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代天骄

正文 角色番外:王对王

    一秒记住【笔趣阁 .52bq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角色番外:王对王

    角色番外:王对王

    “狗剩,林小姐怎么样了?”

    汉剑从来没有见过百狗剩脸上这种哀伤神情,心神一颤快步走到林凌心身边,凝聚目光向躺在毯子的女人望过去,只见林凌心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嘴唇也不见半点血色,脖子还被一束纱布缠绕,清晰可见几抹血迹,他还莫名感觉到一阵冰冷。

    百狗剩没有立即回应汉剑,只是拉过一张毯子放在女人身上,还打开暖气调到最大,接着又给她塞入一颗红色药丸,汉剑见状脸色变得更加凝重,一把拉住百狗剩的手臂问道:“狗剩,林小姐究竟怎么了?是不是重伤了?我马上调专机、、”

    百狗剩脸上的哀伤依然流淌,他侧头看着汉剑轻声开口:“她中了四脚蛇爪子上的毒,体温正不可遏制的慢慢降低,我刚才测试了一下体温,三十五度,身体的低温让她机能变得运作缓慢,也让她陷入了昏迷,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她冬眠了。”

    他尽力平缓自己的悲伤和痛苦,让自己可以更好的应对这一件事,可是当他的手握到林凌心的掌心,感受到那一份冰凉,心里就止不住地愧疚,他低头看着眼睛紧闭的女人,恨不得躺在地上的是自己,虽然两人不会有结果,但他依然不想女人受罪。

    “冬眠?”

    汉剑听到这两字差点就跳了起来,他知道冬眠是变温动物在寒冷冬天避开食物匮乏的一个法宝,可他没有想到人也会陷入冬眠:“这怎么可能?她中毒而已,怎么会冬眠?而且以你的能耐完全可解啊,蛊毒你都能够破解,区区四脚蛇又算什么?”

    汉剑以最快速度摸出电话,还调出一个熟悉的号码:“是不是缺少药物或者药引?你把名称告诉我,我立刻知会越小小她们,让恒门子弟帮着你找出来,不管多珍贵多罕见,都一定替你找出来,狗剩,你快告诉我,整个恒门一定全力以赴。”

    “咱们一定要救活林小姐。”

    他内心知道情况绝非这样简单,可是他选择性希望困难不大,毕竟他不想看到百狗剩让人心疼的哀伤,一直以为,汉剑对百狗剩都有着内心的同情,不能人道已是百狗剩人生最痛,陷入情网没有结果又是一刀,如今,心爱女人又要香消玉殒。

    别说百狗剩了,就是汉剑这身外之人,他也能够体会到命运的折磨,只是在他要给恒门拨打电话的时候,百狗剩伸手一把按住汉剑,轻轻摇头开口:“这毒不是四脚蛇本身具有,它的爪子被人涂了另一种毒,这毒该是对付我的,凌心阴差阳错承受!”

    在汉剑一脸愣然看着百狗剩的时候,百狗剩又淡淡补充上一句:“这毒素很诡异,它没有对身体直接造成伤害,只是缓缓降低中毒者身体温度,冷身冷血冷心,一寸寸冷下去,缓慢却不可遏止,一直冷到心脏停止跳动,动物冬眠尚可苏醒、、”

    “林凌心只会一冷到底!”

    没等汉剑开口说些什么,百狗剩脸上又划过一抹凄然:“我号称一代毒王,能够破解天下万毒,结果却对这毒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林凌心这样睡下去,直到最后一抹生机熄灭!”他露出一丝自责:“汉剑,你是对的,我应该早断两人关系!”

    在汉剑摇摇头想要制止他继续说下去时,百狗剩淡漠的脸上变得更加悲戚:“如果我能够早点跟她撇清,她今天就不会来百花门找我,也不会遭受到袭击陷入生死险境,是我贪恋那份爱恋的甜蜜和幸福,最终让她遭受到牵连,我还救不了她!”

    他的拳头微微攒紧,眼神很是挣扎。

    外面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一抹金黄落在了林凌心的俏脸上,让她显得更加美丽动人,只是阳光再暖和再轻柔,也无法让林凌心睁开美丽的眸子,她就像是一个睡美人一样,安静的躺在地毯上,嘴角残留的微笑很是醉人,却也让人更心疼。

    汉剑大力的摇摇头,一把握着百狗剩的掌心开口:“狗剩,你不能这样想,这是意外,谁都无法预料的,而且此时不是自责之际,当务之急是尽全力营救林小姐!”他心里很清楚,林凌心如果真死了,百狗剩余生会活在痛苦中:“她真无药可救吗?”

    “要不马上送去京城,聚集专家搏一搏?”

    汉剑很清楚百狗剩的毒术能耐,连百狗剩都束手无策的毒素,运回京城让专家救治也不会太有希望,只是事情发展到这地步,唯有死马当活马医了,毕竟无法眼睁睁看着林凌心死去:“我知会越小小,聚集华国医生,不够的话,聘请国际专家、、”

    “没必要了、、没时间了、、、”

    感受到汉剑掌心涌来的力量,百狗剩的理智又恢复了两分:“给我十天半月,我相信可以研制出解药,可是我根本没有这个时间,人的致死低体温在二十六和二十九之间,我竭尽全力给林凌心保暖,也只能把体温下降速度控制在每五小时一度!”

    听到这几句话,汉剑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掐指算着林凌心的生机道:“五小时一度,现在是三十四度,也就是说,林凌心最多只有四十个小时活命!”他没有把二十五小时道出来刺激百狗剩:“这个时间没有解药救她,她就会有生命危险?”

    百狗剩叹息一声:“不是有生命危险,是必死无疑!”

    汉剑呼出一口长气,随后扭头望了门口一眼:“研制解药来不及,回京治疗也是听天由命,如今要想最大可能营救林小姐,唯有从袭击者这个缺口想法子了,解铃还须系铃人,狗剩,我现在就去审问活口,挖出他们的身份,找出幕后人要解药!”

    他心里有人选,但还是想要得到确认。

    百狗剩脸上没有太多欣喜,显然他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这批活口问不出什么的,至少短时间内挖不出有价值的东西,不过你说的解铃还须系铃人提醒了我,普天之下,能够下这种让我束手无策毒素的人,屈指可数,苗疆能压我的也只有苗王!”

    汉剑神情一怔:“你是说,苗王下的毒?”

    百狗剩思虑了一会,目光闪烁着一抹光芒:“未必是苗王下的毒,但肯定跟苗王有关,只有他有这实力,或者说,如果连苗王都无法解这毒,整个苗疆就再无第二人可救林凌心,只是我一点不解,毒素指向苗王,但袭击者肯定不会是苗王的人!”

    悲伤过后的百狗剩开始恢复应有的理智:“苗王虽然想要让我知难而退离开苗疆,但绝对不敢派人直接袭杀我,他应该清楚恒少的作风,我如死在苗疆,又有证据指向苗王的话,整个苗王寨都会被恒少铲平,所以这批袭击者不会跟苗王有瓜葛!”

    “他不至于愚蠢到这地步!”

    汉剑抿着嘴唇点点头,百狗剩说的得到了佐证,在他进入房间前,就有百花门子弟告知活口有几张熟面孔,是三十六族的人,这一起袭击,表面上看更像三十六族对百花门的报复,毕竟百狗剩曾经杀了他们两百多人,如今反扑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跟随赵恒多年的他,心思已变得剔透,他更相信是苗王寨的使坏,三十六族只是障眼法。

    所以扫过昏迷不醒的林凌心后,他就站了起来沉声开口:“不管是不是苗王做的,只要毒素跟他有关,他能够救林凌心,咱们就该杀过去,我马上调集百花门子弟和军警包围苗王寨,无论如何,让苗王营救林凌心,他如果拒绝,那就直接算账!”

    “把整个苗王寨铲平给林小姐陪葬!”

    汉剑呼出一口长气:“相信苗王会审时度势,作出最正确的选择!”

    看到汉剑两肋揷刀的态势,百狗剩清秀的脸上划过一丝感激,随后又迅速恢复一如既往的淡漠,他用力一握林凌心的手,声音轻缓而出:“不,不要包围苗王寨,咱们也不需要硬碰,我一个人带着林凌心去就行,此行是求生,而不是杀敌!”

    在汉剑神情微微一怔的时候,百狗剩抱着林凌心站了起来:“再根深蒂固的苗王寨,相比林凌心也微不足道,铲平苗王寨却救不回凌心,于我又有什么意义?不过你也放心,我不会损害恒门利益的,苗王救不回凌心,我就抱着苗王寨一起死!”

    “我没有法子救凌心,但绝对有信心抱着一起死。”

    “孤身犯险?”

    汉剑脸色一变:“你断了苗天骄双手,落了苗王寨的脸,苗王寨上下对你恨之入骨,其实你我心里都清楚,今日袭击八成就是苗王寨所为,只是暂时没有证据,你明知可能是对方阴谋,说不定就等着你主动送上门呢,还要独自前去苗王寨求医?”

    “你这一去可是九死一生。”

    百狗剩眼神坚定:“总是要王对王的!”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