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上位

正文 45.跟踪

    一秒记住【小说站】,为您。

    傅源的话,让我心里一痛,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孟婕那么信任,他们才认识多久的时间,他就笃定地跟我说,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

    可是我真的想不到还会有谁,谁能有机会接近那些孩子,教他们喊爸爸妈妈那样的话,除了孟婕,只有孟婕。

    这样的感觉,就仿佛是一股涓涓溪流,本来在慢慢地往前流淌,有朝一日等待着汇入江海,可是中途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石头,横亘在这条通往江海的路上,终究只能在原地汇集,断了方向。

    我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失望。

    傅源没有发现我的异常,看着电脑屏幕说:“我一定想办法把这个人给揪出来,怎么能这么膈应你,无中生有地抓怕这些照片儿来混淆视听,媳妇儿你别担心,等回头找到他了,我给你机会让你狠踹他几脚出出气。”

    我站了起来:“我困了,先睡觉了。我明天不跟你去孤儿院里了,你自己去吧。”

    “乔雨,我跟孟婕真的什么事儿都没有,我知道你不爱看到我跟她在一起,已经尽量避嫌了,其实我们两平时在孤儿院里都是各做各的事情,我跟她之间所有的交集都在这些拍给你的照片儿上了,我真的觉得这抓拍的人也蛮拼的,守株待兔似的,只要有能同框的机会,就一定不放过。但我总不能不去孤儿院吧,就为了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儿就不关心那些孩子们了,那也太不够意思了。”

    “那就祝你早点儿找到幕后推手吧。”

    “我一定找到。”

    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冷笑了一下,他能找到才奇怪呢。

    回头他把这事儿跟孟婕一说,孟婕再演一出戏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哭哭啼啼的,傅源心一软又要哄她了。

    我还真是越想越生气。

    第二天傅源站在床边穿衣服,我翻了个身睁开眼睛,他看着我:“你真不跟我一起去?”

    “我要去公司里,今天有一批货进来。”

    “行。我今天不留在那里过夜,我晚上就回来了。”

    我恩了一声,他低下头亲了我一口拿了包走掉了。

    等傅源一走,我给程杨打了电话:“你是不是有个弟弟在北京上大学?能不能请他帮个忙,帮我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乔总您说。”

    “帮我跟踪我老公。”

    他很快给我回电:“我刚问过我弟了,他说没问题可以帮忙,只是乔总,您没事儿让他跟踪傅总干嘛?我不理解。”

    “我就是想知道,每次我不在的时候,他去孤儿院里,都跟那个叫孟婕的女人在干嘛。那个孤儿院每周都会有很多大学生志愿者过去,你让你弟弟用学生证做个登记,就能进去帮忙,做事的时候帮我盯着孟婕跟傅源,我回头给他发工资。”

    “嗨,他平时在学校里也就是打打游戏,让他当义工还有意义呢,要什么工资啊。您放心吧,他挺机灵的,我把他电话给您,有什么事儿你们两直接联系。”

    做这样的事情,我其实很不情愿,如果可以,我也想要相信傅源,可是我真的受不了他对孟婕宽容的态度。是不是真的毫无暧昧,我要自己查过才算。

    程杨的弟弟程柳按照我说的,拿了学生证登记之后,就进去做事,他不时地给我发一条短信:“姐,你老公在帮着搬东西。”

    “姐,那个女的到现在都没出来,在里面教孩子画画。”

    “姐,他们讲话了,不过你老公一直在东张西望的,不会发现我了吧。”

    被他的短信累积轰炸,我这一天的心思都有些恍惚,无心投入工作。

    不过按照他的观察,他们两看起来挺正常的,不像有特别关系的样子,下午两点多的时候,程柳突然打电话给我了:“姐,我刚听到那女的说她要去什么地方,我没听清楚,然后你老公说他送她过去,顺便自己回城区,我还需要跟着吗?”

    “你方便跟吗?”

    “外面路口有出租车,我现在就出去等着,应该来得及跟上。”

    “那行,你帮我看看他们到哪里了。”

    “好嘞,你放心。”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程柳又给我打电话了:“他们好像要去雍和宫,你老公把车停好之后跟着她一起下了车了。”

    我心里一动,雍和宫?自从孟萧出事之后,傅源再也没有进过佛堂半步,上一次我问他要不要去烧香,他还说不想去,可是现在却跟着孟萧的妹妹一起去,这算什么意思?

    难道在他的心里,孟婕就是孟萧,相似的一张脸,就能给他的心里一些慰藉吗?我慢慢握紧拳头,心里酸涩难平。

    之后手机再无动静,程柳也没有再给我打电话或者发短信,我觉得很奇怪,忍不住又打给他,想问问之后发生了什么,谁知道接电话的人,却是傅源。

    他一开口吓了我一跳:“乔雨,这是怎么回事儿?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

    “你怎么会?”我心里一紧,尽量稳定情绪:“让程柳接电话。”

    程柳很快接通了:“姐,你老公盯上我了,原来他早就发现我了,就等我下车想要逮我呢。本来他想不知道我手机密码打不开我的手机,我想替你保密来着,谁知道你突然打过来,这下全暴露了。”

    “在原地等我,我很快就过去。”

    我拿了东西很快打了车到雍和宫,从西直门过去只有几站路,快得很,我到的时候傅源抓着程柳在门口站着,孟婕也在边上。

    傅源把程柳往我面前一推,程柳差点儿摔了,我赶紧扶了他一把。

    程柳特为难地看了我一眼:“对不起啊姐,我闯祸了。”

    “不怪你,辛苦了。你回学校去吧。”

    傅源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本来以为,他是拍之前那些照片儿的人,还一路跟着我们过来,就故意跟孟婕一起下车,想要抓住他。结果呢,乔雨,弄了半天这人是你让他跟着我的?你在逗我?”

    我让程柳先走,面上还算淡定地看了一眼傅源,又看了看孟婕,她不解地问我:“乔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我不明白了。”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孟婕,这样这个样子在你眼里是不是特别有意思,我因为你的原因,不信任自己的丈夫,派人来跟着你们,就是想看看你们在干嘛,你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

    她一脸不相信地看着我:“乔姐,你为什么要怀疑傅大哥呢,他那么爱你。”

    “还不是因为你发到我邮箱里的那些照片儿,你这女人多有心机啊,为了让孟家阿姨和傅源对你亲近,巴巴地整容成你姐姐的样子,想要勾起他们对孟萧的感情,可你恶不恶心,你是变态吗,好好地活人不做非要整成一个死去的人的样子?”

    傅源沉声对我说:“乔雨,你不要太过分了,说话注意点儿分寸!”

    “我过分?傅源咱们两到底谁过分啊?你帮一个这样的女人你不帮我,我们多少年的感情?她来烧香就烧香,自己不能打车来吗非要你送?还有之前在病房里看到那个小孩儿阑尾炎就哭了让你在边上递纸巾,又是殷勤地帮你把鞋底下的东西给拿走,装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儿,我看着就烦!”

    “今天是孟萧的生日,她来这里是想要给她姐姐上香,聊表心意,也是我主动要送的,正好顺路可以去你公司找你,偏偏路上觉得有车在跟我们,我才会下车。很简单的一件小事儿,你就能想的很复杂,我不知道你现在是怎么了乔雨,你还有理智吗,我跟孟婕能有什么关系?”

    孟婕问我:“乔姐,什么照片儿,我真的不知道。”

    “敢做不敢当啊?让孤儿院的孩子叫你妈妈,叫傅源爸爸,你几个意思,当我死了吗?”

    “那天确实有两个孩子那么叫我和傅大哥了,但是之后我立即叫他们改口了,而且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他们会突然那么叫,吓了我一跳,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你说为什么,当然是你这个老师教得好。”

    她急了:“真不是,乔姐我跟傅大哥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儿,我们两就是普通朋友,我跟院里其他的人都是那么相处的,说起来我跟保安大哥都比跟傅大哥更熟一些。”

    傅源对孟婕说:“对不起孟婕,我替乔雨跟你道歉,她口不择言了,请你原谅。”

    “没事儿傅大哥,乔姐真的是误会我们两了,你赶紧跟她好好解释一下。”

    “你先进去烧香吧,四点半要关门了。”

    她看起来很拘谨,一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犹豫了一会儿才转身进去。

    傅源把手插在口袋里往前走,回头看了我一眼:“你跟我上车!”

    我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上,微微昂着头想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狼狈:“我知道你生气了,今天是我理亏,我也不想解释什么。但是我的态度就摆在这里,傅源,我讨厌孟婕!”自适应小说站yesehan.com,。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