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嫁总裁

正文 第3477章,被雷劈了

    君无邪国际会议逃离的事件,成为了国际笑柄。

    而全世界的官方平台,也在做着民众的安抚工作,辟谣世界末日的说法。就在大众对官方信以为真,觉得只是恰巧种种灾难遇到同一天而已的当晚,凌晨一点,整个东方版图的国家处于极致白昼,由于时差问题本该处于白昼的西方版图国家却

    迎来了史无前例的黑暗。

    这样的黑白颠倒,再一次令所有人感到了恐慌。

    国与国之间、党羽与党羽之间,也有各种权力对峙的较量陆续拉开。

    有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国家,已经在一天之内换了三位国王。

    各国对灾难开展的救援工作还在继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全世界的救援部队好像都不够用,大家一致将乞求的手伸向了宁国。

    期盼宁国接受难民。

    期盼宁国伸出救援之手。

    倾慕顶着巨大的压力,沉默了三日。

    三日后,除了宁国有疾风骤雨、昼夜变化这些无任何伤亡的小儿科之外,几乎找不到没有被重大灾难侵袭过的国家。

    宁国是福地,是祥瑞之地,是人类终极的乐园。

    这样的口号在全世界响起。

    倾慕终于点头,同意宁国召开新闻发布会。

    这一次,青轩西装革履地站在主讲台上,正式以外交部高级官员的身份,与全世界对话。

    他说,宁国是民主国家,虽然有君主立宪制的存在,但是帝王与皇室永远是为子民而服务,所以关于收留难民的决议,也要征求子民的意愿。他还说,宁国已经铺了很多人力物力、耗费了巨大的财力精力,去帮助可以帮助的国家,但是灾难猛于虎,有些地方的灾情已经严重到无人机都无法精准航行的地步,他

    们能做的,会用心去做,他们做不到的,也只能尽力而为。

    发言过后,宁国展开了为期12小时的民意投票。

    全世界的焦点都放在这次投票结果。

    公布结果的是新闻部另外一位发言人,他坦言:“宁国百分之六十二的民众拒绝接受难民,皇室会遵从民意!”

    太子宫天台。

    圣宁亲手做了爱心巧克力。

    专门在课间过来找小澈。

    小澈看见她,有一瞬间的恍然,而后起身走出花房来到她身边。

    “给。”圣宁微笑着,将巧克力递给他:“我亲手做的。”

    她好像没什么是可以送给他的。

    衣食住行各种需求,他都不缺,大头跟元晴两口子都给他置办的好好的。

    她炼制的丹药,一直是家族里的抢手货,但是小澈也已经不需要那些。

    圣宁那日与倾慕聊过,总觉得自己有时候是挺忽略小澈的。

    她微笑着望着他:“休假的时候,我们去看电影?”

    小澈平静地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圣宁的表情僵住。

    他没有接过巧克力,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她:“你总是像天边的一抹云,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你有时候离我这么近,可是我伸手却总感觉抓不住你。

    上次你答应过我,会结婚的。

    可是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你也不提这件事情了。

    我看着你身边总有形形色色的优秀男人,我很想站在你身边跟你比肩同行。

    但是我发现,我没有这个能力。

    看你受伤我着急发狂,却只能眼睁睁看着。

    看你抱着尊王殿下,看它幸福地待在你怀里,我的心疼到滴血。

    我看着你,你看着他。

    你就算不看着他,你也很少能看见我。

    因为你还有药田,还有医书,还要修炼。

    我一直反复问自己,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我想了很久。

    我终于明白,你喜欢的从来不是我元澈。

    一一,你爱的是那个澈。

    虽然你们总说我是他的转世,但是这些捕风捉影的东西根本没有任何证据。

    跟你恋爱以后的每一天,我百分之七十的时间都在煎熬痛苦,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时候会感到甜蜜。

    一一,我现在不想讲那些虚的。

    我只问你,你要不要跟我结婚?

    是跟我,元澈,而不是那个澈,不是任何人,只是我。”

    圣宁僵硬地缩回手。

    她没想到小澈会对着她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有些慌张地问:“你,你是不是因为我太忙,忽略了你……”

    “不是。”小澈认真望着她:“我不想做别人的替身,我不想再这么痛苦,我想要得到你肯定的、完整的爱情,我不想看见任何男人待在你怀里,哪怕他是你哥哥。”

    圣宁赶紧道:“我会跟哥哥说,以后我都不抱他了。

    你不知道,哥哥前几天受了伤,我照顾了他整整一夜,怕他出事。

    所以他那天很虚弱,才会……”

    “你照顾了他整整一夜?”

    “我……”

    “可是我如果不是来太子宫上学,一个礼拜只能见你两三,每次都是匆匆而过!”

    “不是的,小澈,真的是因为忙……”

    “一一,你什么时候跟我结婚?”

    “我……”

    “日期!”

    “我……不知道。”

    小澈的双眼一点点红了。

    他从她的眼睛里,看见了另一个男人的影子。

    他不过是那个男人的代替品,是她思念另一个男人的时候,拿来慰藉的代替品。

    他深吸一口气,伸手轻抚着圣宁美丽的脸,终是道:“我们分手吧!”

    圣宁不敢置信地盯着他:“你说什么?”

    小澈:“我们分手吧,以后各自嫁娶各不相干,你的事情我管不了,我的事情你也不用再管!”

    圣宁捏着巧克力,眼泪簌簌落下。

    琉茵跟玄心都站在玻璃门边,忐忑地望着这边。

    她们能听见那边的对话,所以很替圣宁着急。

    琉茵怒了,眼看就要冲出去找小澈算账,而玄心则是拉住她,传音给她:“别闹,感情的事情只有他们自己能解决。

    你不干预,也许他俩还能和好。

    你一干预,没准就真的分了!”

    琉茵气不过,瞪着小澈的背影:“最好来道天雷,劈了他!”

    话音刚落。

    空中瞬间电闪雷鸣。一道道闪电划破苍穹,一道天雷在所有人意料之外,直直朝着小澈的头顶劈了下来!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