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随风飘 > txt下载

随风飘

作者:为博红颜笑

状态:连载中  字数:1687620  更新时间:2017-12-25

    <b>小说随风飘简介:</b>

1、各位书友请注意:必须是本站注册会员才能下载txt全文电子书。如果已经是本站会员请登陆后下载,否则请先注册会员。
2、请直接点击下载,不要右键另存为,也不要用迅雷之类的软件下载。
3、本站txt文件非实时更新,完结的书基本都能下载全部内容,连载中的书可能内容不会和最新章节同步。
4、本站下载流程可能还有不少瑕疵,不少会员都提示我们不能下载,我们以后会慢慢完善这些功能,请各位书友不要着急。

《随风飘》最新章节

    随风飘 1380仇恨的根源网友上传时间:2017-12-25 17:58:35

         showmidbar(); linker: 1380:仇恨的根源 拜尔继续微笑:“像我这样的王者,当然不可能只有一个妻子。建立庞大的后宫群那可是身为王者的基本义务,不过您可以放心,我对每一个妻子都会一视同仁,不分妻妾。我相信,嫁给我这样注定成为王者的人,会是每一个女人的梦想!” 不要脸!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想着。 “拒绝!”苏菲亚淡淡地说道,“我已经是别人的后宫了!” 拜尔的表情立时变得僵硬。 不过阿修斯和其他人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去。虽然每个人都听说苏菲亚有一个身为魔法师的小情人,但她以公主的身分,竟然公开承认自己只是那个小情人的“后宫”中的一员,这就未免有损她的高贵形象了。 “真可惜!”拜尔转头看向阿罗,犹豫了一下。就在其他人猜想他会不会改成向这个高大的阿玛宗女宗主求婚的时候,他却又干咳一声,移开目光,潇洒地耸了耸肩,“好吧,闲话就不多说了,在动手之前,我先诚挚地邀请各位成为我的手下,与我一同征服并统治这个世界,各位意下如何?” “统治一个只有死亡的世界?”阿修斯冷笑着。 “不,是统治一个不会再有人害怕死亡的世界。”拜尔开始演说,“这是一个不再需要神灵,也不会被任何法则束缚的世界。没有生。也不再有死。没有人需要再害怕饥寒与疾病,也不存在可笑的正义和邪恶。这样的世界,岂非是最完美的世界?” “但需要让所有人先死去……” “什么是死?”拜尔说道,“死,不过就是生的对立面!当所有人都死去的时候,生和死还有什么区别?你看到一个吸血鬼,这时候,你会觉得他是邪恶的,可是当你自己也是吸血鬼的时候,你还会觉得他是邪恶的么?所以说。我并不是在杀死所有活着的生灵,我只是将自由和平等赋予所有的生命。只有脱离了生命法则的束缚,才有真正的自由可言;只有所有的生物都成为了死灵,人们才会意识到彼此的平等。正义是用来杀戮的理由。土地是用来剥削的手段,金钱更是产生仇恨的根源,如果说宇宙间有什么东西是公平的,那就只有死亡。所以,我不是在用死亡统治你们,而是在将平等与自由带给这个世界。我的口号就是‘只买贵的、不选对的’……啊、错了,是‘自由、平等、博爱’!” 苏菲亚听得怦然心动,她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口才确实非常不错。自由与平等,岂非就是一个文明世界所应该走向的终点?她看着拜尔。只觉得眼前这个青年突然间变得异常高大,就像是宇宙的荣光全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不只是苏菲亚,连威尔、约书亚和巫尘也是这种感觉,在这一刻,拜尔的形象变得莫名的崇高,毫无疑问的,这是一个呕心沥血也要为所有生灵着想的圣人,这是一个值得他们用一生去守护的君王…… 他们几乎就要向他下跪。 但阿修斯却只是冷笑一声:“我对自由和平等这种东西不感兴趣,那不过是用来欺骗蠢材的鬼话……” 苏菲亚和威尔他们已经开始对佣兵王语气中的不屑感到不满了,如此伟大的情操。这个只知道暴力的白痴当然无法理解。 “不感兴趣?”拜尔却笑容不减,他看着佣兵王一脸郑重地说道,“啊,没错,那种东西都是骗人的。这样吧,既然你不想听有关于自由、平等、博爱的话题。那我们就来谈一谈别的东西。比如说……力量!” 力量?佣兵王的眼眸不自禁地眯了起来。 “不错,”拜尔又开始了他的演说,“要想统治世界,最需要的是什么?是力量。只有力量才能够达成所有的目标,什么自由和平等,那都是用来自欺欺人的鬼话。我现在问你,最强大的力量是什么?” “是什么?”佣兵王和阿玛宗女宗主阿罗下意识地问。 “是死亡!”拜尔变得极为严肃,“就算是神祗都有陨落的时候,万事万物也有终结的一天,死亡无所不在,更是让人无处可逃。正义是用来杀戮的理由,土地是用来剥削的手段,金钱能够让富有的人高高在上,可是跟死亡比起来,这些都不过是小儿科。谁掌握了死亡的力量,谁便掌握了全世界的真理。现在,我再问你,在这个世界,掌握了死亡的强大君王是谁?” “是谁?” “是我!”拜尔向佣兵王和阿罗伸出手,“是的,死亡绝不公平,死后的人更没有公平可言,低劣的骷髅士兵只能无条件地听从比它们更高等的无头骑士,无头骑士无法抗拒巫妖的命令,而站在所有死灵之上的,就是我——一个注定要成为君王的人。现在,我诚 挚地邀请你们,与我一同征服这个世界吧,因为我、就代表了这个世上最强大的力量。” 佣兵王和阿罗的眼神渐渐地变得狂热。他们垂下手中的武器,恨不得趴在不死君王的眼前。他们渀佛看到了未来,到处都是鲜血与火焰,而他们跟着拜尔,高高地站在无数尸骨堆积成的山丘之上。这是何等的荣耀?这是何等的骄傲? 他们怎么能够拒绝这样的邀请?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苏菲亚和约书亚等人在想着拜尔关于“自由、平等、博爱”的话语,而佣兵王和阿罗却在想着他关于力量的演说。他们再没有战斗的**,从不死君王拜尔身上流露出来的奇怪气质,深深地折服了他们。 他们不约而同地。想要对着不死君王下跪。 就在这时。一个阴柔的声音从佣兵王的身后传了过来:“小心,不要被他的王者之气骗了。” 那是精灵吸血鬼风舞,虽然离拜尔越近,她体内的负界能量便越容易失控,但她还是因为不放心赶了过来,结果却看到这样一个局面。 王者之气? 苏菲亚等人心里一惊,蓦地清醒过来,所有人都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什么是王者之气?”佣兵王低声问。 “这是一个只有在传说中才会出现的可怕技能,”风舞紧捂着心口,越来越难受。“当这种技能被施放出来的时候,敌人的智商就会无限度地降低。” 果然是个很可怕的技能!苏菲亚等人不约而同地想着,同时也反应到自己刚才几乎被这个叫王者之气的东西击败了。 拜尔刚才的演说根本就是前后矛盾,逻辑混乱。却差点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手下。现在回想一下,连苏菲亚自己都难以想象她刚才那一瞬间愚蠢到什么程度,竟然会去相信这个带着死灵到处杀人的家伙能够带来自由和平等? 她真是笨得无可救药。 在拜尔的周围,阿修斯和阿罗、威尔、约书亚等人也悄悄地擦着被惊出的冷汗。 这个“王者之气”实在是太卑鄙了! “失败了啊!”拜尔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还以为能够用比较文明些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看来还是免不了要动手。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他一提长刀,立时间,压迫人心的气势直扑而来…… 炙热的火焰驱散了雾气,青色的天空层层地压下。 拜尔站在破旧的神殿前,从容地面对着这个大块最强的几名战士。以及火凤凰和幽影血龙。 苏菲亚用坚强的精神意志削弱了火凤凰的不安,命令它冲向不死君王。火凤凰与幽影血龙在空中交叉而过,喷出的烈焰与寒冰将拜尔紧紧地包围住。 拜尔却只是冷冷的一笑,长刀一挥,振出的气流以锐不可挡的速度将攻击他的冰与火卷走。 威尔暴喝一声,灵锤变大,直往不死君王砸去,而佣兵王与阿罗也一同攻向拜尔。 拜尔却毫无畏惧,他的每一刀都有如破空而下的霹雳,一刀又一刀地挡住了所有人的攻击。那是一种奇怪的刀法。迅猛如虎,华丽至极。 这块大陆上传统的战技讲究的是直接性的破坏力,很少有什么复杂与繁琐的“招式”,然而他的刀法却显然与众不同,每一刀与每一刀之间都有着奇妙的衔接。流畅而又致命。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战斗,天空中的两只巨兽不断地掠下。地面上的兵刃交击出如雷般的震响。强大的气劲破坏了周围的地面,原本就残破的神殿轰然间倒塌。 “战!”威尔的身体骤然幻大,大得有如小山。这是战神的最终技“战神之光”。他一锤又一锤地敲在拜尔的长刀上,终于寻到了一个机会,将拜尔逼得后退。 佣兵王与阿玛宗女战士趁机齐攻,拜尔无奈之下,只好掠开。 幽影血龙从天而降,利爪在拜尔的背上抓出了伤口,而火凤凰也冲着他再次喷出烈焰,让他避无可避。 威尔那变得巨大的身体跳了过去,一锤击飞了拜尔的长刀。阿修斯的巨斧趁着拜尔的失神,一斧砍在了他的身上。 然而,虽然阿修斯的力气大得惊人,但这一斧就像是劈在了硬石上,只是勉强在不死君王的皮肤上砍出一个浅浅的伤口。 虽然拜尔的身体强韧得可怕,但苏菲亚等人都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虽然拜尔的刀法确实厉害,但显然还无法在他们的围攻下占到上风。 这其实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不管是阿修斯还是威尔和阿罗,都是这块大陆上最强的战士,更何况还要加上仅仅是飞在空中便足以让人胆战心惊的幽影血龙和火凤凰。 在这个世上,怎么可能有谁真的能够面对他们的联手攻击而不落败? 拜尔的长刀已经脱落,他惊慌地想要逃出围攻。却被威尔等人困得死死的。他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鲜红的血液浸染了他的全身。 阿修斯用尽全力,一斧砍在他的脖子上,这足以轻松杀死巨象的一斧,在拜尔的脖子上却只是砍进了几公分。但这已经足够。 伤势过重的拜尔倒在了地上。 佣兵王并没有感到放心,他仍然一斧又一斧地砍着,直到将不死君王的脖子完全砍断,才退开两步。 几个人一同喘着气。 “他真的死了么?”苏菲亚飞在他们头顶,不太放心地问。 “嗯。”阿罗哼了一声。 虽然拜尔已经死了,但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个被称为不死君王的家伙确实足够强大。如果不是他们联起手来。恐怕根本没人杀得死他。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们又觉得这似乎太简单了些。拜尔可是传说中连神祗也无法杀死的人,在来这里之前,他们甚至已经做好了必死的觉悟。确实。拜尔的身体远比无头骑士的盔甲还要坚硬得多,但如果只是这样,就可以让他被称为“不死者”么? 就在他们带着疑问的时候,一种奇怪的声音却传入了他们几人的耳中。 那是女性的呻吟与娇喘。 他们循着声音的来源看去,结果发现,发出声音的竟是风舞。她光着身子趴跪在地,脸上是淫秽的满足感,口中发出动人的呻吟。 在她的身后,一个青年正扶着她的臀部。 他竟然是拜尔! 看到风舞受辱,阿修斯的脸上现出怒容。然而。这样的情形实在是太过怪异,在他们的脚下明明还躺着拜尔的尸体,对方却又毫无顾忌地在另一边做出侵犯风舞的事。 “打完了?”不死君王松开手,让风舞软瘫在地。他从容地整好衣服,手一招,掉在另一头的长刀立时自行飞到他的手中。他慢慢地举起长刀,脸上现出冷酷的表情:“我再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成为我的手下……或者是被我杀死!” 苏菲亚等人一同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还会站在这里。他们看向地上的那具尸体,结果发现那具尸体正在消失。 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至少每个人都已意识到。危机在这一刻才是真正的开始出现。 但没有人想放弃。 阿修斯最先冲上去,一斧劈向拜尔。 拜尔却长刀一划,如电光般接住阿修斯的斧头。随着锵的一声巨响,阿修斯的斧头竟脱手而出。 威尔和阿罗大吃一惊,急忙上前。拜尔脚一踢。将地上的风舞踢得飞向威尔。威尔无奈之下,收住冲势将风舞接住。 而拜尔趁着这个机会逼近想要退走的阿修斯。长刀横扫,划过的轨迹耀起光芒,直接将佣兵王从腰部劈成了两截。 血光四溅。 阿罗暴怒,她的长矛击出一连串的戳刺,每一击都在空气中带出涡流。内心的愤怒激发了她所有的力量,每一个阿玛宗女战士都拥有身为战神女儿的骄傲,然而,在这些日子里,她们却遇到了太多的失败。踏上费尔王国土地的伊波吕忒和其他姐妹们再也没有回来,而留守在斯而的阿罗却因为死灵军团的入侵而被迫放弃家园。 对于阿罗来说,不管是失败还是逃亡,都意味着屈辱,她已经受够了屈辱,现在她只想要杀死眼前这个让她和她的族人被迫离家的敌人。 她的每一击都暴发着强大的劲气。, 然而,拜尔只是冷冷一笑,脚步奇异地一旋,如魅影般轻易地避开了她的攻击。长刀斜劈,那有如霹雳般的一击不但劈断了长矛,同时也砍在了阿玛宗女宗主的肩上。 阿罗的右臂连同长矛掉在地上,她惨哼着不断后退。 蓬!真言激荡不已的魔识帝星激发出澎湃汹涌的火花星光,血光蓦地涨开,将下意识要逃避却无奈一身懒洋洋跑不快的金豆纯火包涌其中! “唉!” 看得目眩神离的孤蓬、克加德和玉娇龙,甚至远处的巫颂大帝、九阳、紫箫天鹏,还有那两精灵女帝,都是不由发出一声感情复杂感慨,有羡慕嫉妒。有佩服。也有不甘敌视。 魔帝钓鱼成功! 这意味着真言终于可以潜心下来,炼化纯灵之火,融合三品九花的帝冠大星,有机会跨入永恒不灭之境! 这点金豆一般大小的虚无纯灵之火,被真言吸收进自己的魔识空间中,他魔识空间中充满的那种暴戾、凶残和颓废的茫然等浓厚的负面气息,顿时犹如积雪被灿烂阳光一照变得融化消淡了许多。 原本无比坚定、执著于杀戮和野心的魂神,一下子变得清明淡定许多,真言只觉得自己的为魔之道中,某些顽固不化的东西在慢慢破碎、消散。这个过程眨眼间完成的,但是在真言感觉中却像是一场无悲无喜的电影放映过程,最后唯一清晰浮现的,却是两个大字。“大道” 是的,是对于宇宙和存在更深一种层次的感悟,万千妄念消淡,只剩最主要的也最顽强一个的“执念”! 当然,这只是他吸收了虚无纯阳之火的刹那间变化,金豆化为一朵硕大的奇葩状火焰,正浮悬在他血红色的帝念大星上,旺盛的金光火气不住挑逗、试探帝冠大星上的九枚星花呢。 要真正炼化这一点纯阳之火,要走的路的还很长。成神,并非是你采集到一点虚空原始之火就可以的。这点原始之火在星域大帝帝星上最多只能维持一千年,一千年之内星帝们无法参悟透融化掉这点火焰,它就又重新进入虚无之中。 因为这样,玉娇龙当初惊奇于真言的天赋潜力后,才会若有所悟地说他可能一次性成功。 这点金豆,有异于玉娇龙之前所有的认识,似乎力量更加深邃,灵性更加出众,也许能在真言魔识空间呆得时间久一点,而真言炼化的难度也上升了。 对于真言用六把超级邪器终于绑住这点调皮贪吃的金豆纯阳之火。克加德、玉娇龙和孤蓬他们都是只有羡慕和后悔的分了。玉娇龙如果不犹豫祭献出她那十余头域外天鬼,说不定还能收服这点金豆,她那十几头神秘莫测、血腥生猛的天鬼的力量,只比真言那六把超级邪器的器魂更强大! “恭喜老弟你了!嘿嘿,不过别忘了。不是老哥我舍得牺牲我那把陪伴多年、相依为命的伤心断肠杖,真言你哪有这么轻松喂饱这小不点。等回去后别忘了给我练把像你荡魔斩这么牛叉的神杖啊!” 巫妖克加德做可怜状,抬袖假装擦拭眼角那几颗不知是嫉妒还是懊悔的虚伪泪水,一边朝真言挤眉弄眼,谄媚讨好,没有忘记要从真言这最后得主身上一把给捞回来。 “小克子,妙啊,看不出你肚子里还有几点墨水啊,竟然能取出伤心断肠杖这样的名字哦!嘎嘎,不过本神看这个伤心断肠,说的却不是你,而且无数被你这老神棍老色狼,更骗去清洁贞操的少女吧!”暴暴男烛龙粗犷狂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淫荡气息,大手在巫妖小身板上重重一拍,差点没把巫妖拍成一队碎骨。 烛龙这家伙在魔域呆得太久,似乎更习惯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放荡而暴力的魔族,而不是一头庞然巨物的神兽,想法观念也是和一般魔族男子差不多。这不,巫妖克加德似乎提示了他,恶灵深渊这个中型的位面界域,可是有无数火辣性感、黑丝黑袜的女巫少女啊,到时可以跟老克回去在恶灵深渊做做客。 也不要求这么隆重而华丽的招待迎接了,让老神棍猥琐男送上一群虔诚而技术高的女巫伺候就可以了。 “嘿嘿,老克,你恶灵深渊不是很久没有守护神了么,现在本神重登神阶,却是可以便宜你了,客串一下用俺神光照耀你的老家!”烛龙越想越心动,觉得这有搞头,他一出生就被暗算,可是从来还没有享受过被无数崇拜自己的信徒拥戴的美妙感觉。 “切,小,老烛你不过才刚恢复一点力量而已,也像神光照耀深渊,岂不是可笑得很!哦,大爷你别再用力拍我了,再拍我回去恐怕要和骷髅做伴了,算本半神怕你了,你要神光照耀就照耀吧~~~~~~~~~”可怜的巫妖老克,就这样被一神力弱等还算不上的烛龙的武力威胁给征服了。给自己的恶灵深渊带来了一个流氓恶棍式的守护神。看来他那里的美眉要遭殃了! 不管这两个活宝在那里讨价还价,意淫着如何让恶灵深渊从此走上安全无忧的康庄大道,那边的孤蓬和玉娇龙,受真言的刺激,都是舀出比较高档次的邪器,催逼邪魂,冥想静坐,各自钓鱼业务繁忙中。 已经取到纯阳之火的真言没有离去,因为这里依然凶险无比,他在这里还可以稍微震慑一下巫颂大帝和九阳紫箫他们。加上烛龙,一般经过的废神也不会随便过来找玉娇龙和孤蓬他们的茬。 而且这神域界门之前,星力无比澎湃,天地灵气充沛。简直就是星域大帝们最好的修炼场所——当然星帝们不怕被废神灭的话。 真言抱元守一,遣出三尊分身守护四周,自己浮坐浓浓彩色星云之中,大袍猎猎,长发轻轻飘动,进入沟通金豆这纯阳之火的意境中,整个人看上去显得缥缈神秘。 接下来的漫长时间,可谓是让孤蓬、玉娇龙和克加德最心碎哀伤的,他们呆在这神域界门之前几个月,也没有引诱出一点纯阳之火。这使得他们无比抓狂,真言可是一来就收到了。 有时候,玉娇龙、孤蓬和巫妖他们真是免不了又羡慕又愤怨不时看向真言这个闭目冥想一身轻松的魔帝:这家伙的运气这么好?真怀疑那金豆是不是把最近有可能出现的纯阳之火都吞噬光了,才变得那么生动活泼,灵性无比! 同样的,那边的巫颂、九阳、紫箫、天鹏已经另外两位中立精灵女星帝,这几个月也是基本没有什么收获,只有紫箫和九阳有一两次诱惑到了一点阴暗纯火,但没有困束住。 看来这采集神火,果然不是轻松简单的活。真要讲究一个机缘和运气。 当然,这几个月中,真言他们免不了要受到一些无所事事四处游荡的清阳废神的骚扰,这些废神大多没有在真言和烛龙他们手下讨得什么好处。 真正有实力的一殿主神级别的废神,没有这个闲暇和兴趣。去刁难这些算来一趟非常不易的邪恶星帝。那些无聊空虚的低阶别的废神,却渐渐没有被真言他们放在眼里。 尤其真言。枯坐于这神域界门之前,亿万星光霞云照耀笼罩下,一身星力越发雄浑纯粹,挺拔修长的身躯上,神秘的气息日益浓厚。 有几次小废神上来挑衅,真言为了让孤蓬和玉娇龙他们分神,更是独自出手,力斩几个废神而自身损伤极微,拥有金豆那点纯阳之火后,他一念间鼓荡体内星力,控御周边空间力,变得更加快速和游刃有余。 许久未变的凝血天诛炼神诀,在真言潜心修行的这几个月,不知不觉地发生转变、进化。 真言对于大道的参悟,对于上位规则和至高力量的思索,期间灵光闪烁若浮云飘雪,似枯树新芽,一点一滴,在慢慢积累。 厚积薄发体现之一,就是在凝血天诛炼神诀这真言依仗发家的神奇**上,凝血天诛炼神诀晦涩浓重的天煞戾气慢慢消淡,而多出一种容纳天地的悲悯情怀。 在境界、在层面上,炼神诀都已非以前可以相比,它吸收炼化天地虚空星辰之力的速度比以前提升了十倍。 在于欣喜的真言,他沉浸在这十倍修炼速度的疯狂境界中,不时产生一种天下我有的雄视傲顾的感觉。用几个挑衅废神练了练手,他终于确定这不是一种错觉,他真的是比以前强大不少了! 也算巫颂和九阳他们比较明智,在那些清阳废神挑衅真言他们这些邪恶阵营的星帝时,巫颂九阳他们虽然有所心动,但终是没有趁机涌上群殴,这使得真言和孤蓬他们对这几个清阳星帝心中多了几分好感。 其实,巫颂、九阳、鹏,尤其是紫箫和另外两个精灵女帝,对那些清阳废神心中也是鄙夷愤恨的。 为什么呢,因为真言这几个月内,就不止看到一两次,有那些个无聊空虚的清阳废神,看到三个美丽的女星帝,尤其是紫箫这位气质高贵圣洁如玉一般的梦幻美女,那是个个眼珠子发光发亮。 这些清阳废神刹那惊艳之后。接下来大多是自负自己身份和实力不凡。腆厚着脸皮没话找话,去搭讪调戏紫箫,即便紫箫那玉质莹莹的脸上尽是不耐烦和鄙夷的神色也不顾。 幸亏是紫箫、九阳他们这些星帝修为实力都十分不俗,那些个惊艳起意的废神也没敢“光天白日”硬来,强行猥亵美眉,做出霸王硬上弓之类的不堪举动。 这些经过真言看在眼里,那是觉得既好笑又感慨:“这星域也好,神域也好,决定命运的其实都是强悍的力量!这紫箫女帝星力鼓荡,修为很高。在强势下面,也是岌岌可危!” 强者为尊,这个地魔界域魔族信封的规则,适合一切高低空间和生灵。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魔族虽然暴戾嗜血,好战冲动,互相厮杀,无数岁月下来,也没有消亡灭绝的主要原因之一。 有几次,真言实在看不惯那些内心肮脏外表却假正经的清阳废神的行为,甚至在对方死皮赖脸磨蹭紫箫和另外两位精灵美女时,十分看不过去了,他反而主动挑衅那些下贱的清阳废神。 < br /> 反正他成为真正的神祗之前,是脱不了其他生灵冠以的邪恶和残忍的看法的。顺手斩杀废神吸其力量,还能帮那看起来极其赏心悦目的紫箫美眉,何乐不为! 玉娇龙和孤蓬对真言这种举动不以为然,老克和烛龙更是窃以为真言是看上对面的花姑娘,才会英雄救美。 ...

    1379:苏丽2017-12-25 17:58:34

    1378:无形力量2017-12-25 17:58:34

    1377:第一神域2017-12-25 17:58:34

    1376:生灵重来2017-12-25 17:58:34

    1375:黑暗神力2017-12-25 17:58:33

    1374:女邪帝2017-12-25 17:58:33

    1373黑色的雾气2017-12-25 17:58:33

    1372咒法2017-12-25 17:58:32

    1371神祗的世界2017-12-25 17:58:32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