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时空之主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不许人间见白头!【五】

    一秒记住【 O】,精彩无弹窗免费!;“砍头丞相。听听,好大的威风,好大的杀气。那许仙去了天府之地,就差没血洗整个天府之地的世家了。他怎么敢,他怎么能?!”

    “他又什么不敢的。背后有国师撑腰,又拿着陛下给的旨意,换了我,谁要敢给我叽叽歪歪,我也杀个干净就是了。乱世用重典,有何不可!”

    “而且如果不是那些世家子弟搪塞阻挠,无视皇令,那许仙怎么会大开杀戒。而且杀的都是些贪官污吏,伪善世家。得到好处的那些灾民们,就差没把他当菩萨供起来了。别以为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煽风点火,污蔑中伤许仙,就管用了。”

    “我算是看明白了,那许仙啊,虽然领的是丞相之位,但走的还是修行之路,杀伐果断。若是换了你我,自然是早就千夫所指,无疾而终了。但那许仙会怕这些吗?便是真让他杀出个太平人间来,你们谁敢反?谁敢?!”

    “难道这天底下就没人能够制住那许仙的人呢?之前那些和尚不是说愿意相助我们吗?”

    “庙里的和尚要是靠得住,那菩萨也就不是泥塑的了。哼,国师连诸佛菩萨都一剑镇压了,他的弟子,镇压一些和尚,你觉得有问题吗?”

    “所以就只能这样眼睁睁看着许仙一路杀过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了?”

    “不然还能有什么办法,谁能挡得住许仙一剑,就算挡得住,惹出国师来,是你来扛,还是我来扛?!行了,都洗洗睡吧,之前那些小心思谁也不要再提了。至少,至少在有人站出来抗衡国师一脉之前,所有的小心思都放一放吧,憋不住,也给我憋回去!”

    “还是有些不甘心啊。这眼看着乱世将起,不是说赵氏触怒了上天,降下妖星乱世吗?难道,难道那国师一脉就真的天上地下无敌了,连老天爷也一样束手无策了。”

    “哎,不知道啊。不知道。再看吧。应该不会这么容易的,想要只手遮天,哪里又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庙里的那些和尚,还有之前不是说那些漠人也有天神下凡吗?谁知道以后会是怎样的光景,再看看,再看看吧。”

    差不多的谈话在整个天下大大小小的世家大族中发生着,但也只是观望而已,哪怕许仙在天府之地闯出了砍头丞相的威名,但有些人不到被刀子架在脖子上的时候,是不会真正醒悟的。

    能拖一时是一时,大概就是整个天下大大小小的世家豪强们的共同想法了,反正许仙再是厉害,终究是一人一剑,单枪匹马,要走完这天下,还早着呢。

    ……

    “许仙,我们现在去哪里?”

    官道边,渡河旁,许仙骑着七色鹿,手握书卷,缓缓看着,身后一个小孩子有气无力的问道。

    “荣阳岳家。”

    许仙淡淡说着,放下手中书卷,看着有气无力的刘玄德,“你的体力还要好好练练才是。”

    说完,许仙皱起眉,看了眼天色,“看来今天是没有船了,也罢,我们直接过河好了。”

    “什么?!”

    刘玄德顿时脸色大变,小脸惨白,“许仙,你不是人啊!我还只是个孩子!”

    许仙不理他,轻轻一拍七色鹿的脑袋,七色鹿立刻撒开四蹄,踏波而行,载着许仙横渡大江,语气淡淡,“玄德,不要让我等太久。”

    “我去你么的。你他么倒是让我也骑上鹿啊。你他么一路坐着,老子可是一路跑过来的。翻山越岭也就算了,现在还要下河。许仙,你不是人!”

    刘玄德惨叫起来。

    两天过后,荣阳城外,许仙倒骑七色鹿缓缓出现在城门前,身后刘玄德衣衫褴褛,小脸惨白,趴在地上,好像一个泥猴子一般,有气无力道:“许仙,老子不行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吧。有本事杀了老子,反正老子不走了。”

    刘玄德撒赖打滚,完全不要半点脸面了,许仙就笑了笑,伸手一指,一道清气落在刘玄德身上,刘玄德就身不由己站起来,惊怒道:“啊,许仙,你太过分了,我跟你拼了!当初就是林凡那个混蛋也不敢如此辱我,你,你不当人子啊!”

    “聒噪。”

    许仙淡淡一句,目光一瞪,刘玄德顿时羞耻无比,奉上戒尺,控制不住自己,哆嗦着脱下裤子,撅起屁股。

    啪啪啪!

    连续三下,许仙收了戒尺,这才淡淡道:“小惩大诫,走吧。”

    刘玄德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却也只能强忍着,快速提好裤子,心中第一百零八次发誓,等他修为恢复,一定要弄死许仙,一定要!

    “岳家。看来他们已经知道我们来了。”

    许仙领着刘玄德进了城,看见岳家大门敞开,一应家小整齐候在门前,顿时微微颌首,走了进去。

    里面岳家一门老小已经等候多时,岳家老太太一身戎装,看见许仙,点点头,立刻有人将早已经清点好的田产明细奉上。

    “许相。岳家所有田契造册,全都在此,但凭许相做主便是了。至于开仓赈粮之事,实不相瞒,怕是无能为力了。”

    许仙还没有说话,刘玄德眼睛一转,立刻大叫道:“许仙,这家伙竟然违背皇命,不肯开仓赈粮,杀他全家!诛他九族!”

    “孽障。岳家一门忠烈,岂容你放肆,还不跪下请罪!”

    许仙顿时怒发冲冠,呵斥一声,刘玄德身不由己顿时跪了下去,气得咬牙切齿,死死看着许仙,“许仙,你个王八蛋。你肯定和这岳家有不可告人的交易。当初在我刘家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凭什么轮到岳家就……”

    许仙不理他,只是对着岳家一门老小深深一拜,“岳家忠烈,许仙敬佩不已。劣徒顽劣,还请老太爷恕罪。”

    “无妨。我知道许相身负重任,就不留许相了。云儿,让鹏举出来吧。”

    岳家老太太摆摆手,神色冷淡,吩咐一句,面前一个女将立刻点点头,不一会儿就领出了一个孩子。

    那孩子乖巧听话,到了厅前,对着岳家老太太拜了拜,“见过祖奶奶。”

    然后又一一见过厅中的其他岳家人,最后才不冷不热的对着许仙点点头,“见过许相。”

    “咦?!”

    刘玄德眼珠转了转,有些好奇的看着那孩子,鼻子嗅了嗅,忽然明白了什么,顿时眉开眼笑,想要说什么,但又咽回去,只是对着那孩子不停打着眼色。

    那孩子就沉默一下,对着刘玄德点点头,然后又转过头,跪在岳家老太太身前。岳家老太太就叹息一声,看着那孩子,许久之后,才道:“鹏举,此番你随许相去了,当不忘我岳家家训,不忘你母亲的教诲。”

    “孩儿知道。不敢忘。”

    岳鹏举就低着头,恭敬的又拜了拜,然后抬起头来,看着许仙,“许相,我知你来意,但我祖奶奶年事已高,还请你能让我侍奉祖奶奶身边,以全孝道。”

    许仙就深深的看着岳鹏举,“你既知我来意,那便当知道,忠孝难两全,你要我如何信你?”

    岳鹏举不说话,只是缓缓解去衣衫,瘦小的胸膛竟然有了几分铁骨铮铮,后背之上四个深入骨肉的字迹深刻,“此乃先母所刺,日日鞭策,莫不敢忘!”

    许仙就忍不住叹息一声,“岳家满门忠烈,许仙惭愧了。”

    说完,许仙就点点头,“好。那你便不用与我一起离开了。此间事了,许仙先行告辞。”

    说着,许仙转身就走,却是与当初在天府刘家时候,完全不同。岳家一门老小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许仙离开,刘玄德莫名其妙,眼珠子一转,先跟着许仙离开,半路上又偷偷摸摸,跑回来,循着气息找到了岳鹏举。

    “老鹏,还是你他么的精明。竟然将许仙给糊弄过去了。妈蛋,老子怎么就没有想到在背上刺字这么妙的一个主意呢。精忠报国,啧啧,你看许仙一下子就被……”

    刘玄德话还没有说完,就猛然被岳鹏举一拳打倒在地。

    “老鹏,你疯了?!我他么是老牛啊,你认不出来么?难道林凡没有点醒你的胎中之谜?”

    刘玄德怎么也没有想到岳鹏举会忽然给了他一拳,又气又怒,忍不住喊道。

    “我自然知道你是老牛。但现在我是岳鹏举,你是刘玄德。前尘过往,等此生了了,再言其他。”

    岳鹏举沉默片刻,才忽然叹息道。

    “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刘玄德莫名其妙,觉得岳鹏举好像跟记忆中的鹏魔王完全不一样了,“该不会是林凡在你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吧?”

    “不关林凡的事情。只是物是人非,许多事情,却是与之前不同了。”

    岳鹏举幽幽开口,“你我前世生而为妖,曾经恨天不公,为何要人族为尊,视我妖族为异类,曾经想不明白的道理,如今我却是明白了。”

    “做过一次人,才会知道为何这诸天万界,人族为尊,而不是妖魔仙佛。说起来,我还真要感谢林凡,如果不是他给予我这机会,或许永生永世,我都不会明白这个道理了。虽然这个道理,其实做为一个妖,不知道比知道更好。”

    “但可惜,我终究还是知道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