儒道与兵道都放下成见站在道门这一边的时候,魔道却只存着捡便宜的想法。

    于是变成了现在这样。

    残存下来的人族帝国不得不离开日趋恶化的元界,开始向其他探索出来的界天迁移,虽然迁移过程中的代价是巨大的。

    而且这并不代表就安全了。

    因为三百年后,那四大妖魔已经快要恢复过来。

    而在这三百年内,其中两大妖魔的手下从未停止过对其他界天的探索和侵扰。

    这三百年间,王祥却一直没有离开元界。

    他走遍了东胜神洲,也去过西牛贺洲和南部瞻洲,只有北俱卢洲传说蜇伏着四大妖魔中最恐怖的阿玄冥,他没有敢去。

    南部瞻洲上已经几乎没有生灵,或许再过很多年,才会出现新的生灵。

    但新蕴生的生灵不知道会产生于什么样的恶劣环境,或许比他刚才杀死的怪鱼更加可怕。

    现在的环境已经非常可怕,晴天越来越少,三百年前的战斗令得地肺中的太古毒焰进入了前所未有的活跃期。

    越来越频繁喷发的太古毒焰不但破坏着地表,而且形成恶性循环,天上的毒云,甚至连海水和陆地上的土壤都越来越具有毒性。

    具有灵智的生灵,如人族早就撤往了探索出来的新界天,只勉强还留有人驻守在一些据点。

    妖族虽然没有没有人族这样顺利,也缺少统一的指引,但是他们的生存力却非常的强,甚至会联合起来抢夺人族据点,那里通常有通向其他界天的传送阵,只要夺过来便可以在一段时间内逃到其他界天去,直至人族再遣人夺回来。

    新的生灵在开始萌生,一出世便诞生在这恶劣的环境中,所以不可避免的出现变异。

    王祥一直舍不得离开,新的界天或许很好,但是这里才是他的家。

    但如果要想恢复到从前,不知道如何才能办到。

    或许在几百年后,太古毒焰终究会停熄下来,重新进入平静期。

    但是还有妖魔需要战胜,三百年前的大战,那四大妖魔只是受到了重创,但并未死去。

    现在他们已经快要恢复,而其他生灵却已经分散在其他界天中了,就算想重新聚合起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或许在迁移中,在妖魔侵扰的过程中,其他界天的生灵们也会联合起来抵抗妖魔的入侵。

    但是当四大妖魔彻底恢复过来,能不能抵抗得住却是一个未知数。

    更可况传说在四大妖魔的背后还有一个更可怕的罗喉魔主。

    风吹起,里面带着剧烈的焚烧过后的味道,嗅到后仿佛身体都跟着在燃烧。

    不过王祥很快便适应下来,只是咳了一下。

    他探手入怀,从怀里掏出一个卷轴。

    轻轻展开,那一幅偎坐在一起的夫妻画像。

    当年王祥赶回大祈帝国,想将关于脑魔的阴谋禀告帝国和纯阳书院时,大灾变已经开始了,无法再挽回什么。

    当他再赶回滨海城时已经晚了,地火覆城。

    王家残余下的人,都随着帝国迁往了元辰界天,只有王祥留了下来。

    还有这幅画,这是他当时从地火中,在祠堂抢救下来的,那幅先祖的画像。

    即使他一直小心的保存,甚至以法术保护,但画卷已经出现毁损的迹像,少数地方已经变得模糊。

    不过上面的两个人仍然非常神态清晰可见,显得那样的满足和幸福。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