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春风

正文 第九三六章 暴风雨

    <div class="kongwei"></div>

    <script>showmidbar();</script>

    一声嘶鸣,紧接着一声闷哼传来,马车先是前倾,忽然摇晃起来,罗锦言抱着两个小的,朱翎和受伤的翠羽扑过来把豫哥儿、元姐儿紧紧抱住。

    罗锦言心中一凛,车把式和拉车的马肯定是中箭了,马车要翻了!

    “杂碎,你们敢靠前一步试试,老子拼了!”这是方金牛的声音。

    “车上都是女人和孩子,兄弟们,把这几个料理了,车上的人跑不了,杀!”一声暴喝传来,刀剑相碰的声音划破夜幕。

    罗锦言半躺在侧翻的马车上,紧紧抱着怀里的两个孩子,车厢里的小灯已经灭了,漆黑一片,她听不到孩子们的声音,就连怀里的阿树也没有哭,她不知道刚才翻车的时候,孩子们有没有受伤,更不知道外面来了多少人,方金牛他们几个还能撑多久。

    她用额头碰触着三月和阿树的小脸,两个小家伙懂事地蹭蹭她表示回应,她微微松了口气,也不知豫哥儿和元姐儿怎么样了。

    伴随着金属撞击的声音,不时有惨叫声传来,罗锦言甚至已经分不出这是自己人还是敌人,她咬着嘴唇,似乎又回到很多年前,年幼的她和同样年幼的夏至躲在骡车上,车外七兄弟正和贼人厮杀,那时秦珏就在当中,那是他第一次保护她。

    这一次,他不在她的身边,而她也决不能拖累她。

    “大奶奶,一会儿您带着孩子跟着朱翎走,这边有奴婢断后。”翠羽压低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离得并不是很近,但是足能让她清楚听到。

    不用翠羽说,罗锦言也猜到方金牛他们凶多吉少,敌人明显比他们人多,而且还有弓箭手。

    “娘,有我呢,我有武功,您抱着阿树,让朱翎抱着三月,元姐儿能跟着你们一起跑......”

    没等豫哥儿把话说完,罗锦言便嘘了一声,因为她听到外面安静了下来,她压低声音对朱翎道:“听我的,若有不恻你带着孩子们跑,不用管我。”

    她的话音刚落,车帘便猛的被人由而下撩开,一盏气死风灯探了进来,这是那种镶着玻璃罩子的风灯,在黑夜里贼亮贼亮的,车厢里的人已经适应了黑暗,这灯猛的照进来,刺得人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看到车内东倒西歪的人,车外的人很满意:“秦夫人可安好?没有受惊吧,在下是瑞王爷派来的,来接夫人和几位公子回陕西在秦家的祖居住上几日。”

    罗锦言坐起身来,冷然道:“赵宥那个混帐居然打起女人孩子的主意了?不枉我恨了他这么多年,倒也算是真小人,好,我跟你们去。”

    那人一怔,没想到罗锦言会这样镇定,在他看来,秦珏这娇滴滴的老婆必然吓得只会哭了。

    他笑道:“难得秦夫人这么配合,好好好,来人,快把马车抬起来,不不,在下先扶秦夫人出来。”

    说到最后一句时,他的口气里已经带了几分调笑,秦珏的老婆还真是个绝代佳人啊。

    他说着,便探身进来,他早就看得清清楚楚,车厢里除了秦夫人和四个孩子,只有两个丫鬟而已。

    “呸,不长眼的东西,你敢动......”豫哥儿高声吼道。

    没等豫哥儿说完,就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轻轻说了一声:“放!”

    探身进来的这个人注意力都在罗锦言身上,他根本没有想到那个蜷缩在一个丫鬟身边的小女孩,简简单单的一个放字意味着什么。

    他的眼前一花,只见成千上面的银色亮点扑面而来,他惊呼一声,连忙向后躲去,可是已经晚了,他仰面朝天摔出车外时,脸和前胸已经扎成了刺猬!

    朱翎和翠羽来不及多想,她们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两个人如同两只狸猫飞快地跃出车外。

    守在车外的人眼睁睁看到他们的头儿从车里摔出来,还没有看清楚是怎会回事,朱翎一把拎起那人的衣带,把那个像刺猬似的人向着他的同伴们扔了出去。

    车厢内的罗锦言飞快地看向抱着针筒正在发呆的元姐儿:“元姐儿,元姐儿?”

    元姐儿有些呆怔,她没有想到这东西的威力这么大,她又按了按针筒,针筒已经空了。这个东西不太好,她回去以后要做个更大的,能装更多的针。

    罗锦言还以为女儿被吓到了,正要把她拉过来看看,就见元姐儿一推豫哥儿,两人几乎同时向车门的方向滚了过去。

    罗锦言大吃一惊,可是想要拦住他们已经晚了。

    双胞胎总是有一些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比如现在,元姐儿推一把豫哥儿,豫哥儿就能知道她要做什么。

    秦珏和观棋刚从小江南出来,便遇到了被方金牛派回来报信的一名护卫,观棋进城带着二十多人,加上他的几名护卫,大家二话不说,便赶出过来。

    秦珏几乎要气疯了,手里的马鞭指着观棋的鼻子:“都是你把赵宥的人引过来的,我告诉你,惜惜少根头发,我就要了你的命!”

    现在朝廷上下自顾不暇,他也没有引起怀疑,现在能够袭击他的老婆孩子的人,只能是赵宥的人。

    一来赵宥怕是已经知道他和赵奕的关系,二来此时的京城就是个大筛子,观棋能进城,赵宥的人当然也能。

    那张龙椅就摆在那里,谁先坐上去,谁就是真龙天子,而另一个便是人人得而诛之的乱臣贼子。

    赵奕想进城,赵宥当然也想进城。

    秦珏扪心自问,若是惜惜和孩子们被抓住了,他会毫不犹豫地拿观棋换自己的老婆孩子,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观棋看了一眼秦珏紧绷的面部曲线,对跟在身后的侍卫们说道:“快,救出秦夫人。”

    他虽然带了二十多人,可这是京城,是秦珏的地盘,秦珏要把他交出去,他的人也阻拦不了,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帮着秦珏救出老婆孩子。

    可惜罗锦言的马车为了躲避追兵,车把式慌不则路,并没有按照原来的路线往九芝胡同的方向去,秦珏和观棋多走了很多冤枉路,多用了半个时辰才找到罗锦言的马车。
Back to Top
TOP