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军王教官之贪财女相师

正文 第十二章 吉时到啦

    人说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小顾先生就是命里终须有的那个,别人拼死拼命的努力赚钱,有些也仅只温饱;小顾先生只要用了心,随便干点啥也能成功,并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财源滚滚来。(看最新章节请到:文學樓wenxue6)しwxs

    不要问小巫女怎么知晓小顾先生已有属于他自己的事业,她是巫女啊,那双招子不是白长的,看面相就能看出人之贵贱贫富,小顾先生本命乃财神爷身边的招财童子转世,只要他想建立事业就一定能成功,而相小顾先生的面可知他早已是富翁一个,他能瞒得住别人,绝对瞒不过小巫女的一双法眼。

    人比人气死人,同样的二十四五岁,其他人还在努力的为毕业为工作发愁,小顾先生已建有自己的基业,并打入上流大人物之中,顾帅哥的存在妥妥就是打击人的。

    一眼瞄到暖若春花的顾帅哥,曲七月暗中咂舌,小顾先生真不愧是财童子转世,天生就是近官近贵的命,瞧瞧,这人脉多广。

    随人而来的小先顾先生,瞬间拉到了不低一万点的仇恨值,让人各种嫉妒,各种漾慕,各种眼红,各种崇拜。

    小顾先生虽然落在后面,他笑容朗朗,走在那些明显比老资历老的人之中并无半分弱势之感,一大堆至少四五十岁的人当中多出一位丰神玉朗,风度翩翩,气度非凡的年青俊哥,就如月亮落在群星里一样的夺目。

    江董和于董大约跟孔老比较熟,与几位气度不凡的中老年先生跟在东道主后面,小顾先生年青些,在更后面一点点。

    曲七月默,岂止小顾先生在东道主的贵宾之例,她还看到了另两位熟人:江董和于董。

    金童玉童笑嘻嘻的望了一眼小鹦鹉小姑娘,那眼神满满的是挪揶,小鹦鹉对小顾先生还不是一般的感兴趣,嗯嗯,是个不错的八卦消息。

    大人物出场自然要欣赏的,简樱舞一双眸子冒出精光,迎着一群人一扫量,眼睛霍亮霍亮的,用手肘碰了碰小伙伴:“曲小伙伴,快看,小顾先生跟他们在一起哪。”

    德高望重的孔老现身,众宾无不露出高山止仰的目光,对能受到孔老表睐而随在他老家身边的一些集团老总、负责人更是嫉妒的得想扑过去咬几口,你说,为什么他们就没那么好的运气呢?

    孔老年近古稀,稀疏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穿暗色圆团花唐装,中国红的颜色极具喜庆之意,也衬得老人家红光满面,精神烁矍。

    华安财团是龙华最早的商业家族之一,在龙华也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孔老还是人大代表,无论是在业界还是燕京,皆享有极高的威望。

    华安财团的东家孔家曾龙华建国家的私人洋行老板,后因民国之期战火硝烟不断隧迁往港外城——香山澳,也即是莲岛或叫莲城,孔家在莲城定居,继续发展洋行,并站稳脚根,龙华建国之后时势稳定,孔家的本家再次迁回大陆,在建国三十后的八十年代初始投资生意,逐渐建立起庞大的财团。

    那些贵宾里有燕京富豪榜榜上有名的集团公司的董事总裁,好几家与华安是同行的投资顾问或财团大阀的老总或者代表们,以及还有海外企业或合资公司的负责人等。

    侍者刚清理完碎渣片,那一拨慢半拍才赶到的人也到眼前,来的是宴会东道主-华安财团的最高董事长孔耀光老先生以及几家银行代表以及贵宾。

    既然没法走,三人干脆站着等人走来,简夫人婉约温柔,两姑娘一个男,一个女,那样子就像某位妈妈带着儿子儿媳,说不出的美感。

    事故主要人员都溜了,接下来自然没自己啥事儿,曲七月和简樱舞本着低调做人的原则也想转移阵地,还没走出人圈儿那边的人已到了。

    大酒店的服务那是没得说,侍者生们反应极快,当唐夫人退场时已有侍者清理地面上的碎杯渣。

    来宾们见到那一行人,立即换上十二分真诚的笑脸,并主动让开一条康庄大道,让一行人走到事发点。

    宾客们正想悄无声息的散开,一拨人在一位侍者的引路下从一方客人的背后而来,直奔他们所围拢的地方。

    唐夫人三人走后,宴会一角围拢看热闹的男男女女望向小姑娘的眼神带着戒备和忌惮,无论小姑娘的消息来源于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得到别人最隐秘的秘事,就凭这就让人惮忌。

    三人匆匆忙忙赶往电梯,一大一小两人合力拖着中间的姑娘,中间一个在哭,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左右两边的人因私人恩怨非法虐待中间一位。

    唐夫人一张脸苍白无血色,对唐思仪的哀泣视若未闻;唐思棋最初也吓坏了,离开了人群,稍稍清醒点,可对于婶母与堂妹的事也束手无策。

    被拽着走的唐思仪,大脑很混乱,也搞不清状况,手上传来的剧痛让她发出一声一声的叫“痛……痛……”的哭泣声。

    内心被愤怒占据,大脑清醒到可怕的程度,两腿僵硬,唐夫人处于非常矛盾的状态,但,并不影响她的速度。

    唐夫人自己都不知道是何种力量支持自己保持镇定才得以拽着女儿离开宴厅,到了外面走廊上,悲伤与愤怒弥漫了她的四肢百骸,愤怒的想要大声质问,想要怒吼,想要问女儿是不是真的捂杀了弟弟,然而,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愤怒无法发泄,她的手死死的掐住了她握着她女儿的手腕。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