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嫡女重生记

《嫡女重生记》正文 第2260章 玉熙番外(15)

    绚丽灿烂的阳光,透过菩提树斑斓的树叶,洒落在院子中。

    以前主院种的是一颗枣树,枣枣的小名也由此得来。不过这颗枣树在她们搬走没多久就枯萎了,后来,得玉熙的同意在这里种了一颗菩提树。

    四十多年过去了,这棵菩提树长得枝繁叶茂,将大半个院子都遮住了。夏日住在这院子里,特别的凉爽。

    玉熙躺在摇椅上,有些遗憾地说道:“若是你爹还活着,我就可以跟他在这里品品茶下下棋了。”

    自云擎走后,启佑跟启轩姐弟几人就轮番陪着她,玉熙倒也不孤单。只是每次想起云擎,心情就不由地低落起来。云擎不在身边,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因为云擎走的时候,玉熙绝食想要追随而去。那段时间,启佑姐弟几人并不敢在她面前提云擎。不过如今过去大半年了,眼见玉熙渐渐恢复过来,兄弟两人也不再忌讳提云擎了。

    启佑笑着说道:“娘,就爹那臭棋篓子,我才不愿意跟他下呢!”棋艺差也就算了,关键总悔棋。有时候气得他都不想走人,可又没这个胆,别提多憋屈了。

    玉熙笑骂道:“要让你爹听到,非骂死你不可。”其实她以前也不愿意跟云擎下棋,没意思。

    两人闲扯了几句,就听到护卫回禀说启轩回来了。

    因为启轩想画一幅曲江的风景画,这段时间每日都顶着大太阳去采景了。

    启佑先去冲了个澡换了一身衣裳,然后才过来的。

    看着晒黑了不少的启轩,启佑打趣道:“等去了江南,我怕三哥你画不过来了。”

    玉熙笑着说道:“忙不过来,总比你整日游手好闲的强。”

    启佑的脸,瞬间就垮下来了:“娘,我都累了四十多年了。如今到花甲之年,难道不该好好享受?”年轻时候被大哥抓着当壮丁用,每日都忙得是脚不沾地。反观他三哥,这辈子都活得逍遥自在。

    母子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启轩只是在旁边笑没插嘴。他嘴笨说不过启佑,所以这种场合都不开口。

    冰梅端了两碟切好的西瓜过来。因为玉熙年岁大了,这西瓜只是放在阴凉处,连水井都不敢放。就怕太凉了,玉熙吃了腹泻。

    玉熙取了一根竹签,戳了一块吃。

    启佑吃了两块瓜后,点头说道:“这瓜比昨日的要甜。”

    启轩一边吃瓜,一边问玉熙:“娘,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去江南?”他准备明日开始作画,知道什么时候走,心里也有个数。

    “中秋之前离开吧!”

    启轩放下竹签,一脸诧异地问道:“娘,为什么要中秋之前走?”他原本以为,怎么样也要中秋后再走。一来两块,二来也不用在路上过中秋了。

    玉熙说道:“你想让镐城内所有的官员都来送我们出城门?”声势搞得那般大,走都走得不安宁。

    启轩说道:“娘,我们去江南,可以乔装打扮一般,不让人看出身份来。”像他以前出去游玩,就没这么麻烦了。

    却也不想想,当年他就带着两个护卫出门。只要他自己不主动说出身份,谁知道你是谁。再者启轩当时也只是一个闲散王爷没实权,威胁不到他们,就算知晓他身份也没人特别在意。可玉熙不一样,若是被她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妥,乌纱帽就会不保。这些官员,自然是要捧着了。

    启佑直接翻了个白眼:“这三哥,我们怎么乔装打扮都没用。”玉熙那么大年岁又带着他们两人,显眼的很。除非让玉熙扮成乡下老太太,他们扮成乡下老头,这样也许不会有人认出来。他倒无所谓,可玉熙年岁那么大哪能吃这样的苦。

    玉熙笑着道:“就算知道我们的身份也无妨,他们也不敢来烦我。”布政使几个高官也就来了一次,在启佑暗示玉熙不愿被人打扰就没再来了。

    当日晚上,玉熙问了余志:“曹仁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余志说道:“曹夫人的娘家侄子,在镐城的生意做得很大。据说,曹夫人占了一半的股。”朝中有人好做官。同样,家里有当官的生意也好做。

    “做的是正当生意吗?”

    余志点头说道:“做的是正当生意。福建的海产、江南的茶叶绸缎瓷器、云南的药材,在这里都很走俏。”也是因为有曹仁这个靠山,若不然他跑来这里生意抢别人的饭碗,早被人排挤走了。

    “盐铁这些呢?”盐铁这些,都是朝廷严厉把控的东西。

    余志摇头道:“这个倒没有碰。”

    玉熙哦了一声道:“这么说,曹仁除了好色,没其他大问题?”到曹仁这个位置,知道他喜好美人,有的是人送了貌美如花的妙龄女子给他。

    余志点了下头道:“暂时没查到其他什么大问题。”

    玉熙脸色有些难看。可没查到贪污受贿这类事,玉熙也不想动他。

    倒是余志说道:“太后,那鲁家的九姑娘没跟着赵家三少爷私奔。不过原本定了上个月二十号抬进曹府,如今却将时间往后推。具体时间,还没定下来。”

    五十三岁的糟老头糟践十六七岁的姑娘,还真是造孽。

    过了两日,曹仁将准备好的中秋礼送到平西王府。

    原本以为,这次也是启佑招呼他。却没想到,玉熙竟然要见他。

    曹仁不仅没觉得受宠若惊,反而提起了心。这位祖宗,可不好应付呀!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纳了那么多妾室的事若太后知道,肯定不待见他了。

    在院子门口站了大半个时辰,全身都是汗,官袍都湿透了。就在曹仁快挺不住的时候,玉熙终于见他了。

    见到玉熙,曹仁跪在地上磕头行大礼:“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行完礼玉熙没叫他起来,而是问道:“听说曹大人这几年,纳了不少妾室。过些日子,又要当新郎官了。曹大人,你还真是老当益壮呀!”

    玉熙讨厌妾室,天下人皆知。也正因为如此,曹仁才没将鲁家姑娘纳进府里。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曹仁也没辩解,只是跪在地上告罪:“是臣没把持住,请太后娘娘惩罚。”在官场混的人,最是精明不过了。与其找借口推脱责任还不如坦白认错,这样责罚也小些。

    主要是纳妾这事,算不上罪。他相信,皇上还不至于为这点事摘了他的乌纱帽。

    玉熙淡淡地说道:“是把持不住,还是根本没想过推脱,你心里清楚。曹仁,别弄得晚节不保。”现在没出事,不代表将来不会出事。

    曹仁走出平西王府的时候,腿都是软的。

    启佑见玉熙神色不愉,问道:“娘,曹仁跟你说什么了?”

    知晓了来龙去脉,启轩忍不住低下了头。想他年轻的时候,也纳了不少的妾室。虽然说这些女人基本都是主动攀上来的,可听到玉熙厌恶的口吻,还是很羞愧。

    启佑不在乎地说道:“随便寻个理由,将他罢免了就是。”

    玉熙扫了他一眼,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犯了哪条,就治哪条的罪。曹仁虽然好色,却没贪污受贿也没犯其他的事,我不能凭借自己的喜好来处置他。”哪怕身为上位者,也不能由着性子来行事。开了先例,以后就不会再有顾忌。时间长了律法形同虚设,到时候皇帝没了约束为所欲为,很容易霍乱天下。所以哪怕厌恶曹仁,玉熙也没想过来处置曹仁。

    启佑道:“娘,既如此你为何还闷闷不乐的?”

    玉熙叹了一声,说道:“我就觉得这世道对女子太不公平了,不知道何时女子才能与男子能真正的平起平坐。”虽然她做了很多努力,也起了一些效果。可男尊女卑根深蒂固,哪怕过去了五十多年也改变不了。

    “娘,因为你,很多女子能有念书的机会。也因为你,如今有些女子想要和离也比以前容易了。”像在周朝,女子和离被视为耻辱。很多女子,被磨搓致死都不能和离。可现在有律法保护,只要自己豁出去,娘家人反对一样能和离。而且和离后,也能过得不错。

    启轩也说道:“娘,你已经做了很多了。”他娘做的,惠及天下的女子。

    玉熙摇摇头道:“就这些哪够。”不过她也清楚,女人跟男人平起平坐是个漫长的过程,有生之年是肯定看不到的。

    因为这事,玉熙午膳都比平日用得少。

    启佑写了一封信送去京城。他没权力免了曹仁的职,可他大哥有呀!

    虽然玉熙说曹仁没大问题,可当官的有几个干净的。只要他大哥想,随便捏个罪名就能将曹仁罢官了。

    启轩知道启佑做的事,小声说道:“阿弟,这样不好吧?”

    哼了一声,启佑说道:“有什么不好的?那些人送美人给曹仁,自然是有所求。曹仁既收下,肯定是为他们办了事的。”当然,就曹仁那老狐狸,哪怕为这些人办事也不会落下把柄。

    若是平常,启佑也不会去管这事。可谁让他惹得自家老娘不高兴。谁让他娘不高兴,他就让其吃不了兜着走。

    启轩虽然在衙门当过两年差,不过他也是应付了事。对官场上的那一套,并不熟悉。听了启佑的话觉得有理,也就不再多说了。

    过了几日,余志就与玉熙说道:“主子,曹仁遣散了府里的歌姬,鲁家姑娘他也给拒了。”至于府里的妾室倒是没动。估计是觉得若将这些妾室也打发了太过刻意,会引得他的对手的主意。

    玉熙不置可否:“不过是做给我看的。”狗改不了吃屎,凭她两句话怎么可能让曹仁转了性子,怎么可能。只是,世道如此,她也没法去改变。

    既要去江南,肯定要提前安排好行程了。启佑问道:“娘,我们从河南绕道去江苏,还是走其他路线?”

    玉熙摇头说道:“从湖北绕去江西,然后从浙江到苏州。”最后,从苏州回京。

    八月初二天蒙蒙亮,城门刚开一行人就出城了,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一直到玉熙出城了,曹仁才得了消息。当下,他气得大骂:“养你们这些废物做什么?这么大的事竟然现在才来回禀?”

    曹仁没那么大的胆子派人盯着玉熙跟启佑几人,若被发现项上人头都他要不保了。不过防备出什么事,他还是派了人在平西王府不远处看着。有什么异样,这些人就会来回禀。而这人以为玉熙要过完中秋才走,所以这段时间比较松懈。

    曹夫人知道玉熙走后,暗暗松了一口气:“老爷,太后走了不是更好?”省得整日地提心吊胆的。

    这位大佛住在镐城哪怕不见她们,曹夫人也七上八下的。太后可是出了名的厌恶小妾,在她执政那些年多少官员因为宠妾灭妻被撸了官职。丈夫没有宠妾灭妻,可却喜好美色。万一太后因此看不顺眼寻个理由降罪于丈夫,他们可就完了。

    曹仁想着玉熙的话,咬咬牙说道:“将后院没生养的姬妾都遣送了吧!”说这话的时候,心在滴血呀!

    曹夫人巴不得将这些妖精送走呢!每年养这些妖精,都不知道耗费多少银钱。

    过了几个月,曹仁因御史弹劾渎职被皇帝罢官免职。当然,这是后话了。

    八月的天,还是比较热的。一行人天蒙蒙亮就上路,到中午就会找个地方歇脚。也是因为如此,走得特别慢。走了十三天,也还只是刚过十堰。

    启佑说道:“娘,再走一段时间就到了谷城县。我们就在那过中秋吧!”在外面过中秋,也别有一番滋味了。

    玉熙摇头道:“不去县城过中秋,我们找户农家住下。”

    启佑有些犹豫:“这个不好吧?中秋讲究个团圆,人家过个团圆节。我们一行人插进去,岂不是打扰人家了。”

    玉熙笑着说道:“有跟他们一张饭桌上吃饭,哪就打扰了。难得出来,我想趁此机会,深入地了解下如今百姓真正的生活水准。”以前跟云擎,也经常住在农家。

    “救命、救命……”、“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接着就是一阵男女的哭声,有女人也有孩子的;随后又传来了一阵粗鲁的骂声。

    听到这些声音,玉熙叫了护卫首领说道:“去问问怎么回事?”她以前跟云擎出游,没碰到过任何事。这次出门,事还挺多的。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