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侯门嫡女,王爷咱们结盟吧

正文 第五十五章 你是特别的

    小说站 .yesehan.com 最快更新侯门嫡女,王爷咱们结盟吧最新章节!

    “先抓一个小家伙再说。”

    “蕊儿。”周子卫正在那边帮忙,见状一脸紧张的看着上官蕊,小丫头却是浅浅一笑,然后便身轻如燕的往后飞去。

    那人扑了一个空,不由得一愣,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上官蕊:“老大,这个小丫头有些古怪啊。”

    “什么古怪!一群废物,连小孩子都抓不到,要你们有什么用!”那醉汉吼了一句,便回首看着上官晓,一脸的不甘。

    一旁的慕容蝶有慕容耀护着,一时半会儿没有近得了身。另一边大部分人几乎都是冲着上官晓去的,他身后的柳明珠倒是一时无法顾及了。

    醉汉打定了主意,不由得阴险一笑,然后便径直冲着柳明珠去了。柳明珠此刻正紧张的看着双方的局势,并没有察觉到危险的靠近。倒是另一边一直注意着上官晓的慕容蝶率先瞧见了,一时间紧张了起来。

    “柳……柳姐姐……”

    柳明珠听到声音,抬眸看去的时候,那个醉汉已经冲到了跟前,笑道:“得手了……”

    柳明珠这才反应过来,赫然回首,那人已经冲到了跟前,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女子果断的抬脚,一脚便将那醉汉踢倒在地。

    “哎呦……”一声哀嚎。

    “老大……老大!”

    慕容蝶一瞬间很是吃惊的看着柳明珠,都知道柳氏是朝中清贵,族中的人也从不尚武,没有想到柳家的二小姐居然是会功夫的。

    思及此,慕容蝶不禁看了看那边已经踩在醉汉背上的上官晓,那一刻,绿衣女子站在他身边,英姿飒爽,真的是相得益彰。

    原来,他喜欢的是这样的女子。慕容蝶看着很快就落败的那些人,一时间心情很是复杂。

    上官槿见大局已定,连忙跳出来道:“哼,也不睁大你们的狗眼瞧瞧,知道我们是谁么,就敢如此猖狂,还有没有王法了。”

    那些人都受了伤,此刻七零八落的倒在那里,哀鸿遍野的。

    那个领头的醉汉被柳明珠踢了一脚,此刻被上官晓踩在脚底下,狼狈的看着盛气凌人的上官槿,不满道:“小丫头,别以为你们赢了,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嘴硬。”柳明珠轻哼了一声,看着上官晓道:“现在如何,是送给京兆尹,还是就此算了。”

    “京兆尹太远了。”上官晓垂眸看着脚下的人,微微用力,想了一瞬道:“今晚元宵灯节,巡夜的禁卫军会增加,去找一对禁卫军来吧。”

    “也好。”

    那些人闻言,都是一惊,一时面面相觑。

    “南雁,你去找人来。”上官晓说了一声,道:“他们袭击郡主,说不定是什么叛逆,一定要好好审问才是。”

    那醉汉一愣:“郡主?什么郡主!”说着连忙挣扎道,“毛小子,你别血口喷人,老子是冲着你来的,哪里袭击什么郡主了!”

    上官槿闻言,蹦跶了过来,蹲在那人面前笑道:“你瞧清楚了,小姑奶奶我就是武平侯府的小郡主,你还敢说没有袭击我么。”

    “你……”那人一时震惊的看着上官槿。

    另一边,燕南雁很快找来了人,三下五除二的就将这群人给绑了押走了。这乱糟糟的街道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倒是殃及了人家卖云吞的老板。

    周子卫走过去给了一锭银子那老板,温润一笑:“对不起了,砸了你的摊子。”

    老板见状,连忙接过来连连道谢,然后默默地收拾了起来。

    好好的一场花灯,被这么一闹,众人也没有力气再逛了。于是慕容耀准备回府,顺路松一松慕容蝶,而慕容崖不准备回宫,要去侯府蹭一晚。

    至于柳明珠么,自然是上官晓自告奋勇的相送了。

    东大街的繁华喧嚣过后,一切又复显得格外的宁静,晴朗的夜空下一轮明月如此皎洁。

    “其实你不必特意送我的,东大街说长不长,我走走也就到家了。”

    “那怎么行,我总觉得今晚不是什么太平的夜晚,要是遇上坏人怎么办。”少年理所当然道。

    柳明珠闻言轻轻一笑,清澈的声音在这宁静的夜色下宛若银铃一般:“我虽然只会一些花拳绣腿,但是遇见一两个小毛贼还是可以对付的。”

    “那不一样。”上官晓嘟囔了一句。

    “什么?”柳明珠没有听清,一时疑惑的看他。

    上官晓连忙道:“没什么,没什么……”随即看见有三五个小孩子蹲在路边放烟火,小小的烟火在这月色下宁静的格外的璀璨。

    那几个小孩子就坐在台阶上含笑看着,清澈的眼睛映着烟火宛若星河。

    “真好看。”女子不禁柔声道,抬手拢了拢耳畔的碎发,呵出一口气来,“只是今晚闹的,忘记放烟火了。”

    “你喜欢?”上官晓一时雀跃的看着她,见她愣愣的点了点头,连忙道,“你在这里等我。”说着便一阵风似的跑到那群小孩子身边去了。

    柳明珠看见他跟那几个小孩说了两句什么,便笑呵呵的拿着两只烟火棒会来了。女子一愣:“你怎么……”

    上官晓已然拉住了她的手往前走去:“跟我来。”

    冬日的夜风徐徐,柳明珠被他拉着一路往前跑,月华下,少年的身影如此的清晰而美好。女子看着他,嘴角的笑意不由得微微扬了扬。

    月色朗朗的夜空下,少年掏出了火折子,点燃了女子手里的烟火。柳明珠微微眯着眼睛看着手里的烟火,不禁道:“上一次放烟火还是两年前,那个时候怎么也想不到今日会是如此。”

    上官晓闻言,心中微微一顿,随即点燃了自己手里的烟火道:“烟火是烟火,人是人,人哪里有烟火纯粹。”

    “三公子年纪轻轻的,看东西倒是意外的透彻。”

    “也不是我透彻,只是我们侯府里住着以为天下第一透彻的女子,我不过是耳濡目染罢了。”

    柳明珠一时想起上官爱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不由得抿唇道:“素安公主确实是个很特别的人。”

    “你也很特别。”少年脱口而出道,却在侧眼间对上女子疑惑的目光,连忙解释道:“我是说,这世间,每个人都是特别的,只是特别的地方不一样而已,不是么。”

    柳明珠看着他,想了一瞬,含笑点了点头。

    “你在我眼里是特别的,我希望我在你眼里也能是不一样的。”上官晓垂着眸子看着手里的烟火,喃喃道,“人总是要往前看的,我就站在你前面,希望你有一日能看见。”

    柳明珠终于听明白了他的话,拿着烟火的手不由得轻轻一颤:“三公子,我想有的话上次我已经说清楚了。”说着微微一顿,“况且,我觉得慕容小姐跟你还是挺般配的。”

    上官晓闻言一惊:“慕容蝶?关她什么事。”

    “你们不是……”柳明珠还没说完,就听见上官晓激动道:“不是不是,我跟她什么都不是……我就知道你误会了。”

    柳明珠一时看着他,无奈一笑:“就算是我误会了吧,但是三公子就算一时对她没有意思,我瞧着那位慕容小姐确实是中意你的,你们两人年龄才般配,我与你相差太多,只适合做姐弟……”

    “大几岁也算是大么。”上官晓一时不悦道,“难道你是嫌我幼稚,十七之年了还未有建树,才如此贬低自己的?”

    “自然不是。”柳明珠连忙解释道,“我虽然回来的时日不多,但是你的名声还是知道的,如今在兵部做的也很好,所谓建树不过迟早……”

    “那你是不嫌弃我喽。”少年忽然握住了她的手。

    “不嫌弃……”女子一愣,连忙又否认道,“这不是嫌弃不嫌弃的问题。”

    “那是什么。”手心一紧。

    “是……是……”柳明珠一时紧张的看着他,道:“是我年后已然二十有一了,我这般年纪还不出嫁,已然是个笑话,我不能连累你也被人笑话……”

    “这些话是谁说的,谁说你是个笑话了。”上官晓见她神色黯然不由得心疼道,“你今日未用晚膳便一个人出来,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件事。”

    柳明珠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听见少年说道:“明珠,你不是个笑话。老天爷这样安排是让你等我的,你知道么。”

    女子一时惊讶的看着他。

    一瞬间,两人手中的烟火几乎是同时熄灭了,他们彼此四目相对,目光变得深邃莫测。时间一瞬间安静极了,夜风轻轻的拂过两人的耳畔鬓角,带着冬夜里淡淡的寒意。

    良久,听见女子迟疑的开口道:“三公子,我……”

    上官晓似乎害怕听见她要说什么,豁然起身道:“明珠,今晚的话你记得,我一定会想你相信的。”说着便有些慌张的后退了两步,道,“你家就在前面了,我……我就先回去了。”说完便转身匆匆的走了。

    柳明珠站在那里,看着他慌慌张张离开的身影,这才渐渐的回过神来,微凉的手心还有他方才握着的温度,而胸口的跳动也是失去了寻常的平静。

    清风明月下,听见女子喃喃自语道:“这可……如何是好呢。”不知为何。

    武平侯府。

    上官槿他们回来的时候,上官爱他们已经熄灯睡下了,辛姑姑给他们留了灯,玩闹了一天,还打了一驾,也不知道这事儿会不会被二伯伯知道了,到时候又回来告状。

    上官槿洗漱之后所在暖暖的被我里,最后有精神想的也就是这件事了。至于上官晓最后去送柳明珠,有没有发生什么她已经没有精神去好奇了。

    女孩的床头还放着那只兔子灯,小兔子圆圆的眼睛在宁静的夜色中静静的睁着,似乎是在欣赏窗外映雪的月色。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